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九百九十五章 赤潮计划的真面目!
    金心月难以置信:“是吗?”

    “当然!”

    李耀完成了信息的初步分析,终于能全心投入和弟子的交流,“你不觉得我们这次潜入通天城,虽然劝说计划失败了,却收获了大量重要情报,可谓满载而归吗?”

    金心月:“弟子鲁钝,只隐隐感觉到师尊好像从气势上就被我父亲完全镇压了,就好像,就好像——”

    李耀:“就好像被你父亲吊起来,‘噼里啪啦’地暴打一样,对吗?”

    金心月:“弟子不敢!”

    李耀有些兴奋地挥舞手臂,打了个响指:“被你父亲吊打就对了!”

    “在我们自报家门之后,你父亲肯定去仔细研究过我的背景资料,但血妖界关于我的一切资料,都截止到十年前的骸骨龙星上!”

    “那时候,我不过是一个二十出头的筑基修士,还太年轻,太幼稚,太简单。》,”

    “也就是说,你父亲并不了解此刻的我究竟是什么样子,更不可能知道这十年我究竟发生了多么大的变化!”

    “而我要做的,就是用各种幼稚的理论,夸夸其谈的空想,纸上谈兵的计划,去加强、固化他的这种印象,让他以为我不过是个运气够好,得到了诸多奇遇的,随后就头脑发热,以为自己是救世主的愣头青,随后产生是在吊打我、蹂躏我、戏耍我的感觉!”

    “像你父亲这样的枭雄人物,平时一定是无懈可击的,或许只有在这种心境之下,才有可能暴露出一丝丝的破绽!”

    金心月的嘴越张越大:“所以,师尊和我父亲说了那么多,只是为了让他掉以轻心。泄露出自己的秘密?”

    “可是,我觉得他一直到最后一秒,都十分冷静,没有透露出半点儿隐秘啊!”

    “师尊究竟得到了什么关键性的信息呢?”

    李耀一笑,伸出食指:“首先,最关键的一条。也是我们一切行动的出发点,我们确认了,赤潮计划尚未开始,眼下还来得及阻止!”

    “如果我们赶到通天城时,却发现自己扑了个空,你父亲和所有妖皇都不在万妖殿总部,那就真的完蛋了!”

    “因为那就说明,他们已经被传送到了天元界,展开最终决战。而我们只能傻乎乎地干瞪眼,对吧?”

    金心月想了想,摇头道:“不对啊,我父亲不是说,战争已经爆发?”

    “爆发的只是佯攻!”

    李耀侃侃而谈,“你我都非常清楚,赤潮计划的核心不过是‘声东击西’四个字,整个计划分成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北线的佯攻,伪装成主力的炮灰部队通过传统的‘幽暗绝域——大荒——巨刃关’路线。从星耀联邦的北侧发动进攻!”

    “而这次佯攻的目的,不过是将联邦所有精锐,都牢牢牵制在巨刃关,甚至诱使他们深入大荒去追击,最好像联邦上一次的‘巨蟹计划’一样,把大部分全晶铠战团都砸进去。去追击、剿灭这支‘炮灰部队’,导致联邦后方的极度空虚!”

    “随后,血妖界真正的主力,才会在联邦东南部的心脏地带忽然出现,给予联邦致命一击!”

    “声东击西。‘声动’和‘击西’之间是有一个时间差的,这个时间差用来将联邦主力都勾引出去,勾引得越远越好,很简单的道理,是不是?”

    金心月心思电转,瞬间明白:“师尊说的有道理,佯攻才刚刚爆发,说明距离真正的进攻,还有一段时间。”

    “不过,师尊怎么能肯定,血妖界的主力并没有提前就穿越到了天元界呢?说不定他们现在,就在星耀联邦的东海之下,东极妖国的反攻基地中蛰伏着!”

    李耀摇头道:“这个可能性极小。”

    “我不知道你父亲究竟组织了多少精锐来实施‘赤潮计划’,不过要对联邦的心腹之地造成严重破坏,哪怕都是万里挑一的精锐,至少也要几十万吧?几十万、上百万强者,还有各种强大的妖兽和骸骨战车、妖魔战舰,每天要消耗多少物资、散发出多少妖气?”

    “这样一支规模庞大的部队,隐匿在联邦的东部海岸线之下十天半个月,却不被人发现?那也太小看星耀联邦的侦察能力了!”

    “赤潮计划,保密第一,你父亲不可能干这种蠢事。”

    “所以现在,万妖联军中的精锐,一定都在血妖界某处集结,养精蓄锐,等待传送!”

    “当然,这些只是我的推测,并没有证据支撑,万一你父亲就是这么耿直,这么愚蠢呢?”

