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九百八十八章 敌人眼中的联邦
    “星耀联邦是一个在战争中诞生的畸形国度,从建立以来就一直处于群敌环肆之中,五百年来,战争一直是这个国度的主旋律,因此也诞生了依托战争的庞大利益集团!”

    “时至今日,猎杀妖兽和妖族,依旧是星耀联邦的支柱性产业,联邦五百强宗派中,有两百八十一个,以猎杀妖兽和提供防御妖族等军事服务为主营业务,以此延伸出去的上下游产业链,几乎覆盖了整个联邦五分之一的就业人口。”

    “在联邦的统治阶层‘修真者’当中,将近三分之一是战斗型修真者,而即便是非战斗型修真者,从事的往往也是和战争有关的工。”

    “比方说,军事法宝的炼制者,比民用法宝的炼制者地位更高,而一名文艺型修真者,也更热衷于创和战争相关的艺术品,甚至直接加入军队,用战歌去鼓舞士气,成为另一种意义上的战士。”

    “如果你不明白‘利益集团’是什么意思的话,想想你自己就好了,秃鹫李耀。”

    “十年前,你在骸骨龙星一口气杀死了几十名血妖贵族之后,我特别关注过你的资料,刚才又将你所有的资料都拿出来重新浏览了一遍,发现你曾经有一个‘星耀联邦伤残退伍军人’的身份。”

    “既然你是‘联邦伤残退伍兵’,那么你一定知道,一名退伍军人在星耀联邦能享有多少福利和权益。”

    “各种公共设施和交通设备的免费使用,开办企业和宗派的税收减免,每个月的高额伤残津贴和退伍津贴……在联邦,每一名退伍军人,都是一个隐形的富豪!”

    “很自豪,很骄傲。很光荣,是吧?”

    “不过,我很想知道,你在身为‘联邦伤残退伍军人’,享受这一切理所当然的福利之时,有没有思考过一个小小的问题?”

    “钱。是不会从天上掉下来的,星耀联邦打了五百年仗,一共产生了多少烈士和伤残退伍兵,你们享有的这些福利,这些钱,究竟是从哪儿来的?”

    “牺牲者倒还好说,抚恤金都是一次性的,可是随着时代的进步,生化学和灵能学高速发展。伤兵越来越难死了,就算死了,都有一定的几率会转化成鬼修,而鬼修也是享有和活人一样权利的!”

    “结果就是,星耀联邦的伤残老兵、退伍军人群体,越来越膨胀,呈现出尾大不掉的态势,你们就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在议会中到处发挥影响力,要不断提升军人的地位。要更多的钱,更多的福利,更多的尊重!”

    “军人的地位,要如何提升呢?战争,只有战争!和平时期,现役军人都是一坨****。更别提伤残退伍兵了!”

    “看,不要以为只有我们妖族才渴望战争,你们这些伤残退伍老兵,同样渴望、需要战争,没有战争。你们就是一坨屎,一坨连臭味都没有的屎!”

    “这,还只是联邦内部,一个小小的利益集团而已。”

    “还有那些以斩杀妖兽,防御妖族入侵为主营业务的修炼宗派,那些除了斩妖除魔,没有一技之长的战斗型修真者,那些将整个宗派的所有资源,都投入到了‘战争债券’和‘胜利基金’中的掌门,你觉得,他们真心希望这场战争,就此戛然而止吗?”

    “说得再直接一点,和平真的到来了,你要这么多的战斗型修真者都去干什么呢?去马戏团里耍杂技吗?”

    “秃鹫李耀,你或许是星耀联邦诞生五百年来最大的奇迹,仅仅用了十年,就提升到了这样不可思议的境界,这也是我愿意浪费这么多时间,和你对话的唯一原因。”

    “不过,无论修为提升到什么境界,你还是太年轻了。”

    “你对真正的力量一无所知,对这个世界的运转方式一无所知!”

    “你们星耀联邦,从五百年前成立以来,就是一台不折不扣的战争机器,必须要大量的战争红利润滑,才能正常运转!”

    “五百年前,你们消灭了东极妖国,掠夺了大量的战争红利,出现了短短一百多年的繁荣。”

    “三百年前,战争红利消耗殆尽了,你们就把矛头对准了大荒上的‘大荒诸妖同盟’,发动了七次远征,最终征服了整个大荒!”

