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变身透视校花 > 正文 第143章 古董是假的!
    “没有带什么礼物!我只是想给爸泡杯茶!”

    秦小璐面无表情地说道。

    她对于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真的很讨厌。

    “哈哈哈!乖女儿回来咯!爸爸好久没有喝到璐璐亲手泡的茶了!”

    正在这时,一阵哈哈大笑传来,一个穿着唐装的中年男人龙行虎步走进大厅。

    这中年人虽然衣着朴素,身上却有一种久居上位培养出来的气质。

    “爸!”

    秦小璐望着来人亲热地叫道。

    “我的乖女儿,你瘦了!”

    秦国庆有些心疼地望着女儿的脸。

    然后他转过身,冷着脸严肃地望着秦守诚:“守诚,你老子当年创业花了五十万,现在给你的可是两千倍,该给你的,我都会给你,但是你不能做得太过分,要不然,我死了,财产全部捐出去!我老秦家,不养白眼狼!”

    显然,秦国庆看出来,秦守诚在暗中排斥小璐这个宝贝女儿,她迟迟不肯回家,说不定就和他有关。

    “真是个不争气的东西!”

    孙倩薇看到秦国庆脸色不对,立即伸出手指在秦守诚额头上戳了一下,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在秦国庆面前,她完全是一个贤妻良母的形象。

    孙倩薇呵斥了秦守诚两句,然后走到秦国庆身后,不停地抚摸他的后背:“国庆,你不要生气!都是我以前太惯他了!以后,我会好好管着他的!”

    “咦?怎么里面还有一张白纸?”

    就在这时,秦守城打开那轻衣带来的宣纸,疑惑地问道。

    他知道秦国庆喜欢古董字画,以为,这是一副秦小璐专门收集来的字画,没有想到是一张空白的白纸。

    “哦!我第一次来姨夫家,没有准备什么礼物,就想送姨夫一副亲手写的字!”

    林轻衣淡淡地笑道。

    “送我一副亲手写的字?”

    秦国庆惊讶地望着林轻衣,她俏丽的小脸上,满是认真之色。

    “哈哈!轻衣表妹,你不会是想班门弄斧吧?谁不知道,我爸就是圈子里面有名的书法大家?”

    秦守诚在一旁说道。

    “你就不能少说两句?衣衣要送国庆一幅字,肯定是因为今天是中秋节!礼轻情意重!”

    孙倩薇有些纳闷地瞪了自己儿子一眼,虽然平时这个儿子也很不靠谱,经常出去鬼混,但是在秦国庆面前也很老实。

    很会讨他欢心,要不然,也不会让秦国庆放心地把手下两家公司交给他打理,不过,今天怎么看起来,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像是脑袋被驴踢了?

    孙倩薇心里感到很委屈,自己这么做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他将来能够继承秦家的家产?

    都长这么大了,怎么就不能让自己省省心?

    “轻衣,小璐,走!我们去书房,快让姨夫看看,轻衣写的字怎么样,小璐,你们也来吧!”

    秦国庆目光柔和地望了林轻衣一眼,然后说道。

    一群人跟在秦国庆身后,来到一间古色古香的书房。

    书房里点着檀香,袅袅青烟中,给人凝神静气的感觉。

    林轻衣看到书桌上一个黄白相间镂空花纹的瓷瓶时,忽然目光呆滞了。

    一道系统提示响起:“清乾隆的洋彩锦上添花玲珑套瓶赝品,价值:六万,制作工艺:做好的套瓶经过“做旧”,用溶液泡去“贼光”新瓷器釉面刺眼的光,老瓷器釉面比较圆润的光则称“宝光”、再渗入“土沁”土壤物质渗入古瓷器釉面造成的洗之不去的痕迹……”

    “轻衣对古董也有研究吗?”

    秦国庆含笑地望着林轻衣,令大家很奇怪,似乎他对林轻衣特别青睐。

    “是啊!姨夫,我的妈妈以前对古董也有一些研究,我都是跟她学的!”

    林轻衣落落大方地说道,在这古色古香的书房里,格外给人一种书香气质。

    这样王霞担心起来,她自己的妹妹她能不熟悉吗?懂什么古董啊?

    她是知道林轻衣的出身的,父母都是乡村支教的教师,怎么可能懂鉴别古董?

    这个清乾隆的洋彩锦上添花玲珑套瓶是秦守诚买回来送秦国庆贺寿的,据说,这是他花了三个亿,从一个英国古董商手里买来的。

    当时,秦国庆大为感动,因为当时他拨给秦守诚1o亿的创业基金,没有想到他花了三亿为自己准备寿礼。

    从这一点上看,这个儿子还是非常有孝心的,也正是这样,他才把旗下两家公司交给秦守诚打理。

    “这个花瓶是假的!”

    就在这时,林轻衣语出惊人,她话音刚落,哗啦,一把把花瓶从桌上推了下来。

    哗啦!精美的花瓶落在地板上,摔成了碎片,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呆滞了。

    “假的?我花了三亿华夏币买来的古董,你说是假的?把你卖了能赔得起吗?”

    秦守诚第一个反应过来,指着林轻衣大声说道。

    “假的?”秦国庆看到林轻衣镇定的表情,弯下腰捡了一块碎片,用放大镜研究起来。

    过了良久,他喃喃地道:“没有想到,还真是我秦某人打眼了!”

    “什么?”

    秦国庆这话说出口,周围几个人的脸色都是一变。

    “怎么可能是假的?我明明请了几个专家一起鉴定!”

    秦守诚难以置信地说道。

    林轻衣轻轻一笑,非常自信地说道:“这当然是假的,我估计你也不知道这是真假,我猜,你是从拍卖会拍卖的,不是从英国绅士那里买来的吧?”

    “你!你怎么知道?”

    看到林轻衣自信的表情,秦守诚脸色变了。

    孙倩薇也很意外,没有想到秦守诚居然是从拍卖会买的,现在拍卖行很多高仿古董鱼目混珠。

    她板着脸问道:“老实说,这是怎么回事?”

    秦守诚支支吾吾地将整件事说了出来,原来,他是在一家拍卖会上看中的这件花瓶,最终以八百万的价格买来的。

    不过,同行的那个古董商人对秦守诚的眼力大加赞赏,说这个花瓶怎么怎么稀有,至少要价值上亿。

    后来,秦守诚自己也请了一些名家鉴定,都一致认定这个花瓶是真货,经过专家们重新估价,这只清乾隆的洋彩锦上添花玲珑套瓶价值三到五亿!

    “守诚,看来,你的眼力和心性还得历练历练!这样吧!那两家公司,我另外安排两个总经理过去,你自己先做出一些成绩出来再考虑接手家族企业的事吧!”

    秦国庆失望地望着秦守诚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