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卧底天工 > 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生死之约
    想起小丫头的话,四个月之后……

    之所以定下四月之期,他本来想的是先去找冉正,留下那些修复好的法器,让红魔死士更加强大。再花些时间寻找楚阔……最后留点时间修炼,大不了来个慷慨赴死!

    不过,连小丫头都努力修炼,田功也改变主意。收起小船,沉入大海深处,不是找海龟,而是修炼。

    体悟法术有个好处,可以让万钧大海变成的没有重量一般,也可以让少少海水拥有万钧之重。

    田功沉到海底,让自己跟每一道水流对着干,瞬间感受到无限重量压在身上,半截身子没入海底泥沙之中。

    努力运功,一次次疯狂练习。

    剑修,一定要有剑才可以。

    手握世出,田功努力跟无边压力相抗,一次次的疯狂折腾自己,实在折腾的没有力气才浮出水面,放出小舟,躺上去休息。

    时间就是这么过去的,一晃过去三个多月,田功一身修为已经强大到不可想象。更不可想象的是在重压下还能够轻松出剑。

    他想继续修炼下去,可是……鬼知道三青山在哪?不能让冉枭为他而战,他是男人,必须提前到达战场!

    又在海底疯狂折腾几,纵身回飞。

    过去的三个多月时间,每一都好像死过一次……不对,是好像死过很多次一样,一次又一次在生死边缘折腾自己。

    为了折腾的更加疯狂,田功刻意控制着不晋级,死活不肯升到黄金四境。

    不过,现在也许可以进阶了?

    快速回飞,直接飞去月牙台战场。

    本是想回去匠器营,估摸着两国大战还没结束,所以来找周治。

    周治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亲自任命的匠器营主官失踪三个多月,早有人报来消息。再有,在田功失踪之前,龙山龙下去找过田功。

    周治有些不高兴,就算你们龙山很厉害,可我是周治,竟然这么不给面子?

    又过去一段时间,龙下养好伤去找田功,也知道了田功失踪的事情。

    龙下闹不明白发生什么事情,田功为什么会失踪?在他看来,田功不是那种会临阵脱逃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龙山传来消息,是不周山冉枭将要挑战三青山布羽。

    都什么跟什么?龙下想不明白,倒是听过布羽的名字,据比自己要高一个境界?琢磨着三青山跟不周山是要开战了么?

    如今这个世界共有名山一十六座,两山之间对战,总会有一些人好奇,想要凑个热闹。

    慢慢传出消息,事情跟田功有关……

    田功又出名了。

    一次又一次出名,从最初的在一个家族内扬名,变成在一个诸侯国扬名,再是在整个大周王朝扬名。

    樊笼之战、诸侯之战,让田功有了一点点名气,接下来西军入侵,田功和红魔死士大放异彩,从此拥有好大名声!

    不过,这种名气都是在大周国境之内流传。

    现在,田功的名字已经传到十六山之上。那许多高人不知道田功是谁,为什么会有人因为他而打架?

    周治也没想明白,田功怎么这么能招惹麻烦?不周山的人要护着他,三青山的人要弄死他……按实力对比,三青山很强,不周山怎么会做这种傻事?

    再想起龙山……周治都不知道该什么好了,不愧是自己看中的才啊,惹起祸来也是相当有本事。

    直到这一,宫侍来报,田功想要求见陛下。

    这还有什么可的,见吧。

    进入大帐,田功单膝下跪:“下官参见陛下。”

    “起来吧。”周治笑了一下:“你这是要去三青山?”

    “是,还请陛下指路。”

    “去送死?”周治的很不客气。

    “不论是死是活,有些事情总是要做。”

    “还是黄金三?”

    “不着急晋级。”

    “你升到黄金四,我送你过去。”

    田功沉默片刻:“好。”

    拿出大把丹药吞下,就在大帐之中修炼。

    放开对自身的全部压制,一身澎湃灵力跟仙灵丹的丹力混合到一处,轰的一下,田功又把自己变成小太阳一般,散发出万丈光芒。

    周治看的很认真,也许应该想办法让这孩子活下来?假以时日未必不能修到仙皇境界!

    田功是黄金三修为,按照正常情况是只要修出来第四道金色内息就是成功进阶。可他偏偏选择更麻烦的办法。

    将三条内息全部打散打乱,重新融合一处,再慢慢凝炼。

    田功的身体好像是透明罩子一样,能够看到体内一片金黄闪亮,接着看到那些气息往一起凝聚,好像是分果实一样,你一颗我一颗的平均分配下去。

    开始时候看不出来,稍稍过去一会儿……周治很吃惊,你这是有本事,还是太贪心了?

