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浴火重生!(第四更!)
    五大部族,6地上一共三个,其中虫族和另外两族的差异较为明显。? ? ?.

    而爪族和角族,并不是说非要有锋利的爪子才算“爪族”,非要长着粗壮的大角才算“角族”,而是以食性来划分。

    呈现出大量肉食性凶兽特征的妖族,如豺狼虎豹,就算“爪族”。

    呈现出大量草食性或者杂食性野兽特征,就是“角族”,诸如牛妖、羊妖、鹿妖、马妖甚至猪妖。

    或许是基因的缘故,角族的性格在五大部族中是最温和的一族,不喜欢厮杀和争斗。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角族的实力就弱了。

    和豺狼虎豹之类的爪族相比,角族的体型相对更加庞大,身大力不亏,他们都是天生的大力士。

    论武勇,角族中分支最庞大的支系“牛妖”,有的是最彪悍的战士;还有野猪战士的战斗力亦相当不弱;更有“犀牛人”和“巨象人”这样擎天巨柱般的支系,即便最凶残的虎妖、狼妖都不敢小觑。

    论生产和建设,角族中的牛妖、羊妖和马妖,都是吃苦耐劳的典范,是最稳定输出的壮劳力。

    依靠诸多支系的齐心协力,角族曾经建立过强大的国家“角焱国”,在数百年前盛极一时。

    不过,角焱国的强势,严重触犯到了狮屠国和幽泉国的利益。

    而生性直率,不喜欢玩弄阴谋诡计的角族,又没有意识到爪族和虫族的蠢蠢欲动,终于在两百多年前,被四大妖国一起围攻,最终灭亡了。

    自然,统治天空的羽族和统治海洋的海族,都没有分到多少好处,角焱国的国土,基本上都被狮屠国和幽泉国瓜分。

    失去了自己的国家,所有角族都沦为了其余四族的附庸。他们在万妖殿没有太多说话的权力,在四大妖国中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而在万妖联军中,不是冲在最前面的炮灰。就是辎重、运输、农垦之类的二线部队。

    两百多年过去,血妖界的妖族逐渐遗忘了昔日强盛的角焱国,没人把这些散落在大地四处,吃苦耐劳,沉默寡言。苦苦忍受着压榨的角族放在眼里。??.?`

    三名角族军官的出现,还有他们身上涌动着和寻常角族截然不同的精气神,都令乌衣社头目,瞬间明白了什么。

    乌衣社头目非常清楚,这些角族军官统帅的部队,并不属于要侵入天元界的战部队,他们只是负责运输物资的二线部队。

    其中“黑羚羊山地特种战大队”甚至连运输部队都不是,完全不在这场战役的战序列中!

    他,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金屠异脸上的笑意更加浓烈,向三名军官点头致意:“你们终于来了。一切顺利吗?”

    “报告统帅,我们三个的部队已经顺利展开!”

    黑羚羊山地特战战大队的大队长羊锐斩钉截铁道,“除了我们三个之外,后续还有十二支角族军团正在赶来,预计在两个小时之内,就可以完全封锁住血妖之眼四周的战略高地!”

    “很好。”

    金屠异淡淡扫了乌衣社头目一眼,“还有什么想说吗?”

    金屠异如电如刃的目光,令乌衣社头目明白了一切,他汗流如浆,几乎瘫软。艰难地喘息道:“族、族长,能不能给我个机会?”

    金屠异叹了口气,仿佛很诧异跟了自己几十年的心腹,竟然这么不了解自己的性格。会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你自己觉得呢?”

    “你是没机会了,但你一家老小,沾亲带故,总共一百三十八口,还有一线渺茫的机会。”

    “我知道,干你们这一行。全都是铁石心肠,绝不会把一两个亲人放在心上,却不知道,全家老小,一百三十八口的性命,你又在不在乎?”

    “你掌管了乌衣社这么多年,总该知道,乌衣社里有不少刑罚都是比千刀万剐还要残忍百倍的,而这些刑罚中,又有不少就是你亲自明的,你希望看到自己的家人,被你亲手明的刑罚炮制吗?”

    乌衣社头目涕泪俱下,哆嗦个不停。

    金屠异平静道:“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没有功劳都有苦劳,你要机会,我就给你一个机会,这件事,咱们这么办。??. `”

    “你全家一共一百三十八口,你交待出一个幽泉老祖的暗子,我就饶过一个,你若是能交待出一百三十八个,我就把你全家老小都放了,就连你,都可以死得体体面面,族里出钱,给你风光大葬,你的家族不会受到半点儿牵连,你子子孙孙的前途也不受到影响,如此可好?”

    乌衣社头目彻底崩溃,跪在金屠异面前磕头如捣蒜,鬼哭狼嚎道:“族长明鉴,族长明鉴!幽泉老祖和属下完全是单线联系,属下最多知道三四个疑似人物,怎么可能知道一百三十八个同党那么多!族长明鉴啊!”

    “没有关系。”

    金屠异微微一笑,“这件事很简单,你供出一个人,这个人就算是你的‘下线’,下线再供出一个,就算是你供出了半个,这样,只要你的下线挖出了更多的下线,半个半个再加半个,或许就能凑足一百三十八口了,是吧?”

