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身透视校花 > 正文 第297章 王昌虎完啦!
    “怎么回事?”

    王强唰地站起来。

    “有人在闹事!”

    那个服务员说道。

    “汪汪汪!”

    就在这时,他腰间一个警报响了起来。

    王强听到这个声音,脸色一变:“不好!”

    这是赌场密室的警铃,看来,有人偷偷潜入了赌场的密室。

    里面可是藏着赌场这几天的营业额,还有一些客户资料,要是弄丢了,虎爷不把他丢江里喂鱼!

    “看来是里应外合,外面的人闹事吸引我们保安的注意力,里面的人直接去藏宝室……”

    王强联想到刚刚有人汇报在酒吧大厅有人闹事,顿时恍然大悟。

    于是,他脸色阴霾地大声吼道:“你去告诉保安队长,给我打,往死里打!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活腻歪了!”

    说完,他急匆匆地走出包房,向着密室的方向走去。

    “有人闹事?这是谁?”

    林轻衣也很好奇,她所料不差的话,应该和宫雅有关。

    她已经不止一次看到她偷东西了,虽然知道她身手很好,但是林轻衣还是有些担忧。

    “走!小黑,我们去看看热闹!”

    林轻衣起身,准备往外走去。

    “小姐,请你配合一下,我们经理忙完就会过来!”

    那个留在包房里的服务员立即过来拦住,不让林轻衣离开。

    “你一边待着去,你们经理来了,让他自己来找我!”

    刘黑用手一推,就把那个服务员推开了,林轻衣则是待着五个人扬长而去。

    与此同时,在一处阴暗潮湿的地下室的叶凌羽面色猛地一变。

    他拿出一个对讲机:“我暴露了!我暴露了!准备接应,我已经找到了他们的私人牢房,暂时还没有现三号,不过,我已经确认三号在这里,并且受到了不公正待遇,你们立即冲进来抢人!”

    一间密室内。

    “怎么会这样?”

    这道警报声响起的时候,刚刚把保险箱打开,正在里面翻找东西的宫雅面色一变。

    “来不及了!”

    她将一些看起来值钱的饰饰起来,立即消失在密室。

    与此同时,在酒吧大厅,五六个男生和一群保安对峙起来。

    “秦胖子,你这样真有用?要是一会儿警察不来,哥几个可就交待在这里了!”

    贾政手里拿着个酒瓶。

    原因是他们打听到了林轻衣到这个酒吧来了,但是找不到人,又听人说这个酒吧背后有黑势力,担心林轻衣他们有事,就想到了这么一个笨办法。

    在酒吧闹事,把场面弄混乱,如果林轻衣在这个酒吧,就会找到他们。

    “你们几个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到虎爷的场子里来闹事!”

    很快,保安队长带着一群保安走进酒吧。

    “你们这里的酒兑了水,还不让我投诉?”

    秦杰伦看到这么多人,心里也有些虚。

    “毛哥,这几个小崽子就是存心闹事!”

    一个服务员哭丧着脸。

    “好!好!敢在我们闹事,打!都给我打!往死里打!”

    保安队长走出来,看了秦杰伦等几个学生一眼。

    “这都过去五分钟了,怎么警察还没有来?”

    贾政担心地说道。

    周围的人都围过来看热闹:“这几个孩子还是学生吧?闹事也不看看地方……”

    “在虎爷的场子里闹事,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是啊!在这里闹事,报警都不中用!”

    “是吗?报警不中用,那我市长专线呢?”

    俞洋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他掏出电话,打出去一个电话:“叔,我和同学去酒吧喝酒,被这里的黑团伙绑架了!”

    “还市长专线?”

    保安队长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西南市有头脸的人,他都有备案,还会被这几个毛头小子吓到?

    顿时,一群穿着保安制服,手里拿着电棍的人向着一群学生围攻而去。

    “怕什么?跟他们拼了!”

    俞洋一反以往的温文尔雅,脸上带着一抹疯狂。

    “好!跟他们干!”

    其余几个学生,也都把身边能搬动的,例如凳子,啤酒瓶子之类的拿在手里。

    一场混战,很快爆。

    “我去你妈的!”

    秦杰伦身强力壮,反身一瓶子磕在一个保安头上,瓶子碎成碎片,那保安头上也鲜血喷溅,顿时倒在了地上。

    不过,这也激了其他保安的凶性,挥着手中的棍棒朝他们身上招呼。

    何易博在混乱中,眼镜被人打掉了,顿时看不清了,他一狠心,抱着一条大腿,就狠狠咬了上去。

    顿时,那个保安大声惨叫起来:“啊!!松嘴!松嘴!你这小子是属狗的啊!”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打!给我狠狠地打!”

