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1065章 真正的深渊!
    传送阵前,流光溢彩,一束束极尽绚烂的妖光冲天而起,在天空中撕开了一道道张牙舞爪的缝隙,透过缝隙,隐隐可以看到另一片璀璨的星辰。 `

    一尊全新的单人传送舱准备就绪。

    李耀是究极金丹,战力堪比元婴和妖皇,要将他传送到天元界,相当于传送一艘巨型妖魔战舰,所以要做好周密的保护。

    否则,即便是近在咫尺的天元和血妖两界,也有可能出现意外,稍有差错,被四维空间的风暴撕成碎片,落到和三个月前那十四名妖皇一样的下场。

    李耀穿着一套精心修补过的联邦军战斗服,和众人一一告别。

    “李会长——”

    韩屠虎百感交集地看着他,又想和他一起回去,又害怕自己这副模样会受到同胞甚至家人的误解,挣扎了半天,还是叹了口气,道:“拜托了,把书信交给我们的家人,让他们知道,我们还活着!”

    李耀攥紧拳头,所有书信都仔仔细细收藏在了乾坤戒内:“放心,一定!”

    “一路顺风!”

    火蚁王、金心月和索超龙站在一起,三人的目光都错综复杂,甚至有些恍惚,“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听到和平的消息,而不是看到星耀联邦的亿万铁骑。”

    顿了一顿,火蚁王的目光逐渐凝聚,在眼球外面笼罩上了一层薄薄的冰壳,令他看起来有些冷酷,“如果,星耀联邦真的打算趁此机会,彻底占领血妖界的话,妖族也不可能束手就擒的,包括我们。都不可能洗干净脖子让人来杀。”

    “妖神病毒在血妖界到处肆虐,疫区不断扩大,现在全靠万妖联军苦苦支撑。”

    “如果联邦军趁虚而入,我们只能抽调出大部分军力去对抗,那瘟疫一定会失控,整个血妖界都有可能被感染。 `”

    “如果血妖界变成了行尸走肉的乐园。天元界还会远吗?”

    李耀再次点头:“我会竭尽全力,绝不会让这样可怕的未来成真!”

    他一步步向传送阵走去,面前只剩下金屠异一人。

    今日的金屠异,和数日之前相比,又苍老了一大截,羽毛变成了浅灰色,身形都有些伛偻。

    他的双眸像是被一层淡淡的迷雾笼罩,看不清楚是否有智慧的光芒在里面闪烁。

    看着昔日枭雄变成这副模样,李耀有些感慨。

    金屠异绝对不是什么好人。甚至是一个大奸大恶之辈,如果他最初的“赤潮计划”成功,那么整个天都市的数千万市民都要给这个计划陪葬。

    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野心家。

    不过,李耀却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方式去恨他,似乎无论怎么恨,对他都造成不了半点儿影响。

    琢磨了半天,李耀简单道:“我要回家了,金前辈还有什么要嘱咐的吗?”

    金屠异笑了笑。伸出正在掉毛的翅膀,轻轻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没太多要嘱咐的了。我最近正在精心保养大脑,不能过度消耗脑力,也算不清楚太多东西。”

    李耀扬了扬眉毛:“保养大脑?”

    金屠异的大脑还有保养的价值吗?

    “没错。”

    金屠异神色轻松地说道,“我希望自己的大脑能正常工,维持最基本的智能,直到我站上审判台。坦然承认一切罪行的那一刻。”

    “如果让一个彻头彻尾的白痴,成为战争法庭中的一号战犯,在审判台上拉屎撒尿,那恐怕是对天元和血妖两界共同的侮辱,你说是吧?”

    “不过。 ? ? ?说 . `我预感自己坚持不了太久的,呵呵,所以你一定要快,快点儿解决整件事,快点儿把我送上审判台,千万不要让我以这种不尴不尬的方式,逃脱这场审判啊!”

    李耀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放心,金前辈,我一定会把活蹦乱跳的你,亲手送上战争法庭,结束这场战争!”

    说完这句话,他头也不回,大步走向传送舱。

    “等等!”

    金屠异忽然在后面叫住了他,和他并肩前进。

    万妖联军统帅,血妖界的掌控者,用一种直刺神魂深处的目光看着李耀,淡淡道:“非要说有什么‘嘱托’,倒是有一句话想和你说。”

    李耀站定,屏息聆听。

    金屠异道:“我看你们这些日子,为了谁是‘幽冥之子’,谁又是‘深渊’,绞尽脑汁,争论不休,闹得鸡飞狗跳,对吗?”

