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一千零一章 第三种传承!
    李耀一席话说完,金心月就像是近距离观摩了一场绝世高手的生死对决,锐不可当的刀光剑影,和她擦身而过。£∝,

    他至能感受到师尊和父亲那一柄柄思维的利刃,和她的大脑皮层发生摩擦,产生的如冰水灌顶般的刺痛和快意。

    这种惊心动魄的感觉,令她大汗淋漓,手脚发软。

    从前到后,再次梳理了一遍,父亲的形象,在她心底越发高大和神秘起来。

    金心月苦笑道:“看来,我一直低估了自己的父亲。”

    “真是可笑,以前的我竟然还以为,我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害死了后母,又在金乌国中兴风浪,暗中培植自己的势力,我父亲竟然一无所知,他也不过如此。”

    “现在看来,他对一切都一清二楚,不过是故意纵容我罢了!”

    “只可惜,我父亲机关算尽,精心筹划了数十年的‘赤潮计划’,却是忽略了两个致命因素,一个是幽泉老祖的‘孢子计划’,一个是师尊的存在,到头来,免不了还是‘为他人做嫁衣裳’,注定失败了!”

    “师尊,弟子想不通,如果我父亲真有您说的这么可怕,为什么他还会上了幽泉老祖的当呢?”

    李耀叹了口气,指了指自己的脑子道:“这是计算力分配的问题。”

    “须知人力有时而穷,无论元婴还是妖皇,计算力再超卓,脑细胞的活跃和激荡,也是有极限的。”

    “以一己之力,策动‘赤潮计划’,妄图一战征服天元界,这是何等异想天开。何等丧心病狂,何等波澜壮阔的伟业!你父亲一定是将所有计算力都投入其中,哪有余力来思考别的问题?”

    “或许,他曾经想过,别的妖皇都是‘猪队友’,极有可能暴露‘赤潮计划’的真相。必须甩开他们单干。”

    “但他怎么可能料到,这些‘猪队友’的口中都布满了獠牙,非但会拖他的后腿,甚至会反咬他一口呢?”

    “这种状态,我最了解,老实说,你是不是觉得我的性格和思维,有时候也怪怪的,就好像智商忽高忽低。时而语出惊人,时而又胡言乱语?”

    金心月:“呃,弟子不敢,师尊乃是有大智慧,大德行的人,天生一颗赤子之心,偶尔天真烂漫,乃是道心通透。返璞归真的表现!”

    李耀一笑:“什么返璞归真,其实很简单。因为我大部分时候,都要将95%的计算力分配到思考各种战术,策划各种布局,研究各种法宝结构图和古代典籍上面,真正能用来对外交流的计算力最多5%,看上去。自然有些迟钝,古怪了!”

    “比方说,此刻我一边用极少量的计算力和你交流,却是将绝大部分计算力都分配出去,思考如何毁掉血妖之眼!这就是‘一心多用’的道理。”

    “而有时候。比方说前几天,为了梳理清楚‘赤潮计划’的前因后果,我甚至会不惜燃烧生命,将脑细胞活跃度激发到1500%以上,凝聚出150%的计算力,疯狂计算之后,脑细胞需要长时间的休息,那时候我能呈现出来的智慧,又和普通人无异,说不定连许多很简单的陷阱和布局,都看不出来。”

    “你父亲的情况,应该和我一样,甚至更加严重,因为我只想着‘破坏’,他想的却是‘建设’,破坏总比建设容易。”

    “他为了建造血妖之眼,策动赤潮计划,一定投入了110%的计算力,大脑终日超负荷运转,哪里还有多余的计算力,来关心别的妖皇,有什么阴谋呢?”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放松了对身边人的监控,导致身边一步步被幽泉老祖渗透,到最后,连赤潮计划,都变成了孢子计划的‘垫脚石’!”

    虽然彼此立场不同,但李耀对金屠异还是十分赞赏的。

    金屠异注定的失败,或许是因为他从一开始就选择了一个不可能战胜的敌人,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又在最后关头,遇到了各种不可预料的因素。

    一句话,非战之罪!

    “顺便说一句。”

    李耀心底叹息着,说道,“之所以没有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在来通天城之前就告诉你,并不是因为我不相信你。”

    “没错,收你为徒,的确有很多利益上的考虑,包括你是金屠异的女儿,通过你可以和他更迅速地交流,而且你身具‘混沌神血’,从妖族变成了彻头彻尾的人族,对今后天元和血妖两界的融合也大有好处。”

    “不过,既然已经收了你为徒,我就不会遮遮掩掩,把你当成棋子来利用。”

    “之所以没有事先告诉你,很简单,因为你的演技还稍显稚嫩,没有达到炉火纯青的程度,在我和你父亲这种高端人士之间的重量级会谈中,你太容易露出马脚了,明白吗?”

