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大脑渐冻
    随着一名名妖皇冷酷的声音,众人中间那座光影模型上也逐渐出现了一条条凌厉的红线,将一座座高楼大厦都包围起来,甚至撕成碎片。

    那都是他们的预计进攻路线。

    天都市的最高政府机关、各大宗派总部、高等学府、灵网基站、灵能飞讯广播塔、联邦最大的晶石仓库……

    所有战略要地,都被妖族锁定!

    妖皇之后,是几十名妖王。

    他们的任务更加琐碎,却也更加隐蔽而致命,就像是一柄柄淬毒的匕首,捅向了联邦最柔软的要害。

    “金兀旭!”

    当金屠异念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脸上少有地流露出了一丝柔和的光芒。

    一名身材高大,和他长相颇为相似,却多了一份霸气的青年站了出来,昂首挺胸,大声道:“报告统帅,我将率领着羽族最精锐的‘幻影金雕’部队,第一时间扑向天都市的‘六芒星大阵’!”

    “由三万六千支无人驾驭飞剑组成的六芒星大阵,是天都市主要的防空力量,我将会干净利落地摧毁它,为后续部队,特别是‘血妖号’出现在天都市上空,争取最有利条件!”

    金屠异对儿子投去了一抹赞赏的目光,沉声道:“好,第一波次的进攻任务,就是如此,而我也将亲自统御着血妖号在内的强袭舰队,在五分钟之后,通过第二次传送,出现在天都市上空!”

    “预计,在最初的半个小时之内,我们就能传送过去三十名妖皇,超过三百名妖王,以及一百五十艘妖魔战舰。包括其中搭载的十余支军团!”

    “这是一股不可战胜的力量,这是一股摧毁一切的力量!”

    “记住,在占领了天都市的各个战略要地之后,就要不惜一切代价,立刻展开星炬,组建传送阵!”

    “只要建立了足够多的星炬和传送阵。我们就掌握了最精确的传送坐标,可以随心所欲地传送到天都市的各个关键点。”

    “那就像是一把匕首,插入了敌人的胸膛,稳稳停在了敌人的心脏外面一毫米!”

    “以我们孤军深入的强大力量,既不可能,也没必要在短期内就占领整个天元界。”

    “只要占领了敌方首都,并且保持强大的后续力量投送能力,我们就彻底掌握了主动!”

    “到时候,天元人将不得不屈服于我族的无敌军势之下。任我们予取予求,甚至交出最先进的法宝和技术。”

    “等我们敲骨吸髓,榨干了星耀联邦的一切,甚至弄到大量飞星界的情报之后,那就是他们的末日!”

    秘密会议室中,传来了无声的狂笑,所有妖族眼底都写满了野心和贪婪,灼热的目光。仿佛令天都市的光影模型都熊熊燃烧起来。

    “我族已经沉沦了太久。”

    金屠异凝视着所有妖皇,用沙哑的声音。缓缓道,“从一万年前的战败开始,我族在一个个大千世界,就一直遭受失败、驱赶和屠戮,我们丢掉了一个个重要的星区,最终丢掉了整片星海。不得不蜷缩于这座星海边缘的小小孤岛上。”

    “不知道,在茫茫星海中,究竟还有多少完全由我族控制的世界?”

    “即便有,那也像是我们一样,在最贫瘠的土地上苟延残喘吧?”

    “毁灭。重生,不朽!这是我族不可动摇的信念!希望这场战争,可以令我族脱胎换骨,获得重生,踏上一条光辉灿烂的不朽之路吧!”

    金屠异高高举起了右手,握紧拳头,斩钉截铁地往下一砸,仿佛将黯淡的旧妖族砸了个粉碎,砸出了一个全新的,生机勃勃的,和过去截然不同的新妖族!

    他的羽毛,亦像是缓缓出鞘的刀剑一样,一片一片竖起,绽放出了森冷的光华。

    “吼!”

    秘密会议室中,所有妖皇和妖王都热血沸腾,狂吼乱叫,尽情释放着狂野的战意。

    ……

    5月12日下午2点33分。

    距离“血妖的微笑”形成,还有8个小时。

    血色湖泊上空的血浪,已经冲击到了上百米的高空。

    血妖之眼最深处,李耀刚刚完成一场复杂的调试,假装没看到猫头鹰咬牙切齿的样子,闭眼假寐。

    心底,却在默默思索着一个问题。

    金屠异应该没看出什么破绽吧?

    自己的每一个回答都经过深思熟虑,在细节上绝对不可能出错。

    而心跳、血液流速甚至肌肉颤动的频率,也都把握得恰到好处。

    除非金屠异有未卜先知的本领,否则绝对看不出破绽的。

    反过来说,假设金屠异真的看出了什么破绽,没理由会放自己回来啊!

