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身透视校花 > 正文 第148章 拼酒的对象-一只猫!
    “对!脱衣服!输了,我还想看你上下两张嘴一起喝酒呢!”

    四眼田鸡目光贪婪猥琐地在林轻衣身上上下打量,他仿佛已经看到林轻衣喝酒喝输了,等会儿脱光光,让他予取予求的样子。

    “对!四眼仔这句话说的有内涵,女人嘛!上下两张嘴……”

    “哈哈!脱衣服不算!还要上下两张嘴一起喝酒!”

    秦守诚身后的几个公子哥跟着一起起哄!

    林轻衣目光一寒,这四眼田鸡找死!

    她在系统背包里激活一张霉运符:“是否使用霉运符?”

    “确认使用!”

    “请选择使用对象!”

    林轻衣正愁不知道这个四眼田鸡的名字,一道道人影直接在她的眼前翻动,她立即将目标确认为四眼田鸡。

    “目标已经确认!霉运符已经起效,目标触百分百倒霉特效,倒计时:4:59……”

    “哼哼!最近考察团出土了一批元代的青花梅瓶,令人惊喜的是,这青花梅瓶中还藏有古酒,我老爸就拍到了一组!”

    四眼田鸡浑然未觉一场危机即将展开,他望着林轻衣得意地说道。

    说着,他打了一个电话:“老豆啊!伦家现在在酒吧啦!现在我和朋友要喝酒,把昨天拍到的元梅酒拿两瓶过来啦!”

    几人没有等太久,几个安保人员推着一个小车,在大堂经理的带领下,护送着一个保险箱过来了。

    这个保险箱,是那种带冷藏保鲜功能的,在工作人员刚刚一打开的瞬间,两个青花瓶出现在了众人的眼中。

    “这是古董啊!”

    “这个酒一看就是从地下出土的古酒,酒是陈的香,这肯定是好酒!”

    “这瓶酒,难道就是最近出土的元代古董?只有说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

    包间里的人和过来看热闹的服务员都惊叹起来。

    “不好意思,我们酒吧谢绝自带酒水!”

    就在这个时候,龙哥满脸堆笑地走了出来。

    四眼田鸡不屑地道:“谢绝自带酒水?不就是要钱吗?我这两瓶元梅酒是花了34o万,现在也给你34o万,就算是在你们酒吧买的!能用钱解决的事,就不是事!我今天就是要让她脱衣服!居然敢得罪我的小诚诚!”

    所有人听到四眼田鸡的话,都是感到一阵恶寒。

    “什么?34o万华夏币?”

    不过,转瞬众人都是一惊,就连秦守诚身后的几个公子哥都是双眼冒光地盯着两瓶元青花。

    “我还从来没有喝过这么贵的酒!要是让我喝一口,陪他睡一夜都愿意啊!”

    一个打扮风骚的女人舔了舔娇艳红唇,渴望地说道。

    “这喝一口,也得上万,就你这样的货,下面还是镶钻的呀?”

    他旁边一个男人微微不屑地说道。

    “喵呜!”

    这个时候,在几个女生身上吃够豆腐的阿狸一跃跳到了小推车上,它翘起尾巴围绕着两只酒瓶来回转。

    “去去!哪里来的小野猫!快赶走,别碰坏了我的古董!”

    四眼田鸡一看,立即驱赶。

    “喵呜!”

    阿狸狠狠地瞪了四眼田鸡一眼,在两只酒瓶上跳来跳去,就是不下来。

    保安们担心将这两瓶名贵的酒打碎,不敢轻举妄动。

    “阿狸回来!”

    林轻衣看了阿狸一眼,叫它回来。

    阿狸踩着猫步,恋恋不舍地回到林轻衣的怀抱,目光却一直盯着两只古董酒瓶。

    “这下,你总没有借口了吧?”

    秦守诚目光狠狠地瞪着林轻衣。

    “只要你能喝得过我的猫,我就和你喝!”

    林轻衣指了指在她身边跃跃欲试的阿狸说道。

    “什么?让人和一只猫比喝酒?”

    所有人都一片大哗。

    “喵呜!”

    阿狸对着四眼田鸡扮鬼脸,竖起猫爪,做出各种挑衅的动作,极具人性化。

    靠!居然被一只猫嘲笑了!

    “好!这可是你说的!”

    四眼田鸡狠狠地瞪了那只捣乱的猫说道。

    通常情况下,猫咪是绝对不可以喝酒的,酒精对于猫来说甚至可以说是一种致命的毒药。猫的肝脏和人类的不同,不能够祛除酒精中的毒素,所以,如果猫咪喝了酒就会引肝功能衰竭,严重的可以导致死亡。

    秦守诚给林轻衣面前的酒杯倒满,刚刚满上,阿狸就捧着酒杯咕噜咕噜一饮而尽。

    喝完酒,阿狸眼睛瞬间瞪得溜圆,用爪子捂住肚子,舌头吐出来,一副很难受的样子。

    “不是吧?”

    林轻衣看到阿狸露出异状,很吃惊,于是想那元青花酒瓶看去:“元青花赝品,价值:六千,制作工艺:……”

    一连串的系统介绍在她脑海中响起。

    “这古酒是假的?”

    林轻衣恍然大悟,没有想到阿狸自己嘴馋想喝酒,倒是替她挡了一劫。

    “阿狸,你没事儿吧?”

    林轻衣担心地问道。

    阿狸看到林轻衣关心的眼神,朝她眨巴眨巴眼睛,露出俏皮的神色,很显然以它的体质,即使喝了假酒也无所谓。

    很简单,那个古董酒壶是假的,既然酒壶是假的,那里面的陈年佳酿肯定也真不了。

    “那只猫喝不了多少了!”

    四眼田鸡一看阿狸的样子,以为它喝不了多少酒了,却浑然未觉自己上当了。

    他也不用酒杯倒了,直接拿起一只青花酒壶,咕噜咕噜地喝起来。

    “真是牛嚼牡丹!”

    “浪费!真是浪费!这样的好酒,居然让一个俗人和一只猫给浪费了!”

    看到一人一猫居然浪费了两壶价值三百多万,还是有价无市的古酒,包房里的人心里都有一种荒唐的感觉。

    “人不如猫!”

    “唉!城会玩!”

    “这个女孩儿让一只猫喝价值三百万的酒,恐怕背景很不一般!”

    就在人群中充满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四眼田鸡的肚子忽然咕噜咕噜地响了起来。

    他立即用手捂住肚子:“哎哟!哎哟!”

    自然而然,四眼田鸡喝了假酒,就肚子疼,被人抬着送往医院了。

    秦守诚脸色铁青地瞪了林轻衣一眼。

    就在这时,酒吧里一阵混乱。

    一群染着黄色头,手里拿着钢管,水果刀的青年闯了进来。

    “砸!给我狠狠地砸!”

    “老板呢?这家酒吧的老板呢?”

    很快,酒吧里的人,一哄而散。

    “五哥,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酒吧是你的!这些桌子凳子,我照价赔偿!”

    那个领头的混混目光玩味地望着一身唐装,慢慢走出来的龙哥。

    他胸口纹着一条蛇,这是他今天刚刚纹的,寓意很明显,强龙不压地头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