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身透视校花 > 正文 第147章 玩你不是我的错!
    过了一会儿,一个身穿红色旗袍的美女服务员端着一瓶精装的茅台上来了。

    秦守诚刚刚打开就要倒酒,林轻衣就阻止他,接过来闻了一下:“这酒太差!倒掉!上更好的酒!”

    “这位客人,这酒已经是茅台里面很高档的酒了!”

    女服务员有些不知所措,她以为林轻衣是来闹事的。

    其余人看了服务员上的酒,也开始议论纷纷。

    那个叫陈琳的女生看了一眼,低声道:“这种飞天茅台确实价格不菲,今天老爸一个下属送了一瓶,我特意在网上查了一下,要将近六千华夏币一瓶……”

    另外一个染着红指甲的女生也说道:“五千多一瓶啊?都可以买一部水果机了!”

    ……

    那个端酒的女服务员心中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唉!人比人气死人,这都赶上我一个月的工资了!”

    走出包房,她立即将包房里面的情况上报给大堂经理。

    “有这样的事?”

    大堂经理知道酒吧这样的地方鱼龙混杂,特别是今天开业,搞不好就是几个二代,他一个打工的可得罪不起,于是立即汇报给老板。

    很快,龙哥就接到大堂经理的汇报:“老板,有人在我们场子里闹事……”

    龙哥调出了客人进门的画面,客户经理在里面找到林轻衣和秦守诚:“就是他们!”

    出乎大堂经理的意料,龙哥看到他指出的几个人眼睛一亮,对客户经理说道:“依次把我们酒吧最好的酒都给这个包间送去!”

    “这……”

    客户经理瞬间傻眼了。

    他本来的意思,是担心这几个人是来闹事的,而且其中几个很明显是学生,到时候闹出事,他们是未成年人,拍拍屁股就走了,吃亏的还是酒吧。

    所以,大堂经理才专门向龙哥汇报。

    不过,既然是老板吩咐下来的,他也只好执行:“是!老板!”

    “这酒太差!上更好的!”

    “……”

    “这瓶也倒掉!”

    在包房里,不断上演着这样一幕,凡是服务员上来的酒,林轻衣都是闻一下,然后二话不说,统统倒掉。

    生在包厢里面的事情很快就在夜巴黎酒吧传遍了。

    服务员和酒吧工作人员都在讨论。

    “你们听说没有?288包房叫了五十瓶酒了,每次都是刚刚打开,就倒掉了!”

    “5o瓶?”

    “是咧!而且最便宜的都是四位数,这些酒加起来,恐怕得3o万华夏币!”

    “点了不喝,立即倒掉?这也太奢侈了!事出反常必有妖,这恐怕是来酒吧找事的!”

    “经理也担心这事儿,已经让保安部的全副武装了,唉!真晦气!酒吧新开张第一天就出这种吃霸王餐的事情!”

    “走!我们去288包间看热闹!”

    听说了288包房事情的客人和一些无所事事的酒吧工作人员都往包间涌去。

    对于此,包房主人秦守诚也不阻止,他就是想要看到林轻衣在大庭广众下出丑。

    他挥挥手,对站立在一旁,不知所措的美女服务员说道:“服务员,不要再磨蹭了,直接把你们酒吧最好的酒拿上来!”

    “尊贵的客人,这已经是我们酒吧最好的茅台酒了!”

    美女服务员有些难堪地说道。

    “嫌我拿不出钱是吧?拿这张卡去刷,要多少钱,刷多少钱!”

    秦守诚啪地将一张银行卡拿出来,甩在服务员的托盘里。

    “黑卡!原来这个凯子真是一个富二代!”

    “我要是能遇到这样的冤大头就好了!”

    人群中,不少打扮得异常妖冶的女人都将目光注视在托盘里那张黑卡上。

    黑卡是华夏国银行的一种贵宾卡,可以透支五百万。

    其中还有之前林轻衣特意注意过的那个黑色长裙美女,她饶有兴致地望了一眼秦守诚,舔了舔娇艳红唇,目光里满是现猎物的那种兴奋。

    “好!我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一会儿一定要把你灌得不省人事,然后找一群人把你!”

    秦守诚浑然未觉,他脸色铁青地望着林轻衣,心中恨不得把她扒光衣服圈圈叉叉。

    在人群里的大堂经理立即给那个美女服务员使眼色,让她拿卡去买单。

    他用手摸了摸胸口,总算松了一口气,他真担心这些人是来吃霸王餐的,这个时候有一个冤大头出来买单,当然不容错过。

    那个女服务员刷完卡回来,龙哥跟在她身后,他看到秦守诚满是歉意地道:“我是这个酒吧的老板,不好意思,我们酒吧最好的酒都拿上来了!”

    龙哥向林轻衣竖起一根大拇指:“一哥要是来我们酒吧当服务生,肯定要得年度最佳女员工奖,一天的销售业绩,顶的上其他金牌服务员一个月!”

    “唉!可惜!我还想尝尝五百万一瓶的汉帝茅台,没有想到龙哥酒吧开业居然连一瓶一百万以上的茅台酒都没有,唉!真是太失土豪的水准了!”

    林轻衣故作遗憾地说道。

    秦守诚听到两人的对话,瞬间反应过来,这五哥居然就是林轻衣直播间的龙哥,他们早就认识!这不是合伙耍他吗?于是他愤怒地盯着林轻衣:“你们耍我?”

    ,你现在才反应过来?林轻衣戏谑地说道:“以我现在的身价,陪你喝酒,要喝一百万以上的不过分吧?喝不起,就不喝呗!叔叔你是不是没钱啊?长成这个熊样还没有存款,就别学人家出来泡妞啦!”

    最后一句,林轻衣特别采用了伪声,用一种萝莉音说出来的,顿时惹得哄堂大笑!

    “这妞在装逼!诚诚,不要方,不就是一百万以上的酒吗?让窝来,稳淫稳淫!”

    就在这时,秦守诚身后的一个戴眼镜西装男大声说道。

    这个四眼田鸡翘着兰花指,说话时声音很奇怪,似乎是普通话里面带了一些粤语的口音。

    “输的淫,脱一福,你敢不敢?”

    四眼田鸡的目光在林轻衣身上逡巡了一圈儿,兴奋地说道。

    “脱衣服?”

    “班长,不要答应他!”

    “死田鸡,你再敢性、骚扰,我们就报警了!”

    几个女生一听四眼仔说输了要脱衣服,立即一脸警惕地捂紧衣服。

    “脱衣服是吧?”

    林轻衣却有些好笑地望着四眼田鸡,目光有些玩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