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身透视校花 > 正文 第279章 跪下!
    钢筋棍稳稳当当地停在了章德财头顶,他望着近在咫尺的钢筋棍,这凶器差点儿就在他脑门儿上开瓢,汗水唰地一下就出来了。

    感到自己的手像是被铁钳钳住,胡须男看了看出现在他身旁的女孩儿,微微紧张地吞了一口唾沫,涩声问道:“你,你是谁?”

    “二奎子,你是不是昨晚在娘们儿身上把力气都使完了?”

    “哈哈哈!”

    “我看他是玲香惜玉!”

    胡须男的同伙们都不知道情况,看到是一个女孩儿接住了他的手,以为他是故意放水。

    只有刀疤男嘴角微微抽搐,他刚刚离得近,胡须男二奎子手把钢筋棍轮圆,呼呼的风声都听得见。

    “我是谁你并不需要知道!”

    嗓音如同银铃一般,声音主人白玉一般的手握住胡须男那只粗大的手掌,微微一扭,咔擦咔擦,传来骨节错位的声音,这只小手的主人,正是林轻衣。

    林轻衣手微微一抬,胡须男被迫往下钩腰,她再一脚踹在胡须男腿弯上,他一个健壮如牛的大男人瞬间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疼得额头上的冷汗直冒。

    为的刀疤男眼睛顿时变寒,他紧了紧手里的扳手,也僵滞住了。以他的眼力,完全没有看清自己最强力的手下,到底是怎么让人一招制服的。

    周围集体失声,这出手的,可是一个年轻女孩儿啊!

    “救!救命!”

    胡须男这次不敢乱动了,他立即慌张地向刀疤男求救。

    “放开他!”

    “快放开二奎子!”

    刀疤男还没有说话,周围的人已经拿西瓜刀指着林轻衣。

    同时,一些人悄悄往学生们靠近,想要趁林轻衣不注意,将学生们抓到手里反过来要挟她。

    在他们看来,这个小女孩儿可能学了一些武术,但是没有社会经验。

    林轻衣怎么可能让他们得逞?她脚踩住刚刚胡须男掉在地上的钢筋棍,一运巧力,那根钢筋棍在地上翻滚了一下,就仿佛一根利箭,嗖地射了出去。

    啊!

    一个人丢掉手里的西瓜刀,抱着脚大叫起来。

    原来,钢筋棍飞射而去的力道非常大,已经将他的脚掌贯穿。

    “好!”

    秦杰伦等人大声叫好。

    “嘿嘿哈嘿!你们全部都退后,告诉你们,我们都是武术学院的,要是出手没有轻重,伤了你们,那也是你们技不如人!”

    贾政摆着花架子吓唬人。

    其他人也都有样学样。

    这一幕,看得刀疤男眼睛一跳。

    他不得不开口说话:“姑娘哪门哪派的?”

    林轻衣这么年轻,出手却这样不凡,贾政的话他相信了,如果不是从小练武,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像他们这种在建筑工地混日子的,还是接触过一些道上的人,他担心真惹上不该惹的人。

    林轻衣一脚把胡须男踢开,拍拍手:“我没门没派,怎么?还想查清我的山头,找回场子?”

    哎哟!

    林轻衣这一踢,胡须男一个将近两百斤的壮汉被踢得飞了出去,立即有几个人去接,结果被压倒一槽,都躺在地上哎哟连天地叫唤。

    这下,手里拿着刀棍的人都不断往后面退,他们看出来了,这姑娘还真是有功夫在身的。

    不会功夫,你一脚把一百八十斤的人给我踢飞试试?

    高三六班的学生看到林轻衣帅气的表现都眼睛里冒光,很想上前去问她:你怎么这么厉害的?

    当然,他们都生生克制住了,要是这样表现,那不就泄底了?

    秦杰伦表现出一副就应该是这样的表情:“那个谁,脸上被砍了一刀的,你刚刚在说什么?我没有听清!”

    脸上被砍了一刀的?

    刀疤脸的眼角急跳,这是他心中永远的伤疤,现在被人当众无情地揭开。

    但是被揭开了又怎么样呢?他打不过对方啊!

    “在下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女侠,请允许在下给女侠敬一杯茶!”

    挣扎了很久,刀疤男忽然冲着林轻衣抱拳说道。

    这是他之前还跟人混时,他们老大得罪了一个高人,请人调解,上门请罪时说的话。

    大概就是什么和头酒,他有样学样的学了出来。

    其实,他很想硬气地打手一挥:“兄弟们,给我上!”

    但是,他更怕嗖的一根钢筋飞来,脑门上,傻子都看得出来,这个会功夫的女孩儿留手了。

    而且,他还不知道的是,这群学生里面,还有多少人有她这么厉害。

    都是一个武术学院的,应该都相差不远吧?

    林轻衣望向章德财:“财叔,你怎么看?”

    “一哥,我看,就这么算了吧?”

    章德财看了刀疤男,还有他身后的一群拿刀带棒的人,说道。

    现在是法制社会,能拿他们怎么办?就是报警了也抓不了啊!

    而且,他们就是住在这三桥村,要是这群人以后再回来报复,吃苦的可是三桥村的村民。

    章德财是上了年纪的人,自然考虑得就要多一些。

    不过,林轻衣可不这么想,如果不给他们一些教训,这些人肯定不会涨记性的。

    于是,她静静地向刀疤男走去。

    刀疤男神情恐惧:“你,你要干什么?”

    “兄弟们,上啊!”小混混们反应过来,举起刀想围劈林轻衣。

    开启透视异能!

    林轻衣神情镇定,悄然开启透视异能。

    瞬间,时间仿佛在此时定格,混混们还在往前冲,不过,他们的动作在林轻衣的眼里变得缓慢无比,就好像一个个在用慢动作,破绽百出。

    林轻衣出手了,每一击都攻击得恰到好处,落在每一个人的弱点之处。

    噼里啪啦!

    十秒,围攻林轻衣的人一个也没有站起来,全倒下了!

    “你给我跪下!”

    林轻衣站在刀疤男面前。

    “你给我跪下!”

    林轻衣的声音响在刀疤男耳畔,他望了林轻衣淡漠的脸颊一眼,心中一颤。

    怕不怕?

    要是一个人能把你打残废,你怕不怕?

    所以,刀疤男可耻地怂了,他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林轻衣说道:“你不是要敬和头酒吗?过来敬酒吧!”

    她指着身旁的章德财说道。

    “村长,来坐下!”立即有人去屋里端了一把椅子过来,让章德财坐下。

    然后又抬了一张桌子,大张旗鼓地摆在众人面前。

    “来,倒茶!”林轻衣指着桌子上的茶壶说道。

    刀疤男摸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用膝盖跪着,一步一步爬到桌子跟前。

    当他把装满茶水的茶杯双手举过头顶,递给章德财时,周围集体失声。

    这个刀疤男之前多嚣张,仗着手下一群人,让村委会的人给开门红。

    现在却跪在地上,向章德财敬茶。

    这一切的改变,都是因为那一身休闲服,头戴鸭舌帽的女孩儿。

    “霸气!”

    “嚣张!”

    “解气!”

    这是所有人心里的想法。

    感谢青焰鸟、喵喵、哎1的打赏,喵喵成为本书起点第一个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