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你们输了!
    他的脸上一块青一块红,不少地方都被大火烧焦,就连双眼都被烟雾熏得通红。

    他的头发都被火焰燎得卷了起来,更像是一个乱糟糟的鸟巢,甚至有几块秃斑,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他甚至在很没形象地大声咳嗽,用力喘息,时不时还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

    所有细节,都被放大数百倍,呈现到每一名万妖联军精锐的眼前。

    然而,对这些万妖联军精锐来说,这幅狼狈不堪的模样,注定将成为他们今后几十年最大的梦魇!

    “金屠异!”

    李耀的声音都经过了扩音器的加持,像是直接从云层间轰出的雷霆,震得每一名万妖联军耳膜剧痛不已,“我已经在万妖联军的总旗舰‘血妖号’上堆满了炸弹!你知道啦,我既然决定要来炸掉血妖之眼,身上总会携带十几枚乾坤戒,而乾坤戒里总是会堆满晶石炸弹的!”

    “虚张声势!”

    金屠异的声音,亦像是九天雷霆,传遍全场,“血妖号是我们血妖界最精锐的总旗舰,有最严密的内部防御体系,我才不相信你仅仅用了十秒,就能在血妖号的各个关键点上,都埋设了晶石炸弹!”

    “轰!”

    金屠异话音未落,李耀又勾了勾手指,这一次是在他身边,靠近舰桥的位置,传来了剧烈的爆炸。

    血妖号就像是挨了一榔头,被这次爆炸冲击得向左侧倾斜,连强化外骨骼都被翻起,暴露出了触目惊心的伤口。

    “你可以赌一赌啊,啐!”

    李耀又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操纵三十六尊浮游火神炮连续激发。分化出了成千上万道神念去增幅子弹的威力,又在狂暴的潮汐之力中逃窜了这么久,对他的脑域和五脏六腑,亦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他浑身上下每一个骨头上都出现了裂纹,每一个器官都在隐隐渗出血水。

    但他还是狡黠地笑着,眨眼道。“你可以现在就冲上来,说不定我已经用完了所有晶石炸弹,只放了刚才那三颗而已。”

    “不过,万一你赌输了,这艘血妖界最精锐的旗舰,还有旗舰里所有的战士,特别是你们羽族和海族的战士,都要给我一起陪葬啊!”

    金屠异差点儿没把后槽牙都咬碎。

    血妖号是整个血妖界最强大的战舰,正常情况下是极难被人入侵的。

    不过。谁知道潮汐之力竟然会失控?那时候,血妖号在潮汐的湍流中艰难挣扎,防御体系早就被撕了个支离破碎,生化主脑和监控设备也被严重干扰!

    谁知道,李耀会在这时候乘虚而入,他究竟埋设了多少晶石炸弹?谁都不好说!

    能够以“血妖”二字命名,就可以想象到这艘战舰的珍贵程度。

    可是比血妖号更珍贵的,却是上面的战士!

    金屠异是万妖联军统帅。亦是“海空天一体化”战术的坚定执行者,为他的旗舰。血妖号上自然是以羽族精锐和盟友海族精锐居多。

    第一波次攻击集群,主要是以狮屠国和幽泉国的陆上精锐为主,只有“幻影金雕”等极少数的海空精锐。

    而第二波次攻击集群,由金屠异亲自统帅,那就都是羽族和海族的精锐了!

    现在,狮屠国和幽泉国的精锐已经折损了大半。连妖皇都损失了十几名,如果再为了一名“准元婴”,就把血妖号最强大的旗舰和金乌国、霸海国的精锐全都搭进去,究竟值不值得?

    金屠异还没开口,他的铁杆盟友。血妖界四巨头之一的霸海国主,海族妖皇洪云涛,已经闪了上去,十分微妙的挡在了他面前,扬声道:“你究竟想要什么?我们是绝对不可能放你走的!”

    李耀猛烈咳嗽了两声,猩红的双眼格外纯净,真诚道:“和平,我只想要和平!”

    “轰!”

    话音刚落,不远处两艘撞在一起的妖魔战舰,因为不同属性的助燃剂混合在了一起,暴露到空气中,引发了一场大爆炸,一连串火球像是气球一样飞上了半空。

    金屠异:“……”

    洪云涛:“……”

    遍地死伤,一片狼藉的万妖联军:“……”

    李耀:“……好吧,和平什么的放放再说,现在我只希望能和万妖联军统帅金屠异,开诚布公地谈五分钟,告诉所有万妖联军中最强大的战士,所有的真相!”

    “哈哈,哈哈哈哈,死到临头,还在巧舌如簧!”

    金屠异怒极反笑,气势越来越强,恍若一头悲愤欲绝的大鹏,将翅膀舒展到了数百米之外!

    妖气激爆之下,满天乌云都化了一缕缕羽毛的形态,变成了两支新的,更加巨大的翅膀,在他身后张扬!

