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身透视校花 > 正文 第150章 坑爹的熊孩子!
    很快,一阵警铃大作,一辆警车开了过来。

    从警车上先走下来的是一个四十多岁身材很魁梧的老警察,他留着八字胡,腆着大肚子。

    刚刚一下车,他就掏出一副手铐,大声喊道:“龙五,我可算抓到你的把柄了!我接到市民举报,你纵容酒吧手下马仔行凶……走!跟我回警局一趟吧!”

    “哈哈哈!老徐,你来得可真是准时!你可说错了,这不是我纵容酒吧安保人员行凶,而是有人在我的酒吧闹事!”

    龙哥看到来人,哈哈一笑,话说的滴水不漏。

    “哦?”

    叫老徐的警察一看闹事双方,居然都是青春少女,看年纪都不大。

    “徐副局,这个怎么办?”

    一个身穿刑警队制服的女警察已经让人将闹事双方都制服了,现在都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徐副局长眉头紧紧皱在一起:“聚众斗殴,都带回去!”

    林轻衣站出来,望着那个副局长说道:“警察叔叔,这些未成年人都是这个人指使的,他还在学校放高利贷,祸害祖国的花朵!”

    说着,她指了指一边的湾仔。

    “什么?在学校放高利贷?我最近在追查一件校园裸贷的案件,你跟我们回去一趟!”

    那个女警听到林轻衣的话,美目中闪烁着寒芒。

    “小林,你带人把这些闹事的带回去!”

    徐副局看到女警官一副嫉恶如仇的样子,欣慰地笑了,这个女警是他老领导的女儿,从小很崇拜爸爸能当警察,于是也报考警校立志当一个好警察。

    “徐副局放心,我一定好好审理,这次校园裸贷在网上传得很恶劣,我一定不会放过一个罪犯!”

    女警官眉宇间蕴含着一种英气,斗志昂扬地说道。

    “女警官,我今天可没有闹事,朋友开酒吧,我是来祝贺的!我要先打个电话!”

    湾仔吓了一跳,立即大声说道。

    “你给谁打电话都没有用,不想戴手铐,就自己走!”

    林警官美目一瞪,不买账地说道。

    警察们带着一群闹事的人刚走,一群人来到夜巴黎酒吧,为几个人都是附近开酒吧的,他们都是来看龙哥笑话的。。

    一个怀里抱着一个小孩儿,穿得金光闪闪的男人哈哈大笑:“五叔,你这酒吧,生意不怎么样嘛!”

    “大侄子,你这衣服,亮瞎我的24钛金狗眼啊!”

    龙哥眼睛微微一眯,猜中了事情的始末,不过仍旧满脸堆笑。

    “不是吧?生意差成这样,你都笑得出来?五叔,你如果想哭的话,就哭吧,我们这么熟,不会笑话你的,哈哈哈!”

    他是霹雳舞王酒吧的老板,叫潘明,身上穿着一身灰光的西服,在晚上,灯光的照耀下,显得熠熠生辉,他头上戴了一顶博士帽,领口打着燕尾结,手上还有一根手棍,像是跳爵士舞的一样。此时握住自己儿子的两只小手掌,拍着掌哈哈大笑,都快笑得直不起腰来。

    潘明大笑,他身后的人也跟着笑,另外一边,另外几个酒吧的老板也跟着大笑起来。

    这次,就是潘明策划的,浅水湾大大小小,已经有三家酒吧了,几乎是集体排挤外人。

    “大侄子,你最近气色不错嘛!

    龙哥笑眯眯地望着潘明,在猜测他来的目的。

    “那是当然!我酒吧生意好,儿子又乖,心情好,当然气色就好!”

    潘明哪壶不开提哪壶,故意气龙哥。

    “爸爸!我要出去玩儿!”

