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坐而论道!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你甚至不惜一口气报销掉了十四名妖皇和血妖界的无数精锐,甚至将自己毕生的心血‘赤潮计划’都当成诱饵抛出去,彻底毁掉了!”

    李耀心口发凉,金屠异的冷酷实在超出了他的想象极限。+◆,

    但是,不对啊!

    李耀转念一想,大摇其头:“不对,这里面有问题,如果你真的得了大脑渐冻症,肯定隐瞒不了多久的,就算成为血妖界说一不二的主宰,又有什么意义?”

    “换成我是你,患上了绝症之后,更应该不惜一切代价,将倾注数十年心血的计划付诸实施吧?怎么可能用一辈子的心血,来换取片刻之间,稍纵即逝的权力呢?”

    金屠异哈哈大笑,笑着笑着又猛烈咳嗽起来,咳得眼泪都在眼角聚集,他把翅膀卷起来,用羽毛轻轻摩挲着太阳穴,以此来缓解头痛,连连点头道:“年轻人,你说的很对,所以我正是在这样做啊!”

    “在你看来,赤潮计划和血妖之眼可以画上等号,毁掉了血妖之眼,也就毁掉了赤潮计划,是吧?”

    李耀皱眉:“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

    金屠异淡淡道,“能够让我冥思苦想几十年,甚至付出整个生命去实现的计划,又怎么可能是区区一场奇袭这么简单?”

    “就算奇袭成功,真的占领了星耀联邦的首都又怎么样?从五百年前的抵抗组织,发展到占据整个天元界的庞大国度,你们联邦人有足够的韧性和决心,就算首都被占领了,你们也绝不会投降,到了最后关头。甚至有可能拖着血妖界一起毁灭!”

    “即便你们真的投降了,星耀联邦被彻底毁灭了,妖族统治了融合之后的‘血妖——天元’双生世界,又如何?有意义吗?”

    李耀不明白:“彻底击溃星耀联邦,统治新的双生世界,将疆域扩大一倍。没有意义吗?”

    “没有,一点儿意义都没有。”

    金屠异十分冷酷地说,“就算我们彻底征服了天元界,那也不过是从星海边缘的一座孤岛,变成两座孤岛而已——还是两座满目疮痍,生灵涂炭的孤岛,又怎么面对来自真人类帝国的进攻?”

    李耀越来越震惊:“你相信真人类帝国的存在?不对,不对,不对!你策划赤潮计划。应该是在几十年前,至少是在十几年前,那时候你绝不可能知道真人类帝国的存在,绝不可能的!”

    “我当然不知道真人类帝国的存在,直到现在,你也没有给出确凿的证据来证明这一点。”

    金屠异笑了笑,道,“但是。根本不需要任何证据,只需要有最简单的思维能力。稍微想一想,就能想明白一件事。”

    “如果,连星海边缘资源贫瘠的荒芜之地,都可以诞生天元界和血妖界这样,传承过去四万年文明火种的势力。”

    “那么,在星海中央。资源高度集中的区域内,过去一万年间,势必会诞生一个或者数个,更加强大,更加先进的势力。对吧?”

    “不是真人类帝国,就是假人类帝国,或者新人类帝国……总之,叫什么名字都是无所谓的,关键是,这样一股强大的势力,注定早就诞生了!”

    李耀沉吟片刻,点了点头,真奇怪,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自己早没有想到?

    金屠异继续道:“这股势力既然诞生于星海中央,昔日帝国的精华区域,那么在得到了昔日帝国庞大的武库和神通的同时,慢慢发现了昔日帝国遗留的星图,并最终发现诸世界的存在,也只是时间问题了,对不对?”

    李耀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而在发现了诸世界的存在之后,他们肯定会展开远征,希望恢复昔日帝国的故土,甚至将疆域扩展到更加辽阔的星海——这是我们这个种族的天性,我们可是自诩为‘星辰大海中最强的战斗民族’,是吧?”

    李耀注意到,金屠异用的词是“我们这个种族”,不过他只是皱了皱眉头,没有插话。

    金屠异的声音无比平静,深邃的眼神中荡漾着看透一切的苍凉:“一个月前,我才知道了‘混沌’的真相,知道了妖族的起源,不过‘人妖同源理论’,为学术界的一种声音,我却早就听说过,并且深信不疑。”

    “更重要的是,通过对于过去一万年历史的探索,以及星耀联邦的崛起,天元、血妖两界战争的研究,我慢慢坚定了一个信念——妖族旧日的辉煌早已过去,并且一去不复返了,‘妖’的时代已经终结,未来注定是‘人’的时代!”

    “呵呵,在这件事上,我和幽泉老祖倒是志同道合,堪称‘知音’,‘道友’!”

