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一千零三章 在所不惜
    金心月的双眼就像是两个深深的漩涡,而她看着李耀的神态,就像是十分期盼李耀能将她拉出混乱的漩涡:“所以,在听完父亲的分析之后,弟子产生了深深的动摇,不明白自己正在做的事情,究竟是对还是错。? ?.??`”

    “如果星耀联邦真的不可能放下和妖族的仇恨,又或者因为‘战争债券’、‘胜利基金’或者各种利益的驱动,注定要将所有妖族都征服的话,弟子为什么一定要阻止父亲的行动呢?”

    “或许,还是让‘赤潮计划’顺利爆比较好?”

    “这,就是弟子的心结,请师尊为弟子解惑!”

    李耀皱眉道:“如果我解不了惑呢?”

    金心月犹豫了一下,道:“自打‘从妖变人’的这几个月,弟子一直在努力学习,如何当一名修真者。”

    “当修真者,最重要的就是‘道心’,弟子一直在寻找,自己的‘道心’究竟是什么,可惜,冥思苦想到现在,都没有清晰的结果。”

    “不过,弟子虽然还不知道自己的‘道心’究竟是什么,却非常清楚知道,自己的‘道心’绝不是什么!”

    “如果‘为何而战’的问题不搞清楚,就贸然跟随师尊的脚步前进,那绝对不是弟子的‘道心’所指引的方向!”

    “所以,如果师尊真的无法解开弟子心底之惑,弟子只怕很难全心全意地站在师尊这一边。”

    “即便勉强跟随师尊,只怕很快就会心魔丛生,走火入魔的。”

    李耀的目光变得格外幽深,道:“你是说,如果我不能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你就会从我这边,转向你父亲那一边?”

    金心月额头渗出了黄豆大小的冷汗,颤声道:“弟子,弟子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李耀眯起眼睛。??.??`一缕缕妖气散出去:“即便和我为敌,你也在所不惜?”

    妖气令血色月光都变得飘摇不定,金心月就像是在一场无形的风暴中瑟瑟抖,一颗颗冷汗全都化了冰珠。

    她艰难地喘息着。苦笑道:“是、是师尊让弟子学习,怎么当一名真正的修真者,弟子捧着《修真基本法》,翻来覆去研究了半天才现,要当一名真正的修真者。好像就免不了要为了某些东西,去尝一尝‘在所不惜’的味道。”

    李耀的脸色愈阴沉,妖气越来越浓烈。

    金心月被他的妖气镇压得半个字都吐不出来,勉强运起一丝灵能抗衡,从手指到脚趾都在抖。

    古怪的场景,却是分不出来,他们两个究竟谁是人,谁是妖。

    片刻之后,李耀忽然将妖气一收,如变脸一般。瞬间雨过天晴,脸上又浮现出了和煦的笑容,挠着头,微笑道:“你父亲的话,的确很有道理,我想了半天,都无法反驳。”

    金心月汗流浃背,大口喘息,这才知道师父只是在测试自己的道心是否够坚定。

    定了定神,她整理思绪。问道:“所以,师尊也承认,星耀联邦的确有可能假装和平,却在数年之后。对血妖界动悍然突袭,一举征服整个血妖界了?”

    李耀叹了口气,老老实实道:“当然有可能。”

    “虽然我生在星耀联邦,是一名天元修士,却也不想睁眼说瞎话,说联邦就是一个完美无缺的国家。而修真者都是大义凛然,一诺千金,光明磊落的圣人。”

    “我从小在法宝坟墓长大,是在联邦最底层一路挣扎出来的,要说联邦的黑暗面,我比你父亲的认识更加清楚百倍!”

    “无论在我成为修真者之前还是之后,我都遇到过很多,不配称为修真者的家伙,但他们,以及他们背后的家族,依旧在联邦中步步高升,身居要职,甚至掌控联邦的命脉。? ?  .??`

    李耀回想起了在北上大荒的列车上,遇到的那名江家子弟,那个在兽潮面前临阵脱逃的修真者,那个将普通人视为蝼蚁的杂碎。

    除了这家伙之外,当时整辆列车上,肯定还有不少修真者。

    但最后肯挺身而出的,也不过是七个而已。

    放眼整个联邦,像这样的修真者还有多少?

    怯弱和残暴是一体两面,可以将普通人视若草芥的修真者,更不可能将普通士兵和低阶妖族的性命当一回事,若是精心计算之后,现有足够多的利益,他们绝对会打着最大义凛然的幌子,去撕碎最脆弱的和平!

