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一千零二章 金心月的决意!
    李耀的笑意越来越浓郁,眼底绽放出了激赏的光彩:“很好,这才像是我的弟子,这才像是金屠异的女儿,有什么话,你说吧!”

    金心月冷静道:“师尊既然已经猜测出了赤潮计划的真相,下一步应该是要去血妖之眼,想办法毁掉它,就可以阻止掺杂了‘孢子’的万妖联军去天元界了,对吧?”

    李耀点头:“没错,这就是我的计划,我从来没想过用口舌之利说服你父亲和别的妖皇,就算要说服,我也只会用晶石炸弹来说服!”

    金心月道:“师尊需要弟子的帮助?”

    李耀道:“当然,你们羽族最擅长传送阵的建造,血妖之眼的炼制,你们羽族出力最多,在运转过程中,大部分工人员,也是你们羽族。??. `”

    “想要神不知鬼不觉潜入‘血妖之眼’,并且破坏它,离不开你的帮助。”

    金心月深吸一口气,平静道:“但是,弟子现在又有些吃不准,该不该站在师尊这一边了。”

    李耀神色不变:“为什么?”

    金心月道:“如果弟子说,就在刚才师尊和我父亲的对话过程中,我已经被父亲说服了,不知道师尊是否会感到惊讶?”

    李耀摇头:“一点儿都不惊讶,你父亲说的,的确很有道理,很能蛊惑人心,就连我不断提醒自己要坚定道心,都险些心神失守,你会被他影响,又有什么奇怪?”

    金心月清澈如池塘的双眸中,荡漾出了两道涟漪,喃喃道:“师尊和弟子所做的一切努力,全都是基于这样一个假设——天元界在得知真人类帝国来袭的消息之后,一定愿意放下仇恨,和血妖界合。”

    “所以,我们只要解决血妖界单方面的仇恨和进攻就好了!”

    “但是,如果我父亲说的是对的。?.如果天元界的修真者们,在明知真人类帝国来袭的消息之后,依旧不愿意放下和血妖界的仇恨呢?”

    “如果他们经过了反复计算,精密推演之后。得出结论——尽快征服血妖界,把所有妖族都变成奴隶,送他们去骸骨龙星和飞星界的资源星球上挖矿,这才是最高效的资源搜集方式,才是应对真人类帝国最有效的策略。那怎么办?”

    “果真如此的话,我现在辛辛苦苦地阻止了父亲的计划,也阻止不了血妖界的灭亡,阻止不了所有妖族悲惨的命运!”

    “那我,又为什么要和师尊一起,做这一切?”

    金心月挺起了高耸的胸膛,就像是鼓起了全部勇气,直直盯着李耀的双眼,攥紧拳头道:“原本,弟子还没想好究竟要怎么做。只是打算将这件事放在心里,等到了‘血妖之眼’再见机行事。”

    “或许,会在最关键时刻出卖师尊也不一定。”

    “反正,原本也只是为了保命,为了野心,才拜您为师的!”

    “不过,师尊最后说的这一番话,终于令弟子认识到一件事——”

    李耀有些莫名感动:“你终于认识到了师尊是真心实意收你为弟子,并没有丝毫利用你的意思,所以你也打算敞开心扉。以真心换真心?”

    “并不是。”

    金心月摇了摇头,老老实实道,“弟子认识到,师尊阴险狡诈。目光如炬,心机深沉到了极点,弟子心底最细微的一丝变化,都瞒不了师尊!”

    “所以,无论心里想什么,都要老老实实。比方说弟子心里觉得师尊阴险狡诈,那就大大方方说出来,还能落个坦荡的名头,反正就算弟子不说,师尊也一定能看出来的。”

    “若是抱着2心,想着什么时候要阴师尊一把,只怕又落入了师尊的圈套,被师尊卖了,还帮您数钱呢!”

    李耀:“……”

    金心月笑了笑,笑容中隐隐蕴含着一丝对自己的不解,她低下脑袋,看着自己的脚尖,喃喃道:“师尊是否有些奇怪,弟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悲天悯人,会将同胞的生死放在眼中了?”

    “过去的弟子,的确不是这样。??.??`”

    “过去的我,将自己看得比一切都重要,满脑子只想着复仇、野心和权力,别的银血妖族都没有被我放在眼里,更不要说那些蝼蚁一样的铜血、黑血和乱血了!”

    “为了成为血妖界至高无上的‘玄天圣女’,弟子什么人都可以杀,什么事都可以做的,什么东西都可以出卖的。”

    “在刚刚吞噬了混沌神血,从妖变人之后,有那么几天,弟子甚至很认真想过,如果能确保换取到足够的利益,并且保证安全,就算背叛整个血妖界,把所有妖族都送到修真者的屠刀下面,又如何?”

