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大洗牌!
    黑夜茫茫,随着三星连珠现象的结束,血色湖泊中的风浪终于平息。~,

    但血妖之眼外围的惊涛骇浪,却刚刚开始激荡,席卷整片大地。

    原本成建制的军团,全都在潮汐之力的扫荡中被吹得七零八落,虫族、爪族、海族和海族战士乱做一团,彼此之间既不熟识,也找不到自己的指挥官,更丢失了大量的法宝和辎重,失去了有效的指挥。

    偏偏这时候,他们又被告知,在他们中间极有可能潜伏着可怕的“孢子”和幽泉老祖的奸细,他们不得不在原地驻扎,等待接受病毒检测,更对身边的陌生战士都虎视眈眈,提高了十二万分的警惕,生怕对方就是“孢子”。

    在这种情况下,空气紧绷,人心惶惶,一声轻咳嗽都会令十七八柄战刀出鞘。

    这些血妖界最精锐的战士,变成了一盘互相警惕、互相监视的散沙,完全丧失了为一支军队的战斗力。

    金屠异趁机调集了大量由角族组成的辎重和运输军团,抢占了血妖之眼外围的战略要地。

    放在平时,这些辎重和运输军团,绝对不是一线精锐的对手。

    然而现在,一线精锐都被冲散,失去了建制、有效指挥和一切补给,而这些二线辎重和运输军团却依旧保持着高度的指挥。

    他们原本就是为一线部队运送军粮、晶石和弹药的,为这次大战准备的所有物资,几乎都掌控在这些辎重和运输军团的手里!

    如此一来,辎重和运输部队,就成为了混乱之夜中,唯一一支绝对稳定的力量。

    而金屠异也利用这股力量。牢牢控制住了全场。

    接下来,就是对所有万妖联军,都进行最严格的检测了。

    要对几十万军队都进行病毒检测,光靠一艘医疗舰“血源号”远远不够,黎明将至之时,又调来了三艘医疗舰。还有大批医疗兵直接在地面上搭建了临时检疫所。

    他们要检测的,远远不止是病毒那么简单……

    各个部族中,都有不少中高级军官,在进入“血源号”之后,被七绕八弯,请到了战舰深处的密室。

    在那里,等待着他们的并不是检测仪器,而是牛高马大,神色冷峻的角族军官。还有血迹斑斑的牛角战锤和蓄势待发的酸液炮。

    随着乌衣社头目的老实交代,一个“下线”交待出了更多的“下线”,好似串糖葫芦一般,幽泉老祖精心铺设在万妖联军中的暗网正在被连根拔起,彻底崩溃。

    ……

    地面上的暗战正在无声无息进行,而金屠异亦在血妖号上展开一场更加隐秘,也更加惊心动魄的“战争”。

    在办公桌的对面,是以凶残和狡猾著称的狼族妖皇韦天青。

    这名狼妖。号称“踏血无痕”,在狮屠国内的声势固然不如血袍老祖。但凶狠程度却有过之而无不及。

    韦天青的狼眼滴溜溜乱转,思索着金屠异单独召见他的原因。

    “已经挖出了二十二条幽泉老祖的蛆虫。”

    金屠异依旧舒舒服服地坐在宽大的羽毛软椅上,双手交叉,淡淡道,“还有更多的暗子,正在被他们陆续招供出来。预计最终的数量会有数百,都是关键岗位上的重要角色!”

    “幽泉老祖实在太可怕了,竟然悄无声息之间,将万妖联军渗透到了这种程度!”

    “就连韦将军,你的心腹当中。似乎都有幽泉老祖的眼线!”

    韦天青晃了晃狼尾巴,没有说话,他还搞不清楚金屠异的真正目的。

    金屠异继续道:“血妖之眼的崩溃,令我们损失了无数精锐,再加上幽泉老祖的渗透,全部挖出来的话,我们的损失就更加惨重了。”

    “无论是万妖联军当中,还是四大妖国当中,甚至是万妖殿之中,都出现了大量的空缺啊!”

    “无论我们愿不愿意,一场重新洗牌,都在所难免了。”

    韦天青眯起了狼眼,终于意识到金屠异要说什么,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冷笑。

    果然,金屠异向前倾了倾身子,声音充满了魅惑:“韦将军,爪族之中,一直都是以狮虎为尊,狮族、虎族把持了最有油水的矿藏和土地,私藏了大量妖修秘法,占据了狮屠国中最重要的位置,几百年来都压得其余各族抬不起头来,甚至连爪族的国度,都以‘狮’为名!”

    “就好像,他们是天生的爪族领袖一样,其余各族,都是狮虎二族的附庸!”

    “现在,出身狮族的爪族族长‘血袍老祖’已死,狮族和虎族的几支精锐都伤亡惨重,甚至在‘万妖殿十二妖皇’中,都有不少空缺,此时此刻,你们狼族,又要何去何从呢?”

    “我曾经听过一个成语,叫做‘豺狼当道’,身为狼族领袖的你,难道就不想品尝一下‘豺狼当道’的滋味?”

