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身透视校花 > 正文 第185章 趁火打劫?
    所以,当她现托盘上那个翡翠玉烟斗已经是赝品时,立即就明白是宫雅动的手脚。

    大厅中的众人都还不知道,还在为那个翡翠玉烟斗竞价。

    13号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继续报价:“21oo万美金!”

    “有些奇怪!秦国庆不是以喜欢收藏著称吗?怎么他还不出手?”

    场中的人都不敢一次报价太高,他们时刻提防着秦国庆。

    毕竟,他可是号称深城富,拥有的财力之雄厚,场中除了几个省份来历不明的人外,可是无人能及。

    王老五和13号,以及黑人互相抬价几个回合后,一狠心报出了一个一亿五千万美金的高价。

    就在这时,场中参拍的几人同时收到了消息,暂时停止参拍,目光复杂地望着王老五。

    最终,这个翡翠玉烟斗被王老五以一亿五千万美金的价格收入囊中。

    不过,他可高兴不起来,无论是那个日本人,还是那几个意大利人,都是一副要吃了他的目光望着他。

    同时,他心中也很忐忑,如果那个传言是真的,这些人为什么不加价?

    不过,这个时候,宫雅已经第三次敲下手里的木槌,俏脸上堆满笑意地望着他:“恭喜王老板!第一件拍品,以一亿五千万美金的价格收入囊中!”

    立即有工作人员走到王老五身板,开始和他交接。

    王老五也不敢大意,立即打电话让手下弄来一辆运送金库的车。

    可是武装到了牙齿。

    在交接完了之后,宫雅立即满含歉意地说道:“很抱歉!今天我的身体有些不舒服,去一下卫生间,下面由我们天鼎拍卖行的资深拍卖师庄诚庄老为大家继续主持拍卖!今天能够见证一场这么激烈的竞拍,是我拍卖生涯上难忘的一幕!”

    “身体不舒服?”

    林轻衣微微一笑,她当然知道宫雅这是想尽快地脱身转移那真正的翡翠玉烟斗。

    不过,一个女人说她身体不舒服,大家都能理解,毕竟大概知道怎么回事。

    于是都绅士地笑笑:“宫雅小姐不要累着了!”

    看到宫雅走出门,林轻衣再次跟着走出了拍卖厅,现在大多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王老五身上,也没有人去关注她。

    宫雅果然是穿着红色旗袍娉娉袅袅地向着卫生间走去。

    林轻衣走进卫生间后,现不见她的身影,立即开启透视功能,顿时进入一种级视觉状态中。

    厕所所有隔间的挡板都变得透明,宫雅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此时她正拿着翡翠玉烟斗,用一个塑料纸包裹着,打算往马桶里塞。

    不过,她听到林轻衣走进来的声音,立即改变了主意,将翡翠玉烟斗藏回身上,打开厕所隔间。

    在看到林轻衣时,宫雅不动声色地说道:“你也上厕所啊!”

    林轻衣一愣,觉得这句词儿隐隐有些熟悉,片刻间就想起来了,这不是她第一次进女厕所时,对林涛说的吗?

    于是,她笑着说道:“是啊!我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

    宫雅此时没有再戴手套,一双手白嫩细长,皓腕如雪。

    她装模作样地在水龙头下洗了一下手,然后准备往外走去。

    就在错身的瞬间,宫雅忽然出手,一侧身,玉手呈爪向着林轻衣咽喉抓去。

    动作轻灵矫捷,如同猎豹。

    林轻衣全身肌肉僵硬了一下,便放松开来,仍由她的手握住自己的脖子,满脸错愕地问道:“宫雅姐,这是怎么回事?”

    这下轮到宫雅很意外了,她刚刚出手试探,就是要看看林轻衣的反应。

    一般会武功的人,在受到突然攻击时,都会做出反应。

    她没有想到林轻衣对此似乎毫无所察。

    “没什么!妹妹,你的衣领上有一点灰尘,我给你擦擦!”

    宫雅手变换形状,改为拂,装作替林轻衣擦灰尘的样子。

    “那擦好了吗?我肚子有些不舒服,想要上厕所!”

    林轻衣很淡定地说道。

    “擦好了!妹妹要注意,这白色的晚礼服不经脏,只要有些污迹就会很明显!”

    宫雅展颜一笑,意有所指地说道,然后扭着纤细的腰肢向外走去。

    林轻衣看到宫雅出门后,在脑海中对阿狸下命令道:“阿狸,去吧!把那个翡翠玉烟斗拿回来!”

    也就是刚刚,阿狸主动向她传达意念,它可以把东西偷到手,所以林轻衣临时改变注意了。

    “不过,我的肚子真的有点不舒服,不会是大姨妈要来了吧?”

    林轻衣用手在小腹抚摸了一下,暗中使用了治愈术,顿时一阵暖意涌过,她感觉好受了许多。

    洗完手后,林轻衣回到了拍卖厅。

    她看到于诗曼呆坐在座位上,目光有些失神。

    林轻衣立即问道:“老师,这是怎么了?”

    看到是林轻衣,于诗曼立即有些灰心地说道:“祖传的古董流拍了,拍卖师说是仿制品!”

    “仿制品?”

    林轻衣轻声重复了一遍,最近她遇到的仿制品也太多了吧。

    这个时候,之前陪着于诗曼来的那个年轻男人在一旁安慰道:“小曼,没事儿!古董是假的,你还有我呢!看在我们的关系上,我一定会尽力让伯母痊愈的!”

    “谢谢你!吴医生!”

    于诗曼立即感激地道。

    “见什么外呢?我们确定关系后,就是一家人呐!”

    吴医生脸上露出奇异的笑容。

    “老师,或许不用器官移植也说不定呢!我给姨夫说下,帮忙换一家医院!”

    林轻衣顿时明白怎么回事,这个吴医生趁火打劫地,于是插嘴道。

    那个吴医生听到林轻衣的话,眉头一皱:“这是在我们医院做过多次检查,我亲自诊断的,怎么会有错呢!你是怀疑我的专业性吗?”

    “吴医生可是在美国进修之后回来的,怀疑他的专业,可不是很明智的!”

    吴医生身旁一个年轻人帮腔道。

    他知道林轻衣的身份不同一般,所以说得比较隐晦。

    林轻衣针锋相对地道:“于老师,为了伯母的健康着想,我看还是让姨夫帮忙找一家医院吧!至于这费用,根本不需要担心啊!因为你带来的这古董可是价值连城啊!”

    她意有所指地指着于诗曼手里的一个花瓶说道。

    “刚刚庄老已经鉴定过了,这个花瓶是赝品,还价值惊人?”

    吴医生明显不信。

    “哦?是吗?”

    林轻衣拿起于诗曼手里的花瓶往地上摔去。

    感谢諆諆的万赏,感谢覇≈ap;ap;ap;ap;ap;覺天?下,愚者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