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章 最初的计划!
    李耀听得目瞪口呆,比划了一个手势:“等等,金前辈,您该不会是想说,您提前几十年就策划要把妖族变成人族了吧?那时候,您根本不应该知道‘混沌之血’的存在!”

    金屠异轻轻咳嗽了一声,缓缓道:“第一,我从来都没说过,要把妖族变成人族,事实上,我觉得目前的‘旧妖族’和‘旧人族’都有重大缺陷,称不上是‘星辰大海中最强的战斗种族’,更无法在你所说的‘黑暗森林’中杀出一条血路。︾,”

    “从这一点上来说,我和幽泉老祖又一次不谋而合了,只不过他的手法更加激进而已。”

    “有机会的话,真想把幽泉老祖生擒活捉,然后和他仰望星空,彻夜长谈啊,那一定比和你这个懵懵懂懂的年轻人聊天,更有意思!”

    李耀:“……”

    “第二,几十年前,我当然不知道‘混沌’的存在,亦不知道妖族起源的全部真相,更不知道通过‘混沌之血’,可以将妖族完全变成人族。”

    “不过,妖族本身就是一个十分奇怪的种族。”

    “无论我们的外形差异再大,但我们都拥有大量人族的特征,就好像我们是以人类形态为基础,加挂上各种器官形成的‘升级版’一样。”

    “而且,我们的子嗣在刚刚生下来时,几乎都没有半点儿妖族形态,完全像是人类。”

    “高阶妖族,稍加修炼之后,更是能掌握‘化成人形’的能力,这仿佛不是一种妖术,而是某种‘天赋神通’一样!”

    “我们又不是瞎子,面对这些事实。难道真的不曾思考过妖族和人族的关系吗?”

    “或许所有人都思考过,只是所有人都不敢深入思考下去而已——除了我和幽泉老祖。”

    “那时候的我,并不知道混沌之血的存在,但既然一部分高阶妖族可以‘化人形’,而另一部分乱血妖族和人族的外貌原本差异就极小,那么他们融入到人类文明之中。展开某种程度的交流和学习,并最终找出我族复兴之路,也不是不可能的了。”

    “这,就是我策动‘赤潮计划’的初衷。”

    “赤潮计划,从来都不是一个单纯的进攻性计划,它是一系列计划的开始。”

    “目前你看到的,只是赤潮计划第一阶段,它要实现两个目的。”

    “其一,夺取血妖界的最高权力。让整个血妖界都能彻底贯彻我的意志——这是最重要的一步,因为我要做的事,注定不会有多少人理解,更不可能会有多少人支持,所以,我必须得到独断专权,无人可挡的力量!”

    “其二,开辟一条和天元界沟通的渠道。或者说,强迫天元人坐下来沟通的渠道!”

    “一般情况下。天元人当然不可能坐下来和我们这些‘妖兽变异而来,毫无人性的妖族’坐下来好好谈判。”

    “但如果是刀子架在他们的脖子上呢?”、

    “血妖之眼,就是赤潮计划第一阶段的核心。”

    李耀的眼睛越睁越大:“你在建造血妖之眼的第一天,就计划好了有朝一日要毁掉它?”

    “血妖之眼的诞生,就是为了一场空前的毁灭?”

    “可是,不对啊。我的出现是一个意外,你怎么敢保证没有我的情况下,你一定能够在关键时刻毁掉血妖之眼?”

    金屠异冷冷道:“最初的计划中,我自然还有其他的布置,包括安排两名针锋相对的专家来共同维护稳定系统。亦是其中小小的一环。”

    “而我是否能在关键时刻,彻底毁掉血妖之眼,一点都不重要,我甚至从来没想过要彻底毁掉它。”

    “我只需要让第一波次攻击集群都顺利通过虫洞,穿越到天都市,甚至传送两到三波部队过去,然后,再对血妖之眼造成并不严重的破坏,让它停止运转一到两天就可以了。”

    “一到两天,足够天元界反应过来,数以百计的金丹甚至元婴都会源源不断赶来,没有后续部队的支援,那些孤立无援的妖皇们,注定会死在天元界的!”

    李耀倒吸一口冷气:“所以,你最初的计划是放血袍老祖、幽泉老祖等等妖皇进入天都市,然后切断虫洞,坐等他们和天元界的元婴修士杀个两败俱伤?”

    “差不多吧。”

    金屠异用羽毛摸了摸鼻子,“那时候,我怎么知道自己会被推选为万妖联军统帅?在血妖界,我这个羽族族长,充其量是三号人物,唯有用这种办法,才能将排在我前面的人统统聚集到一起,一口气干掉!”