    有一些保安围在周围,阻止看热闹的人进去帮忙,听到保安队长的话,纷纷冲过去,对着几个学生拳打脚踢。

    很快,几个学生就支撑不住了,被人打翻在地,一群人对着他们拳打脚踢。

    看到几人已经被打得没有反抗之力,保安很满意。脸上露出一丝凶狠之色:“把他们几个拖到没人的地方处理!”

    “啊!这是要闹出人命啊!”

    “快报警吧!”

    周围围观的人本来还在用手机拍摄,见到这副场面,都有些慌张了。

    “报警?给我抢下他们手里的手机!”

    保安队长指着那些暗中录像的人吼道。

    顿时,还有一些意犹未尽的保安蛮横地冲进人群,开始强夺人们手上的手机。

    “报什么警啊!我刚刚看到一个之前还是协警!”

    “是啊!他们肯定有关系的要不然不会这么蛮横霸道!”

    围观的人都不敢靠近。

    “小爷我今天要是不死,你们都他妈给我等着!”

    秦杰伦此时已经被人打得鼻青脸肿,不过他还是非常硬气地没有求饶。

    “警察怎么还没有到?”

    何易博头上被人狠狠敲了一棍,现在疼得有些晕乎乎的。

    “不会真的像他们说,警察也不管这事儿吧?”

    “怎么是秦杰伦他们?”

    林轻衣和刘黑等人赶到,看到被打得惨兮兮的几个学生,俏脸上带着怒气,脚下立即加快了步伐。

    “小姐,你认识他们?”

    刘黑等人也快跟上去。

    “你们想要干什么?我劝你们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看到林轻衣等人快靠近,一个保安立即上前阻止。

    林轻衣随手从桌子上拎起一只酒瓶,唰!打在那个保安头上!

    “啊!”

    那个保安一声惨叫,就倒在了地上。

    周围的人静了静,没有想到,这个穿黑色西装的女孩儿这么生猛。

    “刚刚这一瓶子帅气!”

    贾政眼睛都被打肿了,不过看到班长大人来救场了,脸上露出了放心的笑容。

    “刘黑,扛上他们,我们打出去!”

    林轻衣骤然加,快两脚踢翻两人,紧接着一只手握住一根挥向她的棍子,咔擦,咔擦,骨节错位,已经惨叫声,在酒吧这个喧嚣的环境里清晰。

    “想走?走得了吗?”

    这时,那个叫王强的经理出来了,他眼睛红地看着林轻衣等人。

    “拿了虎爷的东西,你们还想离开?”

    刚刚他去密室看了,不但里面存的档案没有了,就连保险箱都被人打开了!

    王强身后跟着三四十人,没人手中都拿着棍棒,场面极为壮观。

    看到这一幕,周围的人都开始惊叫起来。

    “走!快走!不要看热闹了!今天要出大事!”

    “到时候误伤了就不好了!”

    原本还有心思围观的人,此时都一哄而散。

    “啊!啊!”

    之前被林轻衣踢中的两人此时都躺在地上抱着腿翻滚,很显然,她出腿很重。

    “是练家子?”

    王强退后一步,然后两手一挥,示意周围的人把林轻衣围住。

    “这个场面壮观啊!”

    “咱们班长能一打四十吗?”

    大家都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

    正在这时,门外响起了刹车声。

    “这是怎么回事?”

    王强一听就知道很多人来了。

    在酒吧外面,一连四辆军卡停在了酒吧门口。

    “我的天!这是军车!“

    “老天爷有眼,王昌虎终于要倒台了!”

    “这样的黑窝点,就应该彻底铲除!”

    蹬蹬蹬!

    军车打开,从里面跳下一个个全副武装的军人。

    每人手里端着微冲。

    远处行人一看,两百多人站在酒吧门口,蔚为壮观。

    王昌虎听说酒吧出了事,立即从家里赶出来,然后召集手下马仔,很快就纠集了两百多人。

    这些人手里有的拿砍刀,有的拿防爆盾牌,甚至还有几个人手里有五连。

    不过,等他们赶到酒吧外面时,瞬间傻逼了,怎么这么多军人?

    “不许动!”

