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身透视校花 > 正文 第476章 尴尬的剪彩仪式
    快到目的地时,林轻衣开启了直播间。

    刚刚一打开,就有许多的粉丝在直播间发弹幕。

    “咦?一哥,你今天又开直播了啊?”

    “日常签到挖坟竟然看到了一哥开播!”

    “这是哪里的乡间小路?”

    林轻衣今天穿得很奇怪,山区天气比较凉加,穿了一身棕色皮装,将原本就高挑的身材衬托得越发纤细修长。

    她将头发扎成了马尾,戴上棕色太阳镜,仿佛一个邦德女郎笑着说道:“你们不觉得这条路很眼熟吗?以前我直播时来过的!”

    “看不出来!”

    “深城有这样的地方嘛?”

    “难道是湘南的某条乡间小路?”

    水友们猜了很久,都没有人猜正确,林轻衣不再难为他们了:“这是我老家啊!”

    有老水友恍然大悟:“哦,哦,一哥,我想起来了,上次你和胖哥他们一起回过老家!”

    林轻衣告诉大家她的目的:“上次我不是承诺要在老家修一所学校吗?现在竣工了,我回去看看,顺带给孩子们带一些礼物。”

    “哈哈哈!一哥真有爱心!”

    “一哥,我也想给孩子们送一点儿礼物,唔,我刷一架飞机,你帮我给他们买一些作业本吧!”

    “对对!买作业本!我读小学那时候,天天做作业,老师布置的作业堆积成山,他们的童年没有作业怎么行呢?我捐习题集!这就充一万华夏币!”

    “……”

    看着直播间的水友们各种各样的弹幕,林轻衣会心一笑。

    不一会儿,还真有许许多多的打赏冒出来,从一块钱到一万华夏币的礼物都有人刷。

    林轻衣立即让网站的技术人员将刚刚这些水友的打赏记下来。

    她笑着替水友们感谢:“谢谢大家!我会向孩子们转达大家的心意的!”

    到了离小乡村最近的乡镇时,林轻衣让司机将车开往附近的市集。

    “我替大家帮孩子们买作业本,让他们整个小学都用不完!”

    林轻衣带着万华集团的员工疯狂扫货,作业本,文具,图书,还有篮球,足球……

    买完货物,她决定犒劳一下水友们,拿出一个刚刚在乐器店买来的陶笛开始呜呜咽咽的吹了起来。

    这首曲子正是故乡的原风景,用陶笛吹起来,这首曲子又是另外一种意境,清新悠扬。

    一个叫归去来兮的水友感叹:“上次我坐火车回老家就一直单曲循环这首曲子,看着窗外一闪而过却又绵绵不绝的田野,说不出的酸甜苦辣,讲不出的思乡之情!”

    拟见初夏:“每每听这曲,总幻想自己迎风站在山顶,风吹得衣衫飘飘,发丝飞舞。”

    ……

    别凡溪:“听到这首曲子,我忽然就想起了朱自清的那篇背影,我也有过切身经历,上大学的时候,妈妈送我去离家5000多里的地方读书,月台上,在火车开动前她走了,等火车发车时候,她又出现在我那一节的火车窗口,她搞错了火车行进方向,本想着车子前进的时候路过她,她能再看我一眼,车子发动了,她发现不对,在后边追着过来眼里流着泪,我笑着挥手,背过身流了一路泪……”

    林轻衣和万华集团的车队到小山村时,已经有许多人在村口的大树下等候多时了。

    有村长大叔,有乡村教师陈大年、王秀兰和陈语欣。

    当林轻衣吩咐将车上的新书包和课外书分发给孩子们时,孩子们都乐疯了。

    “轻衣姐姐又回来了!”

    “轻衣姐姐给咱们带来了新书包!”

    “还有课外书!好多好多的课外书!”

    村长大叔连连说道:“这得不少钱吧?孩子们从来就没有过什么书包,很多都是用布缝的,有些还是用的篾编的……”

    林轻衣看着孩子们脸上露出高兴雀跃的笑容,心中也非常满足。

    在以前,她经常看到网上有报道在贫困山区有孩子念不了书,没有课本,她就想帮忙,不过,那个时候没有能力,现在终于能改变一些了。

    “谢谢叔叔!”

    “谢谢阿姨!”

    小孩子们的嘴都很甜,分发物资的万华集团员工也都脸上露出笑容。

    很快,众人来到修建学校的地方,就在原来的学校不远处,一幢崭新的教学楼矗立在那里。

    教学楼上下三层,分为教室和办公楼。

    在教学楼前,牵着一根红带,中间有一朵红花。

    龙五站在林轻衣身边,笑呵呵地说道:“等会儿吉时到了,剪断红绸就算正式落成了!”

    就在这时,一个身材肥胖,穿着黑色西服的中年男子蹒跚地跑过来,大声呼喝道:“咱车陷坑里了,跟我来几个人,一起给我推出来!”

    村长一看来人,脸上挤出笑容:“是黄书记!”

    他去镇上开会时,见过黄书记,是河西镇的镇党委书记。

    于是,村长带着一些村里的壮年,跟在黄书记身后,去帮忙推车。

    不一会儿,许许多多的人来到这里,有男有女,看穿着都是一些有身份的人。

    这群人带来了许多花篮,摆放在教学楼前,显得有了一些‘开业庆典’的气氛。

    林轻衣问校长大叔:“这些人都是大叔邀请来的吗?”

    校长大叔也很迷糊:“没有啊!我也不知道黄书记他们怎么来了,几年也没有见他们来过一次。”

    一个看起来像是官员的中年男人向林轻衣和龙五走了过来,他热情地望着两人说道:“两位就是建学校的大老板吧?”

    “这个学校确实是我们出资建的,但是大老板谈不上!”

    龙五脸上微不可查地露出一丝不快。

    那个中年男人不以为意地说道:“鄙人是河西镇的镇长,一会儿有要事相商。”

    这时,选定的吉时终于到了,一个司仪模样的女人走到教学楼前,大声喊道:“请各位来宾就位,有请河西镇镇的何镇长,何镇长上台给大家讲两句话!”

    之前那个中年男子腆着大肚子走上台,有些秃瓢的脑袋在阳光下散发着光芒:“各位乡情,各位同学,咱们河西镇在镇领导班子的领导下,经济飞速进步,路修进了大山,家家户户都用上了电,教育也得到了改善,今天,第一所装载着父老乡亲希望的小学堂成功落成了,这和咱们镇的所有干部的努力脱不开关系,是教育部门……”

    何镇长一上台,就吹牛停不下来,不但给自己吹,也给同僚吹,还给其他部门吹。

    场下,一度陷入十分尴尬的境地。

    直播间里,水友们都砸翻了锅。

    “握了棵草!这明明是一哥和龙哥的功劳好不好?”

    “这个什么镇长,满口大话连篇,和他有一毛钱的关系?”

    “建学校的时候没有个人影,现在抢功劳的时候特么来了!”

    何镇长讲完,那个司仪又让教育局的那个局长上台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