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1056章 幽冥之子!
    一天后,金乌国和幽泉国边境城市,幽骨城。w?

    这里的瘟疫已经被彻底控制住,重新成为万妖联军的前进基地。

    废墟深处,地底数十米,一间防御森严的囚笼之中。

    “疯医”陆无心的身体被浸泡在一口巨大的生化槽中,槽内却是一片幽蓝色的冰晶,将他彻底冻住,连一根脚趾头都动弹不了。

    唯有脑袋戳在冰面之上,却是被冷冰冰的金属钳死死钳住,连眼皮都被钢针扒开,连眨眼都办不到。

    四周的墙壁上都是玄奥繁复的攻击性符阵,时不时闪动着“噼啪”响的电弧,牢房内二十四小时都有至少一名妖皇把守,对这名迄今为止抓获的幽府军最高级别人物,严加看管。

    即便如此,“疯医”陆无心脸上依旧挂着怪诞的笑容,用一种毛骨悚然的眼神盯着对面的李耀和火蚁王。

    火蚁王被他看得心里发毛,冷笑道:“陆无心,今日的局面,恰似半年前在幽府岛上的刑房之中,只不过你和我却交换了位置,这就叫做‘风水轮流转’了!”

    “当日在刑房之中,你究竟是怎么炮制我,怎么将我脑中的每一个细胞都压榨干净,我依旧记得一清二楚。”

    “今天,正好要请你也尝尝同样的滋味了!”

    “疯医”陆无心笑得愈发灿烂,转动了一下有些冻僵的舌头,怪腔怪调地说道:“没用的,火蚁王,你看到我头上这么多的刀疤了没有?”

    “别人都叫我‘疯医’,因为我经常会干出一些疯疯癫癫的事情,而其中最疯狂的。莫过于将自己的天灵盖揭开,给自己的大脑做了一些小小的手术,埋进去不少稀奇古怪的小东西。”

    “嘻嘻嘻嘻,我的大脑,或许是血妖界最复杂的迷宫,如果不是我主动开启。?.?`你们休想弄清楚埋藏在脑域最深处的‘小秘密’!”

    “而一旦我的脑神经,感知到了过度强烈的痛觉,我埋在脑子里的‘礼物’随时都会爆炸,让我死得舒舒服服,毫无痛苦。”

    “所以,真想要我和你们合,麻烦换一种态度,我对幽泉老祖谈不上有什么忠诚度,你们的价码稍稍开高一点。我就一五一十,把他彻底出卖啦!”

    火蚁王哈哈大笑:“死到临头,还要嘴硬!陆无心,你以为自己真的很有价值?幽泉老祖巢穴中的十六台生化主脑都被我们控制,已经解析出了大量的资料,很快就会搞清楚‘孢子计划’的全貌和‘妖神病毒’的所有变种图谱!”

    “你又有什么资格,谈什么‘合’?”

    “至于你脑子里的东西,真也好。假也罢,集结整个血妖界的力量。总有办法把它弄出来!”

    “到时候,哼哼,姑且不说你帮助幽泉老祖炼制‘妖神病毒’,害死了多少人,就说十几年前的你,顶着‘疯医’的名号。又害死了多少人?我都很想知道,若是把你交给这些受害者的家属处置,你究竟是什么下场!”

    “哈哈,哈哈哈哈!”

    陆无心狂笑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眼泪都掉出来,一张脸憋得通红。

    他的眼神变得无比诡谲,阴恻恻道:“你们以为,那十六具生化主脑,甚至是整个‘孢子计划’,就是幽泉老祖的全部底牌吗?”

    “你们把幽泉老祖想得太简单了,真是太简单了!”

    “信不信随便你们,反正在我的脑子深处,还隐藏着一些十分关键的信息,那是任何生化主脑中都不可能记载的绝密资料,甚至关系到整个血妖界的存亡!”

    “嘻嘻,你们以为,破坏了‘孢子计划’就万事大吉?”

    “愚蠢!”

    “死到临头的不是我,而是你们,你们所有人,甚至是整个血妖界啊!哈哈哈哈!”

    “什么意思?”

    火蚁王的触角高高竖起,怒喝道,“幽泉老祖究竟在哪里?”

    “我怎么知道?”

    陆无心得意洋洋地看着他,“不过,现在最关键的不是他在哪里,而是他还有什么底牌,对吧?放开我,我慢慢说给你听啊?”

    火蚁王瞪眼:“你——”

    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的李耀忽然道:“你想怎么合?”

    陆无心眼底一亮,笑嘻嘻道:“还是‘秃鹫李耀’懂得变通,或许是你也发现有些蹊跷了吧?”

    “想想看,就连在‘血妖界四巨头’中排名第三的金屠异,都可以布下这么大一个局,怎么在‘四巨头’中数一数二的幽泉老祖,会如此轻易就被一棍子打翻?没道理啊!”

