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身透视校花 > 正文 第286章 这件事必须查清!
    “啊!于老师?”

    看到于诗曼从玻璃栈道的缺口掉了下去,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因为这个下面的峡谷就是三桥村著名的景点,天坑,这可是八百多米深的峡谷,摔下去岂不是要粉身碎骨?

    不过,他们悬着的心还没有落地,就看到林轻衣也跟着那个缺口掉了下去。

    “怎么会这样?”

    所有人的脑子都懵了,这是突情况,一时之间,谁也没有反应过来。

    玻璃栈道怎么会突然掉一块玻璃下去?

    看到出现意外,同学们的第一反应,就是立即后退,没有办法,这是条件反射。

    此时,他们都还死死抱住最近的栏杆。

    随即,大家反应过来,心中都有些悔恨,自己为什么这么怕死,没有第一时间上去抢救!

    “啊!”

    在悬空廊桥那边,也有许多同学等候在原地,他们自己不敢过去,但是都在关注着林轻衣她们怎么走玻璃栈道。

    秦杰伦和贾政甚至还拿着望远镜,正在往那边望。

    他们看到一道红影突然从玻璃栈道上掉了下去,心中立即就是咯噔一下。

    秦杰伦本来还以为是自己眼睛花了,看到身边的贾政也是一副呆滞的样子,立即就慌了。

    “怎么了?”

    一旁的同学和工作人员都问道。

    “出事故了!”

    “玻璃栈道出事故了!”

    贾政脸色惨白地说道。

    “出什么事故了?”

    唐娇等人立即问道。

    “于老师和班长从玻璃栈道掉下去了!”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同学们都往那边跑去。

    工作人员也反应过来:“快!快组织营救!”

    “什,什么?一哥你说玻璃廊桥的玻璃掉落了一块下去?”

    章德财接到这个电话,吓得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组织营救!立即组织营救!”

    章德财咆哮道。

    然后,他快走出门,叫上司机往山上赶去。

    8oo多米的高度掉下去,怎么营救?恐怕连尸骨都找不到了。

    完了!

    他们完了!三桥村旅游景点也完了!

    村委会所有人心里都是这个念头。

    ……

    就在这时,唰!

    一根红色丝带从玻璃栈道缺口下面射了上来,准确地缠绕在了栈道的栏杆上。

    “啊?这不是班长身上的丝带吗?”

    看到这一幕,薛利大声喊道。

    紧接着,他顺着玻璃往下看去,正好看到林轻衣一身红色古装悬在陡峭的崖壁上,手里抱着一道红色身影。

    那不是他们的老师于诗曼是谁?

    原来,千钧一之际,林轻衣也来不及考虑,但是看到于诗曼掉下去,就紧跟着跳下去。

    至于跳下去之后,生了什么事情,就只有她知道了,她先是一把抱住了往下坠落的于诗曼,然后,用丝带拴住了上面的栏杆。

    此时,两人悬在悬崖下面,心里都是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上面的高三六班的学生也都是被眼前一幕震惊了。

    这一幕,真是只有大片里面才会出现的场景。

    两个人挂在悬崖上,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深渊,仅仅只靠一根丝带维系着两个人的重量。

    “快!快把她们拉上来!”

    高三六班的学生反应过来,都往缺口走去。

    “希望班长的衣服质量够好,不要一下断了啊!”

    四眼仔嘴里开始碎碎念,他想起古装电视里面的情景,那些穿古装的姑娘被人哗啦!哗啦,几下就把衣服撕碎了。

    他们不知道,林轻衣这套衣服可是从系统商城里面兑换的,可没有这么简单就断了。

    “大家注意,别让丝带嗝在玻璃上面被割断了!”

    薛利让几个同学注意。

    悬挂在悬崖峭壁外面,山风在耳畔呼啦啦的吹,于诗曼俏脸都吓白了。

    没有办法啊,她只是一个普通的人,让你挂在悬崖外面,命悬一线,你怕不怕?

    于是,于诗曼紧紧抱住林轻衣的腰。

    现在就是这样一种情况,林轻衣抱着于诗曼,依靠一根丝带慢慢往上爬。

    “谢天谢地,两人都没有事!”

    看到林轻衣和于诗曼都救了上来,高三六班的学生们都松了一口气。

    “大家不要再往前面去了,我马上通知财叔!”

    林轻衣心有余悸地望了玻璃栈道的缺口一眼,然后说道。

    很快,看到林轻衣等人返回了旅游基地,等在那里的人才松了一口气。

    “一哥,你们怎么样?有没有怎么样?都是我们做得不好!”

