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九百九十九章 直接问呗!
    李耀啧啧赞叹,眼底充满了动人的光彩,实在对金屠异佩服到五体投地:“我不知道为什么你父亲至始至终都没有将这件事告诉别的妖皇,可能是因为四大妖国,诸多妖皇之间的明争暗斗非常厉害,而你们金乌国和他本人的实力都称不上是最强,一旦说出此事,他就会丧失对整个计划的主导权。≥,”

    “但更大的可能是,你父亲从内心深处就是一个极度骄傲的人,他压根儿就看不起狮屠国和幽泉国那种从‘幽暗绝域侵入大荒,从陆上横扫一切’的简单粗暴战法,他觉得除了自己之外的所有妖皇,都是猪一样的队友,以‘极度机密’为核心的赤潮计划,绝不能被这些‘猪队友’知道,更不能由这些‘猪队友’来掌控!”

    “你父亲,是想要独自一人,打赢这场战争,征服天元界!”

    李耀回想起了飞星界、铁原星上的阴谋主使者燕西北。

    金屠异和燕西北,似乎是同一类人,都是想单枪匹马,扭转乾坤。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李耀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

    正因为大家都是同类,所以他才能精确猜度到对方的想法。

    李耀继续道:“但是,即便‘血妖之眼’炼制成功,在实施‘赤潮计划’时依旧面临着大军集结的问题。”

    “要突袭星耀联邦的首都,军队和战略物资的数量肯定少不了,几十万、上百万军队集结,几乎所有妖王和妖皇倾巢而出,是很难绝对保密的!”

    “所以,为了掩饰真正的赤潮计划,你父亲就抛出了那个看似气势汹汹。其实却漏洞百出的‘假赤潮计划’,用什么‘东极妖国的秘密虫洞和反攻基地’来误导所有人!”

    “如此一来,即便星耀联邦真的发现了血妖界的精锐正在极不寻常地集结,他们只会将所有力量都集中在东海一线,力图拒敌于国门之外,绝不可能放万妖联军上岸。在东南部的重要城市里横冲直撞的!”

    “殊不知,万妖联军根本不用进行登陆战,根本不会在沿海大城市纠缠,而是直接传送到首都的市区!”

    “星耀联邦的首都天都市,不但是国家的政治中心,也是修炼中心和法宝炼制的重要基地,联邦五百强宗派中,有超过两百二十家都将总部设立在首都,还有规模最大的晶石存储仓库。晶铠炼制工厂,以及‘九大精英学院’中的四所!”

    “一旦首都真的遭到强袭,绝对是致命的打击!”

    李耀深吸一口气,眼底的光芒变幻不定,仿佛出现了万妖联军在天都城里大肆破坏,天都城陷入熊熊烈焰的景象。

    他眯起眼睛,喃喃道:“万事俱备,只待东风。你父亲潜伏爪牙了几十年,直到今天。所有的有利条件,终于聚齐!”

    “首先,天元界和血妖界的融合进行了这么多年,两界之间的‘距离’已经比十年前更短,那层薄薄的‘蛋壳’上已经被挤压出了更多的缝隙,足以让‘血妖之眼’发挥用。将千军万马一口气地精确传送到天都市的市中心。”

    “其次,破晓之战的失利,使血妖界的陆上派系暂时退却,令你父亲成为了万妖联军的统帅,名正言顺可以调动整个血妖界的全部资源和军力!”

    “第三。飞星界的出现,令血妖界高度团结,服从你父亲的指挥,而他更有充足的借口,发动‘赤潮计划’!”

    “或许在绝大多数看来,所谓‘赤潮计划’,不过是一个输红了眼的赌徒,丧心病狂的最后一搏,是被逼上绝路之后的狗急跳墙!”

    “殊不知,这个表面上癫狂至极的‘赌徒’,却拥有一颗最冷静,最缜密的心,这场‘灭国大战’绝不是狗急跳墙,而是精心计算,周密筹划了几十年的惊天一剑!”

    金心月听得入神,当李耀说到“惊天一剑”四个字时,瞳孔猛地一缩,仿佛真的被一剑洞穿了心脏!

    李耀叹息道:“站在一名联邦公民的立场上,我很庆幸,你父亲这样可怕的敌人,生在了四大妖国中排名靠后的金乌国,而不是更加强大的狮屠国或者幽泉国,我庆幸他直到此刻才执掌万妖联军的指挥权,而不是在二十年前。”

    “如果他是狮屠国或者幽泉国之主,如果他早二十年就成为万妖联军统帅,或许,此刻星耀联邦已经不存在了!”