    守在外面的军人,拿手里的微冲对着王昌虎等人。

    王昌虎是一个五十多岁,穿着唐装,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起来非常儒雅。

    他纠结当地的流氓地痞,帮助开商暴力拆迁,几乎已经垄断了整个西南地区的拆迁、建筑市场,名下还有多家娱乐场所,其中几家还是他强行霸占,让人敢怒不敢言。

    很少有人见过王昌虎本人,没有想到,他是一个这样儒雅的男人。

    看到这几辆军车,已经看守在门口的全副武装的军人,王昌虎脸色一下就变了:“这是谁要动我?”

    他和当地的政府本来就有一些关系,甚至,区县一些领导都是他的座上宾,一些政府项目都由他负责。

    “怎么办?”

    有人小声问王昌虎。

    “快报警!”

    王昌虎下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他不知道对方掌握了多少证据,但是军队要砸他的酒店,他这些人上去还不够塞牙缝。

    很快,一阵警笛声响起。

    当地派出所所长亲自带人来了。

    看到门口站的一个领导是派出所所长瞬间呆住了,不过,他看到王强,也只好硬着头皮带着四个小干警走到那个军人面前:“我们接到举报,这个异度空间酒吧的老板涉嫌打架斗殴,我们要带回去审问!”

    那个参谋长摇摇头:“这是军事行动!”

    很快,一群军人从里面出来了,林轻衣见过一面的叶凌羽也在其中,他正扶着一个穿着白色衬衣,身上染满鲜血的年轻男子。

    王强看到这个被人打得半死的年轻人,脑袋一下就懵了。

    因为这个年轻人他认识啊,今天上午,他找人理论,结果被保安打了一顿,关在地下室。

    那个年轻人望着王强:“我说过,只要我不死,就要你付出惨重的代价!”

    就在这时,警车开了过来,依次排开,足有十几辆。

    “市局的怎么也来了?”

    之前那个所长面色变得非常难看。

    如果王昌虎被他们带走,还有回旋的余地,到时候王昌虎交出一些人顶罪,这件事基本上就平息下来了。

    不过,要是落在市局手里,就难办了。

    “今天真的热闹了!这里少说也有一百多警察,王昌虎这下完蛋了!”

    市局这边,警察们都怜悯地望着王昌虎,他的猖狂日子到头了。

    刚刚,局长接到上头的命令,务必要把王昌虎缉拿归案。

    “王昌虎!快把俞副市长的儿子放出来,争取宽大处理……”

    谈判专家拿出话筒喊话。

    “什么?我绑架了一个副市长的儿子?”

    王昌虎莫名其妙。

    酒吧经理王强也感到不可思议,他什么时候绑架市长儿子了?

    这个时候,被打得浑身是血的俞洋大声喊道:“我就是受害人!他们绑架我!要我爸把一块地皮的竞标给他!”

    “什么?王昌虎真的绑架了副市长的儿子?而且,还勒索副市长?”

    周围的警察见到副市长的儿子被折磨成了这副样子,已经相信了七八分。

    终于,救护车也赶到了,一群白大褂的医生护士抬着担架下来。

    “你们在医院好好养伤!这件事,一定会彻查!”

    市领导来了,握住俞洋等人的手。

    今夜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很快,一条条关于王昌虎的罪证被人放到了网上。

    与此同时,西南省公安厅也开始动作起来。

    省委下令:“殴打副市长儿子一事还在慢慢深究,现在各部门听令,将嫌疑人王昌虎的各类财务来源查个底朝天,若现资金来源可疑,立即扣押任何关联黑组织及个人,等候审理!”

    警方及各司法金融单位也接到命令:“各类和王昌虎相关的财产,包括房屋,商铺,车辆以及其他相关物品等,都会逐件严密彻查,并且对于银行存款及消费资金来源也会按单笔数清查,进而检验是否存在非法偷税漏税及黑色收入情况!对于放高利贷的嫌疑,警方专项调查组已经成立,绝不放过任何线索!”

    去年那个强拆事件本来就非常轰动,在网上引持续关注,各个部门也大力调查。

    不过,王昌虎狡兔三窟,将泰兴当时的负责人交了出来,这件事被暂时平息了下来。

    如今,王昌虎放高利贷,涉毒,开设地下赌场洗黑钱,等等罪行都暴露出来了。

    “这样的黑势力,必须根除!”

    暴露的罪证太多,即使有人想要兜也兜不住,各部门都开始清查王昌虎的案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