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身透视校花 > 正文 第478章 《希望树》
    这个短片,林轻衣亲自担任导演,摄影师是葛明团队的,叫王山。

    王山看了原来的简易的教学楼,和孩子们的学习现状,对这个宣传短片也很上心。

    他问林轻衣:“林老师,咱们第一个场景选哪里?”

    林轻衣直接将希望树的剧本拿出来:“我们就从进村的这条山间小路开始拍摄,正巧,现在是下午,太阳马上就要落山,拍摄一组夕阳西下,山村荒凉的背景,然后在这个背景下,陈语欣老师带领孩子们在夕阳下做游戏……”

    偏僻、荒凉、渺无人烟……入眼的是一幕无边的荒凉景象。

    这是摄影师王山最直观的感觉,他住惯了大城市,还是第一次来这么偏远的地方。

    从心中,王山对陈语欣开始佩服起来。

    这个地方,没有工资,购物,洗衣服都非常不方便,没有自来水,要去山里挑泉水,这对于一个从小在城市里长大,父母宠爱下的掌上明珠来说,她能放弃城市的繁华生活,在这里一住三四个月,非常不容易。

    陈语欣被摄影师王山敬佩的眼神看得非常不好意思,她说道:“我最佩服的是林海和王老师,他们将乡村支教当做事业来做,一干就是二十多年……”

    “什么?”

    王山听了非常震撼。

    在他理解中,在这样的地方住上三五几个月就需要非常强大的毅力,更何况是二十多年?

    王山立即激动说道:“陈老师,你能带我去拜访一下这两位老师吗?我想这对我们的拍摄非常重要!”

    陈语欣看了林轻衣一眼,然后语气低沉地说道:“两位老师在半年前已经遇难了!”

    王山忽然想起刚刚修建成的学校叫‘林海希望小学’,心中忽然明白了什么。

    然后,他说道:“咱们开拍吧!这将是我拍摄得最有意义的短片,我一定要拿出角逐奥斯卡的水准!”

    这第一个场景拍摄得非常顺利,只拍摄了三次就成功了,孩子们都是本色出演。

    重要的一点是,他们没有看过电视,根本不知道摄像机是什么东西,这也造成了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等人在镜头前,自然不会有什么害羞不自然。

    反倒是因为陈语欣的不自然暂停了三次。

    拍完第一个镜头,太阳下山了,林轻衣让王山扛着摄影机,到陈语欣的住处,拍摄了一组她连夜批改作业的镜头。

    破旧的瓦屋,陈旧的家具,还有油灯,这都是几十年前才有的景象。

    在这里,有一个镜头是一个小男孩儿晚上给陈语欣送吃的。

    现在已经是冬天,果子什么的都没有了,林轻衣灵机一动,将水果换成了土豆,一个烤熟的土豆。

    小男孩儿不知道是演戏,他担心土豆冷了,将土豆捂在怀里,这一幕让林轻衣和王山感动坏了。

    这样的师生情,在大城市里可是极为罕见的。

    陈语欣也忘记了有摄影机在拍,接过带有小男孩儿体温的土豆,捧在手心,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她知道孩子们是真的很喜欢她。

    陈语欣不知道别的老师教学生是不是这样,她上课从来没有打过孩子们,他们都非常听话,让她很省心,经常将家里舍不得吃的好东西带来给她。

    “陈老师,你吃啊!不吃就凉了!你是不是不喜欢吃土豆啊?”

    小男孩儿期待地望着陈语欣,目光中含着期待。

    “吃!我吃!我可喜欢吃土豆了!”

    陈语欣,颤抖着手,将烤土豆皮剥开。

    然后,一口咬下去,顿时,烤土豆上的黑灰沾了她一脸。

    “哈哈哈!陈老师成大花猫了!”

    这一个镜头拍完,王山偷偷抹泪,这样真情流露的镜头太珍贵了,是什么样的演技都演不出来的!

    第二天,林轻衣带着王山拍摄学校的场景。

    直奔这个小村子的‘学校’,那是一座在大城市里会被判定为遗弃的房子,旧、狭窄的危房。

    整个学校,学生只有七十四个,枯黄的脸,乱糟糟的头发,指甲上沾满了灰尘。

    王山忍不住说道:“学校没有开卫生教育课吗?”

    他有一句话没有说,学生们的个人卫生做得太差了,这样容易得病。

    陈语欣苦笑着说道:“学校根本没有老师,算上我,现在有三个,一个教语文,一个教数学,还有一个大年哥教体育和低年级的数学……”

    林轻衣望了王山一眼:“这些孩子,并不是做不好个人卫生,你当他们不想穿得漂漂亮亮的吗?在村里,新衣服只有过年才能穿,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他们比你想象中的要懂事,比如王小虎,他每天早上四点钟起床,然后牵着家里的牛去放牛,放完牛再走一两个小时的山路来上课,冬天的时候,他上学还得带上火把……许小丫,她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早上在读书前,要去割一筐猪草……”

    她指着教室里面一个个孩子,给王山说着他们的家庭情况。

    王山沉默不语,半晌才说道:“我们国家怎么还有这么贫穷的地方!”

    此时,他再看向那些孩子黝黑淳朴的脸,觉得他们是真的很可爱。

    微电影拍摄很顺利,四天后林轻衣等人告别了这个极度偏远极度贫困的小山村。

    经过一系列后期制作后,林轻衣将这个命名为希望树的短片传上了微博。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一阵带点沙哑沧桑的声音响起,冲击人的心灵。

    “谨以此片献给心怀感恩的人”。

    第一幕:一个年轻女老师,一些头发焦黄但又充满童真的孩子在一个简陋的教室里上课……

    第二幕:一个老爷爷晚年丧子,家里没有经济来源,他扛着一袋土豆和一张十元,几张一元、五角、一角的钱,求女老师收下他的孙子,女老师以孩子们也要吃土豆为由收下土豆,将钱还给老爷爷……

    第三幕:女老师为了能让孩子们吃上土豆以外的菜,跟村里的猎人学习制作陷阱,制作土枪,独自去山里猎取野味,经常失足从山间跌倒,将自己浑身摔的淤青,白皙光洁的皮肤上被荆棘划出一道道的血痕,如果是普通女孩儿肯定会觉得野兔和野鸡可爱,舍不得杀,要当成宠物养起来,但是在这个女老师眼里,这是为几十个孩子改善伙食的……

    第四幕:女老师猎获野味,就会将孩子们留下来,亲自升起篝火,将猎来的野兔,野鸡等野味用架子烤起来,一群孩子围着篝火,眼巴巴地望着烤得焦黄的野味流口水,然后,女老师开始教大家唱歌……

    ……

    结尾,歌声再次响起:“给我一盏烛火温暖这寒冷,给我一点坚强穿过这黑暗,给我一点勇敢走完这条路,给我一丝希望挣脱这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