    章德财非常自责。

    “这玻璃栈道修建好之后,通过了旅游局的审核,现在怎么会出事儿呢?”

    一个负责这个旅游景点的人脸色非常难看地说道。

    “你们对这个玻璃走廊维护过吗?”

    林轻衣严肃地问道。

    “有啊!昨天,顺兴建筑公司的人还派人擦拭过玻璃呢!”

    那个工作人员条件反射般地说道。

    这种高空作业非常危险,要是有什么事故摔下去,肯定死路一条,所以日常维护,也是专门的人。

    昨天就是顺兴建筑公司交接后,最后一次维护了。

    林轻衣闻言,眼睛一亮,“你们这里有电脑吗?”

    很快,一行人来到值班室,林轻衣从高清摄像头里面将自动储存的画面取出来,先是放大,然后反复查看。

    忽然,她漆黑的眼眸一寒,这玻璃不是碎了,而是于诗曼踏上去,就掉落下谷底了!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这是之前安装人员故意留的一个后手!

    “什么?安装玻璃栈道的工人故意留了这么一个?”

    章德财听到这个消息,脸色也变得很阴沉。

    这是顺兴建筑公司要把他们往绝路上逼啊!

    “财叔,你们村以前和顺兴建筑公司那帮人有什么恩怨吗?”

    林轻衣问道。

    顺兴建筑公司这样做,已经不是什么工程质量有问题,而是故意杀人了!

    从八百多米高的悬崖摔下去,谁还会有命在?

    “没有啊!”

    章德财很疑惑。

    “那我打电话问问龙哥!”

    林轻衣柳眉深深地皱了起来。

    顺兴建筑公司这种行为,已经是罔顾法律,完全不把人命看在眼里。

    这也是今天有她在,要是其他普通游客在的时候出现事故怎么办?

    这完全会酿成一场重大的惨剧!

    龙五听到林轻衣的话,面色沉重地挂断电话。

    电话里,林轻衣说彪太等人以前是泰兴建筑公司的。

    泰兴建筑公司他有所耳闻,是西南省一家势力非常庞大的建筑公司。

    其势力涉及范围非常广,建筑工地,洗浴中心,酒吧,放高利贷都有他们的身影。

    如果那顺兴建筑公司就是泰兴建筑公司的残余势力的话,要敲诈勒索的对象肯定是他们万华集团。

    因为这次出资打造天下第一村,就是他们万华集团。

    “一哥,你真的要去找彪太他们?”

    章德财非常担忧。

    这个泰兴集团,可是有名的黑势力。

    虽然林轻衣在他心目中已经是属于武林高手的行列,但是去泰兴集团的老巢,还是不太安全!

    “刚刚我给龙哥打了一个电话,他让我去万华集团的驻地找人!”

    林轻衣如实说道。

    今天这样的情况,没有办法报警,因为这个从表面上来看,就是一个普通事故。

    不过,她完全可以从彪太等人身上来找证据。

    林轻衣将高三六班的人都安顿在了三桥村,然后她打车来到紧临三桥村的小镇上。

    万华集团和顺兴建筑公司的临时驻地都在这里。

    林轻衣来到万华集团的临时驻地后,马上就有人接待了她。

    “一哥,我是刘黑,您叫我小黑就行!”

    一个头上留着一个小辫子,身上肌肉喷张,身材看起来非常壮实的男人说道。

    “小黑?”

    林轻衣忍不住想笑,你这么大个块头,哪里小了?

    “刚刚龙哥已经给我打了电话了,我们也立即展开了调查,目前掌握了这几个人的动向!”

    刘黑开门进山地说道。

    他跟着龙五非常久了,要不然他也不会督办这么重要的工程。

    “这个叫李二奎,这个叫彪太……”

    “这个李二奎现在在哪里?”

    林轻衣指着照片上的李二奎说道。

    她对这个人有印象,今天中午还揍了他一顿。

    “刚刚得到的消息,他去镇上一家洗浴中心了!”

    刘黑说道。

    “好!你召集人手,不要太多,两三个就行,我们就从这个李二奎入手!”

    林轻衣说道。

    李二奎走进洗脚城,马上就有老板,洗浴中心的老板立即热情地迎上来。

    “哟!奎哥啊!奎哥要来全套吗?”

    “给我来个全套,记得找个漂亮的!他娘的!今天真倒霉!我要日个9o年后妹纸去去晦气!”

