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身透视校花 > 正文 第173章 哪个字骂你了?
    林轻衣扫了一眼武侠江湖的征文榜单,琴箫的剑气惊鸿征文开始就布了,现在已经是了两个月,排在第十八位。

    而此时林轻衣的小李飞刀排在第十九位。

    琴箫在武侠这个领域,算得上是一个二线作者,和琴剑无双那样的一流作者无法相比,他这次无非就是想借着林轻衣炒作人气上位。

    小李飞刀七天的数据飙升到总榜第十九,和琴箫的两个月十八,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

    可以预料,假以时日,小李飞刀一定可以进入总榜前十。

    琴箫开了一个头,顿时有无数马甲冒头,混乱有愈演愈烈之势。

    “老实说,大漠老师今天写的第一章确实太虐了!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也就罢了!居然还是自己主动送到龙啸云手里,这绝逼不能忍!”

    “我猜大漠孤烟是膨胀了!他走了一招昏棋,当初金老写尹志平小龙女,也成了无数人心里的痛,被无数读者叫着要寄刀片!”

    “是啊!估计是网上太多人说他要成新的武侠宗师,他就了,把自己当武侠宗师了!”

    “靠!你个二笔!带节奏还带上瘾了!”

    林轻衣可不能放任不管,就在这一会儿,后台的收藏已经从7万掉到了六万五。

    她立即登上了马甲。

    “琴箫!我送你一把伞,你若不举,便是晴天!”

    正在看书评的读者哈哈大笑:“大漠老师这句经典!我送你一把伞,你若不举,便是晴天!这诅咒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太毒啦!”

    瞧着骂人的,还不带一个脏字的!

    琴箫呆了一下:“大漠孤烟,你怎么骂人呢?”

    所有人都惊呆了!

    在他们心目中,大漠孤烟已经是一个年龄至少在四五十以上的老人。

    一般这样的人,都不太习惯上网,或者涵养比较好。

    所以,林轻衣直接开骂,立即引起了一阵轰动。

    立即有人四处扩散,其中一个叫白菜紫虾的作者在龙空帖:“大家快去武侠江湖看热闹,大漠孤烟老师出现了!”

    一楼:“什么?大漠孤烟老师出现了?”

    二楼:“是啊!刚刚琴箫带人在他书评区喷他绿帽,把他炸出来了!”

    三楼:“走!走!大漠孤烟老师可是神龙见不见尾,我早想看看能写出这么有阅历和哲理的的大漠孤烟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四楼:“别拦我!我要踹大漠孤烟两脚,刚刚断更一天,今天一上来就投毒!”

    最近,大漠孤烟的小李飞刀可是在龙空论坛火遍了,大部分作者都去看过这本书了,也有人刚刚追完了小李飞刀的更新的,此时正心中郁闷的。

    武侠江湖编辑部。

    总编老李望着在座的众人:“这下怎么办?”

    这确实难办,一向不露面的大漠孤烟居然和琴箫对骂起来了。

    “大漠孤烟最近这几章写的有失水准!”

    侠飞望了众人一眼,说道。

    他心是向着琴剑无双的,之前大漠孤烟的小李飞刀大火,可让他郁闷了很久,现在终于抓到机会了。

    以前侠飞还会违心地称呼林轻衣大漠老师,现在直接称呼全名了,这样看来,他是觉得大漠孤烟的小李飞刀这次完蛋了!

    “说说看!”

    老李用手指敲着桌面。

    侠飞声音大了起来:“就说第七章吧!最后那段完全是无脑虐,为什么要设置这段剧情,意义在哪里?表现主角自己虐自己?”

    他这样一说,编辑部里,所有人都有些沉默起来。

    侠飞下结论:“在我看来,大漠孤烟是江郎才尽,昨天一天没有更新,今天终于憋出了三章,却是这么个玩意儿,他根本就是不知道怎么写了,所以,他今天更完后,出了一个申明,以后一天一更,照这个势头下去,十章之内必崩!”

    另外一个编辑插嘴道:“这本书给我的感觉,只适合3o以上的人看,最好是曾经有过感情受挫的人……”

    老李脸上露出思索之色,确实,当下这个决定不好下。

    大漠孤烟原本是网站崛起的希望,现在却带头在书评区骂人,这个影响太恶劣了。

    主编老徐咳了一下,然后说道:“侠飞言之过早!确实,像小李飞刀这本,创作起来非常有难度,但是,我们要给大漠老师信心!”

    总编老李点点头:“我们再观察观察!”

    林轻衣在琴箫后面回帖:“我哪个字骂你了?不过,话说回来,你身为一个作者,带着自己的粉丝到我书评区来搞事,是不是该骂?我刚刚去看了一下征文排行榜,我在十九,你在十八,票数相差很少,你是不是怕我过你了?”

    “这……”琴箫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一时单个字看,林轻衣确实没有骂他,这怎么找?二是,林轻衣刚好说中了他心中的打算,此时有些心虚。

    “哎呀!真的是这样!大漠老师在19名,这个琴箫在18名,票数只相差五千了,以大漠老师的飙升度,最多半个小时就爆菊了!”

    “这个琴箫太无耻了!他害怕自己排名被过,居然带着粉丝到小李飞刀书评区黑大漠老师!”

    琴箫看到周围也有很多作者围观,连武侠江湖编辑都出现了,于是想了想,继续帖:“我客观地说一下我的感觉,一部武侠,怎么能没有没有实实在在的招式,没有花样百出的拳脚,没有拳拳到肉的对决呢?岂不是成了电影中日本武士的对战,一阵风般的擦过,什么也没看见,败者已然倒地。这算什么武侠?”

    这个帽子很大,直接否认小李飞刀不是武侠。

    林轻衣似乎早就准备好了说辞:“金老武侠里面有写过,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这一点,你认同不?快到了极致,敌人根本就来不及反应,被一招击杀有什么毛病?”

    “这……”

    琴箫呐呐无言,林轻衣引用金老的话,他如果否认,岂不是说自己挑战金老的权威?

    痴心武侠:“李寻欢并不完美,他为了顾全友谊,将自己的爱人和朋友陷入到无限的痛苦之中,这也成为了他心中无法抹却的梦魇。然而正是这种悲剧性使得这个角色立体丰满起来,他的竭尽所能将别人拯救出痛苦,也便有了动机之源,因为他能推己及人地体会到别人的痛苦。能理解痛苦,故能享受欢乐,虽然厄运总是伴他通行,但他都能以智慧和乐观之心化解。”

    那一双红酥手:“小李飞刀这本书写的不是少年人的情,不是情窦初开的羞涩,也不是如胶似漆的奔放,而是在岁月之泉磨蚀之中愈加光洁的磐石。爱得最苦的这一对恋人,他们的情与痛是,却道天凉好个秋。当激烈的爱与恨,乐与痛的浪潮都渐渐消退,留下的点点珠贝是记忆里不可磨灭的刻骨铭心,而承载着你的双脚的,却是整个温暖柔软的沙滩。送给这一对哀绝的恋人。”

    “……”

    越来越多的读者出来挺小李飞刀,真正喜欢武侠的,基本上都是一些上了年纪或者女性读者,毕竟这是他们那个年代的记忆。

    林轻衣看到被骂绿帽,送女的书评被掩盖了下去,终于松了一口气。

    其实,琴箫这次算是帮了她一把,正是他的出现,才得以施展仇恨转移。

    如果再有读者在书评区里面喷绿帽,送女,就会被人冠以喷子的名头,也就成不了气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