    李耀脸色古怪,浓烈的荒谬感油然而生。

    血妖界四巨头里,竟然有两个坚信妖族必败?这,这太夸张了吧!

    他脱口而出:“你和幽泉老祖,都是投降主义者?”

    “错。”

    金屠异淡淡道,“我们是坚定的失败主义者,绝不是投降主义者。”

    李耀不懂:“有什么不同?”

    金屠异道:“当然不同,失败主义者是发现此路不通之后,调转方向,绞尽脑汁开拓出一条新的道路;而投降主义者是发现此路不通之后,就原地不动,坐以待毙,等待敌人大发慈悲了。”

    “我和幽泉老祖,都坚信旧的道路绝对走不通,所以都在殚精竭虑地想出一条新路,只不过,幽泉老祖想到的是‘孢子计划’,而我想到的是‘赤潮计划’而已。”

    “我坚信妖族必败,指的当然不是血妖界和天元界之间小小的斗争——在这场两个小界的局部战争中,妖族当然有可能取得暂时胜利,甚至全面征服天元界。”

    “但是,当我在无数个黑夜中辗转反侧,让我的神魂脱离血妖界和天元界,飞向星海深处,站在一个更大的尺度上,思索我族的未来时,我无数次都绝望地发现,这种局部战争的胜利,没有半点儿意义。”

    “世界,已经变了!”

    “如你所说,妖族的崛起,是因为四万年前惨烈的古修大战,导致三千世界灵能枯竭,进入了‘末法时代’。”

    “在缺乏灵能、环境严酷的世界中,使用基因力量的妖族更适应环境,更能够生存下去。”

    “所以,才有了三万年的妖族辉煌!”

    “经过四万年的休养生息,三千世界中的灵能又慢慢浓郁起来,慢慢走出了‘末法时代’,这就注定为旧妖族的覆灭,敲响了第一记丧钟。”

    “但,这还不是旧妖族注定走向灭亡的最重要原因。”

    李耀彻底糊涂了:“什么!”

    “关键是技术,各种法宝和修炼术的大规模普及化,修真者和普通人的融合,在颠覆了旧的社会形态同时,亦慢慢侵蚀掉了旧妖族最大的优势。”

    金屠异缓缓展开了翅膀,微笑道:“很漂亮的翅膀,是吧?你知道,妖族为什么要进化出翅膀、甲壳、爪子和獠牙吗?”

    李耀挠了挠头发,这算是什么怪问题,妖族拥有翅膀、爪牙和甲壳,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金屠异道:“四万年前的古修时代,修真者自私而保守,他们视普通人为蝼蚁,根本没考虑过将先进的神通传授给普通人,更没想过如何用强大的法宝为普通人牟利,他们唯一做的,就是用法宝和神通来战斗,战斗,战斗!自相残杀的同时,肆无忌惮地浪费着珍贵的晶石和灵能!”

    “所以,古修时代,社会的上下层是完全撕裂的!”

    “一方面,是高高在上,神通广大,扭转乾坤的修真者。”

    “另一方面,却是生活赤贫,缺医少药,愚昧落后,比原始人好不了多少的普通古人。”

    “即便修真者的飞剑再强大,普通人依旧要靠磨秃的锄头,在贫瘠的土地里刨食吃,依旧要蜷缩在乌漆墨黑的泥巴窝棚里,连油灯都舍不得点,而修真者宁可花几十年时间来闭关打坐,修炼一门新的杀人术,也不愿意浪费几年时间,创造一种更省力的灵能锄头,或者更清洁、更廉价的普及型照明法宝。”

    “那是一个普通人和修真者之间差距最大的时代,在普通人眼中,修真者就是不折不扣的‘陆上真仙’,那根本不是一个完整的‘人类文明’,而是‘修真者文明’和‘普通人文明’强行糅合在一起的怪胎,而两个文明之间,至少都有几千年的差距!”

    “这样的差距,就为旧妖族的崛起,创造了最好的机会。”

    “通过服用‘混沌圣水’,旧妖族释放出了细胞深处的力量,得到了洪荒的馈赠,长出了尖锐的獠牙、锋利的爪子、宽大的翅膀和强劲有力的尾巴。”

    “即便没有飞剑,他们也可以凭借翅膀在天空自由翱翔;即便没有‘避水珠’,他们也可以凭借腮腺在海底尽情畅游!”

    “就算他们还不是修真者的对手,但对付别的普通人是却绰绰有余,而普通人是诞生和滋养修真者的基础,基础破碎,上层建筑又怎么会不分崩离析呢?”

    “妖族比修真者更早明白了这个道理,所以才有了之后的崛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