    李耀点头:“没错,我和金心月综合所有情报,开列了一张有数百个名字的名单,都有可能是‘幽冥之子’,就算是‘深渊’,都找到了十几个最有可能的嫌疑人,并且按照他们的嫌疑程度,一一排出了危险系数,等我回到天元界,若是遇上这些名单上的人,自然会提高警惕。”

    金屠异笑了:“短短数日,就弄出了一份几百人的大名单,我这个女儿真是不简单!这么说的话,你们都认为,‘幽冥之子’和‘深渊’就是这一次天元界之行,最大的敌人了吗?”

    李耀愣住:“难道不是?”

    金屠异眼底的迷雾忽然消散,清澈如水的瞳孔中倒映出了天空中美丽的极光,这样的光芒让他看起来像是年轻了几十岁,又变成了三个月前,那个乾坤在手的金屠异!

    “知道为什么我从一开始就没有参与这份名单的编制吗?脑力不足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我并不觉得‘幽冥之子’和‘深渊’,就一定是你最大的敌人。”

    “或者说,纠结谁是‘深渊’,根本没有意义。”

    “幽泉老祖的目的,是煽动两界之间的血仇,将这种仇恨在短期内激发到极致,从而引发世界大战。”

    “并非只有‘幽冥之子’和‘深渊’才可以做到这一点的。”

    “还记得我和你第一次会面时,我说的那些话吗?即便确认了真人类帝国来袭的真实性,天元界也未必会放弃和血妖界的战争,甚至会变本加厉,不惜一切代价攻占血妖界,把所有妖族都押到星海深处去挖矿。”

    “也许,在联邦高层眼中,这才是应对真人类帝国威胁的最好方法。”

    “呵呵,如此一来,谁是‘深渊’,还重要吗?”

    “或许,每个人心底都有一座‘深渊’,当悲伤、愤怒、仇恨、贪婪、自负……这些情绪的黑暗面,将人的神魂彻底吞噬,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深渊’。”

    “丁铃铛可以,妖刀彭海可以,议长江海流可以,铁帅周横刀可以,秘剑局长吕醉可以,斩妖处处长过春风可以,我,万妖联军统帅金屠异可以……当然,你,秃鹫李耀,更可以。”

    李耀动容,下意识道:“我不是‘深渊’,绝对不是!”

    金屠异笑了笑:“没错,你绝对不是幽泉老祖制造出来的那个‘深渊’,但你真的确定,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你都不会把自己变成另一个‘深渊’吗?”

    李耀浑身一震,如醍醐灌顶。

    金屠异的双眸就像是吞噬了大量的极光,源源不断灌注到了李耀体内,他淡淡道:“明白了吗,或许等你回到天元界之后,要面对的真正敌人,不是幽泉老祖制造出来的‘深渊’,而是无数被愤怒、贪婪、野心、自负和仇恨制造出来的‘深渊’。”

    “前一个深渊好对付,但后一个深渊,无影无形,又无所不在,你要怎么对付?”

    李耀的瞳孔骤然收缩:“金前辈的意思是,我必须想办法消灭两界之间的仇恨?”

    金屠异一边咳嗽,一边摆手:“你想岔了,年轻人,仇恨既不可能被消灭,也未必是必须消灭的东西。”

    “往近说,天元和血妖两界厮杀上百年;往远说,人妖分裂之后,人族和妖族血战四万年……战火连天中凝练了四万年的仇恨,怎么可能在一朝一夕被消灭?”

    李耀默然。

    金屠异叹息道:“我不是要你消灭仇恨,只是希望你,还有所有能决定未来的人,不要被仇恨吞噬,堕入黑暗的‘深渊’,在丧失理智的情况下,做出追悔莫及的决定。”

    说到这里,他有些自嘲地笑了笑,道:“这话从我这个丧心病狂的战争贩子口中说出来,似乎有些太讽刺了吧?”

    金屠异的身形重新伛偻下去,步履蹒跚地离去。

    “金前辈!”

    李耀的脑子有些乱,提高声音道,“很多时候,我连自己内心的愤怒、贪婪、仇恨和杀意……诸多黑暗情绪都无法彻底斩断,又该怎么去阻止别人?”

    金屠异头也不回,随意挥了挥手:“别傻了,年轻人,善恶本就是神魂的两面,怎么可能将恶的一面彻底斩掉?没有邪念的人,那还是人么?学会和你的黑暗面和平共处吧!”

    九渊之上,大风皱起,风沙之中,极光摇曳,李耀伸手不见五指,金屠异的背影很快隐没在了风尘之中。

    收摄纷乱的心神,李耀跨入传送舱之中,用力合上舱盖,深吸一口气,狠狠抹了一把脸。

    前方或许还有风云变幻,无比诡谲的道路在等待着他,但无论如何,他都要回家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