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身透视校花 > 正文 第312章 人间自有真情在
    “叔叔!你们就把我带走吧!我会做很多事,洗衣服,烧饭,我都可以的!我妈妈病了很久了,我不想她离开我!”

    看到两人不说话,小黄莺走上前去,伸手拉其中一个人的衣袖。

    “这,小姑娘,你妈妈是得了什么病??”

    两人中年龄大一些的男人忍不住问道。

    他们两个收猪的,其实也不太远,也就是附近其他乡镇的人。

    他们自己家里也有老婆孩子,此时心中的贪念过去了,对小黄莺的同情占了上风。

    听到陌生男子问自己的妈妈得了什么病,小黄莺摇摇头:“叔叔,我也不知道!”

    她妈妈生病后,没有找医生看过,她也不知道是什么病,至于煎的药,其实就是一些农村从山上挖的日常治感冒烧的草药。

    “那你的爸爸呢?”

    那个中年男人再次问道。

    “我的爸爸,我没有爸爸,我从来就没有看到过我的爸爸”

    小黄莺泫然欲泣地说道。

    “这……”

    就连小胡子都有些吃惊了。

    母亲生病了,家庭的重担全落在这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孩儿身上。

    小胡子面色复杂地看着小黄莺:“你现在在上学了吧?我女儿明年也有六岁了,该上学的时候了……”

    小黄莺点点头。

    “你带我们去你家吧!我们借钱给你妈妈治病!”

    中年男人下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叔叔!你们真是好人!”

    小黄莺顿时欢呼雀跃起来。

    两个猪贩子苦笑不已,我们是好人吗?刚刚还打算把你拐去卖了!

    看到这一幕,林轻衣极为惊讶,没有想到,最终事情会演变成这样的展。

    ……

    “小黄莺,你刚刚去哪里了?”

    看到黄莺回来,王秀兰立即问道。

    “王老师……”

    小黄莺用手指搅动着衣角,有些不知所措。

    两个中年男人也傻眼了,他们不知道小黄莺家里有四个外人啊。

    之前他听说小黄莺家无依无靠。

    “快进来!你妈妈刚刚担心坏了!”

    陈语欣拉着小黄莺的手进屋,两个猪贩子对视一眼,也跟着走进黄妈妈的卧室。

    所有人都望着两个猪贩子,不知道小黄莺从哪里领回来两个陌生人。

    那两个猪贩子中的中年人看到气氛有些尴尬,立即说道:“是这样的,我叫魏国成,这是我的朋友林玉虎,我们是临县的……我是小黄莺的远房表舅,我们刚刚知道小黄莺妈妈生病了,没有钱治病,我和玉虎一起凑了一些钱过来看看!”

    “远房表舅?”

    小黄莺的妈妈听到家里来了客人,艰难地坐起来,看到两个陌生的人自称是自己的表哥,一脸茫然。

    那小胡子用手捅了捅同伴:“说实话吧!”

    几人顿时明白,这两个人是刚刚说谎呢。

    小胡子咳嗽了一下:“其实吧!我和小黄莺的爸爸是同事,在一个工地扛沙包的,他知道我们这次要来河西村,托我们给你们娘两带钱!”

    “带钱?带什么钱?”

    黄莺妈妈听到两个猪贩子说起自己老公,怨气一下就上来了。

    出门这么多年,音讯全无。

    “这,这,出门在外,总也有一些难处的……”

    小胡子手里捧着小黄莺递的茶,坐立难安不知道怎么做。

    “难处?什么难处?什么难处可以把自己的女儿老婆抛下不管?”

    黄妈妈质问道。

    “这里的两千块钱,就是小黄莺爸爸让我们带来的工钱!”

    魏国成实在不敢看小黄莺妈妈那双眼睛,从身上的皮包里拿出一沓红票子,数出二十张,放在桌子上。

    看到魏国成一次给了两千块,小胡子慌了,想拿回一些,不过几次都被魏国成把手拍了回去。

    浪子回头金不换,林轻衣知道,这两个猪贩子其实心地不坏,只是暂时被心中的贪念蒙蔽了。

    林轻衣望着小黄莺的妈妈:“其实,我以前跟我爷爷学过一些医术!黄妈妈,你自己感觉有哪些地方不舒服?”

    “我感觉头痛、热、全身不舒服、很累、想睡觉、有时还恶心,呕吐、头晕……”

    黄莺的妈妈没有怀疑,将自己的症状说了出来。

    其实,林轻衣早就开启了透视异能观察起来。

    “脑膜炎:是常见的中枢神经系统感染性疾病,可由各种细菌病毒侵犯脑膜所致。论是由哪种特异性细菌或病毒所引起,症状和体征都相似,常急性起病,出现头痛、热、全身不适、疲倦、嗜睡、恶心,呕吐、眩晕……”

    林轻衣对于自动出现在脑海里面的内容已经见怪不怪了。

    “脑膜炎,这个是由病菌引起的,不知道能不能用抽离术配合治愈术治好?”

    想想林轻衣决定试试。

    “黄妈妈,我给你按摩一下,会有一些痛,您忍忍!”

    “好的!”

    黄莺妈妈点点头,她

    林轻衣用手按住黄莺妈妈的太阳穴,轻轻按动,动了抽离术。

    “哼!……”

    黄莺妈妈痛哼一声,眉头紧紧拧在一起,脸色也变得更加苍白。

    小黄莺担忧地望着林轻衣。

    林轻衣笑着摇摇头:“小黄莺,你放心吧!你妈妈只是感冒了!”

    “真的吗?”

    小黄莺惊喜地问道。

    “你放心吧!我一会儿去挖一些草药,你给你妈妈溅了服下,明天早上她就会好的!”

    林轻衣笑着用白嫩的手指摸摸小黄莺脸颊上的灰尘。

    看到黄妈妈气色好了很多,王秀兰看到外面天色渐渐暗下来,起身说道:“天色不早了,我们也该离开了,小黄莺,你妈妈要是病好了,你明天一定要来上学,迟到都没有什么!”

    “小莺,快去送送王老师她们!”

    黄妈妈坐起身,让小黄莺出门送客。

    几人走了一段路,看到前面有两个人正因为什么事争执了起来。

    “咦?前面那两个人,我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陈语欣指着前面正在起争执的两个人。

    “那两个人不是刚刚给小黄莺家送钱的吗?”

    陈大年一看,这就是刚刚两个人啊。

    “我刚刚就觉得他们有什么古怪……不会是要对小黄莺她们不利吧?”

    王秀兰皱起眉头。

    “我们去看看!”

    几人对视一眼,快追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