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身透视校花 > 正文 第179章 副会长来了!
    别的道理王老五不懂,但是起码吃过羊肉,吃羊肉时,有一股膳味,就说明师傅处理的技术不到家没有处理好。

    他仔细一闻,林轻衣锅里散出来的味道果然是腥味极重。

    他正要说话,龙五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王老五心里气哼哼地想着,不说就不说,等会儿结果就出来了,到时候看你怎么得意!

    林轻衣继续炒着炒饭,加配菜,加佐料,每一个环节都是浑然天成。

    “这个厨艺,至少是五星级主厨级别的!”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厨房内也有不少厨师,他们望向林轻衣,都是一种高山仰止的表情。

    就连四十多岁的主厨,此时脸色也变得极为慎重,厨房里本来就有些热,他的额头上布满了汗水。

    压力!他从林轻衣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庞大的压力,如果真要和她比,自己引以为傲的厨师经验似乎并没有什么卵用。

    再加上这个姑娘年轻,漂亮,他似乎没有一丝的竞争优势。

    “你放心!她是不会和你抢饭碗的!”

    曹伊人看到中年厨师满头大汗,如临大敌的模样,哑然失笑。

    一语惊醒梦中人,是啊!她的身份明显不一般,穿着一身白色的晚礼服,长得又极为漂亮,虽然五星级酒店的主厨薪水还可以,但她也犯不着来和自己抢饭碗啊!

    想通了这一点,中年厨师心中的压力尽去,开始认真观看林轻衣烧菜。

    越是观看,中年主厨越是感觉得到这个姑娘不一般,比如颠锅,就连他使用起来,都觉得有些费力,但是在这个长得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姑娘手中,仿佛轻若鸿毛。

    周围记者也在紧锣密鼓的拍摄着,他们心中已经想了几百个标题。

    例如:“史上最漂亮的厨师!”,“五星级炒饭!”,“史上最贵的炒饭!”……“炒饭都能炒这么美,那也是没谁了!”

    确实,林轻衣穿着一身晚礼服,看起来哪里像是一个会做饭的?

    宾客中已经有人在小声讨论起来。

    一个三十多岁的美妇爱怜地望着林轻衣:“这丫头真不错!年纪虽然不大,看起来也很娇气,不过做起饭来蛮像那么回事儿的,就是不知道等会儿炒出来,味道怎么样?”

    在她旁边,一个四十多岁的富商立即连连摇头:“这个,我可不敢尝试!我还记得我女儿的黑暗料理,明明看起来像是那么回事儿,结果我一尝,酸的,甜的,咸的,真是各种滋味瞬间涌上心头,当时我的眼泪就出来了!”

    美妇疑惑地问道:“感动的?”

    富商苦笑不得地道:“不!那是辣的!她把辣椒油当番茄酱放进去了!”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恐怖啊!”

    那个跃跃欲试的美妇立即打了一个寒战,几乎已经猜到了林轻衣这碗价值两百万的史上最贵炒饭难以下咽的程度了。

    一般大人物总是在最后到场,林轻衣将炒饭装起来时,国际厨师协会名厨专业委员会的副会长终于姗姗来迟。

    他是一个身着黑色衣服,头花白,眼窝深陷,拄着拐棍,在随行人员搀扶下进来的,虽然已经苍老不已,脸上布满了皱纹,但是看起来仍旧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老头,穿着马褂,头梳得一丝不苟,他看见冯天江,就要走过去和他握手,他身边一个戴着眼镜的秃顶中年人却皱着眉头问道:“老冯,你让严老来做公证,难道就是看五星级酒店大厨比试?”

    秃顶中年人担忧地望着副会长,如果不是冯天江的面子,严副会长是不会来的。

    严副会长已经是九十八的高龄,曾经在大内当过御厨,宴请外国领导人,后来退休后,又潜心研究菜式,要将华夏菜整理起来,宣传向全世界。

    “相信严会长不会失望的!”

    冯天江赔笑道,严老今天的精神状态确实不太好,看来是旅途奔波不太适应。

    他看了看林轻衣,这个时候,她已经将炒好的菜装在了一个大瓷碗里,用盖子盖住了。

    林轻衣笑着将大瓷碗端到老人身前的桌子上:“老爷爷,请慢用!”

    所有人都眼巴巴地望着,想要看看这个在华夏国最具权威的美食家会做出什么样的评价。

    严副会长身边的秃顶中年人打开盖子,刺啦,一声响,碗里的热气腾地就起来了。

    随之而来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清香。

    “啊?这是?”

    秃顶中年人一惊。

    仅仅是闻到这碗炒饭的气味,他就有一种神清目明,精神一振的感觉。

    美食协会的副会长,情不自禁地去拿筷子,想尝尝这道美食。

    不过,他手刚刚伸出去,就被龙五用筷子敲打在手上。

    他脸上顿时露出讪笑:“这味道奇怪极了,我亲不自禁地想尝尝味道!”

    他小心地望了一旁年老的严副会长一眼,犹如一个犯错的学生。

    所有人都吞咽了一下唾沫,期待地望着国际厨师协会名厨专业委员会的副会长。

    国际厨师协会名厨专业委员会的副会长用苍老的手拿起勺子,伸到热气腾腾的碗里,舀上上一小勺,颤颤巍巍地往嘴里送。

    不过,严老实在太老了,拿在手里的勺子仿佛随时会掉落似得。

    这个过程大约用了一分钟,在众人一种极为煎熬,漫长的等待中,送到了嘴里。

    严老闭着眼睛品尝,花白的眉毛微微抖动着。

    咀嚼着,似乎有什么困扰着他,他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怎么回事?”

    周围的人都奇怪不已,以为林轻衣做的这道山珍海味不符合老人的胃口。

    那个秃顶男人心中深深后悔起来,他应该先尝尝的,要是味道不好,就不让严老品尝了。

    毕竟严老现在是协会的活化石,对于协会,甚至华夏国的意义都非常重大,绝对不能出什么闪失。

    龙五也罕见地担心起来,他倒不是对林轻衣没有信心,毕竟严老已经上了年纪,要是有个闪失,这可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