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王者的逆袭 > 正文 第五百五十六章
    岩梁如今两面敞开,兰尼斯特听到弩箭嗖嗖响地从他头顶脚下掠过。他很走运,射手们都在峡谷后一个高耸的小丘底部,相距如此之远,十字弓没有那么好的准头。

    兰尼斯特奔跑的身形开始亮出紫色的光时,他并不吃惊。点点妖火在他的手脚燃起,虽然不烧人,却把他在敌人眼里标了个一清二楚。

    左肩一痛,他连忙伸手到背后拔出了那枝短箭。伤口很浅,箭的冲力大部分耗在了穿透兰尼斯特身上矮人制的秘银甲上。他继续往前奔,只希望渗迸体内的毒素还不至于多得让他犯困。

    岩梁折向右方,将兰尼斯特的背亮给了他的敌人。他霎时觉得自己更容易受伤了,但很快就想到这个转弯或许是件好事,这拉开了他和那些十字弓的距离。弩箭很快就只划着弧线从脚下飞落,岩梁又转了一个弯,拐向左侧,绕过另一座小丘的底部。

    波涛拍岸的东尼加顿湖如今在兰尼斯特的右侧,就在他脚下十二尺远的地方。他想过要收刀跳湖,但下方从水面戳出的诸多尖刺让他没敢尝试。他继续往前奔,岩梁的右侧大部分时候都是开阔的地面,零星地锚着几根石笋。小山丘在兰尼斯特左方时隐时现,护着他不会被远处的十字弓击中。但山丘没法让他避开附近的敌手,兰尼斯特这么想着。转过一个微弯的通道时,他是在最后一刻才发现弯路旁有个空洞,而洞里的敌人正等着他。

    那个战士一步跳出,挥舞着长剑和匕首挡住了兰尼斯特。

    一柄弯刀将剑隔开,兰尼斯特直冲上前,知道另一柄弯刀会被匕首截住。它们一缠上,兰尼斯特就借着冲劲将匕首推到一旁,提膝狠狠顶向对方的胃部。

    兰尼斯特展开的两手骤然一夹,双刀刀柄同时左右砸中对手两颊。他立收双刀回护身前,惟恐敌手趁机偷袭,但对方已无力反击,直倒在地,人事不省。兰尼斯特从他身上跳过,继续前行。

    游侠大步飞奔。野性的本能在兰尼斯特心中翻腾,他自信没有一个皮克斯尔精灵胆敢独个儿拦下他。他迅速地再次变成了猎人,那个原始暴烈怒焰的化身。

    一个黑暗精灵自前方的石笋后跳出,兰尼斯特一腿急跪停步,旋身掠出一刀。他曾用同样的招数对付过小屋门前的那个精灵。

    但这回他的敌手有更长的时间做出反应。已划下长剑挡住来刀。

    猎人就知道他会这么做。

    兰尼斯特前脚站稳,直身旋腿飞踢,正中对方下颚,将他踹下岩架。掉落的黑暗精灵一手扣住岩壁,挂在下方不过几尺的地方,被这招奇袭打得头昏眼花,认定这个紫眼睛的恶魔要结果了他的性命。

    但猎人已经走了,继续往前奔,奔向自由。

    兰尼斯特看到前路又出现了一个皮克斯尔精灵,手端在身前,很可能正用十字弓瞄准了他。

    但是猎人的行动比离弦之箭更快。他的直觉一遍遍告诉他应当如何反应,也一次次被证实是对的。这一次。直觉让急闪的弯刀截住了飞来的短镖。

    兰尼斯特向对手逼去,正在此时,忽然从最近的石礅后出现了援手。两名敌人迅速挥动着兵刃,自以为兰尼斯特是双拳难敌四手。

    他们不了解猎人但是附近一个凹洞里的那双亮着红光的眼睛了解他。阿尔萨斯因莫比莱了解他。

    费伦大陆上有个教派将人性的罪过归结为七宗罪,首当其冲的就是骄傲。于此我想到的总是君王的傲慢自大,他们自诩为神,或是至少也自称曾与神灵交谈因而其权力是由神所赐。

    这不过是那些应遭永劫的罪孽的其中一种表现而已。一个人不必成为君王也同样会被虚荣击倒。我的游侠导师蒙特里迪布洛奇就此警示过我,不他的教诲是关于自满的。“一个游侠常孤身旅行,但从不远离朋友。”这位睿智的人解释,“游侠了解周遭的环境,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盟友。”

