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身透视校花 > 正文 第459章 最高拍品
    “我倒是看走眼了!”

    陈天华看了半晌,自嘲地笑道。

    他此时终于明白,为何当时他说林轻衣等人是他粉丝时,那些人看他的表情。

    “陈老师,你和林轻衣发生了什么吗?”

    听到陈天华这么说,在他旁边一桌的岑琳雅感兴趣地问道。

    直觉告诉她,陈天华和林轻衣之间有事情。

    “这个也不是什么秘密……”

    陈天华笑着将刚刚发生的事情解释了一遍。

    岑琳雅惊讶地张大美目:“陈老师,你不会不认识林轻衣吧?”

    难道林轻衣很出名?陈天华心非常惊讶。

    他和岑琳雅认识,还是一年前西瓜卫视的一次综艺节目,之后也有过几次联系,关系算是不错,应该不会骗他。

    于是,陈天华说道:“我还真不知道,琳雅你应该也听说过,我最近在拍一部新戏,对于圈子里面的事情不太了解。”

    岑琳雅理解地点点头,在拍戏的时候,确实信息较闭塞,于是,她将林轻衣的事情详细跟陈天华说了一遍。

    陈天华听完,这才明白,西瓜卫视的赵总监保留了一些,林轻衣可不是普通的富二代这么简单。

    这个时候,台的林轻衣正对着台下的宾客说道:“大家珠玉在前,我拿出一枚铜钱拍卖!”

    “铜板?”

    不少人吃惊,没有想到林轻衣会拿出一枚铜板拍卖。

    “是她?”

    看到林轻衣拿出铜钱,台下一个戴眼镜儿的男人很惊讶。

    他没有想到会在慈善拍卖会遇到熟人。

    “哦?你认识她?”

    在眼镜儿男身边,西瓜卫视的赵总监疑惑地问道。

    眼镜儿男尴尬地笑道:“也不算是认识吧!昨天,我路过一个射箭摊位……”

    眼镜儿男将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他还没有觉得什么,赵总监却是眼睛一亮。

    他确认道:“这铜钱真的是从射箭摊位得来的?”

    眼镜儿男也拿不准:“我觉得应该是,当时好大一串呢,这应该是其一枚。”

    “问问不清楚了?”

    赵总监眼闪过一丝笑容。

    然后,他举起手里的牌子提问:“林老师,我听一个朋友说,您的这枚铜钱是在一个路边射箭摊淘来的?”

    “难道西瓜卫视的赵总监也对古玩感兴趣?”

    “很少听说搞传媒的玩古玩啊!”

    赵总监附近的人,大多都是一些从事传媒行业的。

    古玩也不是规定只有某些人玩,只是,这实在是一个烧钱的爱好,还要考眼力,所以他们非常惊讶。

    林轻衣看到赵总监提问,知道他没按好心,不过,确实有人看到她在射箭摊位赢了一串铜钱。

    于是,她笑着说道:“是啊!赵总监也有兴趣?”

    赵总监笑而不答,而是继续问道:“听说,您这一大串铜钱只花了一百块钱?”

    他将只这个字咬得很重。

    很明显,赵总监是不想让林轻衣这枚铜钱拍得高价,因为林轻衣和葛明搞到了一堆,这是他的敌人。

    对于敌人,要不惜一切代价扼杀她。

    “这个赵总监,真是疯狗一样!”

    还在台下的云琪望着赵总监的方向,气鼓鼓地磨着压,显然是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林轻衣听到赵总监的话,竟然点点头:“运气好,一百块射了!”

    听到赵总监和林轻衣这番对话,台下准备出手的都已经打了退堂鼓。

    一百块一串的拍了有什么意义?

    如果不知道价格,哪怕这枚铜钱是假货,是赝品,他们也敢几万几十万的喊。

    因为这古玩,不在于赌,在于捡漏嘛。

    但是,现在已经确定了,这铜钱一整串才值一百块,他们兴冲冲的喊几万甚至几十万,不是被人当成白痴?

    顿时,场一时,陷入了异常尴尬的境地。

    主持人立即台救场,他接过林轻衣手里的铜钱,将铜钱展示给大家看:“这是一枚万历通宝……”

    主持人也不是搞古玩鉴定的,只能从外形给大家介绍。

    台下的徐总有些不死心,问一旁的朋友:“万历通宝价值怎么样?”

    徐总那个朋友是一个戴着老花镜的老者,他是一个古董爱好者,对这方面多有研究。

    听到徐总问,他说道:“万历通宝是神宗万历开铸。版别繁多,以小平多见,平钱除光背外,穿有:星、月、工、公、正、天。穿右厘,合背等。径24--25厘米,重34--4克,折二径28--29厘米,矿银小钱径19厘米,背五钱径35厘米,特大钱径88厘米,传世属小平钱最丰,面除规整楷书者,尚有少数“历”,历下长日宽日数种。万历通宝楷书小平光背 103元。万历通宝楷书小平宽缘大样 2500元……”

    徐总听到老者说了一大堆,但是,大部分都是几百千,价值并不好。

    想想也释然了,那路边摊,能以一百赌几百千,已经是大赚特赚了。

    想到这里,徐总举起一个牌子:“我出10万!”