    金心月愕然:“我的演技……太差?”

    “没错。”

    李耀走到洞口,双手背负,看着天空中三轮黯淡的血月,淡淡道,“你在万妖殿中,当然也刻苦磨练过演技,看得出来是科班出身,骗骗一般强者是绝无问题的。”

    “不过,在我和你父亲这种级数的高手眼中,你的很多举止和神态,还是摆脱不了一股刻意的匠气,略显浮夸,稍带生嫩。”

    金心月皱眉,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有,有吗?”

    “有的。”

    李耀回过身来,很认真地看着弟子,“最简单的例子,就拿刚才我分析整个‘赤潮计划’之时,你的反应来说好了。”

    “其实,以你的聪明才智,早就隐约看出了我们潜入通天城的目的并不单纯,而且在听我分析的过程中,你也猜出很多事情了吧?”

    “但你还是装出一无所知的样子,动不动就一惊一乍,冷汗直冒,瞠目结舌,用自己的笨拙来反衬为师的英明神武。”

    “出发点固然很好,但过犹不及,这种马屁拍得实在不够精妙。”

    金心月无言以对,在师尊面前羞愧地低下了头。

    李耀认真道:“不要以为我是在贬低你,在你这个年龄段而言,你的演技,已经称得上十分出色了!”

    “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颇为遗憾。”

    “我所擅长的是战斗和炼器,以前收过两个弟子,你的大师兄是一名武道奇才,有希望继承我在战斗方面的能力;你的二师姐虽然天赋一般,但对于炼器术的热衷和努力,却是谁都比不上的,她勉勉强强,也可以继承我在炼器之道上积累的一些东西了。”

    “不过,很少有人知道,除了战斗和炼器之外,我还有一项最看重的技能,那就是演技!”

    “我从小在法宝坟墓长大,那里的竞争和血妖界一样残酷,在还没有学会战斗和炼器之前,我一直是靠着‘演技’才跌跌撞撞活下来的!”

    “演技,什么叫演技?”

    “观察、分析、思考、代入敌人思考、伪装、诱饵、陷阱、布局、误导、二次误导、三次误导……这些能力结合起来,才是真正的演技!”

    “演技二字,几乎是‘以弱胜强’的唯一秘诀!茫茫星海,危机四伏,强者如云,妖魔似雨,大家出来修真,绝不可能做到真正天下无敌,很多时候,要死中求活,反败为胜,全靠演技!”

    “很可惜,我的前两个弟子,或许在战斗和炼器术上,都可以有所成就,但他们的心性和智慧,实在无法继承我在演技方面的能力,所以——”

    金心月心底升起一股不可遏制的感动,仿佛知道师父接下来要说什么,忍不住轻轻颤抖起来!

    李耀拍了拍她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如果只是为了接近你的父亲,有很多种办法,我没必要为自己绑上一层师徒关系的枷锁。”

    “你在演技上的天赋和能力,才是我收你为徒的最重要原因。”

    “听懂了吧?”

    “其实,为师一直很看好你,以后就跟随为师一起,好好琢磨演技吧!”

    金心月深吸一口气,遏制住鼻腔中的冲动,深深施了一礼,真心实意道:“弟子,谨遵师命!”

    这句话,就像是一柄锐利的刀剑,将笼罩在她身上的伪装彻底撕碎。

    金心月的目光清澈如水,腰杆越挺越直,就像是一柄从剑鞘中拔出了一半的宝剑。

    她不再是刚才那个只会在李耀分析问题时“目瞪口呆”的忠实听众,重新变回了野心勃勃,心狠手辣,思维缜密的万妖殿圣女。

    每一束肌肉的紧绷,灵能的淡淡释放,甚至令她显露出了一丝隐约的……敌意!

    鲜血般的月光,撒入了山洞,为两人都披上了一层淡淡的血纱。

    李耀和金心月,这对古怪的师徒,就在如血如雾的月光下,静静对峙。

    李耀一笑:“所以,这才是真正的你,自从逃离通天城之后,你一直都有心事,直到此刻才愿意对我真正敞开,对吧?”

    金心月点头,目光越来越锐利,就像是金屠异的一缕神魂附体:“没错,或许直到这一刻,我才100%发自内心的,将你当成了真正的师父,唯一的师父,所以不愿意再对师父,有丝毫隐瞒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