    李耀吞了口唾沫,屁股暗暗往后面挪了两寸,喃喃道:“我开始有些相信,你和幽泉老祖真是‘知音’了,你们两个若是双剑合璧,简直天下无敌啊!”

    金屠异并不在意李耀话语中的讥讽之意,继续道:“除了帮我清除所有障碍之外,血妖之眼的另一个重要用,就是开辟一条通往天都市的‘特快通道’。”

    “最初的计划中,我并没有打算将血妖之眼摧毁得如此严重,但即便是摧毁得再严重,终究可以修复的。”

    “一旦修复之后,我们就拥有了一把,随时可以捅向天元界心脏的毒刃!”

    “当然,你或许会觉得,在损失了大量妖皇和精锐,而且天元界都知道我们攻击模式的情况下,第二次攻击是绝对不会成功的。”

    “没错,是不会成功,但却可以给天都市甚至联邦东南的精华区域造成巨大的破坏!”

    “你们天元人,毕竟和平太久了,虽然大荒之上零星的战火还在燃烧,但是在巨刃关的保护下,生活在东南繁华区域的普通人,已经一百多年没有经历过大规模的战火。”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以血妖界最高统治者的身份,提出大家坐下来谈一谈,谈出一份和平协议,你觉得联邦政府会不会考虑一下呢?”

    “绝对不会。”

    李耀咬牙,一字一顿道,“在这种情况下,第一波次的妖皇和大军,绝不可能坐以待毙,就算是死,他们也会拉整个天都市陪葬!联邦首都化修罗地狱,而你就是主谋,绝对没有一个修真者、一个联邦人会和你谈判的!”

    金屠异再次微笑起来:“年轻人,你又错了,你不要把我现在的身份,和当时的身份混为一谈。”

    “在我构思赤潮计划的时候,可不知道自己会成为万妖联军统帅,那时候我只是万妖联军当中的三号人物,最多只是提议要搞一次奇袭而已,真正拍板、决策和总指挥的,会是血袍老祖、幽泉老祖等人。”

    “他们,才是主谋!”

    “而这些‘主谋’,大多都在第一次传送中被送去了天元界,死的死,抓的抓,逃的逃。”

    “到时候,我完全可以把一切责任都推卸到他们头上,他们才是发动战争的罪魁祸首,是丧心病狂的屠夫!”

    “而我,则代表着血妖界中还有一点点良心,渴望和平的‘****’。”

    金屠异一尘不染的雪白翅膀又从背后生长出来,像是一件洁白的圣衣,将他轻轻裹住,“看,再找不出第二个比我更像是‘****’的妖族了,是吧?”

    尽管明知对方没有动用一星半点的妖气,尽管自己的晶石炸弹已经牢牢绑在了对方手臂上,甚至明知道对方是个大脑渐渐冻结的重症病人,对自己绝无威胁。

    李耀还是打心底里,升起一股寒意。

    金屠异淡淡道:“那时候,星耀联邦刚刚见识过血袍老祖、幽泉老祖这些‘鹰派’的凶残和疯狂,又知道我是一个‘天良未泯’的‘****’,难道他们会彻底关上对话的大门,眼睁睁看着我这个****下台,再换上一个更凶残,更疯狂,更不可预测的鹰派吗?”

    “这就是我最初的计划,只要双方展开对话,赤潮计划的后续环节也能一一展开,我坚信自己一定能带领整个血妖界,走出一条截然不同的复兴之路!”

    “只不过,人算不如天算,有两件事,是我怎么计算都没有想到的。”

    金屠异的笑声中,带着淡淡的苦涩,“第一,我没有算到妖族之中,除了我之外,还有第二个看得这么透彻的人,并且他也在为妖族的未来,策划一条全新的出路,那就是幽泉老祖!”

    李耀道:“幽泉老祖还是不如你,他是在得到了大量混沌传承之后,才渐渐洞悉妖族的过去和未来,而你却是凭空推演出来的。”

    金屠异摆了摆手:“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幽泉老祖的出现,打乱了我原先的布置,而更可怕的是,我居然患上了‘大脑渐冻症’,纵然我的自然寿命还有很久,但我的政治生命,和我超卓的思维能力,注定就要终结了。”

    “孢子计划和大脑渐冻症,将我逼到了绝境,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差点儿就彻底死心,只能眼睁睁看着我族走向覆灭了。”

    “直到——你的出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