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一千章 五个目的!
    金心月觉得自己在师父的思维迷宫里,四面碰壁,彻底绕不出去了。∮,

    李耀一脸轻松地说:“不过,我虽然读不出你父亲的脸,却不代表着,我不能直接读到他的心啊!”

    金心月难以置信:“隔着几十公里,通过光幕,读取一名妖皇心中的想法?”

    一瞬间,金心月简直想猛扑上去,抱住师父的大腿,哭着喊着求他老人家一定要把这样的绝世神通教给自己了。

    李耀咧嘴笑道:“还记得我们最开始的对话吗?”

    “我说过,我十分清楚自己的长处,我擅长的只是战斗和炼器,说到‘辩论术’和‘蛊惑人心’的能力,我完全是被你父亲吊起来打!”

    “反过来说,如果是涉及到炼器术、法宝的领域,就轮到我把你父亲吊起来打了,对不对?”

    “我在飞星界时,曾经见识过一种十分神奇的法宝叫做‘问心台’,那是星海帝国时代遗留下来的军用测谎仪。”

    “身为一名法宝迷,对这样的至宝,我当然不会放过,在成为‘铁原六部第一勇士’之后,我曾专门花了一段时间,对‘问心台’进行最深入的研究。”

    “虽然那样精密的法宝,我不可能完全炼制出来,但临摹其中的几座符阵,复制出几种基本功能,山寨出一台弱化版本的‘问心台’,勉强还在我的极限之内!”

    “你以为,我塞在‘星斑赤焰牡蛎’之中,送入万妖联军统帅府的,只是一台‘矿山用点对点通讯器’这么简单?”

    金心月的美眸瞪得溜圆,香唇不由自主开启。

    李耀的眼睛眯成了两柄鱼钩:“表面上看起来,那是我利用大量法宝残骸胡乱拼凑起来的‘矿山用点对点通讯器’。为了将各种不同的残骸组合到一起,我添加了大量乱七八糟的法宝单元。”

    “但,正是这些法宝单元中隐匿的几座毫不起眼的符阵,为它增添了一种隐蔽的用途,可以监听到近在咫尺的心跳声和血液流速,将这些数据转化成灵能波动。传送回来。”

    “所以,它不止是一款‘矿山用点对点通讯器’,更是一具‘测谎仪’!”

    “人都是有思维误区的。”

    “当我和你父亲通过光幕,面对面通话时,他知道我能清楚看到他,也知道我们这个级数的高手,肯定擅长阅读‘微表情’,所以他会对自己的面部肌肉,进行高度管理。绝不可能会让内心所想,显露在脸上!”

    “但是,正如你所说,双方相隔几十公里的隔空交流,会给他带来一种虚幻的安全感,他绝不可能想到,我隔着光幕都能感知到他的心跳和血液流速的!”

    “我从一开始,就装满腔热血。夸夸其谈的笨蛋,完全落入了他的节奏。被他牵着鼻子,在理论上花式吊打!”

    “他打着打着,心态不免越来越放松,会产生‘秃鹫李耀不过如此’的想法!”

    “而我就在最后关头,装情绪失控,恼羞成怒的样子。抛出了‘血妖之眼’四个字!”

    “你看,在听到‘血妖之眼’四个字之后,他的面部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连瞳孔的收缩和放大都十分正常!”

    “但是,他的心率瞬间提升了11%。血液流速提升了7%!”

    “尽管在短短0.4秒之内,他就将心跳和血液流速都调节回来,恢复了正常,并且再也没有波动过。”

    “但这已经足够!”

    “试想,如果‘赤潮计划’和‘血妖之眼’真的毫无关联,听到‘血妖之眼’四个字之后,他的反应,应该是纳闷,疑惑,或者干脆当做我是在胡言乱语而忽略过去,对不对?”

    “心跳和血液流速的瞬间加快,只说明一件事——我,刺破了他最大的秘密!”

    金心月听得入神,无力反驳。

    李耀道:“你说得很对,你父亲的脸就像是一片冰封的湖面,没有半点儿涟漪。”

    “可是,无论湖面冻结得多厉害,底下的湖水也不可能完全冻结,总会有一缕缕的暗流涌动。”

    “所以,我精心筹备了这么多天,冒着绝大的风险潜入通天城,和你父亲,万妖联军统帅金屠异展开对话,并不是想要说服他。”

    “我只是想,听一听他的心跳而已。”

    金心月陷入深思,目光仿佛消失在瞳孔深处的黑洞之中。

    过了很久,才从恍惚中惊醒,眼中锐利的光芒重新凝结:“师尊,我有两个问题。”

    “第一,您怎么保证,这些隐藏的‘测谎符阵’不会被发现?”

