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身透视校花 > 正文 第146章 表哥,喝茅台酒吧!
    “你们能来,我怎么不能来呀?难不成,酒吧是什么不三不四的地方不成?”

    林轻衣没好气地笑道。

    她此时身上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未施粉黛的俏脸上莹白如玉,如同天山雪莲一样冰清玉洁,显得和酒吧这个环境格格不入,让几个同班的女生黯然失色。

    不过,现在林轻衣是班长,大部分女生都对她很服气,看到班长也一起逛酒吧,又找到了共同点,开始叽叽喳喳地说起话来。

    “是啊!酒吧又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地方!”

    “班长,我们订了一个包间,你和我们一起吧!”

    ……

    “是啊!班长,你和我们一起吧!”

    看到大家热情地邀请林轻衣,身为这次的东道主的唐娇,像是小天鹅一样,高高扬起脖子:“林轻衣,你如果不是看不起我们,就去和我们一起喝酒,你敢不敢?”

    “好啊!不过学生喝酒不太好,少喝一点点。”

    林轻衣点点头。

    很快,一群人来到一个豪华的包间。

    映入眼帘的,先是一块荧幕,然后有几张围成一圈的大沙,麻将桌。

    “娇姐,今天附近的酒吧都在搞庆典活动哎!”

    “对呀!听说蓝夜酒吧今天的酒水减半,还有现场活动可以参加!”

    “我还听说霹雳王酒吧请来了一支摇滚乐队!”

    来到包间后,一群女生就叽叽喳喳地说起话来。

    “你们急什么急?这个酒吧是诚哥推荐的,肯定有什么不同之处!”

    唐娇被她们吵得受不了了,大声说道。

    “是哦!今天第一天开业,酒吧肯定会有什么酬宾活动的!”

    女生们点点头。

    林轻衣却从她们的对话听出了不同的意味。

    这个酒吧是龙哥出钱开的,就在开业的今天,其余酒吧都开始做活动,使出各种手段拉顾客,这不是让他新店开张的第一天就爆冷门吗?

    此时,在夜巴黎酒吧的一处包间里。

    龙哥一身唐装坐在位,大肚子圆滚滚的钱福珠坐在他下手。

    钱福珠眉头紧紧皱在一起担忧地说道:“五哥,湾仔放出话来,要让你的酒吧在三天之内关闭!他更是放出话来,说我们新开张酒吧夜巴黎的老板欠他们钱,今晚他会带兄弟来讨债!”

    湾仔是浅水湾这边本土的一个势力,他们给自己取了一个高大上的名字,叫做皇家追债集团,其实,就是一个经营地下赌场,私人侦探,放高利贷,校园贷等等业务的势力。

    “看来是我太久没有威,现在的年轻人都把我忘记了!”

    龙哥寒声道。

    “五哥,我们好不容易洗白……况且现在那个姓徐的副局长一直盯着你,巴不得你出什么岔子……我看他今晚一定会带人来场子里的!”

    钱福珠担忧地说道。

    听到钱福珠的话,龙哥也有些怅惘:“是啊!那些年,混过的兄弟,如今天各一方。有的娶妻生子!有的牢底坐穿!有的人鬼殊途!这浅水湾,是我们共同一起战斗过的地方,我总不能让兄弟们在死后也不得安生!”

    “五哥说的对!浅水湾这一片是我们的兄弟埋骨的地方,也是他们的妻子安家的地方,所以不管这地下埋了什么,他们都不应该被打扰!”

    钱福珠点点头,仿佛当年的热血生涯又在脑海回荡。

    “这间酒吧我龙五就开在这里了,我就是要让人知道,我龙五回来了!老钱,你说的对,不要让当年退隐的兄弟再参与进来,我们现在是做正经生意,身家清白,不怕人查!”

    过了良久,龙哥摆摆手说道。

    林轻衣所在的包间里。

    “啊!猫!这里怎么有一只猫?”

    “还是纯白色的!好可爱啊!”

    林轻衣听到女生惊喜的叫声,才现阿狸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出来。

    对于此,她已经习惯了。

    “喵喵!来,姐姐抱抱!”

    一个叫陈琳的女生双眼放光地对着阿狸伸出双手。

    这个女生身材娇小,不过胸围却出奇地有些大。

    阿狸纵身一扑,就蹿到了她的怀里,用脑袋使劲地在胸口噌,还不时伸出舌头在她手指上舔来舔去。

    “我去下洗手间!”

    唐娇对于突然出现的猫不感兴趣,她看了林轻衣一眼,然后出门去洗手间。

    到了洗手间,她立即给秦守诚打电话:“诚哥,你让我注意的林轻衣今晚也到酒吧了……”

    “什么?林轻衣在夜巴黎酒吧?”

    秦守诚目光一寒,今天就是因为林轻衣他才被秦国庆收回了两家公司。

    “我们到的时候,她早就一个人先到这里了!”

    唐娇小声说道,她不知道秦守诚和林轻衣有什么纠葛,只能尽量给秦守诚提供信息。

    “这样,娇娇,你先稳住她,我一会儿就来!”

    秦守诚目光微微一转,就有了主意,一个漂亮女孩儿在酒吧可就能生很多意外了。

    很快,秦守诚带着几个公子哥来到包间,他看到坐在人群中间的林轻衣,故作惊讶地说道:“轻衣表妹,怎么你也来酒吧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了?”

    “怎么?表哥能来,我就不能来了?”

    林轻衣抬起头,淡淡地望了秦守诚一眼。

    然后,她瞥了身旁的唐娇一眼,现唐娇自从秦守诚来了之后,目光就一直在他身上,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酒吧是男人喝酒的地方,轻衣表妹也是来喝酒的吗?”

    秦守诚脸上始终挂着笑容,不过,他的话语却有些步步相逼。

    “服务员,来一打啤酒!”

    秦守诚笑容满面地叫来服务员。

    “来酒吧喝啤酒有什么意思?要喝,就喝茅台酒吧!“

    林轻衣用手撩了一下头,眯着眼笑道。

    那些跟着唐娇一起来的女生都有些不知所措。

    她们一般逛酒吧,只是喝一些啤酒,然后唱唱歌,体会一下酒吧里面那种不同于学校的气氛。

    “什么?喝茅台酒?”

    跟在秦守诚身后的几个公子哥都瞪大了眼睛,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林轻衣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儿说出拼酒,而且还是喝茅台。

    秦守诚听到茅台酒这三个字,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显然是想到了上次被龙哥坑的不堪回的记忆。

    不过,他怎么能在众人面前被林轻衣看轻,于是点点头:“茅台就茅台!服务员,把你们这里好的茅台酒拿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