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身透视校花 > 正文 第364章 意外收获!
    在卧室里,此时两个人,一男一女,这两个人对于林轻衣来说都非常陌生。

    不过,她很快认出了女人的身份,这正和她调查的资料相符。

    大饼脸,腰圆,这是一个大肥婆,而且还是一个身上披金戴银的大肥婆。

    这个大肥婆叫苗静,本来是一个非常文雅的名字,不过此时林轻衣实在分辨不出来哪里是苗条,哪里是文静。

    此时肥婆身上穿着一套黑色皮衣,不过因为体型太过丰满的缘故,腰间的肥肉根本遮挡不住,直接溢了出来,用一个成语形容,膘肥身健,体重至少得有两百斤!

    肥婆右手拿着一根黑色皮鞭,左手拿着一支点着的红色蜡烛。

    在她脚下,踩着一个戴着头套的男人。

    这个男人除了黑色的头套外,就只有一条四角裤,此时背上是斑斑蜡痕,还有鞭印。

    “这是玩的女王调教啊!不过,这个女王实在是体型太庞大了一些!”

    林轻衣看得直啧舌。

    “难怪别墅里一个佣人都没有,看来是被这个肥婆暂时遣散了……”

    “我现在先办正事要紧!”

    林轻衣虽然对卧室的这一出戏感兴趣,但是正事要紧。

    就在刚刚,她使用透视异能的时候,发现在王老五的书房里藏着玄机。

    这样的把戏对于别人来说难以发现,但是在她透视异能之下,就无所遁形了。

    “苗静啊,你为了方便夫偷情,倒是便宜了我!”

    林轻衣身手矫健地翻过围墙,如入无人之境。

    因为肥婆为了方便偷情,把摄像头都关闭了。

    林轻衣之前已经用透视异能探好了路,没有走一点儿冤路,径直来到书房。

    至于上面的锁,阿狸一爪子就轻易切割了。

    一路都铺有名贵的地摊,林轻衣踩在上面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

    在王老五的书房里,他为了附庸风雅,摆放了一个巨大的书橱,上面大部分都是经典名著和金融类的书籍。

    林轻衣走到书橱后面,用力一推,就把书橱推开了,然后她在书橱后面轻轻敲击起来,墙里面发出不一样的声音,是空的!

    她按照自己透视异能看到的情形,在书桌上拿来一支笔,在墙上画了一个长方形。

    “阿狸,看你的了!”

    林轻衣又将阿狸从宠物空间放了出来,然后抱在手上。

    阿狸用爪子在墙上慢慢滑动,很快,就显出一个长方形划痕。

    林轻衣用手一推,墙上就现出了一个大洞,在洞里面,就是她此行的目标-王老五的保险箱。

    除了保险箱外,还有成捆的钞票,这让林轻衣想到一些贪官家里直接窝藏巨额现金和金条的事,看来这个王老五底子肯定不干净,或者这些钱来路不正。

    不过,她此时可不管这些,对阿狸下令:“阿狸,直接打包带走!”

    阿狸爪子一挥,直接将整个保险箱收进空间里了。

    林轻衣又将书橱推了回去,这王老五肯定能发现,不过她也不会管这些了。

    王老五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她头上来的。

    弄完这些,林轻衣嘴角露出一抹饶有趣味的笑容:“我是不是拍些有趣的画面再走呢?”

    想到王老五老婆给他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林轻衣就感到格外的同情。

    不过,这也怪不了肥婆苗静,她长成这样,王老五肯定是没有什么胃口的。

    常言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这苗静也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有正常需要也能理解。

    可惜的是,她老公得罪了林轻衣。

    林轻衣来到卧室外面时,里面传出一阵剧烈的喘息声,显然正在做某些少儿不宜的动作。

    过了会儿,声音戛然而止,随即传来一道男声:“静儿,你什么时候和王老五提离婚的事儿?”

    很快,传来一道的女声:“你这么着急我和王老五离婚干什么?我和他离婚,你养我啊?”

    “那是当然!静儿,在我眼中,你是最美的!”

    男声开始谄媚地说道。

    肥婆苗静恨恨地说道:“王老五白眼狼,当初要不是我苗家,他王老五能有今天?男人真是有钱就变坏,这十几年,他一次都没有碰过我,跟我说那方面出了毛病,哼哼!老娘可是知道他跟他那个女秘书打得火热!”

    那道男声赞同地说道:“静儿,你说的对!王老五是有眼不识金镶玉!”

    这个时候,苗静继续说道:“陈庆,我让你查的事情有眉目了吗?现在王老五基本上已经破产,他的主要财产就在他的保险箱里面,他当年是靠得我苗静,我苗静要让他全部都吐出来!”