    潘明的儿子乌黑的眼珠子乱转,他只有四五岁的样子,看起来鬼精鬼精的,他年纪不大,目光却一直在在场女人胸口,腿上看,还流着口水,一副小se狼的样子。

    “去吧!让陈勇叔叔陪你去!”

    潘明宠溺地对儿子说道,把他放在地上,吩咐身后的黑衣男子照顾。

    林轻衣听力惊人,她隐约听到汽车警报的声音,声音不太大。

    这个时候,林轻衣想到了之前奖励的透视眼,她立即启动,顿时一种很奇特的场景在她眼前出现,墙壁逐渐变得透明起来,她看到潘明的儿子正在停车场,拿着一把小刀,在每辆车的车盖上划上划痕。

    潘明让看着自己儿子的那个西装男正在四处找他。

    靠!这熊孩子,小小年纪就不学好!

    林轻衣俏脸含笑地走过去:“小弟弟,是有人让你这么划的吗?”

    “你想干嘛?这是我爸爸教我这么划的!”

    那个小屁孩儿满脸警惕地望着林轻衣。

    “小弟弟,我来数数你都划了几辆车了,1,2,3……”

    林轻衣一数,这个小屁孩这一会儿居然已经划了6辆车,这些车居然都没有警报器,这个小屁孩儿的运气真够好的,不过,这些主,也真够倒霉的!

    现在车库的停车小弟都去酒吧里面看热闹去了,要是没有人现是这小屁孩儿捣的蛋,这锅肯定又得龙哥来背。

    这么多车,赔钱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林轻衣眼珠子一转:“小弟弟,你刚刚划花的这些车都不值钱,估计一辆也就值十来块钱,要那种看起来很漂亮的车才值钱,一辆值一张红票子!”

    “你骗我的吧?我才不信,我爸爸怎么没有说划车会给钱?”

    林轻衣蹲下身子,掏出一张一百元的红钞票递给那个小屁孩。

    “小弟弟继续努力吧!那边还有很多,你全部都划花了,就可以找你爸爸要钱了!”

    “好!

    小屁孩没有忍住红票子的吸引,接过林轻衣手中的百元大钞,兴高采烈地去划汽车了。

    林轻衣则在一旁露出恶魔一般的笑容。

    你这个坑爹货,这些车,价值都是几百万的豪车,你去划花了,看不赔死你老爸。

    果然,没有过一会儿,停车场里传来一阵警报声,紧跟着是车主们的喧哗声。

    “哪里来的小屁孩儿?居然敢划花我的车?我这车可是兰博基尼!”

    秦守诚一看自己的爱车,居然被划了很多划痕,立即就怒了。

    他看到一个小屁孩儿,拿着刀正在其他车上划,想也不想,一个耳光甩了过去。

    “哇哇哇!”

    熊孩子被一巴掌扇了一个趔趄,蹲在地上哇哇大哭。

    其他听到警报声赶来的车主看到自己的爱车惨样,也都哀嚎起来。

    “还有我的进口宝马车也被划花了!”

    “我奥迪!才开不到一个月!”

    “哈哈哈!那是谁的玛莎拉蒂,被划得更惨!”

    徐副局长出门一看,就连他的警车都被划花了,大吃一惊:“我靠!连警车都划花了!这个小孩儿是谁家的?也太无法无天了吧!”

    林轻衣轻轻一笑,知道大戏开场了。

    果然,一会儿那个霹雳舞王酒吧的老板潘明听到自己儿子的哭声,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一群大人,欺负一个孩子?”

    看到自己儿子脸上有一个巴掌印,霹雳舞王酒吧老板生气地对那几个车主说道。

    “还不是你的儿子做的好事?”

    “赔钱!赔钱!你儿子把我车都划成这样了!”

    ……

    “爸爸!爸爸!我刚刚划了1,2,4,5,7个漂亮的车,我要7喔喔的钱!”

    潘小宝看到爸爸出来了,还不忘向他爸爸邀功。

    “这个坑爹货!”

    所有人一头黑线,心中都是这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