    李耀道:“因为那是我炼制的。”

    “或许集结血妖界的炼器高手,花一天一夜时间,可以看出一丝破绽,但是在短短几个钟头之内,你父亲又不可能让太多人知道这件事,他们绝对看不出来。”

    这个不算答案的答案,让金心月无话可说,伸出第二根手指:“第二,眼下一切都被您猜中了,当然很好,可是如果您的推测是错误的呢?”

    “如果在您说出‘血妖之眼’四个字后,我父亲没有任何反应,无论微表情还是心跳和血液流速都毫无变化,您又该怎么办?”

    “就此放弃吗?”

    李耀摇头,认真道:“我绝不会这么轻易就放弃的。”

    “还记得我们安装在‘中转站’里的那些晶石炸弹吗?”

    金心月点了点头:“记得,那是用来伪造我们死亡的假象。”

    李耀的双眼又变成了鱼钩:“伪造我们的死亡现场,只是第一个目的。”

    “这些晶石炸弹,还有第二个更重要的用途。”

    “我在炼制这批晶石炸弹时,往里面掺杂了一种特殊添加剂,是我用古方,以‘龙润草’、‘冰蚕露’等三十二种原料调配出来的磷粉。”

    “这种磷粉,拥有极强的附着性,一旦附着到别的物体表面,极难洗掉。”

    “虽然在正常情况下,它无影无形,无色无味,也不会散发出任何波动。”

    “但只要佩戴特殊的晶片,就可以在极远的距离观察到,可以说是一种专门用来追踪的磷粉。”

    “类似的磷粉,在天元界和飞星界的银行金库中都多有使用,事先洒在贵重的天材地宝和晶髓上面,就不用怕被人抢劫。”

    金心月皱眉道:“这种磷粉,血妖界也多有调制,而且比天元界的水平更高,天元界使用的所有磷粉配方,我们都一清二楚,也有相应的检测手段。”

    李耀笑道:“我调配的磷粉,当然不是天元界的普通货色,是一种失传很久的古方,又添加了三种天元和血妖两界没有的材料,比寻常磷粉要隐蔽得多,很难被检测出来。”

    “这件事,我是这么琢磨的。”

    “以我们的‘身份’,和最近一个月翻江倒海的破坏,几乎是血妖界的最高通缉犯,你父亲想要抓捕我们的话,肯定会派出最强的高手,极有可能是几大妖皇联手,再加上精锐部队和妖魔战舰包围!”

    “而这些妖皇、精锐和妖魔战舰,不出意外的话,肯定会参加最后的‘赤潮计划’决战。”

    “毕竟,赤潮计划一旦发动,成败就看这一仗,没有保留实力的必要,多一分力量,就多一分将星耀联邦首都彻底摧毁的可能。”

    “那么,这些妖皇、精锐和妖魔战舰,势必会在数日之内,和你父亲一起去最后的传送点集结。”

    “只要他们身上沾染了追踪磷粉,我们也可以顺藤摸瓜,找到万妖联军的真正精锐集结之地!”

    金心月冥思苦想了片刻:“可是,师尊怎么能保证那些妖皇就不会将磷粉洗掉?”

    李耀道:“我的晶石炸弹,经过特殊设计,一旦爆炸,可以将磷粉播撒到极远的地方,覆盖方圆数里范围,沾染所有的妖族、法宝和妖魔战舰!”

    “就算所有妖皇都有洁癖,每天洗三次澡,把自己的皮都洗掉,他们的法宝也不可能每天都洗七八次吧?”

    “好,就算他们把自己连带着法宝,从里到外都洗得干干净净,又或者将法宝都收入了乾坤戒中,不拿出来使用,妖魔战舰上沾染的磷粉,有这么容易都洗干净么?”

    “距离赤潮计划发动,不过数日而已,这么短的时间,最多对妖魔战舰进行常规维护,有什么理由在这时候,对外壳进行全面清洗?”

    “所以,只要我们的运气不是太糟糕,总有一名妖皇、一件法宝、一艘妖魔战舰,会沾染追踪磷粉的吧?”

    “总结一下。”

    “我们这次潜入通天城,第一,确认了赤潮计划的发动时间;第二,窥探到了通天城的兵力部署虚实;第三,从你父亲的心跳中,确定了赤潮计划和血妖之眼有关;第四,还在不少妖皇和重型妖魔战舰上,播撒了追踪磷粉;第五,伪造了死亡现场,让所有妖皇都以为,我们已经自爆而死!”

    “虽然劝说失败,但这五个目的全都达到,我说‘满载而归’,有什么问题?”

    ---------------

    整整一千章了,撒花庆祝一下,老牛泪流满面啊!

    连续四五天的四更,实在有些吃不消,今天两更就先放了,等会儿去写个“千章感言”,收拾一下心情,整理一下思绪,明天咱们踏上新的起点把!

    顺便再求求订阅和月票,又到月底各项开支如流水般花出去的时候了,没了工资收入之后,老牛这经济压力真是山大,只能腆着脸反复求了,大家谅解!谅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