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身透视校花 > 正文 第300章 同学们的改变
    喔喔!

    随着一声鸡鸣,宁静的山村开始苏醒过来。

    薛利睡觉非常警醒,他隐隐感到身旁有动静,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正看到小男孩儿刘招在穿衣服。

    “小哥哥,我把你吵醒了,非常不好意思!”

    小男孩儿刚好把一件破旧的恤穿好,听到薛利的话,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小招,现在还这么早,你怎么不还睡会儿?”

    薛利拿出手机一看,现在还是早上五点多。

    “我要去放羊,放羊后,我再去上学!”

    小男孩儿刘招声音清脆地说道。

    “放,羊?”

    薛利错愕不已,这在他的成长经历里,完全没有经历过。

    想到影视作品和里面的描述,他顿时感兴趣起来,于是,也开始穿衣服。

    “小哥哥,你穿衣服干什么?多睡一会儿,我知道你昨晚一宿没有睡好!”

    小男孩儿连忙说道。

    “没事儿!我跟着你去放羊!”

    薛利快地穿好衣服。

    出门前,他拿着手机,这大山里面,手机根本没有信号,不过,他可以用来照相和录像。

    “好臭啊!”

    薛利跟着小男孩儿刘招来到羊圈,里面一股恶心的臭味扑鼻而来。

    他用手机照明,里面有四头羊,两头大的,还有两只小羊羔。

    “爸爸说,这把小羊养大了,就去镇上卖了换我的学费,所以,我一定要把它们养好!”

    小男孩儿此时的目光中,燃烧着希望的火苗。

    “会的!你一定会把它们养得又肥又壮的!”

    薛利连连点头。

    如果是一个城市里的孩子,看到小羊羔,脑子里出现的大概就是什么可爱,这些词汇。

    但是这个小男孩儿刘招不同,这些小羊糕在他眼中是希望的火种。

    “要到哪里去放羊呢?”

    薛利望了一眼,

    “就在后面的山上!”

    很快,两人赶着四头羊上了山,这个过程,薛利都用手机拍摄了下来。

    他忘不了小男孩儿刘招那双亮的眼睛,里面充满了希望的火种。

    “周大叔,你这是要做什么啊?”

    秦杰伦洗完脸,很好奇地望着他们暂住家的户主周大光拿着一把菜刀,向院子里走去。

    那里用篾块围了一个栅栏,里面养着鸡鸭。

    “我给大家杀一只鸡,我看你们身上都有伤,现在正是补身体的时候!”

    周大光热情地笑着说道。

    “杀鸡啊?我来帮你!”

    秦杰伦非常兴奋,他还没有杀过鸡呢。

    “那好!就那只白色的,我去烧水,一会儿杀了把鸡毛去下来!”

    周大光一看秦杰伦的个头,放心地点点头。

    秦杰伦拿着菜刀,翻进栅栏里面,开始在里面追着鸡。

    “那只白色的鸡好好可怜,它还是一只鸡宝宝!秦胖子,你杀那只最大的吧!”

    看到秦杰伦准备杀的是一只小鸡,贾政忍不住说道。

    “好!你说的有道理!”

    秦杰伦一听,看了一下,那只白色的鸡确实很在栅栏里有一只最大最肥的鸡,于是,他换了一个目标,跟着那只大肥鸡后面狂追,顿时一阵鸡飞狗跳。

    终于,秦杰伦把大肥鸡追到一个角落里,抓住它的翅膀,大肥鸡感受到危险临近,拼命扑腾。

    “哈哈哈!你一身的鸡毛,快割它脖子!”

    贾政在一旁指挥。

    秦胖子手起刀落,从大肥鸡脖子抹过:“小样儿,你的死期到了!”

    “大叔,我追了好久,终于把这只鸡给逮住了!”

    秦杰伦把已经断气的鸡得给周大光。

    “啊?当家的,你怎么把我们家唯一的母鸡给宰了?”

    这是,一个妇人走了出来,她看到秦杰伦手里的鸡,大声说道。

    “啊?这只老母鸡,是你们家唯一在下蛋的老母鸡?”

    秦杰伦的手僵住了。

    如果是在深城,什么大鱼大肉,对他来说都算不了什么。

    不过,这里不是啊,这一只鸡,是老周家用来产蛋的!

