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二次交锋!
    正当金屠异用抽丝剥茧的方式,一点一点将万妖联军的大权完全夺过来之时,李耀却在同一艘战舰的中部,焦躁不安地来回踱步。↑,

    金屠异并没有限制他的自由,甚至将他安置到了血妖号上最重要的一间舱室,晶石仓库之中!

    即便他原先没有在血妖号上安装足够的晶石炸弹,就凭满满一个仓库的晶石和高能燃料,都足以让他把血妖号炸成碎片。

    正因为如此,李耀才感觉,有一张无形的罗网笼罩到了自己身上,把他死死裹住,甚至都嵌入到了他的血肉和神魂之中,令他动弹不得!

    他越来越认定,金屠异是一个比幽泉老祖更可怕十倍的危险人物。

    关键是,他完全知道了幽泉老祖要干什么,而他对金屠异的目的还一无所知!

    “唰!”

    晶石仓库的大门缓缓开启,金屠异步履蹒跚地走了进来。

    他没有带半个护卫,甚至连妖气都没怎么激发,完全是最放松的状态。

    他甚至还在不住咳嗽,时不时闭上眼睛,艰难地喘息,完全当李耀不存在!

    李耀感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开玩笑,无论燕西北、萧玄策、还是白星河这个级数的超一流高手,在和他对决时,谁不是战战兢兢,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将每一个细胞都激发到极限的?

    谁敢在他面前这么放松?真当他“秃鹫李耀”是假的吗!

    “哧——”

    金屠异关上舱门,从翅膀里取出了一支淡绿色的药剂,注射到了颈动脉之中,发出了如释重负的呻吟。

    “唰——”

    就在他闭眼叹息的一刹那,李耀化一道黑色流光,疾速扑去!

    一个是蓄势已久。一个是无知无觉,黑色流光从金屠异左侧一闪而过!

    金屠异没有做出半点儿防御姿态,依旧轻轻喘息着,揉了半天太阳穴才恢复过来,注意到了自己左臂上新出现的小玩意儿。

    那是一个做工精巧,亮晶晶的臂环。外形就像是一头华丽的蝎子。

    “这是什么?”他晃了晃胳膊,眼里只有好奇,没有愤怒或者恐惧。

    “不知道金前辈有没有听过‘毒蝎蚀骨穿心锁’?”

    李耀冷笑,“这是我仿造‘毒蝎蚀骨穿心锁’炼制的小玩意儿,威力自然不远远不及前者,不过炸断前辈一条手臂,严重创伤心脏,还是没有问题的。”

    “不用枉费心机想把它拆下来的,没有我。谁都不可能将它拆下来!”

    “哦。”

    金屠异面无表情地放下了胳膊。

    “哦?”

    李耀愣住,“喂喂喂,金前辈,这个真的是很厉害的晶石炸弹,你的反应会不会太冷静了一点,是不是不相信它的威力?要不要我帮你详细介绍一下它的具体结构和运原理?你看,它的设计是这样的——”

    “不用了。”

    金屠异淡淡道,“我以为你冥思苦想了整整一夜。总该想出些别出心裁的高招,没想到还是炸来炸去这一套。实在太简单粗暴。”

    “如果你可怜的安全感,非要靠这些东西才能支撑的话,我都无所谓,戴上就戴上好了,但是我宝贵的时间和计算力,却不值得浪费在这么无聊的东西上面。”

    “无聊的东西……”

    李耀就像是被人对着鼻尖狠狠捣了一拳。咬牙切齿道,“看来金前辈非常自信,我是绝对不会杀你了?”

    “当然。”

    金屠异平静地说,“我的自信并不是来自晶石炸弹这种无聊的东西,而是来自我精密的计算。现在我是唯一能够约束万妖联军,并且看起来还可以和冷静沟通的人,你又有什么理由要杀我?杀了我,让局面彻底崩溃,你和天元界又有什么好处?”

    “反过来说,你明明知道在血妖之眼被毁掉之后,血妖界已经失去了向天元界大举进攻的能力,而在幽泉老祖没有消灭之前,我们都算是同一条线上的战友,至少是合者。”

    “可你还是不放心,还是要用晶石炸弹来获得一重虚幻的安全感,却也加深了彼此之间的隔阂,归根结底,你对自己的判断,还不够自信啊,年轻人!”

    李耀眯起眼睛:“少废话,你葫芦里究竟卖得是什么药,为什么我总觉得,自己被你算计了?”