    李耀一口气说完,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目光穿透了金心月,穿透了山岩,投射到了上百公里之外的通天城上空。

    他仿佛能看到那个蛰伏在万妖联军统帅府深处的男人,那个最可怕的妖族!

    过瘾!

    和这样的高手过招,真是过瘾!

    金心月的眉头越皱越拢,只觉大脑中有一个漩涡,几乎要把所有脑细胞都吞噬进去。

    在思维彻底混乱之前,她伸出双手,在空气中狠狠一斩!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师尊,您说得的确是天花乱坠,神乎其神,好像过去几十年您一直都附在我父亲身上,亲眼看到了一切一样!”

    “可是,弟子听来听去,一切都是师尊的推测,似乎没什么过硬的证据支撑啊!”

    “问得好!”

    李耀重重点头,认真道,“以上一切,纯属虚构,我只是在讲故事而已。”

    金心月:“……”

    李耀:“不过呢,虽然是虚构,却也是我根据已知的信息,倒推上去,选择最合理的一种可能,再倒推上去,层层推进,步步假设,推演出来的,也不能说是完全胡编乱造了。”

    金心月道:“问题就在这里,就算您每一次倒推,选择的都是最合理的可能,但‘可能’终究是‘可能’,哪怕每个‘可能’只有5%的误差,几十个‘可能’累加起来,误差该有多大啊!对于整个推论的真假,您有50%的把握吗?”

    “并没有。”

    李耀摇头,“以上所说的一切,我只有30%的把握,所以才要专程来通天城,找你父亲确认。”

    金心月愣住:“确认?这种事情该怎么确认?难道直接问我父亲——金前辈,其实明面上的赤潮计划是假的,真正的赤潮计划和‘血妖之眼’有关,是不是啊?”

    “没错。”

    李耀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我就是这么问的。”

    金心月站了起来:“啥?”

    李耀敲开一张光幕,回放刚才和金屠异的对话片段:“你仔细看看。”

    金心月把脑袋凑了过去,瞪大眼睛,死死盯着光幕上的父亲。

    却听画面之外的李耀,气急败坏、语无伦次地吼叫道:“你打算让万妖联军的部分主力加上大量炮灰,伪装成全部主力倾巢而出的模样,从幽暗绝域到大荒,再到巨刃关这条‘常规路线’侵入天元界!”

    “但这是假的,不是真正的主力,只是佯攻而已!”

    “你真正的计划,是让万妖联军的全部精锐以及所有妖皇,都通过‘血妖之眼’,穿越到昔日东极妖国遗留下来的沿海反攻基地,再直插联邦心脏,对不对?”

    “唰!”

    金心月将画面定住,倒转回去,重新听了一遍,喃喃道,“师尊还真是这么问的,真的说出了‘血妖之眼’四个字!”

    “当然啊!”

    李耀道,“我这个人就是心直口快,有啥说啥,有不懂的就问呗,这有什么可遮遮掩掩的!”

    “可是——”

    金心月屏住呼吸,继续看下去。

    却见她的父亲金屠异,连一根眼睫毛都没颤动半下,每一根面部神经都像是被冰霜冻结,没有半点儿表情变化,淡淡道:“不用想套我的话,关于战争计划的任何细节,我都不会说的。”

    金心月眯起眼睛,瞳孔四周绽放出了一轮金芒,飞速旋转着,聚精会神地看了三四遍。

    “我父亲并没有回答您啊!”

    “我知道,像师尊这样的高手,一定十分擅长阅读‘微表情’,我在万妖殿时,也学习过如何通过他人脸上的每一束肌肉抽动、瞳孔放大缩小,甚至呼吸的频率和汗水分泌的速度,来判断真伪!”

    “但我父亲,身为妖皇,对每一缕肌肉的控制都达到了极致,我可以肯定,在师尊抛出‘血妖之眼’四个字之后,他的‘微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就像是一片死死冰封的湖面,绝没有半点儿涟漪。”

    “所以,师尊究竟是从我父亲这张古井无波的脸上,读到了什么样的答案,来确定自己一系列的推演呢?”

    李耀微笑,笑得有些狡猾,环抱双臂,再一次欣赏着光幕之上金屠异那张冰封的脸庞,摇头道:“我和你一样,什么都没读到。”

    “你父亲真不愧是高手中的高手,他对面部肌肉的操纵达到了神乎其技的程度,可以随心所欲地掌控‘微表情’,连睫毛的颤动和瞳孔最细微的收缩都高度可控。”

    “从他脸上,我要么什么都读不出来,要么只能读出错误的答案,读出他故意放出来的误导性答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