    “依靠‘征服大荒’得到的战争红利,又维持了联邦高速发展上百年。”

    “但这时候,整个天元界都被你们征服了,再没有新的妖国和妖城,可以压榨出新的战争红利,而在数百年战争中膨胀到极限的利益集团,又不可能自己消亡。”

    “所以,你们就将目光投向了血妖界,准备用血妖界的五脏六腑,来润滑这台战争机器的齿轮和履带。”

    李耀怒极反笑:“金前辈,没想到你会颠倒黑白到这种程度!即便星耀联邦真的是一台战争机器,那也是被妖族逼的吧?当年的东极妖国和大荒诸妖同盟,难道都是什么心慈手软的善男信女么?在我们消灭他们之前,他们又何尝有哪怕一秒钟,没想过要彻底消灭我们!”

    “最近百年以来,不也是你们血妖界的虫海和兽潮,先侵入天元界么?难道只许你们入侵,不许我们反击么!”

    金屠异淡定自若地说:“我不想讨论对错,只想和你这个特殊的修真者,聊聊事实,究竟当年的东极妖国和星耀联邦,谁是入侵者,谁是捍卫者,讨论这种问题,一点儿意义都没有。”

    “事实就是,无论星耀联邦一开始是多么无辜,它已经在两场百年战争中,被鲜血和尸体滋养成了一头可怕的凶兽!”

    “没错,最近百年,特别是最近几十年来,血妖界的确对天元界发动了无数次的试探性进攻,甚至包括‘破晓之战’这样的大规模进攻,你要说‘侵略’,我也承认。”

    “但你知不知道,星耀联邦发行的第一笔,针对血妖界的‘战争债券’,是什么时候?”

    “告诉你,一百四十二年前!”

    “为什么呢?很简单!”

    “一百七十年前,星耀联邦对‘大荒诸妖同盟’的战争刚刚结束,终于征服了整片大荒。”

    “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极大消耗了联邦的国力,令政府财政处在崩溃的边缘。”

    “对地广人稀、环境恶劣的大荒进行开发,还需要大量资金投入,而联邦政府是一个铜板都掏不出来了!”

    “为了筹措资金,联邦政府不得不发行一笔新的建设债券,用大荒的各项资源权益,来换取各大宗派的支持。”

    “但是,没有一个宗派愿意。”

    “原因?因为放眼望去,整个天元界都被征服了!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和平和发展,将成为天元界的主流,联邦军和各大宗派中的战斗型修真者,地位势必会大大下降。”

    “这是那些依附战争而生的利益集团,绝对无法接受的!”

    “所以,他们趁着联邦政府的资金极度缺乏,濒临崩溃之际,逼迫联邦政府发行了新的战争债券。”

    “哦,说‘逼迫’恐怕不太确切,事实上,在刚刚大获全胜,征服大荒的星耀联邦,战斗型修真者和联邦军的地位正处在巅峰,被所有民众狂热地拥戴,他们把持了整个议会,他们就是联邦政府!”

    “总之,这个联邦政府,发行了新的捆绑债券,将针对大荒的开发债券和针对血妖界的战争债券捆绑在一起发行,美名其曰‘为了保卫大荒的安全,必须对妖族的巢穴血妖界,进行先发制人的打击’!”

    “所有购买债券的修真者和宗派,都可以在征服血妖界之后,获得大片灵脉、土地以及……妖奴!”

    “或许一开始,这只是军人和修真者为了巩固自己地位的权宜之计,他们未必真的想要进攻血妖界。”

    “但战争债券一旦发行,就唤醒了那头刚刚沉睡的凶兽,一切都由不得他们了。”

    “购买债券的修真者和宗派,成为了战争最狂热的支持者,要知道,这些人里不乏元婴老怪,在议会中,拥有极强的影响力甚至控制力!”

    “于是,原本是为了建设大荒,才发行了一笔战争债券,而为了兑现这笔战争债券,就必须征服血妖界。”

    “为了征服血妖界,就必须筹措更多资金,调集更多资源,维持更大规模的军队,就不得不发行第二笔,第三笔,第四笔债券……”

    金屠异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但深邃的眼眸中,却有着依稀的悲哀,“那时候,星耀联邦对血妖界一无所知,你们以‘东极妖国’和‘大荒诸妖同盟’的水准来衡量我们,还以为血妖界最多是一个加强版的大荒,一定可以被征服。”

    “直到你们彻底了解了血妖界的实力,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对手时,这种疯狂的行径才告一段落。”

    “为时已晚。”

    “对血妖界入侵计划的暂时中止,引发了一百零七年前的星耀联邦最大规模经济危机,导致了五十五个宗派的崩溃,甚至有两名元婴老怪自杀。”

    “我想,你肯定在教科书上学到过这次被称为‘黑九月’的经济危机,但你就未必能在教科书上,知道这次经济危机的真相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