    “那你应该感到荣幸。”

    金屠异完全不在意李耀的虎视眈眈,找了一大块高纯度晶石当凳子,一屁股坐了下来,“以我现在的状况,并不是所有人都值得我调动宝贵的计算力去算计的,你或许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调动110%以上思维能力去精心算计的对手——牢牢记住这件事,这将成为你一生最大的骄傲。”

    李耀:“……”

    金屠异笑了笑:“更何况,也不能完全说是算计,只能说是大家用一种比较特殊的方式互相合,各取所需而已。”

    李耀喃喃道:“所以,你承认了?一切都是你操纵的,你是故意放我和金心月离开通天城,你根本早就知道了孢子计划的存在,相信我们所说的一切,只是用这种方式去破坏它而已?”

    “如此一来,一切都说得通了。”

    “我一直很奇怪,能当上万妖联军统帅,想出赤潮计划的人,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是一个庸才,为什么会在通话中泄漏那么多宝贵的信息给我,甚至在最后关头,还提醒我大批妖皇已经来到,明明是让我快逃的意思!”

    “而且,潜入血妖之眼的过程……也太顺利了,虽然遇上了一些磕磕巴巴,但却没有遭遇大的障碍!”

    “血妖之眼的防御体系,不可谓不严密,但用来巡逻的高手,实在太少了一些,如果在关键节点上安排一到两名妖皇守护的话,结果绝不至于如此,那就像是,无比严密的链条,却缺失了最关键的一环,而这空缺的一环,刚好可以让我有惊无险地钻进去!”

    “还有,在血妖之眼控制中心的见面,你那时候已经识破我的身份了吧,却故意没有拆穿,反而放手让我对稳定系统进行改造,提升我毁掉血妖之眼的成功率!”

    “最夸张的就是你的坐骑,那头蝎尾金翅大鹏,怎么会那么巧,偏偏就在最关键时刻爆发了‘妖神病毒’?”

    “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吧!”

    金屠异轻轻地咳嗽着,微微摇头道:“我的确很久以前就知道一些事,包括幽泉老祖在我身边的渗透,但我的一举一动都被幽泉老祖监控,怎么可能操纵一切?”

    “破坏血妖之眼,99%都是你的功劳,我最多是在关键节点上,小小地推波助澜而已。”

    “没办法,当我发现幽泉老祖居心叵测时,已经太晚了,我身边的人,都被他渗透得千疮百孔。”

    “我不相信。”

    李耀冷冷道,“过去我也这么认为,你是一心扑在赤潮计划上,忽略了身边的人,所以才会被幽泉老祖渗透。”

    “可是现在看来,如果幽泉老祖的危险程度是一颗星,那金前辈你至少都是五颗星,你分明计算到了一切,怎么可能被他渗透?”

    金屠异十分平静地说:“你有没有听说过‘大脑渐冻症’?”

    李耀一愣,点了点头。

    金屠异道:“我在一年半前,确诊自己得了高分化大脑渐冻症,但在那之前,这种病至少已经折磨了我四五年时间,在我殚精竭虑思索赤潮计划之时,默默影响了我的大脑,令我忽略了很多东西。”

    李耀目瞪口呆,第一个想法就是金屠异在骗人,但就算是骗人,也没理由开这么离谱的玩笑吧!

    自己斗来斗去,竟然是在和一个得了大脑渐冻症的病人斗法?

    “话说回来。”

    金屠异自嘲地一笑,“或许正是因为我得了这种病,才能令幽泉老祖放松警惕,将我推上前台,充当他的傀儡,‘孢子计划’的铺路石,所以这场病究竟是好是坏,谁说得清楚?”

    “总之,当我意识到自己有可能得了大脑渐冻症,是两年前的事情,那时候我才猛然发现了身边的蛛丝马迹,知道一张看不见的天罗地网已经将我包围。”

    “只是,我不知道这张网究竟有多大,网眼又有多密,跟随我几十年的手下,我的兄弟和子女,同族的长老和战友,究竟有多少人被渗透了,而我又可以相信谁?”

    “甚至,连究竟是谁铺开的这张网,我都一无所知。”

    “而我根本没办法去试,一旦试错,绝对没有第二次机会的。”

    “所以,我只能在羽族之外,在我的亲信之外,去培植一些新的力量,但是在严密的监控下,我可以做的事情实在太少,未必能让我彻底翻盘的。”

    李耀道:“正好,这时候,我出现了?”

    “没错。”

    金屠异点头道,“如果所有亲人、部下和战友都不值得信任,似乎只有敌人是不可能背叛我的,更何况,还是一个这么可怕,这么出色的敌人。”

    李耀深深吸了一口气:“所以,从一开始,你的最终目的就是扳倒幽泉老祖……不对,除了幽泉老祖之外,你还想要一口气干掉所有阻挡在你前面的人,将大权牢牢握在手里,成为名副其实的,血妖界最高统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