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1050章 圣女诞生记!
    雷兰和其余数百名姑娘,被长着巨大泡囊的大鸟送到了金乌国西部的山坳里,在一所临时搭建起来的速成防疫学校中,展开了护士的培训。『≤,

    和他们在一起培训的,还有大批士兵。

    护士和大兵配合,既要学习如何用一种新调制的甲虫来检测民众有没有携带妖神病毒,也要学会如何操多达三十七种注射器,为不同种类的妖族进行治疗,更要学习用妖火喷雾或者冰霜喷雾来净化一片区域,彻底消灭妖神病毒的隐患。

    在速成学校里,雷兰第一次见识到了妖神病毒的恐怖。

    感染了妖神病毒之后的妖族,非但丑陋到了极点,六亲不认,狂性大发的模样,更是令她心惊肉跳。

    时间一天天过去,速成学校里的气氛越来越凝重,被密封生化槽运送到这里来的病患也越来越多,模样越来越狰狞。

    据说,自从第一例病患出现之后,疫情在幽泉国呈爆炸式发展,没过几天,幽泉国北部好几座人口稠密的大城市全都沦陷。

    而在金乌国和狮屠国,甚至是各族混居的通天城,都有星星点点的疫情出现,逐渐连绵成了一片。

    唯有霸海国,因为海广人稀,妖神病毒在海水中扩散困难,侥幸逃过一劫。

    事到如今,退缩是不可能的了,学校里的老师们都说,这是血妖界史无前例的浩劫,只有大家齐心协力,才能将病毒镇压,否则,所有人都逃不了。

    雷兰只有压制住内心的恐慌,沉下心来学习。她原本就很聪明,很快成为了最优秀的实习护士。

    这时候,从四面八方陆续赶到这里,学习防疫技能的护士和士兵越来越多。

    两个月前,还只是山坳里一所临时搭建的学习班,很快就扩大到了数万人规模。

    雷兰万万没有想到。在最新一批大兵中,她会巧遇自己的亲人,弟弟雷闯!

    这个虎头虎脑的小子,从小就渴望成为万妖联军,最后却被大哥雷奇蛊惑,说什么认清了万妖殿的真相,在征兵时逃到了深山老林里去。

    可是,这一次姐弟重逢时,他居然又穿上了簇簇新的军服。成为了万妖联军当中的一名防化兵!

    雷兰被弟弟彻底搞懵了。

    雷闯却是掸着军服上的灰尘,笑嘻嘻地告诉她,自己的确加入了万妖联军,不过在那之前,自己已经加入了一个名叫“天火”的全新组织。

    他说,加入天火组织之后,他懂得了很多道理,觉得整个世界都焕然一新。而他之所以在上级的安排下加入万妖联军,也是带着任务来的。

    他的任务。就是把这些道理,在万妖联军的基层中,慢慢扩散开来。

    弟弟讲的那些“道理”,把雷兰彻底吓住了。

    什么“人妖同源”,“妖是人变的”,“巴彦直的故事”。“张牛儿的故事”,这些奇谈怪论,完全和万妖殿的传说不符,甚至比当初“混沌之刃”的歪理邪说,还要大逆不道!

    雷兰听得心惊肉跳。死死拽住弟弟,不想让他再出去闯祸,家里出了一个反贼难道还不够,非要再出第二个么?

    既然加入了万妖联军,那就在军队里好好干,这才是正道!

    雷闯却是不以为然,告诉姐姐说,今日的“天火组织”,和当年的“混沌之刃”截然不同,可是得到了上面大人物的支持,属于半公开性质,上面很多时候都是睁一眼闭一眼,甚至有意纵容他们在军队里的扩散。

    非但如此,就连原先针对“混沌之刃成员”的通缉令,都变成了做做样子,很多原混沌之刃成员,随便用个假名字,加入了天火组织之后,摇身一变,又可以在街上大摇大摆,谁都不会来抓他们。

    雷闯说,他们的大哥雷奇就是其中之一,他早就和不少混沌之刃成员一起,集体并入了天火组织,还当了什么“怒焰战队”里的小队长。

    一开始,对弟弟的说法,雷兰嗤之以鼻,官府和叛军合?怎么可能!

    不过,随着疫情的扩散,外面人心惶惶,而在这所鱼龙混杂,汇聚了四面八方各个部族战士的防疫学校里,关于“人妖同源理论”和“混沌巴彦直的故事”,却是慢慢扩散开来,到最后,似乎变成了人尽皆知,心照不宣的“秘密”,就连厕所里的扫地大妈,见了雷兰,都会神秘兮兮地挤眉弄眼,把她拉到角落里,小声说:“你知不知道,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叫巴彦直的人……”

    就是在这种乱哄哄的气氛中,雷兰结束了培训,为一名合格的护士,和弟弟等一批防化兵一起,奔赴了疫情第一线。

    离开了与世隔绝的小山坳,越往北走,越能感受到妖神病毒的破坏性。

    很多城镇十室九空,化一片废墟,残垣断壁之间的斑斑血迹,令他们像是一座座从地底崛起的坟墓。

    越是在这样疫情严重的地方,天火组织的活动就越明目张胆,在很多被病毒吞噬的无人区,雷兰甚至看到佩戴着天火组织徽章的战士,就在光天化日之下活动,近在咫尺的万妖联军却是无动于衷!

