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大道争锋 正文 第二百零二章 灵阴入化侵神意
    张衍这个时候在看着闳都等人的动,并且观察着造化之灵的伟力,不过他与闳都道人目的不同,重点并非是解化其中的道法变化,而是准备在这等时候试着辨认一下,看看先前归来的诸位大德之中,到底有无人是造化之灵借托之身。

    若有,那便及早除去,免得生出什么变故来。

    在看了许久之后,却没有发现任何异状,但这并不等于那借托之身当真不存在,因为其若被造化之灵吞夺,再显化出来的话,那么其人所用就完全是那大德本身之道法。

    只是这等人终究是与造化之灵有所牵连的,尽管现在难以见得,可在造化之灵伟力到来足够多时,多半是会引发某种共鸣的,那时就能看得十分清楚了。

    有闳都承担去压力,相觉四人牵引伟力的动渐渐加快,然而,就在局面已然趋向平稳之际,四人只觉身前莫名一空,却是忽然发现,紫衣道人竟是消失不见了。

    不止如此,没了牵引源头,那已然入到虚寂之中的造化之灵伟力顿时躁动起来,似要散去四方,一旦发生这等事,无法将这些力量收拢回来还在其次,他们前面的努力也将白费。

    闳都哼了一声,反手就将这些伟力镇压下去,令其无处可往。

    季庄拿出造化宝莲,循着那伟力之源推算了一下,只觉一片空空落落,便道:“看去此人已然崩灭了。”

    相觉、微明等人不觉看向闳都,他们不知道为何会如此,可要是紫衣道人崩灭不存,那么此事也就做不下去了,就看闳都是不是为了颜面还会继续强撑了。

    闳都朝下方撇一眼,道:“不必慌张,这是其人自施的手段,不外是造化之灵的道法变化罢了,其人并不是当真自寻死路,过得不久便会再度聚合出来,先前能抓他,稍候一样再拿了他回来。”

    相觉正色道:“道友,在下却要问上一句,要是抓回之后再一次崩灭,迟迟不聚合,或者干脆不再恢复身形,那又该如何?”

    闳都道:“此事无碍,我已然观得其中奥妙,自有克制之法,待得再度擒回,你等尽管照之前一般出手,必不会再有眼前这等情形出现。”

    此刻虚空另一处,紫衣道人的身影从无化有,无端浮现了出来,他睁开眼目看了看,虽然身躯崩灭了一次,但他忆识之中,在意识失去之前的事记得清清楚楚。

    他心念一转,上次自己被寻到藏身之地,那很可能是对方利用了造化宝莲的伟力牵引,所以现在必须杜绝这一隐患,他一招手,却是先将此物取了回来。

    不过他也是知道,凭着那几名大德的手段,要是一心一意找寻自己,那定能把自己抓拿了回去。

    但这不表明他什么都不能做,先前之所以能在四名大德联手制压之下逃脱出来,那正是因为他提前利用了正身伟力做了布置,一旦被外人拿住,便会自我崩散,只是正身伟力回应不会立刻到来,所以才迟了那么久。

    这一次他仍是可以故技重施,进入诸有的造化之灵伟力越多,他越是不可能真正崩灭,若是有机会,说不定他还可以凭此聚合更多伟力,从而将自身真正能为推到与大德一般的水准之上,这般就算无法对抗那些人,逃遁总是没有问题的。

    季庄见得手中宝莲消失不见,立知是那紫衣道人复还回来了,他正待要动手推算时,闳都目光忽然朝某处望去,冷笑一声,只是伸手一拿,便见虚无之中有一身影浮出,那紫衣道人竟是被其伟力生生捉摄到了此间。

    季庄、微明、恒悟、相觉等人一见,未免其人再度逃脱,立刻将自身伟力压上。

    闳都算了一算,打出一道灵光,

    炼神大能早是跳出诸世,此光源于他伟力,本来不会减损,然而此刻在众人伟力影响之下,却是在一点一点消失之中。

    他道:“待此光消磨殆尽,那造化之灵当就会落至诸有。”

    众人望有一眼,心中一凛,这灵光下降的速度并不缓慢,此刻距离造化之灵那部伟力到来诸有已是十分近了。

    张衍先前曾察觉到那紫衣道人伟力骤然消失,他此前见过两回类似景象,知其必又是自行崩灭,以求脱身了,但他知晓此举没有多大用处,除非当真不再凝聚身影,可这并不是其人自家能够控制的。

