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运河诡事之小河神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门后的眼睛
    保安来了之后,先是在楼道里面检查了一番,随后又去调看了一下监控录像。但是却根本没发现李子文所的跟踪者。

    “李小姐,是不是你看错了?”其中一个保安质疑道。

    李子文刚才看的很清楚,怎么可能看错?

    看到李子文的脸色有些难看,

    “李小姐,是不是你看错了?”

    一旁的保安就忙解释道,“你只看到一个影子,也许是挂在周围的衣服落下来,我们仔细检查了,周围没有别的人。”

    李子文就没再什么,赶紧打开门,那些保安走了之后,她就立刻关门。

    不过这次,她留了一个心眼儿,并没有直接回到房间。

    而是过了约莫十来分钟,突然她凑到门口的猫眼儿往门外看。

    可是,走廊似乎空荡荡的,什么人也没有。

    莫非真的是自己压力太大了,多虑了?

    可就在李子文准备离开猫眼的瞬间,突然一只惨白的眼珠子直勾勾盯着门后的自己,那眼睛几乎都贴在门上了。

    “啊!”

    吓得李子文不顾一切地朝着自己的卧室跑了进去,关上门,蒙着被子,灯整晚上都开着。

    听李子文完最近的事儿,余航就一个劲儿地自责,“对不起,子文,我应该陪着你的。”

    “没事儿,我也没有打电话告诉你,我一直以为自己看错了,直到昨晚发生的那事儿,我才确定了,是有人跟踪我。”

    李子文看着余航,心里顿时有了一丝温暖。

    余航这时候赶紧将李子文搂在怀里。

    俩人就这样安静地坐在沙发上,房间里很安静,只能够听到俩人彼此之间的心跳声。

    余航也没有再问什么。

    这时候李子文抬起头,看了看表,这才,“时间要到了,快上班了,我得走了。”

    余航一脸关切地道,“要不,这两你请假吧,我陪你。”

    “这公司最近比较忙,王萌又不在公司,我必须得负责。”

    李子文完就往门口走了。

    余航则赶紧拿了一件外套,快速走到她前面,然后小心地打开门,“这样,这几我都负责送你上下班,我倒是要好好看看究竟谁在背后搞鬼,我一定要他好看!”

    李子文听到这句话,整个人轻松了不少。

    余航将李子文送到公司之后,告诉她放心,有什么事儿及时打电话,白公司人多,那家伙也不敢怎样,下午下班的时候,自己再来接李子文。交代了这些,余航眼见李子文走进了公司大楼,这才放下心。

    回去之后,余航补了个觉,这才收拾好一切,想到下午还要去老范那边。

    不过临走的时候,余航给顺子打了个电话,问他那边怎么样了。

    电话里,顺子的心情似乎好多了,“航子,这次多亏了你,没想到,我媳妇醒了,不仅如此,她整个人也变得正常了不少,之前的那段记忆,好像是做梦一样,她也忘了不少。”

    “那就好,你好好照顾她,能恢复的。”

    余航的心里也敞亮了些,“对了,那发簪有些古怪,我带回来了,还需要好好处理这东西。”

    顺子,“那东西你自己处理了就好,不过一切小心。”

    余航问了一些情况之后,这才挂断电话。

    随后他按照老范给的地址,就打了一辆车过去。

    老范住在城西,这地儿可是黄金位置,全是商业区和住宅区,所以这里的房产中介很多。

    这一行,倒也混乱,老范在里面摸爬滚打了数十年,才小有成就。

    可是没想到,出了这事儿,才短短几,整个人生都跌入谷底了。

    余航下车后,找到了老范住的地方。

    老范其实自己也买了房子,但是因为地处黄金阶段,自己住距离上班也比较远,倒也可惜了,正好租出去了,这样一来,租金也可以抵月供,倒是轻松不少。

    不过这几,倒霉到家了。

    就连租自己房子的那一户人家,是因为家里出了事儿,所以不得已退掉了。

    老范当时也没多想,反正自己这地儿是黄金地带,装修得也不错,一定能租个好价钱。

    可是,大半个月都过去了,一点儿音讯都没有。不得已降低了租金,但是还是没有人上门。甚至连看的都没有。这不禁让他对自己从事房地产十多年的经历也产生了怀疑。

    “这人倒霉了,连喝水都塞牙缝。”

    正着,老范端着一杯水,才喝了一口,就拿出牙签掏了掏牙齿。

    余航打量着老范现在住的地方,一室一厅的房子,南北朝向,很不错,而且这里的风水也很好,是个巨财之地。。

    看来,他还真有眼光。

    屋子也算得上是精装修了,家具一应俱全,这人倒也讲究,屋子虽然一个人住,但是收拾得很干净。

    余航仔细检查了屋子的每一处角落,他之前也有过猜测,这人的气运突然一下子就倒霉了,那么极有可能是因为家里有了什么脏东西的影响。

    否则,短短的时间不至于一落千丈。

    可余航看了半,从厨房到卫生间乃至卧室都检查得一清二楚,却也没有发现什么阴气重的东西。

    到了客厅,转了好几圈,他便问老范,“最近,家里有没有陌生人来过,或者买了些什么东西?”

    因为之前解决顺子的事情,这让余航不由得多了一丝顾虑。

    老范想了想,当即摇了摇头,“不会,我这孤家寡人一个,就连我女朋友都没来过,别的人绝没有来这里,而且我这人也不喜欢买什么东西回家,连吃饭都是在外面解决了。”

    余航就奇怪了,“按理,这不应该啊。”

    老范到这里,一肚子火气,“可不是,我也不知道招惹到谁了,原先也没出过这事儿,现在倒好了,什么都没了,哎!”

    完,老范整个人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叹了口气。

    “对了,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情,不知道和我最近倒霉的事儿有没有关。”

    突然,老范抬起头,直勾勾盯着余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