    而另一个名字,“圣女金心月”,亦是被雷兰渐渐熟知。

    越往北走,这个名字出现的频率越高,据说她是应运而生,救苦救难的女神,她的血得到了九天十地所有神魔的祝福,拥有对抗妖神病毒的神奇能力,而她本人,更是不辞辛劳地日夜穿梭最前沿的疫区,无论是高贵的银血,还是卑微的黑血,甚至是“肮脏”的乱血,在妖神病毒来袭时,都可以得到她无微不至的照顾。

    雷兰在疫区不少城镇的残垣断壁之间,都看到过圣女金心月的宣传画。

    画中的金心月,头发和眉毛都被火焰燎乱,满脸的悲天悯人。披着一身千疮百孔的白袍,却是被烟尘染成了灰色,她怀里紧紧搂着一名奄奄一息的黑血妖族孩童,眼神,玉石雕琢一般的双手,和孩子枯瘦如柴的刃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丝毫没有嫌弃孩子肮脏的意思。反而微微俯下身子,正欲亲吻孩子的额头,缓解孩子的痛苦。

    这些宣传画,令雷兰很是疑惑。

    她明明记得自己曾经见过一名叫做“金心月”的圣女,然而那名圣女和宣传画中的圣女,却有着云泥之别。

    这一位,仅仅是在宣传画上,光靠那对荡漾着无限慈悲的眼眸,就足以令人顶礼膜拜了。

    的确。有很多在疫情侵袭之下流离失所的低阶妖族,甚至是万妖联军中的基层士兵,都喜欢对着圣女金心月的宣传画顶礼膜拜。

    甚至有一种荒诞不经的传闻,据说在病毒来袭时,只要在心底默念“圣女金心月”的名字,就可以减少感染概率。

    身为护士的雷兰,当然知道这是无稽之谈,却禁止不了那些目不识丁的低阶妖族深信不疑。

    在很多低阶妖族的脖子上。甚至出现了镌刻着“圣女金心月”之名的木牌和香囊,据说有着百毒不侵的神效。

    一次偶然的机会。雷兰吃惊地发现,这些有着“圣女金心月”之名的木牌和香囊,竟然是弟弟雷闯等天火组织成员,在暗中分发的!

    可想而知,关于“圣女金心月”的那些传言,也是他们扩散出去的了。

    怒不可遏的雷兰。气得当场就去找弟弟理论,质问他为什么要搞这些装神弄鬼的名堂?身为一名防化兵,难道连最基本的防病毒知识都不知道么?区区几个鬼香囊,怎么可能防得了最可怕的妖神病毒!

    弟弟却是笑嘻嘻地说出了一番道理:

    “现在妖神病毒在各地爆发,整个血妖界都人心惶惶。疫区之内的秩序都已经失控,而疫区之外的地方也是岌岌可危,很多时候,仅仅是一个谣言,就足以令一座城镇陷入极度恐慌!”

    “而针对妖神病毒的解毒剂和疫苗都在大规模炼制之中,医生和护士的数量也严重不足,远水解不了近渴,不可能在短期内,彻底控制住疫情。”

    “用这些木牌、香囊,再加上圣女金心月的名号,的确不能治病,但至少可以安抚人心,稳定秩序,给人希望。”

    “大灾面前,秩序比什么都重要!”

    “更关键的是,通过这种方式,将‘圣女金心月’之名深深植入所有人的心中,那么,一旦疫苗和解毒剂都能大规模炼制,就可以通过这位圣女的名义,第一时间号召所有人都来接种和治疗。”

    这番理论说得雷兰哑口无言,琢磨了半天都想不出反驳的道理,只好皱着眉头听之任之。

    他们就这样一路前进,深入幽泉国境内的幽骨城。

    幽骨城原先并不是疫区,还在万妖联军的掌控之中,是他们向幽泉国深处继续挺进的后勤基地。

    谁也说不清楚,病毒究竟是如何爆发。

    总之,当雷兰反应过来时,城市的四面八方已经被凄厉的惨叫声包围,仿佛九幽黄泉的大门洞开,将大批失控变异体放了出来!

    -----------

    不好意思,更晚了。

    过去十个钟头,或许是老牛活到现在最心惊肉跳的十个钟头。

    儿子从昨晚开始发高烧,一直不退,早上送去儿童医院看过病,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就开了点药回家。

    结果,中午吃了药,正蔫了吧唧地看着电视,忽然浑身抽搐,昏厥过去,还出现了尿失禁。

    老牛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看到儿子昏迷不醒,尿渍慢慢扩大的那一刻,究竟是怎样的心情。

    幸好,离家不远就是一家大医院,赶紧抱过去。

    目前初步诊断结果是“高热惊厥”,小儿高烧不退的常见病,后果未必严重,不过发起来的声势,的确骇人。

    现在,还需住院观察,并进一步确诊,是否是单纯的高热惊厥——希望如此!

    这两天估计只能保底两更了,时间不一定,各位见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