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身透视校花 > 正文 第341章 我来找猫的!
    “轻衣,我都收拾好了!”

    秦小璐将房间的东西都收拾好了,打包成了三大包。

    “表姐你先过去吧,可以把那边的屋子收拾一下,我来安排搬家!”

    林轻衣挡在门口,她可不敢让秦小璐发现了屋子里面的柜子和大床都不见了。

    “好啊!我怎么把这忘了,那轻衣,我先过去把屋子打扫一下!”

    秦小璐听到林轻衣这样说,立即点点头,她怎么把这事儿忘了。

    看来,女生对于屋子的整洁程度要求是比较高的。

    秦小璐离开后,林轻衣立即让阿狸把柜子和大床又‘吐’了出来。

    “阿狸,我们把贵重的物品装进去就好,这些个大件,还是让搬家公司来运吧!”

    林轻衣这次不让阿狸胡乱收一些大件了。

    她先是将自己东西收拾好,然后将秦小璐的三大包东西收了进去,其余的,就交给搬家公司的来处理。

    嘎嘎!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连串汽车停车的声音。

    “难道是搬家公司的人来了吗?”

    林轻衣的耳力比一般人要好,即使是在三楼也听得清清楚楚。

    于是,她打算开启透视异能查看一下。

    有透视异能就这点儿好,方便,连身都不用起,直接就能看清楼下的事情。

    “现在的搬家公司整容这么强大了?”

    林轻衣看到楼下清一色的红色三轮车,少说有几十辆,停了整整一个院子。

    这种车在一些街道非常多,前面一个轮子,后面两个轮子,收费比较便宜,有时候去的地方不远,又觉得叫出租车麻烦就会用这种三轮车代步。

    不过,最令林轻衣印象深刻的就是这种车子后面很多什么什么追债的、开锁的电话号码。

    而且,这些号码清一色的非常牛气,比如什么15三个8四个8五个8。

    “啊?中午那些人又来了!”

    看到这些人的出现,楼下一个带着小孙子遛弯的老大爷,顿时大叫一声,抱着孙子就跑。

    “抓住那个老头,不要让他泄露了消息!”

    一个满脸横肉,眉间有一块刀疤的男子大声说道。

    “好!刀哥!”

    马上在为首一辆三轮车上冲下去两个壮汉,他们手里拿着钉锤,水管。

    “这群人又来了?”

    林轻衣顿时明白过来,这不是上午在门前泼狗血,在墙上留血字威胁的那伙人吗?

    这让她气愤不已,自己还没有找他们麻烦,他们还主动找上门来了!

    居民楼里有很多人,但是都敢怒不敢言。

    “报警吗?”

    住在二楼的一个住户问他的妻子。

    “报个屁啊!这一看就是寻仇的,要是报了警,下次他们不是得找我们秋后算账?”

    “也是啊!那还是不报警了吧,这太危险了!”

    要是一家人打架,或者一两个歹徒行凶,说不定大家还能齐心协力阻止一下。

    但是现在看这楼下面,起码一两百号人啊!

    没有人敢下去!

    “爷爷我怕!”

    小孩儿被一个混混抢了过去,那老大爷见状,立即上前抢夺,被踢到在地。

    “老东西,你跑啊?你再跑,我拧断你孙子的腿!”

    “求求你!我孙子还小,要打,你打我吧!”

    老大爷抱住混混的腿。

    “老东西,放开手,你放不放?不放我给你头上一锤!”

    那个混混说着,一锤抡圆了,就往老大爷头上砸去!

    “阿狸,快上!”

    林轻衣知道自己肯定来不及了,一甩手,就把阿狸从窗口丢了出去。

    没有过多久,楼下传来一声惨叫声:“谁他妈这么缺心眼儿?从三层楼那么高丢一只猫下来?”

    原来,林轻衣把猫丢下去,刚好砸在一个壮汉头上,阿狸再顺势挠了一把。

    “这是谁家的猫?砸得太好了!”

    “就是!这是人在做天在看啊!”

    ……

    “可惜那只猫,那么高掉下去,得摔死啊!”

    这下就有些好看了,只见一个穿着灰色衬衣的中年男人用手捂住脸,鲜血从十指间流了下来,非常惨。

    “刀哥,肥三被楼上扔东西砸到了!”

    刀哥身边一个人说道。

    “我看到了!”

    刀哥阴沉着脸。

    “你们看清楚是几楼了吗?敢砸我们的人,这是在太岁头上动土,兄弟几个,上去把他给揪下来!”

    他们中间还有不少人专门碰瓷骗钱,这下肯定不用碰瓷了,头都砸破了,怎么可能不找户主赔钱?

    “没有看清楚啊!刚刚我们就在盯着那老头呢!”

    他身后的兄弟都摇头。

    “管他是谁,我们挨家挨户的搜,不承认就给钱,把我兄弟砸这么惨,给个一千块钱不冤吧?法院都是这么判的!”

    刀哥拍拍手里的西瓜刀,满脸凶样。

    他记得前段时间,有个新闻报道,不知是哪家居民楼,从高空掉下来一个瓶子,把一个孩子砸伤了,后来没有查出来是哪家人户丢的,后来伤者的父亲将整栋楼的都告了。

    最后,法院判决的结果,就是除了一二楼,从三楼开始,每户人家赔偿三百多医药费。

    “对!刀哥说的对!”

    他身后其他人都是满脸兴奋。

    他们这些人除了讨债,跑三轮,就是收保护费,团伙乞讨,合伙碰瓷,做这些事情,都是轻车熟路了。

    “那还等什么?先从第一楼的人户收起啊!”

    刀哥大手一挥,一群人都嗷嗷地冲着居民楼冲去。

    “开门!开门!这猫是不是你们家的?把我们兄弟脑袋砸了一个哭了,什么?不是?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不是?”

    “我们是一楼啊!一楼怎么丢东西砸人?”

    “猫会跳的,跳得老高了,一楼也有嫌疑!”

    “什么?不开门?来两个修锁的兄弟,把他们门上的锁给我拆开!”

    “……”

    很快,被敲门的住户就屈服了:“你们要多少钱?”

    “也不收你们多的钱,一家一千,我这兄弟,砸头上了,去医院先得做一个全身检查吧?这个价格不冤枉吧?”

    “算了!给他们吧!就当舍财免灾!”

    屋里传来一个老头的声音。

    他们手无寸铁,拿什么和这些凶恶的强盗斗?

    就是现在把他们送到派出所,以后又放出来了,说不定还要迎接他们的报复。

    就是出于这样一种惧怕的心理,这么多住户,居然没有一个人敢反抗,甚至连报警都不敢!

    就在这时,从楼道里走下来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少女。

    “你是哪一家的住户?要出门先把钱交咯!”

    正在挨家挨户要钱的人看到少女,立即冲着她大声喊道。

    “你找我要钱啊?”

    少女正是林轻衣,她面色平淡,无喜无悲地问道。

    “就是你呢!你不要告诉我你是出门打酱油的!”

    一个头发染黄了,手里拿着一根钢管的年轻人说道。

    “哦,我不打酱油,我是下楼来找我家猫的!”

    林轻衣继续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