    金屠异怒吼:“我的儿子死了!幻影金雕部队完了!赤潮计划彻底失败了!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没错!”

    李耀扶着战刀艰难地站了起来,露出了带血的牙齿,对着金屠异哈哈大笑,“你说的很对,血妖之眼被毁掉了大半,半年之内绝不可能修复的,或许要一两年时间,才能重新建成!”

    “但那时候,天元界已经高度警惕了!这一次已经有少量的先头部队侵入到了天都市上空,天元修士再蠢,都知道了你们的图谋!”

    “要知道,每一次‘三星连珠’的时间点,你们可以算出来,天元界也是可以计算出来的!”

    “而且,你们一口气损失了十四名妖皇,损失了包括‘幻影金雕’在内的十几支最精锐部队!”

    “这场两界大战,你们已经输了,已经错过了最后的进攻时间点,天元界和血妖界的实力已经发生了逆转,攻守互换了!”

    “赤潮计划,是你们最后的决战计划,消耗了血妖界的大量资源,一年半载之内,你们不可能再发动第二个赤潮计划!”

    “等到一年半载之后,天元界早就将首都精心构筑成了巨大的战争堡垒!”

    “而攻陷其他大城市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只是白白消耗血妖界的精锐而已!”

    “一句话,在三年五载之内,你们都没有力量对天元界发动乾坤一掷的战略进攻了,而三五年之后,天元界的实力高速膨胀,你们更没有半点儿机会!”

    “你们当然可以杀了我,呵呵,相信给我陪葬的远远不止一艘‘血妖号’,而是整个‘血妖界’!”

    一番话说得所有妖皇都陷入了深思,表情阴晴不定。

    能修炼到妖皇级数,大多是心机深沉,智机超卓之辈,很少有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赳赳武夫。

    这些妖皇都明白“赤潮计划”对血妖界的重要意义,亦明白在血妖之眼毁于一旦,又折损了十几名妖皇和无数精锐之后,血妖界已经暂时失去了一举击溃天元界的本钱——或许是永远失去了!

    接下来,就不是如何征服天元界的问题,而是如何保全血妖界,如何为自己的家族、部落乃至整个妖族,多保留一点元气的问题!

    特别是霸海国主,海族妖皇洪云涛。

    他在“血妖界四巨头”中是实力最弱的一个,向来和排在第三的金屠异弱弱联合,抱团取暖。

    很多时候,不得不受制于血袍老祖和幽泉老祖这两个爪族妖皇和虫族妖皇,沦为他们的附庸。

    即便自己的盟友金屠异好不容易当上了万妖联军领袖,洪云涛亦很清楚,这不过是陆军派系暂时的妥协而已,一旦他们喘息过来,还是会卷土重来的,而实力羸弱的羽族和海族,几乎无法阻止!

    可是现在,形势却有了微妙的变化。

    在赤潮计划中,第一波次攻击集群,几乎都是由爪族和虫族妖皇组成。

    除了幻影金雕部队之外,其余军团几乎都是爪族和虫族的精锐,他们海族连一支精锐部队都没有出动。

    这当然不是巧合。

    天都市并不临海,固然有一条大河贯穿市区,还有一个规模不小的人工湖,但终究没多少海族发挥的余地。

    第一波攻入天都市的战士,要负责攻占战略要地,建立固化传送阵,自然是以陆军为主力。

    而且第一波次和第二波次的传送间隔,只相差了五分钟,第一波次的爪族和虫族妖皇,对这一战略安排,亦是无话可说。

    谁知道,血妖之眼会突然崩溃,对幽泉国和狮屠国的力量,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现在的万妖联军中,幽泉国和狮屠国的妖皇和精锐,损失惨重,剩下的战士群龙无首,乱成一团。

    而金乌国和霸海国的力量,除了金屠异长子统帅的幻影金雕部队之外,并没有太大的损失。

    幻影金雕再强,也不过是金乌国中的一支部队而已,金乌国好歹是血妖界四大强国之一,失去了一支幻影金雕部队,并没有伤到根本。

    现在,金乌国加霸海国的力量,似乎稍稍凌驾于狮屠国和幽泉国之上了!

    海族妖皇洪云涛的眼珠转了一圈又一圈。

    老实说,因为血妖界和天元界的“接触点”是在大荒之上的幽暗绝域,而他们海族又不可能在贫瘠干涸的大荒上长途跋涉,所以历次入侵天元界的战争,他们海族都没怎么参与,和天元人之间,也谈不上有太深的血债。

    “这仗是打不下去了。”

    洪云涛心底暗暗道。

    ----------------

    不好意思啊各位,这两天老婆生病,一天到晚跑医院,更新不太稳定。

    这会儿刚从医院回来呢,老牛抓紧点,晚上还有一更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