    李耀冷冷道:“说出你的条件。??.? `”

    “很简单。”

    陆无心舔了舔嘴唇,道,“我这个人对名利都不怎么热衷,只喜欢埋头做研究。”

    “我把幽泉老祖的全部秘密都告诉你们,同时配合你们对妖神病毒进行研究,要知道,最近五年,我一直是妖神病毒实验室的主持人,有我帮助,你们一定能更快控制住这场瘟疫。”

    “条件么,就是放我一条生路,为我准备一间设施齐备的研究室。”

    “我可以改名换姓,甚至从此不再抛头露面,你们大可以对外宣称我已经死了。”

    “这样的条件,对双方都有好处,对吧?”

    李耀和火蚁王对视一眼,沉吟片刻,摇头道:“幽泉老祖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但终究也就是一条虫,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你这么危言耸听,我们怎么知道你不是在胡吹大气?”

    “这个简单。”

    陆无心笑眯眯道,“我可以先把‘幽冥之子’的大致轮廓告诉你们,你们自己去判断它的真实性啦!”

    “幽冥之子?”

    李耀嘴角一扯,“孢子计划”还没彻底收尾,怎么又冒出来一个“幽冥之子”,这又是个什么玩意儿?

    陆无心眨了眨眼,笑道:“上次见面时,幽泉老祖为火蚁王穿上了一套‘毒蝎蚀骨穿心锁’,那是来自天元界首屈一指的炼器大师,‘日蚀’江少阳的品。”

    “当时,无论幽泉老祖还是我,都觉得万无一失,绝对不可能有人破解江少阳呕心沥血的杰。”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到最后它还是被破解了,导致了我们全盘计划的失败。”

    “呵呵,那时候谁能想到,十年前曾经在炼器术上打败过‘日蚀’江少阳的‘秃鹫李耀’,竟然就隐藏在我们身边?”

    “只不过,秃鹫李耀,你难道就不奇怪么?”

    “天元界首屈一指的炼器大师,呕心沥血炼制出来,专门用来禁锢妖皇的法宝,怎么会出现在血妖界?究竟是什么人把它从天元界走私过来?”

    “如果是一般的链锯剑、晶石战车甚至晶铠,走私到血妖界也就罢了,连这样的至宝都可以走私过来,这说明什么?幽泉老祖在天元界究竟拥有多么强大的能量?”

    火蚁王目光凝滞,一声惊呼!

    李耀亦是深深眯起眼睛,额头渗出了一滴冷汗。

    从见到“毒蝎蚀骨穿心锁”的那一刻起,这个问题就困扰了他很久。

    只不过后来一路破坏血妖之眼,帮助金屠异掌控大权,领导天火组织崛起,又要控制瘟疫,几乎没有半点儿喘息的时间,这件事就暂时搁置到了一边。

    此刻,被陆无心重新提起,就像是一根毒针,狠狠刺入了李耀的后脑!

    李耀厉声道:“幽泉老祖在天元界有人?”

    陆无心没有正面回答,不慌不忙道:“话说,圣女金心月这段时间在血妖界声名鹊起,绝大部分低阶妖族几乎都快被她征服,而她‘从妖变人’的经历,亦是颇为传奇啊!”

    “无论那些愚夫愚妇怎么说,你我都一清二楚,金心月是因为无意间吞噬了大量‘混沌神血’才从妖变人的,而‘混沌神血’却是从幽泉老祖的实验室中偷出来的。”

    “嘻嘻,问题来了,你们觉得,金心月弄到手的就是唯一一瓶‘混沌神血’吗?”

    “不错,那的确是最后一瓶‘混沌神血’,幽泉老祖将它留下来的目的,是希望能研究其中的奥妙,找到大规模量产的办法。”

    “只不过,他的研究始终处在见不得光的状态,无法使用血妖界中规模最大的几间生化工厂,所以大规模量产的研究,一直都没有进展。”

    “然而,幽泉老祖在上百年间,发现了至少几十处混沌遗迹,难道真的就只找到了这一瓶‘混沌神血’?”

    李耀和火蚁王,同时艰难地吞了一口唾沫。

    陆无心笑得十分灿烂:“既然金心月吞噬了大量‘混沌神血’之后,细胞趋于稳定,由妖族变成了人族,那么别的妖族只要吞噬了大量的‘混沌神血’,同样有一定的几率会发生改变,变成100%的人族,任何检测手段,都不可能看穿他们的底细,对不对?”

    “如果我告诉你们,或许早在几十年前,就有一些幽泉老祖的心腹,吞噬了大量‘混沌神血’,转化成人类形态,随后神不知鬼不觉地渗透到了天元界中慢慢发展,而这些人就被称为‘幽冥之子’,你们又信不信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