    而且,母鸡产下的蛋,他们全家都舍不得吃,都是用篮子装上,拿到镇上去换钱。

    想到这里,秦杰伦几人,眼睛湿润了,他心中暗自决定,一定要尽力,改变这里的生活。

    远处,俞洋目光中,也多了一些莫名的光彩。

    过去,他总是不理解他的父亲,认为他为了工作,从来不在乎他。

    现在,他看着河西村的乡亲还生活在这样一种环境下,他就有了目标。

    俞洋决定,他也要像他爸一样,当一个官,而且是一个好官。

    用自己的能力,来改变乡亲们的生活。

    在另外一户农户。

    “啊!这床上有跳蚤,把我的身上咬了好多的包!”

    唐娇用手在身上挠痒痒。

    “怎么了丫头?来!涂点草药!这草药涂上去,一会儿就不痒了!”

    正在这时,这家的女主人走进门,拿着一个灰色的土碗,里面有一些青色的草药渣。

    “真的吗?涂了这草药就不痒了吗?”

    唐娇有些将信将疑。

    这样的情景,也都生在其他学生身上。

    他们之前,在家里的时候,都是住着宽敞明亮的房屋,随着松软的大床。

    在这里,房屋简陋,床上硬邦邦的,而且,还有跳蚤,不过,当他们和那一双双热情、质朴的眼睛对上,心中就没有了怨气。

    这是他们的日常生活啊!

    早饭,是一人一碗面条,这对于学生们来说,平时根本不可能吃下去,但是在这里,没有其他的东西吃。

    “你们现在要出门吗?”

    看到大叔大婶们背着背篓,拿着镰刀绳索出门,唐娇犹豫了一下,问道。

    “是啊!现在天气好,我们要去把麦子收回来,要不然,下雨了,都烂地里了!”

    大叔向唐娇解释道。

    “要不,我跟你们一起去吧!我帮你们!”

    唐娇犹豫了一会儿,开口道。

    在家中,她从来没有帮家里做过活,当然,她家里有保姆,也轮不到她做。

    “这怎么行!你是客,我们怎么能让你跟着我们到地里去!”

    大婶笑道。

    “那好!我给你找一件旧衣服,你穿外面”

    唐娇换上一件又土又旧的衣服,开始了她的村姑之旅。

    林轻衣和于诗曼,睡在一起,四个女孩儿,挤在两张床上,晚上林轻衣基本上是在看父母留下的日记。

    从日记里面,林轻衣终于对这世的父母有了一些认识。

    父亲林海和母亲王惠是都大学的学生,他们是大学时的同学。

    毕业的时候,两人没有留在都这个繁华的大城市,而是来到西南山区,因为这里还有千千万万的失学儿童需要他们。

    在日记记载中,林轻衣知道,父母每隔几年,都会换一个地方。

    最短的三年,最长的,七年。

    辗转五个贫困山区,他们教导过近千的学生。

    “轻衣,你也醒了啊!”

    于诗曼看到林轻衣站在窗边,望着桌子上的日记本,问道。

    “是啊!快来吃吧!这是村长送来的面条,我下了四碗!”

    于诗曼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

    “是啊!我想去学校看看,看看孩子们上课的情况!”

    林轻衣说道。

    “好啊!等会儿大家一起去,快吃吧!一会儿凉了!”

    于诗曼笑着说道。

    很快,一行四人来到了河西小学。

    现在,河西小学已经展到了三个班,一个年级一个班,学生一共有两百多人。

    “我们一个人去一个班级吧!”

    到了几幢平房门口,林轻衣指着几间教室说道。

    “好啊!”

    其他几个女孩儿点点头,小心翼翼地向另外几间教室走去。

    走到教室门口,她们都没有进去,而是站在教室后面,安静地看孩子们上课。

    林轻衣去的,正是王秀兰上课的那间教室。

    从窗户往里面看,教室里面非常简陋,除了教室是由水泥砖砌成的,室内几乎全部都是由木头做成的。

    课桌是那种长的,非常破旧,已经坑坑洼洼的,学生们坐的不是椅子,而是那种长条形的板凳。

    教室非常但是学生很多,所以经常是两个或者三个小孩儿挤在一张课桌上。

    虽然条件非常简陋,但是小孩儿们都非常认真。

    林轻衣悄悄把教室里面的情景录下来。

    不知不觉,到了下课的时间。

    王秀兰走出来,站在教室门口,向远处张望。

    林轻衣走过去:“兰兰姐,怎么了?”

    “今天班上有一个小孩儿没有来,已经三天没有来了!”

    王秀兰非常担忧地说道。

    “住得很远吗?”

    林轻衣担忧地问道。

    她知道这大山里的孩子上学条件艰苦,几乎不会存在什么逃学的情况,来不了,一定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王秀兰苦笑道:“这里的孩子大都挺远的!”

