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1058章 深渊!
    李耀的眼神就像是两支冰锥,狠狠刺入了陆无心的大脑,冷冷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话?”

    陆无心笑了:“你不就是想引诱我说出更多的细节吗?无所谓,既然落到了你们手里,要杀要剐都由你们决定,我只好多展示一些诚意啦!”

    “这样吧,把我放开,再给我一具生化脑,我将自己知道的,关于‘幽冥之子’的50%情报都告诉你们,随便你们怎么去验证这些情报的真实性,等到你们彻底相信之后,我们再来谈剩下50%,以及你们如何保障我人生安全的问题。c£,”

    李耀沉吟片刻,摇头道:“不能给你生化脑,你太危险了,我给你一台功能最简单的晶脑,你将50%的情报输入其中,等我们确认真实性之后,再来谈条件。”

    陆无心思索了很久,最后“嗤嗤”笑了起来,像只漏气的皮球:“成交!”

    封印着他的幽蓝冰晶逐渐融化,在两名妖王的搀扶下,陆无心艰难地爬了出来,惨笑道:“给我弄点儿吃的,我要确保大脑的高速运转,否则,很多信息都是一鳞半爪,斑斑驳驳,未必能想起来啊!”

    李耀和火蚁王商议片刻,决定由火蚁王亲自调配一些高能食物出来,专门针对陆无心的大脑进行注射,确保大脑的高度活跃,而身体依旧处于极度虚弱状态。

    对这名诡计多端的妖皇,他们不敢有丝毫大意。

    半个钟头之后,陆无心开始交待,这一交待就是整整三个钟头,输入的信息足足能塞满半枚玉简。

    直到最后,他将晶脑向李耀缓缓推过来时。脸上依旧挂着神秘的微笑。

    接下来一番话,却是将李耀的心脏,都推入了无底的深渊。

    “我花了十年时间来搜集这些情报,绝对能锁定大部分的‘幽冥之子’。”

    “不过,在幽泉老祖的谋划当中,‘幽冥之子’也是分级别的。其中最高级的一名‘幽冥之子’,代号‘深渊’,你们绝对抓不到他。”

    “因为,幽泉老祖从来没要求他发送回来任何情报,没有要求他做出任何一件损害星耀联邦利益的事情,甚至在将‘深渊’派出去之前,还对他进行了洗脑,令他对自己的人类身份,深信不疑。”

    “没人知道谁是‘深渊’。连他是男女老少,高矮胖瘦都不知道,甚至连他自己,在被‘激活’之前,都未必知道。”

    “只有幽泉老祖才知道谁是‘深渊’,数十年来,他不遗余力地为‘深渊’输送炮弹,帮助‘深渊’在联邦内越爬越高。却是没有露出半点儿蛛丝马迹。”

    “呵呵,你们千方百计想要抓住幽泉老祖。但说不定幽泉老祖已经逃到了天元界,唤醒了‘深渊’和所有‘幽冥之子’。”

    “正所谓‘狗急跳墙’,他们都被逼上绝路,谁知道会干出什么事呢?”

    “所以,你们要分析我这些情报的真实性,随便啊。尽管慢慢分析好了,反正时间既不在我这边,也不在你们这一边,而是在幽泉老祖和‘深渊’一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一个小时之后,停泊在幽骨城上空的天火组织旗舰“混沌号”中,一场秘密会议正在进行中。

    参与会议的是李耀、金心月、火蚁王、韩屠虎,索超龙这几个天火组织高层,还有通过“炫影飞虫”投射出一道虚影,远程参加会议的金屠异。

    面对陆无心吐出来的情报,所有人都满脸阴郁,空气压抑得可以拧出水来。

    “唰唰唰唰!”

    十几张光幕之上,无数情报如没头苍蝇一般乱飞,飞得所有人都心乱如麻。

    李耀道:“首先要确认,陆无心交待的情报究竟是不是真的?会不会是胡编乱造出来拖延时间?”

    韩屠虎打了个手势,让其中一张光幕停止变化,将情报中的一份城防图不断放大,道:“别的情报,我不知道真假,但这张城防图,包含了二十年前大荒前沿城市‘西川堡’的兵力部署图和地下战堡结构图。”

    “西川堡原先不过是一处蛮荒小镇,不过在三十年前发现了大量的晶石矿脉,飞速膨胀起来,到二十年前,已经成为大荒重镇。”

    “那时候,我的部队就驻扎在西河堡附近,还参与了后来的‘西川保卫战’,所以对当时的防御体系印象颇深,这份情报应该是真的。”

    “当时的我,属于附近的野战军系统,并没有资格深入了解驻军的防御机密,西河堡也没有本土宗派,只有当地驻军的最高挥官、参谋长等寥寥可数的几名军官,才能接触和送出这样的情报!”

    “而且——”

    韩屠虎的眼神陡然锐利起来,“十九年前,西川堡遭遇了一场规模空前的‘兽潮爆发’,数以亿万计的虫海,简直是从矿坑深处直接冒出来,瞬间袭击了西川堡附属的所有矿脉!”

