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身透视校花 > 正文 第342章 证明这只猫是你的
    “找猫的?”

    两个混混有些狐疑。

    那家被要钱的户主连连向林轻衣使眼色。

    他听到林轻衣说下来找猫,心里已经猜到了,之前那从楼上掉下来的猫就是这姑娘的吧?

    当时那歹徒要拿锤子砸楼上徐大爷的头,还多亏了她家的猫。

    如果她不主动承认,每家交一千块钱,这件事儿估计也就过去了。

    这姑娘看起来年龄不大,也很漂亮,如果落入这群人手里,指不定会怎么样呢!

    “刚刚掉下楼那只猫就是我的!”

    林轻衣再次说道。

    这时,刀哥过来了,他向身边一个黄牙使了眼色。

    那个黄牙立即指着林轻衣说道:“你说那猫是你的,它就是你的?你有什么证据?”

    “对!你要是能证明那猫是你的,那就是你的!”

    “没有证据吧?没有证据就一边儿待着去!”

    这下轮到那个户主莫名其妙了。

    你们刚刚是不是在叫那只猫的主人吗?怎么现在有人承认了,反倒不认了呢?

    其实,他们是不懂刀哥他们的心理。

    如果没有人出来承认,那么一家人户可以收一千元。

    虽然这栋居民楼是那种比较老式的,没有其他小区楼层高,但是一共也有十二层,按一层四户算,就有四十八户,一家一千元,这就是四万八!

    “呃,让我证明那只猫是我的?”

    林轻衣微微也有些错愕。

    这些流氓什么时候这么注重法律程序了?

    真是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啊!

    于是,她对这阿狸下了一次命令。

    嗖,一道白影从墙角蹿了出来,跳进了林轻衣的怀抱里。

    “这样算吗?”

    林轻衣瞟着那个黄毛问道。

    “你放屁!想骗大爷我!这只猫明明就不是刚刚那只!”

    “黄阿虎,我觉得这只猫有些面熟,也是白色,好像就是刚刚抓肥三那只猫哎!”

    在黄毛旁边,一个留着小胡子,穿着修锁的衣服的人说道。

    “眼熟个屁!你见过哪只猫从三层楼那么高掉下来,还能没事儿吗?”

    黄毛啪地拍了那个人的脑袋一下。

    这时,那个户主迟疑了一下:“你们刚刚不是说,不确定这猫是从哪一楼掉下来的吗?”

    他这次可听清了,黄毛说那猫是从三楼掉下去的,这样的话,为什么要他们一楼的给钱?

    “咳!你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是这姑娘是三楼的,如果之前那猫是从三楼掉下来,肯定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而这只猫,非但活蹦乱跳的,而且,你们看它的毛发,连一丝血迹都没有,别说血迹,就连一点儿灰尘都没有……这个小姑娘,你是住三楼的吧?”

    说完,黄毛叼着烟,目光威胁地瞪着林轻衣。

    这让林轻衣越发觉得滑稽,不过,她还真是住在三楼的。

    于是轻轻点点头,不过,她又轻轻地说道:“其实,你们的目标应该是我吧?我就是301的户主!”

    “301?什么301?”

    黄毛很茫然地问道。

    黄毛其实也不太清楚刀哥将所有人召集起来有什么事情,不过有钱拿,傻子才不来。

    不过,走过来的刀哥却很敏感,他看了一眼林轻衣,再从兜里拿出一张照片。

    刀哥一对比,巧了!

    这不正是这次任务的目标吗?

    他们中午来的时候,赶上人没有在家,在她住的屋子外面撒了狗血,写了威胁的话,他琢磨着晚上的时候人总会回来,这才召集兄弟们一起来了。

    刀哥大声说道:“兄弟们!今天咱们的目标就是她!就是她欠了我们老板五十,不!五百万没有还!”

    “老板说了,只要见到她的人,给我们百分之十的辛苦费!”

    “要是我还钱呢?”

    “呃?”

    这下轮到刀哥错愕了一下,他故意喊五百万,其实就是笃定林轻衣还不了这么多钱,没有想到,她真有五百万?

    从这个刀哥的目光中,林轻衣也明白了,这个刀哥就不是想要钱,于是她望着眼前几个人:“我的命也就只值五百万?”

    “咱们这是私人恩怨,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刀哥大声说道。

    实际上,他是承诺了老板,务必要把目标弄死。

    到时候,随便一个小弟去定罪。

    不过,为了师出有名,他想了一个好主意。

    欠债!这年头,因为欠债被人砍死的也不是没有。

    他们的职责就是完美地完成任务,让老板没有丝毫的后顾之忧。

    “刀哥,要是她不还钱我们应该怎么办?”

    黄毛知道林轻衣就是正主了,顿时看向她的目光就不一样了。

    “不还我们钱?嘿嘿!你们以前催债是怎么弄的?”

    刀哥望着黄毛问道。

    黄毛也是附近混的,没有钱的时候收收保护费。

    “那要看什么债了!”

    黄毛颇为玩味地说道。

    “那要是赌债呢?”

    “赌债的话,就砍她一只手!”

    黄毛盯着林轻衣露出来的手,有些舍不得。

    “其实,也是看欠债的是什么人,如果是男人当然是砍手了,不过,如果是女人嘛!”

    “女人又怎么样?”

    “女人当然是肉偿了!”

    “那她要是不愿意呢?”

    “这个简单,她要是不愿意,我们就去她上班的地方闹,去她住的地方闹,让她无容身之所!”

    刀哥其实和黄毛是说了给周围的街坊邻居听的。

    果然,一听到林轻衣是欠了赌债,他们的眼色立即就变了。

    “这姑娘年级轻轻,沾什么不好,怎么沾赌?”

    “就是!沾上这赌债,一辈子可就毁了!”

    “多好的姑娘啊!一个赌一个毒,这可是能把人一辈子都毁了的!”

    “你说我欠你们钱,有借据吗?”

    林轻衣一看街坊邻居都误会了,她也不去解释,而是问刀哥。

    “要看借据?行啊!那你跟我们走一趟,我相信老板会给你看的!”

    刀哥很奸猾。

    “那恐怕不能如你愿了!”

    林轻衣声音刚落,脚下已经跨出一步,一拳打在了挡在她身前的黄毛胸膛上。

    “哎哟!”

    别看林轻衣轻飘飘一拳,其实是用的咏春拳。

    如果有人留意到林轻衣的拳型,就会发现,她此时拇指扣在食指甲上,食指第二骨节向前突出,拇指与食指扣成凤眼状,主要用来击打穴位,穿透性强,一拳打在黄毛胸口,顿时让他呼吸就疼痛难忍。

    “黄毛,你装什么装?被个小女孩儿打一下,就疼成这样?”

    黄毛身边一个歹徒嬉笑道。

    他以为黄毛这是在施展撩妹技巧,故意配合林轻衣,做出被打伤的效果,故意逗她呢!

    “那让你也体验一下!”

    林轻衣说话的瞬间,又动了,一闪身,就是一拳打在了那个还在笑的歹徒胸口。

    “呃!”

    那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两眼泛白地倒在了地上!

    这几天实在是有事,明天应该可以恢复两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