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启黄金年代 > 正文 第869章:其乐融融
    第70章

    对于卡佳的文笔,李宪很是满意。

    按照自己的想法,对原稿进行了一番删改,并好容易安抚了卡佳一番之后,便让其一面继续码字,一面安排《北方青年》周刊的排版,准备以连载的形式将稿子发出去。

    接下来的几,李宪彻底放飞了自己。

    给李友邹妮,以及老吴苏妈郑唯实王林和等一干故旧挨个通了电话,告知自己已经回来,邀请众人来冰城一聚之后,又专程买了礼品去祥云寺拜访了释能。

    释能现在可牛逼了,祥云寺墓地的事儿已经批了下来,第一片墓园基础设施已经在十一月份建造完毕。从92年末到93年初,经历了海南房地产泡沫破裂影响,全国各地楼市普遍低迷。可是祥云寺的墓园,在国家目前正在推广号召火葬的政策下,开盘既大火。

    墓园开了一个月不到功夫,已经卖出去了大半。几乎地势高,风向好的坑,都被刚死的,怕自己快要死的,要死了但短时间内还不死的顾客给抢购一空!

    投资六十多万的墓园,一个月功夫就收回了二百三十多万。连带着祥云寺配套的殡葬服务,真真儿是赚的是盆满钵满。

    祥云寺此前名气不小,但是业务杂,什么气功,推拿,乱七八糟的都带着。等李宪这一次到祥云寺的时候,发现寺庙前边儿的山门上,乱七八糟的牌子全清了。除了顶头一块红底漆金大字的“祥云寺”横匾之外,就剩下一幅白底黑字的大竖匾——冰城市祥云寺殡葬服务有限公司。

    寺中,原本只有六七个沙弥,两个扫地僧。现在也是队伍蓬勃,生生三四十号的僧人。大雄宝殿内为亲人祈福和祭拜求福的香火,更是冲三丈。

    连带着释能这个主持,也是鸟枪换炮,李宪跟老头唠嗑的时候,老头就已经打算退休了。

    原因?

    他那个傻徒弟,靠着目前的祥云寺,估摸着可以过活下去了。

    李宪过来拜访,释能心情大好,特地带着李宪去了趟后山墓园,看了看在李宪指点下自己为徒弟打下的一片江山。为了表示感谢,还亲自为李宪挑了一块背山靠水的地方。

    嗯、

    不是一个坑。

    而是整整四五十个墓地连在一起的地儿,按照释能的法,李道云,李友,邹妮的都给留出来了......

    按照目前墓园上风处600块钱一平的均价,这块地高低也值个十几万。

    但是自个儿还活着呢,就被人把死后的事儿安排的明明白白。李宪这心里边儿......咋的,都有点儿不得劲儿呢......

    就这么溜溜达达,日子一转眼就过了十几。咸鱼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

    十二月二十一号,林建岳到达了京城,在李宪的安排下,和央视方面展开接触。

    十二月三十号,离开家半年多的李道云在林家人的护送下,终于回来了。同行的,还有李宪的舅爷,港城现在赫赫有名的严九爷,严舒华。

    原本严舒华准备的是年前再过来,给姐姐扫墓。但是架不住李道云勾引,恰好经过了几个月的整合,港城的情况大致也稳定了下来,再想着严时琳也在内地许久未见,这才从了李道云,大老远的飞了过来。

    之前李宪已经跟李友过严舒华的事情,对于这个从小就未曾得见,一直是李道云心结的舅舅,全家人自然是得当个大事。

    听严舒华这一次跟自己老爹一道回了,李友和邹妮将林场那边的事情推了个干净,便带着李清一家来了冰城。恰好李匹也放假,也一道叫了回来。

    景耀街22号。

    老李家一家老小十口,连不满周岁的李清次女李敏敏都到了。除了身在美国实在脱不开身的李洁外,算是全部到齐。

    李宪也是好几个月没见到自己爷爷了。

    本以为老爷子在港城呆了半年多,出入豪门,跟李超人,霍东英,郝一夫这种级别的大佬交往,再回来再不济也得是个老华侨模样了。

    没成想,下了飞机到了家,头一件事儿就是翻箱倒柜把自己此前的旧衣服给翻了出来。

    一身的名牌西装咔咔咔就扔进了柜子。

    仅仅用了十分钟不到,就从一个港城大佬变成了村头老李。

    烟袋锅还是那个烟袋锅,山羊胡还是那个山羊胡,破棉袄还是那套破棉袄,唯独就是发型经过长时间的精心打理,让李道云满头的白发看着比此前在八九林场的时候精神多了。

    倒是紧赶慢赶,从深城赶回来的李匹。虽然只两个多月没见,变化大了点儿。

    臭小子此前去上学的时候,还是一副半大小子模样。又瘦又矮,嘴边儿上一圈绒毛胡子,满脸青春痘。看着就跟没骟的叫驴一般。

    这上了大学两个月再回来,气质不一样了。

    个子似乎长高了那么一点,身子也壮了些。

    打眼一看,有大人模样了。

    “二哥......你不讲究、明明好了去深城看我,我那头左等右等,等了你生生一个多月,也没见着你人影!到最后,还是我回了家才看见你的。你,你得咋补偿我?”

    心中刚刚升起一点“娃儿长大出息了”的李宪,被李匹拉着袖子这么一,脸色垮了。

    得,还是小毛孩子的性子。

    还补偿、

    我补偿你两电炮飞脚好不啦?

    轻车熟路的给了李匹一脚,李宪虎起了脸,“臭小子,我给你补偿个屁!我可是听妈了,你在深城上了两个月学,花了三千多块钱。一个月一千多,大手大脚的,回头收拾你!”

    虽然现在家里不缺钱,但是李匹毕竟也才十八岁。家里的产业现在丰厚,按照目前的形势来看,只要不作死,老李家仗着新北这些生意繁荣个十几年应该不成问题。

    重新活了一次,把家族带到这个份儿上,李宪初步感到了满意。

    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李匹这小子。

    年纪太轻,现在家里又这么有钱,万一玩儿脱了养出个败家子儿,到时候上哪儿哭去?

    按照李宪对李匹的认识,他可知道自己这前世老爹现任弟弟是个什么德行。

    在原本的历史之中,李匹安安分分的跟朱静过日子,虽有李家教养的关系,但是也得是日子过得清贫。

    男人嘛,没钱的时候才最乖。

    就这,在李宪记忆中,李匹也有过膨胀的时候。

    04年左右功夫,李匹同志意志满满的投身到了当时名震一时的“万里大造林”项目之中,把前两年攒的三万多块钱却砸了进去。那个时候擎等着五年之后三万变十五万。

    那个时候,李匹同志就很膨胀。

    膨胀到居然敢去参加同学聚会,跟后来林技校的一个女同学互相留了电话号码——还特么发短信。

    再后来......再后海事情被机智的朱静同志发现,狠狠的给李匹收拾了一顿。然后,由高秀敏等人背书的“万里大造林”被揭发庞氏骗局,李匹那辛辛苦苦攒下来的三万块钱打了水漂......

    从此之后,就再也没膨胀起来。

    不过从这件事儿,李宪觉得李匹这小子不是什么意志特别坚定的人。

    为了不让这小子走歪路,一些小来小去的毛病,一经发现.......

    就得治!

    “二哥,这你可冤枉我了!我那些钱可是都用在正经地方了啊!”

    凭白无故的挨了一脚,李匹委屈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