    所以,当金屠异抛出那种可怕的未来时,李耀是真的无话可说。

    “不过,我们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问题。”

    李耀笑嘻嘻道:“你父亲有他的大道理,我也有我的小道理,要不要听听?”

    “小道理?”

    金心月慢慢咀嚼着这三个字,规规矩矩地跪坐着,双手放在大腿上,肃容道,“请师尊指点。”

    “讲大道理,大格局,大变化,我肯定不如你父亲。”

    李耀挥舞着手臂,一切,一推,就像是将金屠异的道理都推到一边,“不过,先别管你父亲说了什么,让我们来做一个假设。”

    “假设,我们现在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去阻止,就窝在这里睡大觉,谁它一年半载,那么之后会生什么事?”

    金心月思索片刻,飞快道:“赤潮计划会顺利爆,万妖联军精锐将强袭联邦都天都市,和天元修真界的强者打得难解难分,这时候幽泉老祖埋伏的‘孢子’就会,将整个天都市范围内所有人,不分人族还是妖族,都感染成为‘失控变异体’或者他的奴隶,用这种手段,来夺取两个世界的控制权!”

    “无论幽泉老祖的野心是否能实现,他的‘病毒部队’一定会和两界残余的力量打得两败俱伤,令两界都化一片废墟,再也无法对抗即将到来的小天劫。”

    “我们十有**,扛不住小天劫,在小天劫的打击下,实力一落千丈,文明水平倒退数百年,苟延残喘百年之后,肯定会被真人类帝国的远征军彻底征服,甚至毁灭!”

    “没错。”

    李耀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是最糟糕的结局,对吧?”

    “天元、飞星和血妖三界,极有可能在短短百年内彻底化为齑粉,不可能有比这个更加糟糕的结果了,对不对?”

    金心月歪着脑袋,冥思苦想了片刻,点头道:“是的,这是最坏的结局,没有更加糟糕的结果了。”

    三个世界都被毁灭,哪里还会有比这个更糟糕的结局?、

    即便不被毁灭,金心月也可以想象妖族在真人类帝国统治下的地位。

    毕竟人家叫真“人类”帝国,而不是真“妖族”帝国,还会给他们这些异类,什么优惠政策不成?

    李耀双手一摊:“那不就结了!”

    “你都说了,即便我们两个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改变,一切都会向最糟糕的局面滑去!”

    “那我们所做的一切,究竟是对是错,重要吗?”

    “你父亲说的很对,我的确没有半点儿证据来证明,星耀联邦就一定会真心实意地寻求和平,所以我也没办法证明,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一定是对的,一定能找到一条出路。”

    “但就算它是错的,也不可能让结果变得更加糟糕!”

    “说得再直白一点,哪怕我们两个现在就脱光了衣服,去万妖殿总部下面大跳胡旋舞,也不会让结果变得更加糟糕,对吧?”

    金心月愣了很久,眼角不停跳动,就像是一台弹簧出了问题的机器,喃喃道:“好像是哦!”

    “所以,你还在纠结什么呢?”

    李耀大咧咧道,“你当然有理由担心,就算我们解决了当前的危机,但若是三五年之后,天元界得到了飞星界的帮助,实力疾膨胀,又对血妖界动进攻,把所有妖族都变成矿奴,该怎么办?”

    “但就算是这样,大不了大家还是抱在一起死啊,早死几年和晚死几年,又有什么区别?”

    “总之,摆在我们面前的选择就是这样,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那么1oo%就完蛋了!可是如果我们去做点什么,去争取改变一点什么,即便前路真的十分渺茫,最终的和平真的很难到来,但至少,可以争取1%的机会,对不对?”

    “好,就算没有1%,就算是千分之一,万分之一,亿万分之一,那也不是零啊!”

    “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大不了先解决了血妖界这一头的事情,我们再回去解决星耀联邦那边的问题!就算我们真的错了,真的做了蠢事,至少也不会让结果变得更坏,它根本就没办法更坏了,是吧!”

    金心月眼底的迷雾逐渐散开,喃喃道:“师尊说的,似乎有那么一点点道理。”

    李耀笑道:“你父亲的大道理或许是对的,但我相信我的小道理也是对的,只不过大家看待问题的角度不同,他是统帅,要纵览全局,我只是一个小兵,只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就好。”

    “那么——”

    金心月的眼神变得异乎寻常地锐利,凝视着李耀,认真道,“师尊,假设咱们真的解决了当下的危机,真的令血妖界和天元界实现了短暂的和平,而有朝一日,师尊的祖国,星耀联邦真的如我父亲所说,大举入侵血妖界的话,师尊又会站在哪一边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