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身透视校花 > 正文 第278章 三桥村
    三桥村,这里跟寻常的山村不太一样,四处可见新修的小洋房。

    在挂着村委会牌子的大楼里,一个穿着灰色恤的男人正坐在办公桌上处理事情,他正是三桥村的村长章德财。

    看到村子在自己的带领下,逐渐展壮大,他心里也非常得意。

    正在这时,院子里传来一阵喧闹声。

    章德财走出去一看,原来是一群穿头戴安全帽,手里拿着锄头钢筋的工人。

    他认得他们,三桥村这次修建房屋就请的施工队就是他们。

    “几位兄弟,今天我们旅游村开业,谢谢你们来,进屋喝杯茶水吧!”

    章德财看得出来,这群人来意不善,不过他也不想有人在今天生事,于是走上前去,手搭向领头的肩膀,脸上带着热情的笑容说道。

    “兄弟?谁是你的兄弟?”

    岂料,为的一个人皮肤有点黑,右边脸颊上有块刀疤,他啪地一下排开章德财的手。

    “就是!我们谁跟你是兄弟伙?我们今天是来讨债的!”

    在刀疤男身后,一个手里胡须男用手里的钢筋棍指着说道。

    院子里,其他人都起哄。

    “讨债?”

    章德财眉头一皱。

    他们村和万华集团合作,将三桥村开成了旅游村,景点里面的设施和村民搬迁的房屋都是承包给顺兴建筑公司。

    “我们村已经把建筑款全部打给建筑公司了,连合同都签了!”

    章德财没有想到会闹出这么一出。

    “我们一分钱都没有拿到!今天,你们度假村第一天开业,我看卖门票收了很多钱吧?”

    那个黑脸刀疤男人面色不善地望着章德财这个村长。

    其他村委干部闻声都走了出来:“你们什么意思?难不成,想抢钱不成?”

    刀疤男把头上的安全帽取下,拿在手里吹了吹上面的灰尘,慢条斯理地说道:“你们放心!我们都是好人,不抢你们一分钱,今天是个不错的日子,你们也不想喜庆日子办丧事吧?这样,兄弟们也不能白来一趟,你就给我们兄弟一人封个红包,作辛苦费吧!”

    “你们要多少?”

    一个村委干部小声说道。

    “一万!”

    刀疤男身后的小胡子大声说道。

    村委干部们脸色变了变,这些人一开口就是一万,这种钱他们不可能向村民收,只能他们这些村委干部平摊了。

    不过,村委干部们看了看这群人手里拿的钢筋铁锹,咽了一口唾沫:“罢了!一万就一万,就当讨个好彩头!”

    说着,他们开始东拼西凑起来。

    很快,凑足了一万,由其中一个胆大的主任上前交给刀疤男。

    “打叫花子呢?”

    哗啦!那个刀疤男一巴掌就把那个村委主任手里的钱打飞了,一堆红票子纷纷扬扬,像是枫叶一样飘落。

    章德财有些生气了:“你们是什么意思?”

    刚刚他们为了息事宁人,已经同意给钱了,没有想到他们态度还这么蛮横。

    这些人凶神恶煞的,如果能用钱解决,那就再好不过了!

    “我们的意思,是一人一万,我们这些兄弟,大热天的,从老远过来,路途奔波,油钱,辛苦费,这些你们不给?”

    胡须男走到那个村委会干部面前,用手拍着他的脸颊,啪啪直响。

    周围的人都是敢怒不敢言。

    “你们的胃口恐怕太大了吧?现在是法制社会,就不怕我们报警?”

    章德财脸色非常不好看。

    他们这群人,少说也有五六十人,一人一万,就是五六十万,真当他们是冤大头了?

    “不可能!绝不可能给你们这么多钱!”

    村委主任大声说道。

    啊!他刚说完,就惨叫起来,原来,那个胡须男用手中的钢筋棍尖锐的一头插进了他的脚里。

    “真的不给我们吗?”

    刀疤男脸上露出阴测测的笑容。

    “你们忘了马桥村的事儿吧?”

    听到他说起马桥村的事儿,在场的村委会干部都是一愣。

    这个已经不是新闻了,因为马桥村被列为拆迁区域,不过,村民因为拆迁款不满,一直没有搬。

    直到有一天,泰兴建筑公司的人开着挖掘机,铲车来到马桥村,直接把那些不搬的住户的房子给推平了。

    当时还有一个孕妇在家里,被活活压死!

    想到这里,村委干部的眼睛里既有愤怒,又有恐惧。

    “不瞒你们,我们兄弟过去就是泰兴建筑公司的,出了那档子事儿,老板被处理了,我们就另外换了一家建筑公司,这些事儿,也都有我们兄弟一份!”

    刀疤男威胁道。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阵汽笛声。

    “我们明明把路封死了,为什么还有不长眼的人来?”

    胡须男望了外面一眼,有些担心地说道。

    今天三桥村景点开业,村里的人基本上都到景点忙去了,这个时候,村委会只有几个人,这也是胡须男他们有恃无恐的原因。

    很快,一辆旅游大巴在院子外面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群学生。

    胡须男松了一口气:“彪哥,是一辆旅游大巴,看来是来旅游的学生!”

    “财叔,这是怎么回事儿?”

    秦杰伦走下车,看到满院子的人,然后望着村长章德财有些狐疑地说道。

    这个村长,就是林轻衣的房管之一,马甲叫乡村苦命娃,之前他还赞助了几张三桥村景点门票。

    秦杰伦他们几个,在群里和乡村苦命娃的关系很好,也都视频过,一眼就认了出来。

    乡村苦命娃真名叫章德财,秦胖子他们几个私下都叫他财叔。

    “没事,没事!”

    章德财呵呵直笑,显然不想让秦杰伦牵连进来。

    “什么没事儿啊?我们的事儿还没有清呢!”

    胡须男看见章德财还想要点面子,立即说道。

    他向章德财走去,想要先给他一点儿教训。

    “不相干的人都滚一边去!”

    胡须男大声吼道,周围的人也都挥舞着手里铁棍和刀具。

    “吓!”秦杰伦和一群没有见过大场面的学生一看,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打架他们不在乎,如果没有对方没有刀,抄起家伙跟十几个混混干一架那也有可能,可是现在,在场的人可是有四五十号,而且他们手里有扳手,铁锹,西瓜刀,面对这阵仗,他们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村委的几个干部看到那个胡须男步步紧逼,一个个都往后退,担心殃及池鱼。

    胡须男很满意,他掂量了一下手里的钢筋棍,分量十足,脸上露出狰狞的笑意,一甩手钢筋棍就向章德财脑门砸去。

    啊!见到这一幕,院子里,所有人都惊呼出声。

    眼看着那根钢筋棍就要落在章德财脑门上,一只纤细洁白的手,轻轻地接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