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身透视校花 > 正文 第240章 《姐姐》!
    林轻衣直播间。

    “姐姐?这歌,也是一哥的原创歌曲吗?”

    “这歌的歌名似乎意有所指,会不会是一哥为了她的姐姐创作的?”

    “难道是为表姐创作的?你们猜一会儿表姐会不会出镜?”

    ……

    在林轻衣说要唱新歌,并且歌名是姐姐时,水友们都开始猜测起来。

    很快,林轻衣换完衣服,再次出现在了镜头里。

    此时,林轻衣原本乌黑的长变成了俏皮的短造型,戴着一顶鸭舌帽,身上穿着白色的衬衣,面如冠玉,英气十足,展现出个性满分的假小子风格,中性魅力毫不逊色小男儿。

    “咦?一哥怎么换了这样一副装扮?”

    “看起来,像一个假小子!”

    “口胡!明明很帅好伐!”

    音乐声响起,林轻衣脑海中回放着姐姐的歌词,不由有一种时空错乱的错觉,仿佛看到自己小时候和姐姐一起上学的情景,轻启朱唇,以一种中性的声音唱了起来:“小的时候上学老师总是说你比不过我

    我也躲在角落里偷偷笑过……”

    林轻衣刚刚一唱,直播间就又水友开始刷弹幕:“一哥这声音怎么变了?”

    “是啊!完全就像是一个男孩子的声音!”

    “还有一点点娘,或许这就是她穿这身男装的原因吧?”

    “这你就不懂了吧?一般男孩子才会更亲近姐姐,至于女孩儿子和哥哥更亲近!”

    他们不知道的是,林轻衣以前就是可爱的蓝孩子,唱这歌,也是想起了以前的姐姐,有感而,所以,特别的深情投入,歌声非常有感染力。

    此时林轻衣唱这姐姐,是模仿着原唱贾盛强那种唱腔。

    她之前的口技已经一级圆满了,用来模仿男声,那完全是惟妙惟肖!

    林轻衣的歌声还在继续,她的脸上露出一种缅怀的神情:“冲出教室福利社赊最爱的福满多

    结果烂账全都是你给的

    淀粉抹在脸上那是做游戏

    阿妈拿着留声机在唱花戏

    长大以后现在的你为人娘为人妻

    记得小时候这样做过家家泥

    童年时候飞走的你折的纸飞机

    什么时候再飞回我手里……”

    林轻衣动听声,朴实的歌词,有一种带人穿梭时空的能力,直播间的水友们听着,听着仿佛自己代入了进去,回到了幼年时代。

    九锋:“这好有代入感,我也有一个对我很好的姐姐,我读书的时候虽然没有赊福满多,但是我记得我有一次打牌输了欠别人钱,不敢和爸妈说,被姐姐知道了,是她帮我还的!”

    城南:“我也是!有次皮肤还差五十块钱,是我姐姐给我的……”

    小毛驴:“我没有你们那么调皮,不过我姐姐会在爸妈不在家的时候做饭给我吃,还教我折纸飞机,小船,风车,还有剪窗花……她是多么心灵手巧的一个姑娘啊,要是我女朋友有她一半,我就该笑了!”

    歌声还在继续,进入了。

    “泥巴抹在脸上那是做游戏

    光着脚丫追我说要教训你

    我的姐姐长着一对可爱的虎牙

    大手牵着我的小手陪着我长大

    我的姐姐长着一头乌黑的长

    以后找个美丽姑娘一定要像她

    我的姐姐长着一对可爱的虎牙

    大手牵着我的小手陪着我长大

    我的姐姐长着一头乌黑的长

    以后找个美丽姑娘一定要像她

    如今姐姐已经嫁人不能常回家……”

    这歌朗朗上口、质朴感人,平实的叙述蕴含丰富的情感。一下就把直播间的水友们的心灵紧紧抓住了,一些有姐姐的水友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一幅幼年和姐姐在一起的画面。

    这歌民谣风味十足。优美动听的和弦,节奏,还有独具特色的转音,让人潸然泪下。

    林轻衣歌声落下,直播间里,无数水友开始抹眼泪。

    澡澡熊:“听到如今姐姐已经嫁人不能常回家。这句,我的眼泪唰地一下就流下来了!我也有一个姐姐,那个时候家庭条件不好,她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挣钱,最后早早嫁人,而我最终念完了大学,姐姐受到了太多的苦,这是我深感遗憾与愧疚的地方,我希望能够学会这歌,唱给我的姐姐听!”

    小钢炮:“我七岁被爸妈带到深城,姐姐成了留守儿童,我很喜欢姐姐,小时候不觉得有什么,现在想来,我很对不起她,她如果没有我这个弟弟,她的童年应该是依偎在爸妈身边的小公主,姐姐,你一定要幸福,小刚!”

    回忆里有座坟:“听着听着,我的眼睛就湿了,我的姐姐十岁,我八岁,我十八岁,她十岁!”

    “回忆里有座坟,你这句弹幕看得我好心酸!”

    “心酸加一!”

    迷三叨叨:“我的姐姐还在医院,有可能这辈子都不会醒过来……”

    林轻衣恰好看到迷三叨叨这条弹幕,也是感到心里一阵酸,她双手合十,满脸真诚地对着镜头说道:“迷三叨叨这位水友,我祝福你的姐姐早日康复!”

    然后,她将迷三叨叨这条弹幕设置高亮,浮动到直播间的中间,一直不消失。

    顿时,直播间的水友们看到,也都在直播间里弹幕。

    “迷三叨叨,祝你姐姐早日康复!”

    “迷三叨叨,祝你姐姐早日康复!”

    ……

    “迷三叨叨,祝你姐姐早日康复!”

    迷三叨叨看到林轻衣和水友们的祝福,忍不住落泪:“谢谢一哥,谢谢大家的祝福!这是一个有爱的直播间!”

    社会阿四:“唉!我没有姐姐!我只有一个弟弟,真的心累,他上学不好好学习,专门攀比,抽烟,和帮小痞子到处打架。后来二狗子他变了,去年我劳改出来,是他坐着轮椅过来接的我!”

    “……”

    青春永不退色:“四哥,你大哥不要说二哥,我看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被你带坏的!”

    二月的谎言:“我是独生子女,体会不到一哥歌中的这种感情,不过,我好羡慕!”

    叫我长腿欧巴:“我没有姐姐,但是我有妹妹啊!我才不会说我是妹控!”

    林轻衣看直播间里的弹幕根本停不下来,基本上都是在讨论自己的姐姐,微笑着说道:“大家在微博上一人一句和姐姐有关的微博,然后我,我们来一个抽奖,如果选中的幸运观众,将会获得至少一千华夏币的愿望基金,这份基金用来完成一个关于姐姐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