    “当时,我们都以为这是巧合,对方是无意间被传送到西川堡的地下矿脉之中,才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现在看来,对方先了解了西川堡的防御体系,再通过精准传送,一剑封喉,这才是更加合理的说法。”

    李耀沉吟道:“也就是说,二十年前西川堡方面的驻军最高指挥官,或者参谋长,极有可能就是‘幽冥之子’?他们现在情况如何?”

    韩屠虎的眼神变得空洞起来,喃喃道:“二十年前,驻扎在西河堡的是联邦军第六十六军,在‘西川保卫战’中,当时的军长和参谋长全都力战身亡,眼看西川堡就要沦陷,副参谋长‘端木明’挺身而出,指挥残兵激战三天,甚至亲自带头发动反冲锋。终于保住了西川堡!”

    “当时,我和端木明并肩战,对他如疯似魔的战法印象极为深刻,知道此子绝非池中之物!”

    “从那以后,端木明连战连捷,镇压了数十次兽潮爆发。成为联邦军中冉冉升起的新星,一路官运亨通,历任六十六军军长,‘天马战团’副战团长,目前是‘龙骧战团’的最高指挥官。”

    “龙骧战团是联邦最早一批全面换装‘玄骨战铠’的最精锐部队,亦是今日联邦的十六支‘全晶铠战团’之一。”

    “他们经过了二次换装,目前装备的都是玄骨战铠的最新改进型号,‘强袭型’和‘超重装甲型’,论装备水平。还在我的‘飞虎战团’之上!”

    会议室里一阵沉默。

    星耀联邦倾尽一国之力,砸锅卖铁了十几年,一共砸出了十六支全晶铠战团。

    而韩屠虎的“飞虎战团”已经在幽暗绝域中被打残,大部分士兵都被抓到了血妖界。

    也就是说,短期之内,联邦只剩下十五支全晶铠战团。

    其中一支的最高指挥官,就极有可能是幽泉老祖的暗子?

    可怕!太可怕了!

    索超龙难以置信:“这,这太荒唐了吧。一个来历不明的陌生人,真的有可能在短短几十年间。混入星耀联邦的核心层么?”

    “有可能的。”

    李耀深吸一口气道,“你们不是联邦人,不了解我们联邦的政策。”

    “最近一百年来,血妖界和天元界发生融合,两个世界之间不断出现虫洞,靠近融合点的大荒成为重灾区。动辄是‘兽潮入侵’、‘虫海爆发’!”

    “一次次兽潮爆发,大荒上的无数城镇都被摧毁,无数人流离失所,失去了所有的亲人,就连家园都彻底湮灭于风沙之中!”

    “咳咳咳咳!”

    索超龙有些尴尬地咳嗽起来。他有心想要和李耀辩论一番究竟谁才是大荒真正的主人,谁才是“烧杀抢掠”的始俑者,琢磨了一下,好像不是时候。

    李耀继续道:“大荒之上,地广人稀,生存艰难,户籍制度和身份制度的监控非常困难,有时候一整座城镇都被兽潮吞噬,所有资料都消失得一干二净,怎么证明某人的身份?”

    “譬方说,某次兽潮爆发,将一座城镇彻底摧毁之后,在附近的戈壁之上,出现了一个遍体鳞伤的陌生人,说他就是这座城镇的居民,千辛万苦才逃出来,但家人和家园全都没了,怎么证明?根本没办法证明!”

    “更何况,星耀联邦将这场战争,当成是人族和妖族之间的种族大战,那么,只要能证明某人的确是100%的人类身份,自然就是我们这一边的,还需要什么多余的证明呢?”

    “没错!”

    韩屠虎点头道,“我以前在大荒上服役时,经历过无数次兽潮入侵,那些受灾民众,大部分都被虫海、兽潮吓得神志不清,很多人都有严重的创伤后遗症,会出现心理疾病和失忆现象,谁还好意思去揭开他们的伤疤?反正,通过细胞检测,证明他们的人族身份就可以了啊!”

    “而且,联邦有政策,对兽潮爆发的受害者,提供各种优惠。”

    “如果他们要上大学,都有加分,要加入各大宗派或者联邦军,在同等条件下也会优先录取,加入之后,也有更多的关照。”

    “大荒人在穷山恶水中生活了数百年,优胜劣汰之下,他们的血脉原本就十分强大,又和妖族有着血海深仇,厮杀起来更加拼命,他们是最优秀的兵源,不培养他们,又培养谁?”

    “所以,无论在联邦军还是在各大宗派内,来自大荒的战士和修真者,都是一股庞大的势力,号称‘大荒一脉’,影响力极大,这一点,李会长最清楚了!”

    李耀点头,没错,他出身大荒战院,自然也属于‘大荒一脉’,知道大荒修士的力量究竟有多么庞大。

    玄骨战铠之所以成为联邦军的第一款量产型晶铠,一方面固然是他们的设计出色,但另一方面,没有“大荒一脉”在军中和政府里的影响力支持,也根本不可能成功的。

    ----------

    和各位兄弟通报一下,家里的小牛目前一切正常,预计明天出院,老牛这两天再琢磨琢磨剧情,争取从后天开始把速度再提起来!

    让大家久等,真是不好意思,也多谢大家的理解和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