    李二奎骂骂咧咧地说道。

    “这可难办了!”

    那个洗浴中心的老板是一个戴眼镜儿的男人,他有些为难。

    “奎哥,我们这里都是些什么货色,奎哥能不知道吗?年轻妹纸倒是有,但是她不会做全套啊!”

    “这你就别管了!你只管把人叫来!”

    李二奎今天心情很坏。

    原本以为跟着彪哥去收钱能跟着吃肉,没有想到钱没有收到,反倒被狠狠揍了一顿!

    一想到那个揍他的女孩儿,他就满肚子的邪火。

    不过,他没有等到年轻妹纸,倒是闯进来几个黑衣大汉。

    “你,你们是什么人?”

    李二奎身上还系着浴巾,看到忽然闯进来的几个黑衣大汉,都吓了一跳。

    “你说我是什么人?”

    刘黑直接上前,啪一耳光打在李二奎脸上。

    “你们摊上大事了!”

    另外一个人说道。

    说着,几个人把他按在按摩房就是一顿狠揍,这就是古代的杀威棒,先不问你问题,先揍一顿再说!

    “我这是得罪哪个大哥了?”

    李二奎心理咯噔一下,他想起了前阵子生的一件事。

    一个人不长眼的人,在洗浴中心和人起争执,结果是踢到了铁板上面,不但被一群人狠狠修理了一顿,还废掉了第三条腿。

    几个壮实的黑衣人揍完人还是不说话,一边摩拳擦掌,一边目光凶狠地瞪着李二奎。

    “大哥!几位大哥!小弟有哪里做得不对的地方,请你们多多包涵!我赔罪!我不是人!”

    李二奎不停地扇自己耳光。

    他忽然眼睛一亮,想起了一根救命稻草:“对了!我是跟彪太混的!他跟的虎爷!”

    “你得罪了我们龙爷,天王老子来了也没有用!”

    刘黑再狠狠踢了他一脚。

    “龙爷是谁?”

    李二奎一脸懵比。

    他不记得他得罪过这号人啊!

    “你别管龙爷是谁,跟我们走!否则有你罪受!”

    几人又把他按在地上,一顿好打。

    “哎哟!哎哟!我跟你们走!不要再打我了!”

    很快,李二奎就受不了了。

    刘黑点点头,另外三人才住手。

    “奎哥,你这就走啊?”

    李二奎走到大厅,正好碰到了洗浴中心的老板,他看到李二奎才进去没有多久就出来,心里有些犯嘀咕。

    不会是服务态度不好,把他得罪了吧?

    “奎哥,你脸是怎么了?”

    那个老板仔细一看,李二奎两边脸都肿了。

    “呃,没,没事儿!”

    李二奎本来想求救,但是一看刘黑和他身边两人一副凶相,立即打消了这个想法。

    他听说过很多道上的事明白,要真犯事儿了,没准儿进去蹲几天就出来了。

    但是要是得罪了道上的大哥,不找人调解,随时能让你人间蒸。

    这龙爷是谁啊?

    李二奎实在想不明白,这西南片区有这么号人,但是他知道虎爷有多牛逼啊!

    上次,有个人跟虎爷争马子,直接就被废掉了第三条腿。

    “哦,我们和二奎子是好兄弟,他刚刚见到我们太高兴,一不小心摔了一跤!”

    刘黑把一只手搭在李二奎肩膀上,僵硬的脸上咧出一丝难看的笑容。

    “摔的?”

    洗浴中心的老板心中直抽搐。

    这摔,能摔到脸上,还把两边脸都摔肿了?这个摔跤的技巧,真的是惊天动地啊!

    李二奎受到刘黑威胁,也立即点头:“摔的!对!就是摔的!”

    见到洗浴中心老板还有一些怀疑,刘黑板着脸:“这其实有你们洗浴中心的责任哦!地太滑!你把这地面弄太坏,都让我们二奎子摔成这样了!”

    “几位老板慢走!”

    洗浴中心老板哪里看不出来几位大哥不高兴了,立即让开路。

    反正出什么事,也不是在他的洗浴中心。

    很快,刘黑几人把李二葵带到了一个地方,看起来,像是一处仓库。

    “这是哪里?你们不会是想做了我吧?几位大哥,我有钱,求求你们别杀我!”

    就在这个时候,他身后走出一道身影,虽然换了一身衣服,但是李二奎还是认出来了。

    “姑奶奶!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