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身透视校花 > 正文 第186章 透视眼的妙用!
    “啊?轻衣!”

    于诗曼看到林轻衣拿起她手里的花瓶就往地上摔去,顿时吓得花容失色,惊呼出声。

    虽然这花瓶是赝品,但也是她妈妈的嫁妆,算是一个念想,所以这些年再苦再难,都没有想过把它卖出去。

    “于老师,没事儿!我相信轻衣肯定有原因的!”

    秦小璐在一旁安慰道。

    砰!

    花瓶落在地上碎裂开来。

    大厅里剩下的人,都望向这边。

    “这是怎么回事?”

    “好好的花瓶,怎么把它摔了?”

    拍卖师庄诚老人也向这边走来,他对于事件中心的于诗曼还有印象。

    刚刚她的拍卖品就是被他判定为赝品。

    “摔得好!这件古董花瓶做工极为精致,一般的鉴定师很容易被蒙骗,还是不要留它在世间继续骗人的好!”

    庄诚老人不知道事情的原委,他以为是花瓶的原主人在知道这个花瓶是假的后,将它摔碎,避免流到市场上蒙骗其他人,对于林轻衣的行径,他大加赞赏。

    “这就是你所谓的真古董,价值连城?”

    吴医生嘲讽地望着林轻衣说道。

    他年纪轻轻就当上了主治医师,自然自视甚高,加上吴家本就地位不凡,他也没有太过忌惮林轻衣。

    “吴医生,我看她是欲盖弥彰,将这个花瓶摔碎了,那么值多少钱,不是她说了算?”

    吴医生的朋友在一旁帮腔。

    常言道,一个谎言往往需要另外几个谎言去掩盖,在他看来,林轻衣直接摔碎花瓶,就是为了掩盖刚刚的话。

    于诗曼非常感动,她觉得林轻衣故意这么做,是为了帮助她。

    之前林轻衣说这个花瓶价值连城,现在失手摔碎,那就有理由赔偿她了。

    这样既提供给她帮助,又顾忌到了她的自尊心。

    “咦?这个花瓶里面有东西?”

    这时,一道惊讶的声音从身旁传来。

    于诗曼望过去,看到一个儒雅的男人弯腰下去捡东西。

    原来,秦国庆一直在冷眼旁观。

    他可是见识过林轻衣的本事的,自然知道她说的八成不假,于是在她把花瓶摔碎后弯腰下去查看。

    “这是?”

    秦国庆拿起一块铜片,有些愣,以他的阅历,一时竟然没有认出来。

    “这是“国宝金匮直万”!”

    林轻衣笑吟吟地道。

    钱体由两部分组成:上部圆形方孔,篆书直读“国宝金匮”四字,下部为一铲形,篆书“直万”二字。

    她有透视眼,当然一眼就看出了这个花瓶里面内有乾坤。

    现在林轻衣掘出了透视眼四个功用:第一是微视,在透视眼的级视觉状态下,能够看到物质最微小的部分,且达到了分子一级

    第二是穿透:比如之前隔着厕所的隔间,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的宫雅,甚至也能穿透她的衣物,看清楚她的肌肤,甚至身体里面的血液、骨骼。

    第三是夜视,能够在没有光源的情况下,在黑暗中看清楚一切。

    第四是动态视力极大提升。一些快移动中的事物,在她眼中变得非常缓慢,之前宫雅突袭她,她也清楚地看清了进攻轨迹,甚至知道她没有恶意。

    “这透视加大师级鉴定术,似乎能够帮助我更好的赚钱?”

    林轻衣更加深入地了解了这两样技能的功效后,心中突然有了一个明悟。

    确实,这透视技能和鉴定术都无法为她带来多少粉丝,但是却能通过捡漏古董和赌石,甚至去美国赌城,绝对能大一笔。

    毕竟以后开公司之类的,还需要非常大一笔开销,现在她手头所有的资金加在一起,也只有五百万华夏币。

    诚然,这对于一个16岁的高中生来说,是一笔非常巨大的财富,但是经营公司远远不够!

    “国宝?你说这是国宝就是国宝?”

    吴医生听到林轻衣的话,不服气地说道。

    其他人也有些好奇,文物古董值钱的有很多,但是能称得上国宝的,那少之又少。

    更何况,此时秦国庆拿在手里的那块铜片灰不溜秋的,又是从一个赝品花瓶里面取出来的,说是国宝,很难让人信服。

    “金匮直万?难道这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刀币?”

    “有这个可能!不过,春秋战国时期的刀币出土了不少了,也算不上太过珍贵!”

    “上一次在香江的一场拍卖会上,一枚刀币被拍卖了八十万华夏币!”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大部分人都是亿万富豪,八十万华夏币对于他们来说确实不算很多,不值得关注。

    “哼!小伙子!去西方留学增长见识是好事,不过,也不能忘了老祖宗留下来的文华遗产!”

    老拍卖师对吴医生怒斥道。

    “这枚货币名称就是“国宝金匮直万”,是是王莽最后一次货币改革时所铸!”

    “这真的是“国宝金匮直万”?传言仅两枚半存世,没有想到今天竟然又见到一枚!”

    秦国庆饶有兴趣地继续看着手里的钱币。

    他见过很多珍品,这个“国宝金匮直万”他还真没有见过,过。

    拍卖师庄老转而斥责秦国庆:“这种无价之宝怎么能直接用手直接触碰?必须要好好收藏,这可是孤品!”

    秦国庆看到庄老气得胡子一抖一抖的,尴尬一笑:“老先生教训得是!刚刚确实是见猎心喜,一时没有忍住!”

    很快,有专业人员将“国宝金匮直万”清洗好后包装起来。

    “这枚“国宝金匮直万”接下来要拍卖吗?”

    “我刚刚在浏览器上搜索了一下,这“国宝金匮直万”确实仅存两枚半,现在其中一枚藏在华夏历史博物馆!”

    “也就是说,真正能够收藏到的,只有这里一枚了?”

    现场还剩下的富商都目光灼热地望着于诗曼手中的盒子。

    虽然以前那枚“国宝金匮直万”只拍卖了一百万华夏币,但是这一枚绝对不止!

    物以稀为贵,这“国宝金匮直万”珍惜程度造就了已经无法用价钱来衡量!

    “于小姐,你这枚“国宝金匮直万”要继续拍卖吗?”

    庄老期待地问道,他可以预料到,这枚“国宝金匮直万”在今晚又能够掀起一场风暴。

    感谢沐乄璃,百事同喜,s师妃喧,柒丶小羯,丶冷言冷語冷溫柔,一無所有,覇≈ap;ap;覺天?下,愚者,梦,闻说的打赏!谢谢大家的月票,离前一名,只差五十票了,很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