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身透视校花 > 正文 第188章 严老腿里有子弹!
    “龙哥打12o了吗?”

    林轻衣听到严老跌倒了,心中一惊,立即问道。

    毕竟这已经是九十多岁高龄的老人,要是出了什么闪失,后果可非常严重。

    在她曾经那个世界,关于老人摔倒了应不应该扶,在网上曾经引大量讨论,然后一个医学博士曾总结出了几条经验。

    1中风因高血压伴脑内小动脉硬化,使其突然破裂出血,常生昏迷、偏瘫等。

    2眩晕因心、脑血管疾病以及颈椎病等引起,一般无意识障碍。

    3晕厥大脑一时性严重缺氧缺血,导致短暂性意识丧失。

    4心绞痛急性作。

    5不慎摔跤骨折及癫痫等

    林轻衣明白,老人由这五个原因引起的突然摔倒,旁人不可急于搀扶,否则很可能“帮倒忙”。

    “已经打了12o,刚刚宾客里有一个人自称是医生,已经过去帮忙了!”

    龙五说道。

    “龙哥,你带我们过去看看吧!”

    林轻衣想了想,然后说道。

    她虽然不是学医的,但是,治愈术说不定有奇效。

    龙五有些惊讶:“一哥还会医术?”

    林轻衣淡定地点点头:“我以前跟着村里的医生学过一些简单的医术,或许能够帮忙!”

    一行人来到严老下榻的房间,此时房间内有五个人。

    其中一个是跟着严老一起来的秃顶中年男人,另外两个也是熟人,竟然是吴医生和他的那个朋友。

    他此时也有些着急,和他朋友在调整严老的体位,他专攻内科,对于骨科不是太精通,也不敢贸然将严老扶起来。

    在12o急救没有来之前,只能尽量让严老躺好。

    看到林轻衣等人进来,他皱起眉头:“怎么让这么多无关的人进来?打扰到病人怎么办?”

    这是他在医院养成的职业习惯,病房一向不允许太多人在场,一是带来病菌二是吵到病人。

    林轻衣开始打量严老,头花白,眼窝深陷,脸上的皱纹仿佛干枯的树皮,但是神智还非常清醒。

    此时他躺在地毯上,神态居然出奇的安详,外人那种焦急之色,在他脸上根本体现不出来。

    严老反倒安慰身边的几个人:“小董!你们慌什么?我这都是老毛病了!”

    看到严老神态如此清醒,林轻衣立即蹲下来问道:“严老,您过去有什么病史吗?”

    了解摔倒老人是否有病史是非常重要的,如中风或蛛网膜下腔出血者,立即扶起,只会加重出血症状脑供血不足引起的晕厥,病人本应平卧,如将其扶起,反而加重脑部缺血状况如生骨折或脱臼,搀扶会加剧损伤,尤其是脊柱骨折病人若损及脊髓神经,可引起截瘫。

    “那是他们小题大做,我这都是几十年的老毛病了,一到天阴下雨,这腿里面就疼得厉害!”

    严老摆摆手,有些无奈地说道。

    “难道是关节炎?”

    林轻衣心中想到,不过想到还有几种可能,她暂时也不敢大意。

    灵机一动,开启透视技能,顿时她又进入那种级视觉状态中,仿佛身周的时间流都变得缓慢起来。

    林轻衣将视力集中在严老的受伤腿部,顿时裤子,皮肤,血管,骨骼,都清晰可见。

    “咦?严老腿中竟然有一颗子弹!”

    林轻衣惊讶地现,在严老的腿中,居然有一颗子弹停留在骨骼中。

    “看来,罪魁祸就是这枚子弹!”

    林轻衣终于确认严老的脊柱无损伤,心中松了一口气。

    “表姐,于老师,你们帮我一下,表姐,你帮忙托住严老的头、胸部,于老师,你托住严老的腰、臀部……”

    林轻衣自己则是托住严老的腿、脚,动作非常缓慢平稳。

    “你们干什么?像严老这样的老年人行动不便,运动器官的功能差不多都衰退了,再加上可能身患疾病,乱动可能导致不可预料的后果!”

    吴医生看到林轻衣她们打算把严老托起来,放到床上躺好,立即大声阻止道。

    龙五和秃顶中年男人也迟疑起来。

    “我以前跟村里的大夫学过医疗救护知识,严老这种情况是刚刚腿痛,一时没有站稳跌倒,没有其他问题!”

    林轻衣立即解释道。

    救护车赶来至少需要二十分钟以上,让严老就这样躺在地上不好。

    “你们信她还是信我?要是随意搬动病人,引不可预料的后果,你们可别怪我没有提醒!”

    吴医生看到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大声说道。

    “小董!你们听这个小姑娘的!我自己还不清楚自己的事吗?”

    严老说话了,他向着林轻衣笑着点点头,示意她不要担心,放心施为。

    姓董的中年人看到严老话了,也只好让林轻衣她们把严老移动到床上,不过,他一直焦急地围着团团转,担心严老出现什么闪失。

    把严老托到床上后,林轻衣用手轻轻按着严老受伤的部位,暗中已经用上了治愈术。

    这效果奇好,很快,严老脸上的疼痛神色变缓。

    看到严老没有出现什么意外,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吴医生和他的朋友有些尴尬,毕竟他刚刚可是一直反对林轻衣移动严老的。

    林轻衣守在床边轻声问道:“严老,您这右腿是不是受过枪伤?”

    她刚刚虽然使用治愈术让严老的腿细胞活化,减缓了疼痛,但是毕竟指标不治本,还是要将那颗子弹取出来才行。

    “小姑娘,你怎么知道?”

    严老闻言非常惊讶。

    然后他缅怀地道:“大约有六十年了吧!那是一年冬天,抗日斗争进入了残酷的阶段。当时我在部队担任炊事班长,我们2团接到支队指示,命令所部配合抗日根据地打退日伪顽军的进攻。日伪军已对根据地形成合围之势。特别是5oo多名日伪军占领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山头,他们挖了战壕,还配备了重机枪。情况万分危急,如果不立即攻下侧翼日伪军所占的山头,掩护大部队冲过去,那就有被“包饺子”的危险。这时,上级命令我们排的官兵,配齐冲锋枪、手榴弹,背起大刀,组成突击队,各连排干部和党员带头冲在前,务必强攻上去,为大部队杀开一条血路。

    当时,那场战斗打得惨烈啊!我们排所有的人都打完了!整整一个排啊!我看到排长倒在血泊里面,背起他就跑,排长在我背上说,我不行啦!小严你快跑吧,为我们排留一个苗,我不听,就是不停地跑,当时子弹嗖嗖地擦身而过,我当时不知道这腿上中子弹了。

    等我背着排长跑了十几公里,现整条右腿都被血染成了红色,不过,当时部队医疗条件太差,这六十年来,每逢阴天或下雨,我这右腿,就疼,比天气预报还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