    “这,静儿,我一时半会儿还查不出来,不过,我敢保证,只要你向他提出离婚,他绝对不敢不同意,这些年,他做过的事儿,我都给他记在账上呢!”

    陈庆犹豫了一下,然后颇为得意地说道。

    门外,林轻衣听到这里,眼睛一亮,没有想到今天还有意外收获。

    听那个男人的意思,他是王老五身边很重要的人,而且掌握了王老五的一些把柄。

    想到这里,林轻衣豁然推开卧室大门,大怒道:“好你们一对奸夫竟然背着我乱搞,看我不杀了你们!”

    “啊!”

    随着卧室门被推开,‘王老五’出现在眼前,苗静和陈庆吓得面无人色。

    “老五,你,你不是去香江参加拍卖会了吗?”

    苗静瞠目结舌地说道。

    ‘王老五’嘿嘿冷笑:“嘿嘿!要不是我使出这一着,还发现不了你们的奸情!”

    说着,他走到床前,一把拉开盖在两人身上的薄被,挥舞着手里的拐杖,对着两人打去。

    一阵噼噼啪啦后,两人身上满是伤痕。

    ‘王老五’似乎还不解气,一把掐住陈庆的咽喉,对着他还算英俊的脸一阵噼哩劈啪啦。

    一通数十个耳光扇下来,陈庆的脸已经浮肿,眼角也破了,牙齿更是被打飞好几颗,整个人就是一个猪头。

    直到把陈庆掐得呼吸困难,眼睛泛白,林轻衣才松开手,任由他瘫软在床上。

    “王,王老板!饶命,王老板饶命!一切都是静,不!这个肥女人勾引我的!”

    陈庆一恢复知觉,立即狼狈地光着身子从床上滚下来,跪在地上使劲叩头,把额头都磕破了。

    正是因为在王老五身边做事,陈庆才知道他手段的残忍,这些年,死在王老五手里的人已经超过两手之数了。

    王老五说要杀人,那是真的说到做到的!

    苗静躺在床上,浑身淤青,目光怨毒地瞪着眼前两个人,她此时心中已经对这两个男人恨到了极点。

    她苗静一定会报复,她知道她有机会,她肯定有机会,因为王老五不敢杀她。

    因为她姓苗,王老五绝对不敢杀她!

    被苗静的目光望得脊背发凉,林轻衣心中苦笑不已,她这也是不得已为之,她虽然对这个苗静没有好感,但是也没有看到她给王老五戴绿帽,就要替天行道的觉悟。

    她之所以这么做,因为她现在的身份是王老五,如果一个丈夫看到自己的老婆和自己之外的男人偷情,还能云淡风轻,那太假了。

    更何况是王老五这种江湖习气很重的人,所以,林轻衣一脚踹开门,上来就是一通毒打。

    林轻衣心中有把握,苗静和陈静绝对没有看出她身上的破绽。

    因为人在受到惊吓时,脑袋是空白的,根本不可能冷静思考,他们此时应该是担心王老五发现了奸情会被怎么处置。

    ‘王老五’转而目光阴测测地望着陈庆:“你刚刚不是说有里有我的账本吗?怎么?账本不管用啊?”

    陈庆想哭的心都有了,账本有用也要建立在他有命的基础上。

    说自己死了,马上就有人把证据上传到网络上,那是小说里面用的段子。

    他陈庆可不敢赌!

    “你想我饶你一命也行,反正这肥婆我也不稀罕……不过,你得用你的诚意来说明!”

    ‘王老五’饶有深意地说道。

    “王老板,我把东西藏在一个地方了,我这就带你去取,还有,还有我保证让这该死的肥婆净身出户!因为我有证据她在外面养野男人,还有,还有我有证据她转移您的财产!”

    陈庆厌恶地望着床上露出白花花赘肉的苗静说道。

    他心里知道王老五有多讨厌苗静,不过因为苗静是糟糠之妻,离婚会分割出去大笔财产才一直忍受。

    果然,‘王老五’闻言,高兴地大声说道:“好!你现在就带我去!”

    陈庆如蒙大赦,立即手慌脚忙地穿衣服。

    “看来坏人都有记日记的习惯是真的!”

    林轻衣跟着陈庆拿到所谓的证据后,深有感概地说道。

    不少电视剧里面都有这样的剧情,贪官写日记,然后被情妇拿出来举报。

    陈庆这么做,也是身不由己,他深知自己知道了王老五太多事,不在手头握有一些把柄,难以保全自己。

    在这些资料里,有王老五行贿的证据,也有他旗下的夜总会窝藏窝点的证据,还有他指使手下杀人的证据,这些证据都够王老五死好几次了!

    今天终于完成三更了,最后一个小时,月票再不投就过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