    “若是实在凑不齐,那也没办法,你不妨趁这段时间好好想想,家里那么多人,谁可以死,谁可以留。”

    “对了,千万不要想着多保住几口人就胡乱撕咬,若是最后查出来,你指证了一个清白无辜的人,那刚才的协议就全不算数,我会让你所有的家人,都惨死在你眼前。”

    “我保证让他们死上三天三夜,而这三天三夜里,你的眼睛绝不会眨一下,我保证。”

    乌衣社头目出了撕心裂肺的喊叫:“族长,族长,有好几个我只是怀疑,我也不能确定啊!”

    “如果只是怀疑,那你就老老实实说只是怀疑,把所有疑点,你怀疑他的理由。都一五一十地交待清楚,我自然会判断的。

    “属下,明白!”

    乌衣社头目就像是一条抽掉了骨头的鱼,在众人脚下痛苦地喘息着。

    金屠异挥了挥手:“带下去吧。问出一个,就立刻行动!”

    三名军官轰然应诺,但为的一零一雪牦运输大队队长申屠博,却像是一座铁塔般岿然不动。

    金屠异像是早就料到了他们的反应,往椅背上一靠。慢条斯理道:“还有事?”

    “是的,统帅!”

    披挂着一身白色长毛,如巨型牦牛般壮硕的申屠博大声道,“统帅曾经和我们说过,终有一日会帮助我们角族,夺回应有的荣耀,让五大部族完全平等,而我们也可以在万妖联军中,占据更重要的位置!”

    “那时候,我们都以为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没想到今天。我们真的看到了一线希望,一线让角族重新崛起的希望,所以我们才会心甘情愿,彻底服从统帅,为统帅效力!”

    “只不过,我们都没有想到,这一线希望,竟然是用这样一种方式得来的,竟然是用血妖界的整体利益换来的!”

    “没错,我们这些角族。流离失所、寄人篱下了两百多年,受尽了各国,特别是狮屠国和幽泉国的奴役,我们做梦都渴望一个各族平等的新世界!”

    “但我们绝不希望。角族的崛起,要损害到血妖界的整体利益。”

    “毕竟,在牛妖,羊妖,鹿妖前面,我们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角族!而在角族之上,我们还有另一个更高的身份,那就是妖族!”

    “我们先是一名妖族,其次才是一名角族,接下来才是牛妖,羊妖和鹿妖!”

    “所以,我们都需要一个答案——血妖之眼的毁灭,真的是巧合吗?”

    金屠异不置可否地说:“你们似乎觉得,我干了一些严重损害血妖界利益的事情?”

    申屠博皱眉道:“血妖之眼的毁灭,导致了十几名妖皇丧生,无数精锐覆灭,我们的战略计划被天元界彻底洞悉!”

    “赤潮计划失败了,我们输了,彻彻底底输了,再也不可能征服天元界了!”

    “这,难道还不算是损害血妖界的利益吗?”

    金屠异慢慢起身,双手撑着办公桌,俯身直视三名青年军官,一字一顿道:“谁告诉你们赤潮计划失败了?谁告诉你们,我们绝对无法征服天元界了?”

    三名青年军官目瞪口呆,申屠博结结巴巴道:“血妖之眼已经毁了啊,那么多妖皇和精锐全都死了,我们还拿什么去征服天元界?”

    金屠异淡淡一笑:“血妖之眼的确毁了,妖皇和精锐也都损失惨重,但这并不意味着赤潮计划的失败,恰恰相反,赤潮计划刚刚有了一个非常成功的开始,而我族的秘密武器,也蓄势待了。”

    三名青年军官彻底震惊,就连在地上扭动着的乌衣社头目都瞪大了眼睛,完全傻眼!

    秘密武器?还有什么比“血妖之眼”更加强大的秘密武器吗?

    怎么可能!

    金屠异张开双手,掌心仿佛有两束无形的火焰在熊熊燃烧,他的双眼无比深邃,无比赤忱,无比纯粹,声音蕴含着一抹不可违抗的威严,又有一种令人恍惚的魔力:“我并不觉得,自己损害了血妖界的利益,恰恰相反,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族在一万年沉沦之后的浴火重生,为了征服天元界、飞星界乃至更多大千世界,重新称霸星辰大海这个神圣而辉煌的目标!”

    “毁灭!重生!不朽!这是我族的圣训!”

    “既然‘毁灭’已经生了,‘重生’和‘不朽’还会远吗?”

    申屠博艰难道:“我不明白,统帅,我们都不明白!”

    “你们不需要明白。”

    金屠异眯起眼睛,一个字一个字从残缺不全的牙齿中迸出来,“你们只需要完全相信我,服从我,跟随我,为了血妖界的未来,为了我族的未来!”

    三名角族军官面面相觑,在金屠异如天穹崩塌般的气场镇压之下,终于彻底屈服。

    他们单膝跪地,用力一捶心口,异口同声道:“是,统帅,我们代表三十三支角族军团,绝对相信您,服从您,跟随您!”

    “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最终版本的赤潮计划,可没那么容易就被破坏。”

    金屠异一抖翅膀,放出三股柔和的力量,将三名青年军官托了起来,“好了,行动吧,黎明到来之前,我要看到幽泉老祖的蛆虫,一条一条被挖出来,放在太阳下面,活活晒死!”

    ---------------

    这几天杂事太多,好久没酣畅淋漓的四更了,吼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