    韦天青静静地听着,直到此刻才哑然失笑:“统帅大人,真没想到,原来你才是最阴险的一个,你是想用‘爪族族长、狮屠国主宰’甚至‘万妖殿十二妖皇之一’的位置来诱惑我,让我们狼族投靠到你这边,帮你去对抗绝不会臣服于你的狮族和虎族,是吧?”

    “很可惜,我有自知之明!”

    “豺狼虎豹,爪族诸部之中,我们狼族的势力向来弱小,狮虎二族经营狮屠国数百年,根深蒂固,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动摇的。”

    “血袍老祖虽然死了,但他的师弟‘尹天尊’还活着,还掌控着十分强大的力量,包括‘锐虎营’、‘狮鹫战团’在内的精锐!”

    “我当然听过‘豺狼当道’,但我更听过有一个成语叫‘驱虎吞狼’,呵呵,统帅大人现在不止是要‘驱虎吞狼’,更是要‘驱狼吞虎’啊!等我们爪族内部斗得四分五裂,我们狼族和狮虎诸族两败俱伤了。统帅大人自然可以坐收渔利了,是吧?”

    金屠异淡定自若地说:“如果你仅仅担心‘尹天尊’一系的力量,那完全不是问题,我有确凿证据,‘尹天尊’是幽泉老祖的人,他很快就会身败名裂。没有一支狮虎部队,会听从他的号令。”

    韦天青的瞳孔骤然收缩:“怎么可能?尹天尊已经是狮屠国内的二号人物,投靠幽泉老祖,他又有什么好处?”

    金屠异笑容不变:“你都说了,是‘二号人物’,那么为了成为‘一号人物’,投靠幽泉老祖,又有什么奇怪?”

    韦天青摇头,断然道:“我不信!有什么确凿证据。还请统帅大人明示!”

    金屠异不动。

    韦天青眯起眼睛,瞬间明白:“你想构陷尹天尊,想污蔑他是幽泉老祖的人!”

    “韦将军,非常时期,这种动摇军心的话,可不要随便乱说,乱说,是要掉脑袋的。”

    金屠异的眼珠变成了近乎透明的淡金色。笑容更加灿烂,“既然韦将军对尹天尊如此忠心耿耿。本帅亦不会强人所难,反正爪族当中,被狮虎二族死死压制的并非只有你们狼族,还有豹族、熊族……”

    “甚至,就算是狮虎二族当中,难道就没有不服气尹天尊的野心勃勃之辈了么?”

    “所以。韦将军,你可以走了。”

    韦天青愣住:“你就这么放我走?”

    自己既然听到了金屠异的大阴谋,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离开?

    沉吟片刻,他脸色大变,深深颤栗起来。咬牙道,“统帅大人,您刚才说,在我们狼族之中也发现了幽泉老祖的暗子?”

    “没错。”

    金屠异笑道,“他还交待说,幽泉老祖在诸多妖皇之中,都拥有不少同谋者,尹天尊或许只是其中之一,又或许不是尹天尊,而是别的妖皇也未可知。”

    韦天青惨笑:“想必,只要我走出这扇门之后,幽泉老祖的同谋者当中,也会有我‘踏血无痕韦天青’的名字了吧?”

    “或许吧。”

    金屠异摊开双手,“他还没有完全招供,本帅又如何知道?不过,幽泉老祖精心策划了那么久,而你们狼族又被狮虎二族死死压制数百年,完全有背叛的理由,若说韦将军和幽泉老祖一拍即合,沆瀣一气,那也不奇怪吧?”

    “韦将军现在对尹天尊忠心耿耿,这么维护他,却不知道当韦将军被指认成幽泉一系时,尹天尊又是否会绝对相信你,维护你呢?”

    “唰!”

    韦天青龇出了狼牙,尾巴竖起如狼牙棒,爪子完全暴突出来,杀气四溢!

    金屠异恍若未觉,淡淡一笑:“韦将军,我还听说过第三个成语,叫‘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所谓‘洗牌’亦是如此,你不把人家洗下去,人家就会把你一家老小,甚至整个族系都洗下去!”

    “看,外面风起云涌,激流交错,想要明哲保身,原地不动,怎么可能?”

    “很多事,你不做,有的是人做,还会做得比你更凶,更狠,更绝!”

    “你不是号称‘踏血无痕’么?这个名号,总不是明哲保身保出来的吧?当年的血性和决断,都到哪儿去了?难道真像是外面所说,你们名义上叫做‘狼族’,其实不过是狮虎二族豢养的一条狗而已?”

    韦天青沉默了很久,艰难道:“光靠我们狼族,不是狮虎二族的对手。”

    金屠异道:“再加上豹族、熊族呢?再加上狮虎二族内部支持我们的人呢?再加上羽族和角族呢?再加上海族呢?”

    韦天青的呼吸逐渐急促起来,狼牙棒一般的尾巴却是慢慢耷拉下来,每一根狼毛都服服帖帖。

    他终于低下了脑袋,沙哑着喉咙道:“统帅大人,我应该怎么做?”

    “很简单。”

    金屠异一字一顿道,“相信我,服从我,跟随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