    大帐中有两名负责保护皇帝的影子宫侍,还有两名专门伺候人的宫侍,此时便是一起看着田功凝练气息。

    田功身体里面是五道气息,这是想跨过四境直接修到五境?

    眼看着金色气息一点点堆积起来,五道气息一点点变厚变实变长……

    田功用了一时间完成灵息凝炼,到了晚间,田功收功起身:“多谢陛下为下官护法。”

    周治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已经很才了,可是也没敢越境修行!越境杀人可以,但是怎么会越过一个境界直接跳升到下一个境界呢?这是黄金战神啊!

    如果是青铜战士还可以理解。

    见田功朝自己拜谢,周治拿出来几个丹瓶:“这个吃了,另几颗备着。”

    丹瓶上有字,一个是巩固境界的,现在吃下。另几个丹瓶都是养伤药和拼命药。

    好药的数量一定稀少,每个丹瓶只装一颗。

    田功道谢,吃下巩固境界的那颗药,再次修炼起来。

    又是一时间,田功一身气息汹涌澎湃不,更是无比扎实。

    等再次收功起身,周治指点方向,往西飞,越过无边沙漠能够看到一片雪山,继续往西,遇到下一片雪山之后往北飞,有一座孤零零的小山,小山有三个山头,就是三青山。

    田功担心找不到地方,询问大概距离,要飞几,是什么地方,有没有特别好记的地方……

    周治放弃解释:“算了,我带你去。”

    让侍者端上酒菜,俩人饱餐一顿,然后出发。

    周治修为高绝,带上田功飞不到一个时辰就到了地方。

    脚下是一片草原,远处有一片牛羊,还有几个小孩在玩耍。更远的地方是几间石头房子。

    周治看看田功:“活着回来。”

    田功鞠躬道谢。

    周治觉得有点好笑,自己是大周子啊,向来一不二,从来是令出如山,也是杀伐果决,现在竟然对一个……好吧,他现在是五级黄金战神,应该重视的!

    周治思考片刻:“回来后,我请你喝酒。”

    这是皇帝的话啊,可不是一顿酒水那么简单。

    田功再次鞠躬道谢。

    周治笑笑:“走了。”身影一闪而逝。

    田功望向北面那座并不很高的三青山,大约一百多米高?好像是一个“山”字,立着三座山峰。

    抬步往前,走不多远看见一片院落?

    这是道观?田功想要去问路,刚刚出现在正门前面,对面已经走过来两个汉子,看样貌跟西军士兵有些像:“道友来自哪里?”

    “你们好,我是大周匠器营大匠田功,请问如何去断台?”

    “你是田功?”俩汉子仔细看了又看:“你真是田功?”

    “我是田功。”田功问话:“不至于有人冒充吧?”

    “那倒不是,不过距离断台之战还有半月时间,你来早了。”

    “我怕来晚了。”

    俩汉子想了一下:“你想挑战布羽师兄?”

    “是。”

    “有勇气。”一名卷发汉子笑了笑:“看见最高的那座山峰没有?”

    “嗯。”

    “登到山顶就看到断台了。”

    “多谢二位道友。”

    “去吧。”俩汉子回去院落那里站住。

    田功向二人道谢,大步走向三青山。

    全速狂奔,宁肯早到也不能迟到,一口气来到山脚。抬头望了望,继续赶路。

    一共没有多高的山峰,很快来到山顶。站在山顶望北看,是一个广场,好像是城那样建在半山腰的大广场。

    仔细看才发现不是修建的,好像有神仙拿着大刀横切,切掉上面山峰,只留下一片平整石面。

    上山道路畅通无阻,没看到人,也没看到道观。

    纵身跳下,轻轻落到巨大石台之上。

    第一个感觉是大,回望三座山峰,不由轻叹一声,也许这个石台上面的山峰才是真正的三青山!

    石面很大很平,想象一下如此巨大的平台是山基,上面的山峰该有多大该有多高?

    “请问道友是?”前面忽然出现一个道人。

    “大周匠器营田功,见过道友。”田功合手为礼。

    “你是田功?”道人慢慢走过来。

    “我是田功。”田功停了一下:“这里可是断台?”

    “来赴生死之约?你来早了,还有十四。”道人走到两米远的地方停步。道人头发打散,穿灰色道袍、一双布鞋,人倒是有些帅气:“我叫司平。”

    “见过司平道友。”

    司平笑了一下:“去观里坐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