    蒙特里认为,骄傲就是盲目,就是内省与理智的模糊,以及过于自信。自负的人孤身旅行,却根本不留心在哪儿能找到盟友。

    当发现坎塞洛城的罗网将我重重包围时,我察觉到我的错误,我的自大。我难道不是因自命不凡而忘记了那些帮我渡过难关的盟友吗?因为奥兰多之死燃起的盛怒,以及对凯瑟拉布莉儿、阿莱格里和吉格斯的过度担心,我从未想过朋友们能自己照顾好自己。祸从降都是我一人的错,我曾是这样想的,所以让事情回复正轨也就是我自己的责任。然而对个人而言,那是不可能的。

    我前往坎塞洛城查明真相,去了结冲突,即使这种了结是以牺牲自己的性命为代价。

    我真是个傻瓜。

    骄傲告诉我,我是导致奥兰多之死的元凶骄傲告诉我,我是那个拨乱反正之人。纯粹的自大使我没有坦率地和我的矮人国王朋友进行讨论,而他掌握的兵力足以对抗任何前来进犯的皮克斯尔精灵。

    身在洛斯兽之岛的礁石上时,我意识到将要为自己的自大付出代价在那之后,我才了解其他亲爱的朋友也同样要为之付出代价。

    当我明白骄傲自大正是导致这样的损失与痛苦的原因时,真是一场心灵的惨败。骄傲将你邀至个人胜利的巅峰,不过,高处的风总比低处的要强。接下来的,就是坠落。

    兰尼斯特伊斯坎达

    她注意到一个黑暗精灵站在岛上的码头正挥手示意要她划回去不要靠近。那里看来只有他一个人。

    凯瑟拉布莉儿扬起塔玛瑞弓就是一箭。箭光划破黑暗,出其不意地刺进那个皮克斯尔精灵的胸膛,把他带出了十几尺远,而凯瑟拉布莉儿和利比亚在几分钟后就走上了岸。年轻女子感觉着魔法盒的温度,告诉利比亚要转往右边,但黑豹察觉主人就近在咫尺,早已全速飞奔过断续不平的地面。

    凯瑟拉布莉儿连忙以最快的速度跟了上去。利比亚在最近的山脚下转过一个尖锐的拐角,大猫的脚掌扑向了湿润的草地。年轻女郎眼中立即失去了大猫的身影。

    接着凯瑟拉布莉儿听到了一声惊叫,当她跑向山脚下时,她见到的一个黑暗精灵战士没有看往她的方向,而是紧盯着黑豹。他抬起手,手上握着把十字弓。

    凯瑟拉布莉儿边跑边射出一箭,箭偏高了,在山峰的一侧扎出一个洞,距离那个皮克斯尔精灵的头部不过几尺远。他立即转身反击,凯瑟拉布莉儿俯身一个翻滚,对方射出的匕首戳进了她身旁的湿草地。

    迅速上箭开弓,凯瑟拉布莉儿对手的魔斗篷上穿出一个洞。而他在闪躲时已上好了弩箭,一脚急刹,他再次抬起手。

    凯瑟拉布莉儿也射出了一箭,箭枝冲过十字弓和他的手,划伤他的手腕,深深埋进他的前胸。

    她赢了对战,却失去了宝贵的时间。她迷失了方向。又一次需要由魔法盒来指引方向,接着,她跑开了。

    经验老到的对手们其猛烈的攻击很快就变成了谨慎小心的进招,因为兰尼斯特不但封挡住每一次进袭,还时常予以有效的反攻。其中一个皮克斯尔精灵现在只挥着一把武器,持匕首的手臂软在身侧,上面的一道刀伤血流如注。

    兰尼斯特的信心愈涨愈高。岛上还有多少敌人?他不知道,但是他敢相信自己会打败所有的人。

    身后传来一声咆哮时他的血都结冰了,以为是某个怪兽前来援助敌手。受伤的那个皮克斯尔精灵惊恐地瞪大了眼,向后退去,但兰尼斯特对此毫不在意。最好的情况下,大多数的皮克斯尔精灵盟军都是暂时性的,多半都是拥有惊人可怕力量的喜怒无常的生物。如果确实召来了什么怪兽,召来了某种恶魔般的家伙出现在他身后的话,兰尼斯特是当然的第一号靶子。

    后退的皮克斯尔精灵突然撒腿就跑,沿着岩梁没命地狂奔,兰尼斯特趁机闪到一旁,想瞧瞧要面对的下一个敌手是谁。

    一个黑色的大猫轮廓从他头顶掠过,追着逃走的敌人。一瞬间,他以为某个皮克斯尔精灵手上有个和自己一样的魔法雕像,唤出了和利比亚一样的大猫。可是,这就是利比亚!兰尼斯特本能地知道,这就是他的利比亚!