    这已经是他深思熟虑的一个价格,10万完全是看在林轻衣的面子,要给她捧场,抬抬价。

    饶是如此,台下的人也很吃惊,纷纷看向徐总。

    有一个徐总的老对头更是嗤笑道:“老徐,你这是钱多了没地方花啊,人家一百块的东西,你出十万?”

    被人取笑,徐总心里也不舒服,但是他也不甘示弱:“我是钱多了没有地方花,咋地?”

    徐总叫价十万,场一时间出现冷场。

    主持人开始喊道:“10万第一次!”

    “10万第二次!”

    “哈哈哈!老徐,没有人叫价,砸手里了吧?”

    见没有人叫价,徐总的老对头哈哈大笑起来。

    主持人目光在场内扫视一圈,见没有人再出价,要宣布:“10万第三……”

    他话音还没有落,一个白头发白眉毛的老头冲台,将戴着的墨镜取下,一把夺过主持人手里的铜钱。

    “你,你干什么?”

    主持人完全被这一幕搞蒙了。

    台下也有许多人开始呼喊:“保安呢?保安在哪里?快将那个老头轰下来!”

    正在拍卖的时候,一个不认识的老头突然冲台,顿时引得台下一阵混乱。

    不过,却有许多富豪目光死死地盯着白眉毛老头,眼的目光不敢置信。

    “这,这怎么这么像尤老?”

    “哪个尤老?”

    “香江苏士拍卖行首席鉴定师!尤白峰!”

    听到有人说出白眉老人的身份,台下传来一阵吸气声。

    而台,尤白峰双手抓住那枚万历通宝声音颤抖地说道:“真是万历通宝楷书特大型镇库钱,这是存世孤品,时间第二枚!”

    之前,尤白峰听到邋遢道士无意说出林轻衣参拍的这枚万历通宝是万历通宝楷书特大型镇库钱,他首先是不相信。

    因为万历通宝楷书特大型镇库钱绝世孤品,目前国内还没有发现第二枚真品,仅存的那枚,存于魔都博物馆。

    “真是这一枚?”

    徐总身边,戴着老花镜的老者胡须颤抖地说道。

    徐总第一次看到老者露出这副表情,惊疑地问道:“这铜钱很值钱?”

    那老者苦笑道:“我之前给你说了一系列价,最贵的45万,而台这一枚,则不属于报价范围内的,因为它是无价,这枚之前,只有一枚藏在魔都博物馆。”

    “无价?”

    徐总喃喃道。

    他心将那白眉老头恨极,要不是他打断,这一枚无价之宝的铜钱是他的了。

    然后,徐总忽然望向之前嘲笑他的死对头:“老王,怎么样?咱俩谁的眼力劲儿更好?”

    那个叫老王的富商铁青着脸不吭声了。

    这时,台,尤白峰死死攥住那枚铜钱开口道:“我出价万!”

    他觉得这是老天厚爱,能够在内地遇到这样的珍品实属运气。

    如果是在香江,出现一枚这样的铜钱,肯定会被炒到千万以。

    物以稀为贵,这枚万历通宝镇库钱可能是外界仅能收藏到的一枚了,价值自然无法估量。

    当然,无价也是有限度的,之前的无价,是因为仅仅魔都博物馆库藏一枚,世间再无第二枚。

    现在而言,这枚铜钱的价值,取决于在场富豪的财力,所以,第一次叫价,尤白峰将其抬到了一个一般人无法企及的价格。

    “嘶!直接从10万跳到了万!”

    这个价格一喊出来,台下一片失声。

    虽然大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没有想到区区一枚铜钱,竟然可以拍到万的高价。

    不过,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头,章宗富看了一眼尤白峰,笑道:“尤老刚刚才说这枚万历通宝是无价之宝……我出1000万!”

    尤白峰不甘心地再次加价:“1100万!”

    台下再无人加价,最终主持人宣布这枚万历通宝归尤白峰所有。

    顿时,台下一片沸腾,这是今天这场慈善拍卖会拍出的最高价格的拍品。

    同时,也有不少人所有所思地望着章宗富,刚刚,他摆明是在帮林轻衣抬价。

    显然,肯冒着叫价一千万的风险,章宗富和这个年轻女孩儿的关系不简单。

    秦小璐露出所有所思的神情,这样的情况似曾相似,一次,林轻衣也发掘出了一枚珍贵的货币-金匮直万,那是仅存两枚半。

    这次的万历通宝竟然是已知世存仅一枚!

    秦小璐已经可以确认,林轻衣在古董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天赋。

    感谢星之落月打赏一万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