    “所以我们的这次潜入,其实也是一次小小的测试。”

    金心月:“测试?”

    “没错!”

    李耀解释道,“你不觉得很奇怪吗,这几天,你曾经和我详细介绍过通天城的防御体系,可是依照我们今天遭遇的防御力量来看,空中防御是很严密没错,但地面力量,是不是少了点什么?”

    金心月愣了一愣:“好像真是这样,天空被幻影金雕、鬼面银蚊和幽魂水母,全都围得密不透风,妖皇和妖魔战舰赶到的速度也很快,但地面部队就少了许多,显得稀稀拉拉,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就逃了出来!”

    李耀道:“你曾经说过,部署在通天城附近的部队,包括了爪族的‘八荒毒龙’军团、角族的‘怒涛雷兽’军团、虫族的‘霸王天牛’军团等等七八支精锐,但是今天,我们一支都没有遇上,遇上的地面力量,都是一些杂兵。”

    金心月心思电转,瞬间明白:“原先部署在通天城,相当于星耀联邦‘首都卫戍部队’的妖族精锐,已经提前出发,赶赴最后的集结点了!”

    “通天城剩下来的部队当中,鬼面银蚊和幽魂水母都是一次性的消耗品,用不着带上,而幻影金雕、妖魔战舰和妖皇的机动速度都极快,随时可以赶赴集结点!”

    李耀微笑道:“看,你也读出了这么多的信息。”

    “但这还仅仅是一部分。”

    “虽然这些精锐全都离开了,但通天城还是有那么多的妖皇和妖魔战舰,就连你父亲也留在通天城里。”

    “像这样的灭国大战,纯属最后一搏,你父亲和这么多妖皇肯定会亲临第一线指挥和厮杀,因为是死是活就看这一铺,必须倾尽全力,不可能再留半点儿后手的。”

    “你父亲和‘猿魔’袁日月还留在通天城,就证实了我上面所说的推测,万妖联军的主力尚未穿越到天元界,他们还在血妖界的某个地方集结,等待主帅的到来之后,再展开大规模的传送!”

    “你看,这些信息,难道还不算关键吗?”

    金心月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愣了很久。

    她平时也算心思敏捷,智计百出,但是在师尊面前,总觉得自己的脑子转速要慢了半拍,想了半天,才迟疑道:“就算我们知道了这些信息,又如何?现在还可以阻止‘赤潮计划’吗?”

    李耀贼兮兮地一笑:“这个么,就要靠我从你父亲口中套取到的一条最核心信息了!”

    “那就是,‘赤潮计划’的真面目,究竟是什么,什么才是‘真正的赤潮计划’!”

    金心月大吃一惊,几乎要跳起来:“赤潮计划不就是调虎离山,声东击西,让万妖联军主力从昔日东极妖国开拓的秘密虫洞传送到天元界,以北线佯攻掩护南线的主攻,直插联邦腹地吗?”

    李耀眯起眼睛,眼底绽放出了两抹惺惺相惜的精芒:“你真觉得,赤潮计划就这么简单?”

    金心月完全晕了:“这,这样子还算简单吗?难道真相不是这样,一切都是掩饰,还有另一套真正的赤潮计划?”

    李耀叹了口气道:“假设,赤潮计划的真面目就是如此,为什么你都可以知道?”

    金心月皱眉道:“赤潮计划是父亲几十年的心血,我是他的女儿,无意间发现的!”

    李耀淡淡道:“你都说了,你父亲是一台无情无义的机械,一个不折不扣的枭雄,你觉得,他对于骨肉亲情这种事情,又有多在乎呢?”

    “更何况,你还杀死了后母,他最心爱的妻子,又做出了大量损害金乌国利益的事情,甚至还在暗地里策划要杀死他!”

    “这些事,他全都知道!”

    “但他竟然没有大义灭亲,甚至还放松警惕,让你了解到了‘赤潮计划’的真相!你不觉得很诡异,很可疑吗?”

    金心月额头冒出了冷汗,脑子里像是有两把锋利的手术刀在切割着,她不由自主地颤栗起来,喃喃道:“师尊说的对,仔细想想,这件事的确很奇怪,以我父亲的性格和谋略,怎么可能让最关键的计划,被我这个桀骜不驯,野心勃勃的女儿知道?”

    “不单单是你。”

    李耀平静地说,“事实上,最近几年,你父亲为了劝说各个部族共同实施赤潮计划,不免将计划的部分内容都透露给那些强者知道,所以在血妖界的最高层中,赤潮计划根本不算是什么太大的秘密!”

    “一个以‘隐秘’为基础的计划,在尚未实施之前好几年,就被这么多人知道,真的好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