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身透视校花 > 正文 第455章 脱胎换骨的碗
    “这个碗……”

    老道士四处找东西,想把碗洗干净,他本能感应到这个碗非常特殊。

    过了一会儿,老道士将碗上面的食物残渣洗净,里面的材质露了出来,是一个灰色的碗。

    这个灰色碗和一般的汤碗差不多大小,看起来像是陶瓷的。

    “难道这是一个古陶碗?”

    云琪有些惊讶地问道。

    “什么古代的!这个一看就最多几十年的年份!”

    邋遢道士又摸又闻后,没好气地说道。

    然后,他有些疑惑:“难道老道我打眼了?”

    邋遢道士对自己的鼻子很自信,认为闻出的年份不会错。

    秦小璐端着茶,娉娉袅袅地走过来:“轻衣,道长,忙活这么久,喝口茶吧!”

    老道士端起一碗茶,一口灌下去,茶水沾得胡须上湿漉漉的。

    他还是有些不死心,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个砖头,要将陶碗砸开。

    “别!老道士,你这一砖头下去,我担心会砸坏宝贝!”

    林轻衣一看,连忙阻止。

    之前,她运用鉴定术,这破烂碗绽放的光芒可是金色。

    这说明什么?说明这看起来破破烂烂的碗,价值可是不一般。

    后来,林轻衣开启透视术,将这破烂碗外表的伪装透视而过,里面居然是上好的翡翠料子!

    同时,这碗的信息也浮现在她的脑海:“清乾隆龙凤翡翠碗。碗口直径:108,碗底直径54,高53。碗两边雕有一龙一凤。碗底有“御用”两字。”

    “真的假的?老道我会闻错?”

    邋遢道士不相信自己的鼻子会闻错。

    “我们去找专家,将这表面的伪装去掉,到时候你就大开眼界了!”

    林轻衣笑着说道。

    “成!古董方面老道我略懂,略懂,老道介绍一个老友……”

    邋遢老道积极地张罗起来。

    他提到的这个专家,叫尤白峰,是香江著名的拍卖行苏士比拍卖行首席鉴定师,接到老道电话,拍了一张照片过去,尤白峰看完照片,他百般不情愿,认为这个陶瓷碗不值钱。

    不过,最终,他还是禁不住老道的三寸不烂之舌乘坐飞机在第二天的下午赶到了湘南。

    “老尤,你来掌掌眼,咱这碗,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珍品……”

    邋遢老道虽然自己也看不出这个碗有什么特殊之处,不过,这不妨碍他吹牛皮。

    “死老道,你就吹吧!你再吹得天花乱坠,我也不会花一毛钱买你的!”

    尤白峰没好气地说道,他头发有些花白,穿着一身手工做的藏青色长衫,看起来像是一个严谨的学者,不明白怎么会和老道士这样一个不靠谱的人搅和在一起。

    邋遢道士有些不满:“老尤,可不带你这样过河拆桥的,老道我可是给你促成了好几桩大生意了吧?”

    “可你也没有少给我惹麻烦!”

    尤白峰没有好气地说道。

    这老道士确实手头弄到一些好货,不过,不是偷来的就是顺来的,没有做过一件靠谱的事情,给他和他后面的家族带来了无尽的麻烦。

    “嘿嘿!麻烦是麻烦,但是你这老小子还不是希望这样的麻烦多一些?”

    老道士嘿嘿笑道,也不否认。

    林轻衣打断邋遢老道,将自己看到的告诉尤白峰。

    “小姑娘,你说这碗表面的陶瓷是后来加上去的?好,我正好带来了工具……”

    尤白峰非常惊讶。

    经过特殊处理后,那只破碗仿佛脱胎换骨一样,深浓的正绿,不带任何黄色,晶莹剔透,高雅而庄重。

    “玻璃种,帝王绿,这么大的玻璃种帝王绿!”

    尤白峰瞪大了眼睛。

    邋遢道士也很震撼,没有想到,这破陶瓷碗里面居然隐藏着这样的宝贝。

    不过,他可不会露出马脚,嘚瑟地笑道:“白眉老小子,你也有打眼的时候吧?”

    尤白峰感叹道:“看来这碗经历了一些波折,否则也不会被人封在泥土里面烤成‘陶碗’。”

    “肯定是战乱的时候,这碗的主人自忖保不住这碗,才做了种种伪装,没有想到,这稀世珍宝最后竟然蒙尘,落得喂狗的下场。”

    邋遢道士心中也猜测。

    他虽然猜到了真相,不过却不会说出来。

    他嘿嘿笑道:“老白眉,这碗可大有来历,可是老道我从一个大墓里面起出来的,这墓可是皇家园林……”

    这让云琪和秦小璐目瞪口呆,仿佛第一次认识这邋遢老道。

    这吹牛皮的水准可不是一般,几乎一会儿,他就编了一个惊险的盗墓故事。

    尤白眉不知是否已经相信,他听得连连点头,不过,看老道越说越不靠谱,立即挥手制止:“停停!这碗,你是打算怎么做?还是老规矩?”

    “额……”

    老道士有些犹豫起来,望向林轻衣。

    林轻衣笑着说道:“我最近缺钱,拍卖了吧!”

    “可惜!可惜!这样的珍品,这是在历史上没有任何记载的宝贝!”

    尤白眉痛心疾首地说道。

    得知林轻衣等人晚上要参加一场慈善拍卖会,尤白眉沉吟了一下,也答应一同前往。

    很快,时间就到了晚上六点,众人准备出发。

    “老道士,你不打算换一身行头?”

    云琪对邋遢老道仍然穿着那身污秽的衣服非常不满。

    只要有洁癖的人,看他一眼,肯定会离得远远的。

    邋遢道士嘿嘿笑道:“小姑娘,你不懂,老道这衣服,千金不换……”

    “得!得!您老爱咋地,咋地!”

    云琪一看邋遢老道老毛病又犯了,立即认怂。

    确实,带着老道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凡是林轻衣几人出现的地方,周围的人都自动退散。

    “这样的邋遢道士怎么进来的?”

    “告诉拍卖方的人没有?居然混进了一个叫花子!”

    “要立即叫保安逐出去!他身上可能会有禽流感。”

    周围的富太太小姐们,都纷纷捂住鼻子,似乎邋遢道士身上真有臭味一样。

    云琪吸了两下鼻子:“没有臭味啊!老道士,你羞不羞,居然身上还喷香水了!”

    邋遢道士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岂有此理,这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居然说老道身上有禽流感,他们才有禽流感,全家身上都有禽流感!”

    这个时候,葛明找到了林轻衣等人,他看到林轻衣,眼睛一亮:“林老师,陈天华已经来了,你们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