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全职医圣 > 正文 第069章 搭保险
    “对不起,张主任,我这段时间既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去给什么程市长的父亲号脉,谢谢你的好意了!”

    任江驰挂断视频,将手机反扣在桌上,伸手端酒杯,对范艳姣道:“大姐头,实在是不好意思。扫了你喝酒的兴致,来,我敬你一杯!”

    “你先把酒放下。”范艳姣用手指着任江驰的酒杯,手指头往下轻轻勾了一下。

    “怎么了,大姐头?”任江驰把酒杯放下,有点不明白范艳姣是什么意思。

    “我想问你一下,这个跟你视频的老头是什么人?”范艳姣道。

    “张向阳,第二人民医院的外科主任,不过已经退休好几年了。”任江驰回答道。

    “一个第二人民医院退休的外科主任,竟然找你去给程市长的父亲号脉,这就有意思了啊!”范艳姣玩味地笑了起来,盯着任江驰道,“你老实交代,除了给石头号脉之外,真的会给人号脉吗?”

    “那是当然!要不然张主任这么火急火燎地找我干嘛,图好玩吗?肯定是知道我号脉厉害啊!”任江驰笑了一下,道:“大姐头,这个真不是我吹牛。以后如果你的身体不舒服了,可以来找我号一下脉,保管比医院准确!”

    “我呸,会不会话啊?你的身体才会不舒服呢!”范艳姣啐了任江驰一口,正色道:“如果你号脉真的那么厉害的话,为什么不答应那个老头呢?”

    “我为什么要答应他?”任江驰瞪大眼睛望着范艳姣,“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正摊上我老爸的事情,心里正烦着呢,哪有空跟他到州去给人看病啊!”

    其实他心中还有一层潜在的意思没有办法对范艳姣出来,那就是他看一次病要消耗一万块钱的电量,纵然对方是阳市的程市长,任江驰心里也觉得不划算。

    “我就你死蠢死蠢吧?还什么大学生呢,大学生就这么一点眼光啊?”范艳姣用手戳了一下任江驰的脑门,“就因为摊上你老爸的事情,所以你才更应该答应那个张主任过去州给那个程市长的家属看病。”

    “为什么?”任江驰还是不大理解范艳姣话里的意思,他并不觉得给程市长的家属看病,就能够解决自己老爸的事情。

    “为什么?因为阳市九个市长当中,只有一个市长姓程,那就是常务副市长程东梁。”范艳姣耐着心向任江驰解释道:“程东梁其他分管工作范围我就不跟你讲了,只讲与你有关的吧,就是分管财政金融工作。也就是,阳市的金融工作是在他的领导之下的。”

    “工、农、建、中、交,这五大国有银行就不。但是阳市农商行这种地方性银行,程东梁可是有着绝对的领导权力。你想想看,单单是一个农商行克瑞董事长一个电话,就能够让陈占金立刻把任叔叔放了。如果是对克瑞的职务都有任免权限的程东梁呢?他发一句话下来,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

    “你是,农商行是归程市长直接领导的?”任江驰这才恍然大悟,“所以我要借着这个机会给他拉上关系?”

    “你的脑子还不算笨嘛!”范艳姣笑了起来,“虽然现在有我这一层关系,陈占金也不敢继续对任叔叔怎么样。但是呢,你现在有一个给任叔叔拉上更强大保险的机会,干什么要放弃呢?当然,这一切的前提就是,你要有绝对的把握替程市长的父亲看好病。如果没有这个把握,这件事情还是算了吧!”

    “大姐头,你少用激将法来激我!看好病我是没有什么把握,但是找到病根,我还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的!”

    任江驰心神笃定起来,伸手端起酒杯,冲着范艳姣道:“大姐头,多谢你给小弟解疑答惑,指点迷津,我敬你一杯。”

    “咦,这么快就愿意当我小弟了啊?我可没有答应收你呢!”嘴里虽然这么,范艳姣还是举起酒杯,跟任江驰碰了一下,然后两个人都一饮而尽。

    “大个子,你怎么不急着给那个张主任回个消息过去?”范艳姣看着任江驰拿着酒杯,殷勤地给她倒酒,就笑着问道。

    “这个有什么急得?如果张主任真的想让我给程市长的父亲号脉,肯定还会再发消息过来呢!”任江驰这句话刚完,手机里又传来叮咚叮咚的铃音。

    “你看看,他这不又打过来了嘛?”

    任江驰笑着拿起手机,果然是张向阳发过来的视频通话请求。

    “任老弟,你现在人在哪里,我现在过去找你,咱们见面再谈好不好?”视频里张向阳生怕任江驰再挂断他的视频,一脸小心翼翼的模样。

    “我现在在龙湖佳苑外边的赵记烩面馆里的包厢陪朋友吃饭,有什么事儿,等我陪朋友吃完饭再吧!”任江驰了一句,又挂断了通话。

    “我以前还怎么没有发现,你架子有这么大啊?”范艳姣都快要憋不住笑场了。

    “我架子好大吗?没有觉得啊?”任江驰低头看了看自己,“反正我也把地址告诉了他,他如果真要着急的话,肯定会马上赶过来。先不这个了,大姐头,咱们先喝酒。”

    “行了行了,这个酒以后咱们还有机会喝,你一会儿还要谈正事,满身酒气不好。叫两碗烩面填填肚子吧。我估计那个老头一会儿就到了。”

    果不其然,任江驰和范艳姣刚刚把各自碗里的烩面吃完,张向阳已经领着石中祥赶了过来,当他走进小包厢,看见做在任江驰对面的美女竟然不是方胜雪,不由得心中讶异,想不到这位小兄弟不仅仅是号脉技术高超,而且还是一个多情种子啊!

    “任老弟,实在是抱歉!”张向阳冲着任江驰连连致歉,“不是我非要打扰你用餐,实在是事情非常紧急!”

    “对呀,对呀,任老弟,请多多原谅!”石中祥也是连连冲着任江驰拱手。他这一次也是破釜沉舟了,如果不能通过这次行动扭转被动的局面,PETCT项目大概率要落户到市人民医院了,到时候朱国强见了不知道又该怎么样的冷嘲热讽。

    看着范艳姣扯了一条纸巾在慢条斯理地擦嘴巴,任江驰就点了点头,道:“行吧,正好我朋友也吃的差不多了,咱们就到外边吧!”

    走出烩面馆的大门,任江驰低声征求范艳姣的意见:“大姐头,那你等一下先回去?”

    范艳姣其实很想跟任江驰去看看热闹,但是又想到晚上是母亲节,自己如果不出现的话,岂不是又被妹妹范艳琼抢了风头,纠结了半,最后还是遗憾地拍了拍任江驰的肩膀,道:“大个子,这次去州要好好表现,不要给我丢脸!”

    着也就迈着大长腿跳上了车,驾车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