    她指了指教室后面放的一排排火把:“诺!你看!不少孩子都是带着火把来的!他们早上四点就要开始走山路,远的要走一两个小时才能到这里!”

    听到王秀兰的话,林轻衣心里咯噔一下,原来这里孩子的家庭情况还不是最差的。

    “学校能建一间宿舍吗?让这些离得远的孩子住读”

    林轻衣忍不住说道。

    随即,她才惊觉这根本不可能,之前大巴车从小镇开到河西村,用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

    这里的公路,都是泥土的,看得出来,是村民们一锄头,一锄头挖出来的。

    再更远的地方,根本就没有通路,也没有通电,孩子上学非常麻烦。

    果然,王秀兰叹息着说道:“没有钱啊!学校都是全村出钱出力新建的,之前的学校,在半年前的事故里塌了”

    她说到这里,忽然不说了,因为王秀兰忽然想起,林轻衣的父母就是死在这场泥石流里面。

    林轻衣也从村民的口中得知,那是五月份,雨下得特别大,引了一场泥石流,把原本木头搭建的简易学校冲塌了。

    而,林海夫妇,也永久地丧生在这场事故中。

    在这场事故后,河西村才在现在的位置,重新修建了一所学校。

    林轻衣看到从旁边一间教室里走出来一个漂亮的女孩儿,这个女孩儿留着一头短,瓜子脸,眼睛水灵灵的,身材高挑足有一米七以上。

    “她是?”

    林轻衣好奇地问道。

    “你是问雨欣姐啊?她原本是一个驴友,走到河西村,就留了下来,她现在也是我们河西小学的一个教师!”

    王秀兰指着那个女孩儿说道。

    林轻衣朝陈语欣走过去,这个女孩儿上了一堂课,正在阳光下做着各种舒展动作。

    活动了一下筋骨后,她双手撑地,竟然开始做起了俯卧撑。

    从林轻衣的角度望过去,陈语欣双腿紧绷,可以从一双长腿里感受到惊人的力量,随着俯卧撑的动作,一颤一颤的。

    短姑娘做了一会儿,换成一只手,又开始做。

    “老师!老师!我也要锻炼身体!”

    “老师!你看我这么做是对的吗?”

    很快,她教的学生都从教室里面跑了出来,学着她的动作,在太阳底下费力地做着俯卧撑。

    “你的手要伸直再下去,屁股要挺起来”

    “收腹,肚子都直接顶在地上了!”

    “嗯,小东做得不错!”

    短女孩儿依次为孩子们矫正动作。

    “语欣老师,你去过很多地方吗?”

    一个男孩儿渴望地望着短女孩儿。

    “是啊!老师去过很远很远的地方,有几十层楼高的铁塔,有碧蓝的大海!有”

    短女孩儿开始为孩子们介绍她在旅途中见到过的风景。

    “老师,我也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

    孩子们纷纷表示要像老师一样,去很远的地方,懂很多的知识。

    “好呀!那你们要乖乖地认真学习!”

    短女孩儿俏脸上带着阳光的笑容,抚摸过每一个孩子的头顶,像是在为他们授勋。

    林轻衣好奇地问陈短女孩儿:“我听说,你以前是大城市里面的,最初是来这里游玩的,为什么你会选择留下来当老师呢?”

    “这个嘛!”

    陈语欣听了后,站起身,望向远处的大山。

    “在别人眼里,这里很贫穷,很落后,对!这些都是对的!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放弃过希望,他们正在用自己的双手,挥洒着汗水创造属于自己的明天,至于明天是不是美好”

    陈语欣回过头,望向在周围跑来跑去的孩子们:“我是没有改变世界的魔力,但是我有一点力,我想把它用在推动孩子们命运的车轮上,哪怕只是略微改变方向!我会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或许是三年,或许是五年,我在这段时间离,给孩子们上课,和他们一起玩游戏,给他们讲大山外面的世界我要给他们创造更好的条件,为他们的梦想插上翅膀!”

    短女孩儿挥舞着拳头,眼睛里洋溢着热情。

    林轻衣忍不住激动地说道:“谢谢你!”

    想了想,她说道:“我想以你为题材,拍摄一组宣传短片,让更多的人知道大山里的情况,你愿意吗?”

    陈语欣犹豫了一会儿:“我可以吗?我只是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的事,像林老师他们十年如一日的付出,才是真正值得敬仰的,正是因为他们的故事,才使我最终决定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