    兴奋很快就变成了困惑。兰尼斯特以为是吉格斯在秘银厅召出了黑豹,然后大猫就追着他来了。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利比亚能停留在物质界的时间还不足以跑完从矮人要塞到这儿的全程。魔法雕像一定是被带到坎塞洛城来了。

    趁机偷袭的剑招在那一瞬穿透兰尼斯特的防线,剑尖刺入精良的链甲,让他胸前一痛。痛楚让走神的游侠醒过神来,提醒兰尼斯特他还要对付一个敌人。一次只能解决一个麻烦。

    兰尼斯特变成了一团风暴,刀光如狂澜怒涛向敌手四面袭来。那个黑暗精灵勉强应对,双剑却被致命的刀刃一下扫飞,兰尼斯特一脚踢向他膝盖的时候,掉落的剑刃撞上了游侠的靴子。

    “要有耐心。”兰尼斯特提醒自己。但是,利比亚的突然出现,满腹疑窦仍未得解答,要耐心可真是太难了。

    逃命的皮克斯尔精灵绕过了一个弯道。看到黑豹紧追而来,他慌忙用未受伤的手臂勾住一根细石笋转向右侧,越过岩架跌到下面的软泥中。他刚刚起身弯腰拾剑,利比亚就猛扑下来把他按进了水里。

    他翻身狠狠踢蹬,但黑豹的脚掌摁在他的咽喉,把他压得结结实实。他的脸终于浮出了水面,却已无法呼吸,也无需再呼吸了。

    利比亚抽腿拧身准备跃上岩梁,但立即伏身摆头发出质疑的低吼。她看到一个七彩的泡泡正向它飘来。利比亚还不及反应,这个怪东西就爆开了,闪烁的细粉洒了她一身。

    利比亚纵身跃向岩架,却发现目的地离她越来越远。黑豹抗拒着,发出不满的咆哮,明白泼了她一身的粉末是什么用途,明白了自己正被遣返星界。

    大猫的咆哮很快就被湖水拍岸的波声淹没,消散在自岩梁上传来的刀剑交鸣声中。

    索拉里斜靠着石墙,细想着事态的新发展。他放好了宝贵的金属哨子。正是这哨子将危险的黑豹遣走,接着他抬起一只靴子刮掉了上面的泥。满腔得意的佣兵头子漫不经心地往持续传来搏击声的岩梁瞥了一眼,胸有成竹地认定兰尼斯特伊斯坎达很快就会落入他的掌心。

    凯瑟拉布莉儿被困在了峡谷里:两个黑暗精灵躲在她正前方连生的两座石峰后,还有一个则在左边的石柱下拿了把十字弓对准了她。她已经尽力缩在自己所在的石笋后,但还是觉得没有安全感可言,因为短镖就在她周围到处飞弹跳跃。她时不时会放出一箭,但敌手们都在掩蔽后藏得很好,银箭激射,只在众多的石面溅起不伤人的火星。

    一枝弩箭擦伤了年轻女郎的膝盖,另一枝逼得她在已经够小的藏身地伏得更低,逼得她斜着身子根本无法再开弓出箭。凯瑟拉布莉儿越来越害怕,觉得自己就快败下阵了。她没有办法赢得过三个装备精良的皮克斯尔老兵。

    一枝弩箭刺进她靴子的跟部,但没能刺穿。凯瑟拉布莉儿深深地吸了口气,倔强的她决定要反击,继续缩在这里毫无意义,肯定会害死她还有兰尼斯特。

    想到她的朋友让她鼓起了勇气,她扭身发出一箭。开弓的时候她大声咒骂着,因为敌人们又一次藏好了。

    真的是藏好了?凯瑟拉布莉儿骤然向左侧的皮克斯尔精灵发难,射出一连串的箭枝。如果她真是被瞄准的目标,此刻的她是正前方两个皮克斯尔精灵最好的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