    就算在指挥中心里,他有些投鼠忌器的话,离开指挥中心之后,完全可以突袭的。

    这么狭小的空间,前后各自安排三五名妖皇一堵,自己是大罗金仙都逃不出去。

    “所以,我骗过金屠异了!”

    李耀在心底默默打了个响指,又开始聚精会神地设计爆炸方案。

    经过他的亲手改造之后,采用了双螺旋结构的稳定系统,只会比过去更方便下手。

    反复推演了数十遍之后,他绝对有把握,在潮汐之力达到极致时,将血妖之眼轰爆!

    接下来,就是逃跑计划了。

    血妖之眼深处,除了传送阵和升降平台之外,也有十分坚固的紧急逃生通道,毕竟这里的工人员,全都是各个领域的资深专家,是血妖界最宝贵的财富,万一发生意外就全军覆没,那真是吐血三吨都缓不过来的打击。

    血妖之眼被破坏的瞬间,潮汐之力向四面八方扩散,一定会掀起惊涛骇浪,甚至地动山摇,引起一片大乱。

    到时候,自己随便化妆成一名万妖联军或者专家的样子,再浑水摸鱼,见机行事吧!

    李耀微微一笑,再一次沉入脑中世界,琢磨着怎么让这场爆炸规模再大一些,再华丽一些,再辉煌一些!

    ……

    5月12日下午4点25分。

    距离“血妖的微笑”形成,还有6个小时。

    云海翻腾,残阳如血,三轮妖异的弯月,在支离破碎的云层后面隐现。

    金屠异和长子金兀旭,卓立在血妖号左侧,一块向外凸出的平台上,父子两个,静静欣赏着波澜壮阔的风景。

    “再过半天,星耀联邦的首都上空,也会有烟雾和火焰组成的云海,和这片云海一样壮观,不,会更加壮观百倍的,爸爸!”

    或许是出征之前的激动,金兀旭少有地喊了一声“爸爸”,而不是“父亲”。

    这一声喊叫,仿佛勾起了金屠异很久远的回忆,他轻轻一颤,沉默了足足半分钟,才轻声道:“阿旭……”

    这亦是一个,很久没有出现过的称呼。

    “爸爸,您有什么吩咐?”

    金兀旭挺直了腰杆,目光热切地说,“在赤潮行动中,我的‘幻影金雕部队’一定会全力以赴,捍卫我们羽族的荣耀!”

    金屠异笑了笑,反复斟酌了很久,最后还是将手放在了儿子的肩膀上:“没什么,我只想说,小心点,千万……别死!”

    金兀旭愣住,没想到一向冷酷无情的父亲,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金屠异有些苦涩地摸了摸鹰钩鼻,从怀中取出了一枚古色古香的玉简,声音愈发沙哑:“这是我一年多前,进行的一次秘密全身检查,特别是大脑断层检查,你看看。”

    金兀旭有些狐疑地将玉简贴在眉心,扫描之下,大惊失色:“大,大脑渐冻?”

    “没错。”

    金屠异淡淡道,“我们妖族的生化技术高度发达,如果只是大脑里长了恶性肿瘤,或者脑血管爆裂、甚至脑细胞萎缩之类的小毛病,都有办法治好。”

    “但大脑渐冻症,却是我族的不治之症,涉及到基因最深处,甚至是神魂的奥秘,千百年来,都没人能够破解。”

    “我们只知道,这和我族的基因变异有关,若是大脑长时间的高度紧张,一刻不停地思考几十年、上百年,就有可能得这种病。”

    “呵呵,过去几十年,我一直殚精竭虑地思考‘赤潮计划’,几乎每一秒钟,大脑都处在沸腾状态,现在它想‘冷却’一下,也不奇怪。”

    “爸爸!”

    金兀旭五味杂陈,不知该说什么。

    “放心吧。”

    金屠异微微一笑,不轻不重地捏了捏儿子的肩膀,“生老病死,自然规律,即便那些追求永生不朽的修真者,又有几个真能万年不死呢?”

    “更何况还不是死,只是在未来几年之内,脑细胞慢慢萎缩,计算力和智力逐渐下降而已。”

    “如果及时治疗,保养得当,并且永远都不再冲击极限之外的计算力高峰,或许我还有希望,以一名普通妖族的智力水平,度过下半辈子吧!”

    “最重要的是,在我的智力尚未下滑之前,赤潮计划已经完成了,我族即将获得新生,踏上一条和过去截然不同的道路!”

    “而且,我也找到了一名最合适的接班人,最合适带领羽族乃至整个妖族,走上全新崛起之路,走向星辰大海的人!”

    “接班人?”

    金兀旭微微一怔,看着父亲充满期待的双眼,瞬间明白了父亲的意思,不由欣喜若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