    “至不济,我想方设法潜逃到天元界,隐姓埋名,以修真者的身份另起炉灶,相信凭我的实力和智慧,也能很快崛起!”

    “对于师尊,自然也是一样,您是绝世强者,跟随您可以保住性命,那就死心塌地跟着您喽!”

    “您要我出卖血妖界也好,毁灭天元界也罢,只要我能活下去,又有什么不可以?”

    金心月的气势逐渐变得锐不可当,和血月的迷雾混合在一起,笼罩于周身,仿佛是一片神秘的泉水,将她从里到外,洗髓伐经,脱胎换骨,变成了一个……新人!

    金心月陷入回忆的漩涡,轻声道:“弟子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态为何会生变化,或许是细胞上的变异,也带来了心灵的改变,又或许是和师尊一起伪装成乱血妖族,混入无乱城中的那几个月吧!”

    “在过去,弟子虽然擅长伪装和刺探,但乔装打扮的全都是银血妖族,接触的也都是贵族阶层,低贱的黑血和乱血,在弟子眼中,和路边的石头和杂草,都没什么区别。”、

    “直到那几个月,弟子以一名乱血妖族的身份,和无数‘不可接触’的乱血妖族住在一起,还接触到了大量奇形怪状,面目狰狞的黑血妖族,弟子才现……”

    “原来,乱血妖族也有喜怒哀乐,也有自己的意志,也有友情、爱情和亲情。”

    “而那些看似鬼怪的黑血妖族,只要掌握了技巧,也可以和他们自由沟通。”

    “在弟子曾经的居所旁边,有一处黑血妖族的聚居地,弟子甚至见到过一些丑陋的虫族组成了一支‘乐队’,用鞘翅的震动,口器的摩擦和腹部的嘶鸣,合奏出了最美妙的音乐。”

    “为了获取情报,弟子甚至还和两名乱血妖族成了‘朋友’,其中一个,是个十五岁大的女孩,还经常和弟子同塌而眠,彻夜长谈,聊各种乱七八糟的琐事,聊她生活在的烦恼,她很崇拜弟子能在雄性之间游刃有余的手段,整天缠着弟子教她,怎么摆脱讨厌的追求者,又该怎么去追求她青梅竹马,却一直傻乎乎的另一名乱血妖族。”

    说到这里,金心月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意。

    就像是皎洁的月光下,清澈的湖面上,荡漾着的光波和水雾。

    李耀静静地听着,没有打断弟子的意思。

    如果不是金心月的演技瞬间飙升到了比他更高的级数,那这一抹笑容,就是李耀看到过,金心月流露出的第一缕,没有掺杂任何杂质,最纯净的笑容。

    片刻之后,金心月眼底的涟漪碎裂,笑容逐渐凝固:“万妖联军进攻无乱城时,我认识的很多低阶妖族都死于战火,这个一直和我‘彻夜长谈’的朋友也死了。”

    “或许,我原本可以救她——只要我激出结丹期的实力。”

    “我没有这么做。”

    “那时候的我还以为,自己根本没将她当成真正的朋友,只不过是一个利用的对象而已,就像是过去的那么多利用对象一样。”

    “像我这样的人,又怎么会需要什么‘真正的朋友’,更何况是这样一个整天会喋喋不休的跟屁虫?”

    “没错,是有很多乱血妖族死在了我眼皮子底下,那又如何?我以前轻轻打个哈欠,就能叫无数乱血妖族头颅落地,我也曾杀得‘混沌之刃’组织血流成河,尸横遍野,什么时候又心慈手软过了?”

    “我一直这么以为,直到被师尊救出无乱城之后,还是这么以为。”

    “可是现在,我现,自己错了,错得厉害。”

    “因为我这个傻乎乎的笨蛋‘朋友’,直到今天,还会每天出现在我的梦中,和我‘彻夜长谈’。”

    “在梦里,她从来没有怪罪过我的无情,甚至都不知道我的真正身份,依旧像是个天真烂漫的小笨蛋一样,扒着我的手臂,窝在我的怀里,向我诉说她的心事,问我该怎么去追求那个,已经和她一起死在无乱城里的男孩。”

    “师尊,弟子现在很迷茫,真的很迷茫!”

    “以前,弟子是一名妖族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在乎过除了自己以外,任何一个妖族的生死,从来没有在乎过血妖界的未来。”

    “即便弟子渴望成为万妖殿的玄天圣女,亦只是为了‘玄天圣女’可以带来的权力和威势而已,却从未想过,要利用这四个字去做些什么!”

    “但是现在,弟子从妖变人,却反而越来越关心那些‘妖’的命运了。”

    “很可笑,是不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