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身透视校花 > 正文 第313章 两位,你东西掉了!
    “魏哥,你说你,给她们钱,几百块就够了,一下给两千,这我们得收多少猪才能赚回来啊!”

    林玉虎有些埋怨地说道。

    “二虎,这不用你操心,钱全部算我的!”

    魏国成大声说道。

    “什么算你的?你家里很有钱吗?你儿子在上初中,正是花钱的时候,再说,这钱是我们两人一起去送的,凭什么就算你一个人的?就许你魏国成魏大哥做好人,我林玉虎就做不得好人了?”

    陈玉虎不干了。

    看得出来,这个小胡子也不是一个心眼儿很坏的人。

    就在两人争得正热闹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们不是要回工地搬砖吗?怎么又成收猪的了?”

    林轻衣似笑非笑地望着两个猪贩子。

    “是你们啊!你们这是要回去啊?那个,我们家里还有事,先走了!”

    两个猪贩子回过头来,看到林轻衣他们,有些尴尬地说道。

    “你们啊!做好事这么鬼鬼祟祟的干嘛?我刚刚还以为你们是小偷呢!”

    陈语欣没好气地说道,她刚刚听到两人的对话,知道小黄莺爸爸托他们带钱完全是子虚乌有的事,这两千块钱,完全是这两个人送给小黄莺给她妈妈治病的。

    几人也知道,这两人刚刚正是因为这两千块钱起了争执,没有办法,两千块钱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笔很多的钱。

    在河西村这一带,工价非常低,大部分一个月都没有两千收入。

    不过,令几人刮目相看的是,这两人倒不是推卸责任,而是都想多出一些钱。

    “哎!我刚刚看你们走得匆忙,把东西掉了,专门追上来还给你们!”

    林轻衣扬了扬手里的一个黑色包裹。

    “我们丢的东西?”

    两人明显很错愕,同时也有一些防备。

    他们走过很多地方,也经历过很多骗局。

    像这种,有人在后面说你东西掉了,捡起来还给你,就有可能是骗局,最后迷迷糊糊地让你掏钱,很多人贪念作祟,迷迷糊糊就上了当。

    不过,刚刚那个漂亮的女孩儿将这一个袋子抛给他们后,已经飘然离去,有这样骗人的?

    “我们打开看看,总不会是炸弹什么吧?”

    魏国成咬咬牙,撕开黑色塑料袋,顿时一沓厚厚的红色钞票出现在两人眼前。

    “这是?”

    小胡子林玉虎也惊呆了。

    “里面有一张纸条!”

    魏国成看到里面有一张纸条。

    “刚刚的事情我都看见了,这里是一万华夏币,你们也不是什么有钱人,能在看到小黄莺一家有困难伸出援手……这些算是你们做好事的一些报酬!”

    “原来我们刚刚的做的事情都被人看见了啊!”

    林玉虎有些后怕。

    如果刚刚他们打算把小黄莺带走,此时恐怕已经被相亲们当作人贩子揍一顿送去派出所了!

    回到住的地方,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林轻衣看到于诗曼正在昏黄的灯光下看着什么。

    “老师,你这么晚了还没有睡觉?”

    林轻衣凑过去笑着问道。

    “啊?轻衣你回来啦?我正在看你父母留下来的照片……”

    于诗曼有些尴尬地说道,毕竟这些是林海夫妇留给林轻衣的遗物,她没有经过林轻衣的允许,就擅自翻看有些不礼貌。

    不过,她又确实对林轻衣的父母很感兴趣。

    先,林海夫妇为什么能够培养出林轻衣这么优秀的女儿,其次,能够以都大学毕业的身份坚持乡村支教18载,这是什么样的信念支撑着他们?

    从这些记事本好照片中,于诗曼找到了答案。

    林海夫妇把每一个支教过的乡村,都当成了自己的家。

    他们不是出于怜悯以一种高高在上,救世主的姿态来面对相亲们,而是融入他们。

    心向往之,四海为家,他们把每一个停留的地方,都当成了自己的家乡在建设。

    自然,他们的热情也感染了周围的乡亲们,从乡亲们拒绝让孩子上学,到主动把孩子送来上学,到倾尽所有也要让孩子们上学……

    “这是少数民族给我做的新衣服,我很喜欢!”这是写在一轻衣母亲穿着一件少数民族服装的照片背面的字迹,字迹娟秀轻灵,可以看出主人心情充满了喜悦。

    “乡亲们正在收割稻谷,今年天气很好,迎来了大丰收,大家脸上都带着喜悦的笑容……”

    “今年遭遇了几十年不遇的干旱,村里的井水干涸了,村民们从十几里外的深山里挑来的水……”

    林轻衣看着一行行朴实的文字,看着父母留下的那些乡亲们或朴实或憨厚,或纯洁的笑容,不由浑身一震。

    她感到自己仿佛内心深处被触动了,某些束缚的东西破碎了,她找到了生存的新意义。

    在这一个多月里,林轻衣总感觉有一些不真实,即使身边有表姐陪伴,也感觉孤苦无依,因为她觉得,她的家在星空彼岸,在这个世界,她就是一个孤儿。

    现在,她明白了,只有真正融入这个世界,她才能找到真正想要做的,才能感受到真正的快乐。

    “既然上天赋予我这么强的能力,那我就要改变世界!”

    林轻衣目光不由变得坚定起来。

    “轻衣,你在说什么?”

    于诗曼没有听清楚,疑惑地问道。

    林轻衣嘴角噙着愉悦的笑容:“我说,明天我要去帮乡亲们收割小麦!”

    “哦,这样啊!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去体验一下也好!”

    于诗曼点点头。

    这次国庆长假一共七天,在路上耽搁了三天,林轻衣等人在河西村待的时间也是三天。

    这三天里,除了第一天在学校和孩子们一起上课外,第二天和第三天,她都到不同的乡亲家里,帮他们做农活。

    期间,她也看到了高三六班的同学们。

    这些来自大城市的孩子少男少女,也融入了乡村生活,他们也跟着乡亲们下地干活。

    原本白净细嫩的皮肤,在田间被晒得黝黑。

    特别是一双手臂,在短袖的分界处,能照着阳光的,和不能晒着的,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对比。

    当他们捧着第一碗由自己收割的小麦出来的面条,脸上都带着笑容。

    这是一种收获的喜悦,他们得到的,是在大城市远远都得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