    果然,没过多久,相觉等人又是继续招引伟力,说明此人没有真正逃脱,仍是被抓拿了回去。

    于此他也是做了一番推算,以布须天时日来算,等到那造化之灵伟力分身落下,大约是在五十载后,这也是极快了,一晃眼就会过去,自己在此等着便是了。

    只是他放得闳都、恒悟入得诸有,是希望彼此道传可以一番较量,如此能观摩到更多道法,可此辈现在专注于召引,似是无心留下道传。

    他稍稍一思,既然如此,那便给其等提一个醒。他当即传下一道法谕,要求演教教众设法对罗教、行教两家教派略打压、。

    演教在传法石碑上得了法谕之后,立刻一改往日对峙的派,暗中调集人手,突然对两家教派发动了攻势。

    罗教、行教猝不及防下,先前占据的地界大片丢失,以为演教在准备多年之后,开始发动反攻了,两教高层深知自身与演教的差距,也是慌张不已,连忙祭拜教祖,请求援手。

    相觉、季庄二人心中顿时生出感应,不过相觉因为没了造化宝莲,对此毫无办法,只得起神意传言,道:“季庄道友,而今我无宝莲在手,难以干涉那方造化之地,还望道友能看在往日情面上,对我道传教众稍加照拂。”

    季庄沉吟了一下,虽然因为闳都一事,两人有些龃龉,可他也是知道,现在两家教派相互依靠,少了行教确也不可。

    他道:“现在微明道友将造化之地献于了闳都道友,而恒悟道友还未开立道传,道友不妨问他们一问,我四家若是皆在那方地界中留下道传,彼此扶持,那便不会轻易被那玄元道人治下教派撼动了。”

    相觉赞同道:“此言有理,待我与两位道友说得此事。”

    他当即与微明、恒悟二人说及此事,微明却是回绝了,因为他虽然将三处造化之地献出,可闳都并没有拿他教派如何,甚至没来多问一句,这等情况下,他没必要再去多事。

    恒悟倒是对此有些兴趣,伟力归来之后,他也是知晓,只要传下自身道传,引动造化性灵并合入自身道法之内,便能观摩到缺失的一部大道。

    只是他先前力弱,既无造化残片,又无造化之地,所以并没有可供传道的地界,现在相觉既然主动相邀,他自是十分愿意的。

    至于此举会否得罪张衍,他认为这一位要是真的不容许别派道传落在自家地界之上,那么凭二人之力那根本休想立足,这里应该有他不知道的原由,不过他也不必弄清楚,只要能达成目的便好。

    他与相觉、季庄二人商量了片刻,就利用造化宝莲,立造出一门名唤泽教的道法,并将之传了下去。

    此门道法需得二人以上或是数人同修,还彼此扶持帮衬,一人开悟、则人人开悟,但入道之后,最初选定之人中只要有一人出得变故,则其余之人便将因此受阻,在极长时间内难以再有增进。

    简而言之,此法既是共受益,亦需共患难,故是入门容易,可若想要上进,却需克服更多困阻。

    闳都道人也是察觉到了其等举动,撇了一眼,这次却并未出言阻止,他此刻正镇压着紫衣道人身上伟力变动,根本没功夫去打理这等小事。

    只是他发现,随着自己观摩解化道法的深入,神意之中也是逐渐产生着某种变化。

    他没有去阻止,只是冷眼看着。

    许久之后,他忽然见得,自家神意之中竟是多出了一名道人,只是身影晃动不已,面目模糊不清。

    他知这是自己与造化之灵道法接触过深,所以才显化于自己面前,而造化之灵伟力有吞夺大德之能,所以此刻接触,对他而言也是相当危险的。

    若是不能将之克杀,那么随着侵染扩大,就会将他替代,进而把他吞夺,甚至变那借托之身。

    他面上露出一丝不屑之意,一口气吹了出去,顿将那虚影吹散,只是仍有丝丝缕缕黑气萦绕于此,不曾消散。

    他对此不以为意,只要对抗造化之灵的伟力不曾停下,这些东西就无法驱逐,这不过是癣疥之疾罢了,等到其伟力落至诸有,那便一并解决了。

    他正想出得神意,忽觉有些不对,一抬头,发现那模糊人影竟又是出现在了那里,他有些意外,随即冷笑一声,起指一点,化变有无,那虚影瞬息之间又是散去。

    他等了一会儿,待确定再无异状,这才从中退了出去,继续镇压那紫衣道人。只是他不曾发现,此刻就在他背脊之上,有一丝一缕的黑气飘散出来,并逐渐向外蔓延,缓缓侵染到在座大德的伟力之中。

    …………

    …………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