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 修真四万年 正文 第九百八十五章 第一次接触
    贝壳中传来一股新鲜贝肉独有的淡淡腥气,就连那一丝丝如荔枝般的独特清甜都全无流失,就像是真正的新鲜牡蛎一样。⊙,

    金屠异甚至能感受到一缕来自赤焰湾的海风气息。

    然而他却知道,这枚牡蛎被人动过手脚。

    在撬开的蚝壳背面,用极其细微的笔触勾勒出了三道重叠的保鲜符阵。

    金屠异还从来没见过有人能将最普通的保鲜符阵,镌刻到如此精细,如此完美的程度。

    正是这三道贝壳内部的保鲜符阵,再加上贝肉之中的一缕细胞激活液,才令牡蛎在被强行撬开之后,依旧保持短暂的活力。

    随后,对方又向控制贝壳的筋络中,注射了微量的肌肉收缩剂,令筋络不由自主地收拢,闭合,在彻底闭合之前,还往贝壳的两边,涂抹了一丁点的纯天然黏胶,令牡蛎看起来,像是从未开封过。

    金屠异眯起眼睛,还原整个过程,有些诧异地发现,自己竟然办不到。

    “牡蛎被强行扩张的时间,绝不能太长,不可能超过三秒钟,否则里面的贝肉肯定死了,会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腐臭味道,经验丰富的渔民和厨师绝对会发现,将这颗‘死牡蛎’给挑出来丢掉。”

    “三秒之内,要扩张贝壳,完成三座微型保鲜符阵的镌刻,细胞活性剂的注射,还有天然黏胶的涂抹,整个过程中,不能触碰到贝肉,否则贝肉也有可能死掉。”

    “对这枚牡蛎进行改造的人,拥有一双何等稳定的双手,手速和手部肌肉的控制,又达到了多么不可思议的程度!”

    “高手。是真正的高手!”

    金屠异冷静地操纵着解贝刀,小心翼翼剖开贝肉,果然在贝肉的下方,两束筋络之间,发现了一枚‘赤珠’!“

    和刚才发现的那枚米粒大小的赤珠相比,这枚赤珠要大好几倍。大约有拇指大小,表面浮动的光纹,恍若一副烟云浩淼的山水画,是赤珠中的极品。

    金屠异不为所动,放下解贝刀,双手在赤珠上细细摸索。

    足足用了一分钟时间,才在细腻如丝,光滑如玉的赤珠表面,摸索到了一条比头发丝更细上百倍的缝隙。

    金屠异的瞳孔骤然收缩。

    “这不是赤珠。而是一枚由赤珠炼制而成的法宝,是将一枚完整的赤珠剖开来,又重新拼合到了一起!”

    “拼合如此完美,接缝几乎摸索不到,或许只有妖皇级数的感知,才能发现它的存在!”

    “炼制它的人,绝对是超一流的炼器大师!”

    金屠异将一缕妖气凝聚到了极限,如最锋利的线锯一般。轻轻切割着赤珠中间的缝隙。

    他拥有足够的耐心,几乎没有在桌面上留下半点儿赤珠的粉末。

    一分钟后。终于将缝隙稍稍扩大一些,用双手捉住了赤珠的两侧,一旋,一吸,赤珠立刻分成了中空的两半。

    隐藏在赤珠中的东西,掉落下来。

    是一枚小巧玲珑的乾坤戒。

    在乾坤戒里面。还嵌套着一颗小小的胶囊。

    胶囊分成了两个区域,其中之一,蕴藏的是一根长长的头发,另一侧,却蕴藏着一滴鲜血。

    “好巧妙的手段。选择用赤珠来运送货物,对重心和重量的把握恰到好处,不剖开来的话,光从外表掂量,谁都不会发现这枚赤珠有问题!”

    “头发和血液,又是什么意思?”

    金屠异捏破胶囊一侧,将那根长长的头发取了出来,缠绕在指尖,用神魂细细感知着。

    这根头发,似乎属于某个女子,某个和他极其亲近的女子。

    而那滴鲜血……

    金屠异沉思了很久,捻起了乾坤戒。

    乾坤戒并没有设置提取禁制,任何人将神魂沉入其中,都可以开启,随意提取里面的物品。

    乾坤戒中,只有两样东西。

    一台破破烂烂,十分简陋的光幕仪,还有一台更加丑陋百倍,好似废铜烂铁随意揉拼凑在一起的古怪法宝。

    金屠异勉强认出来,这种法宝,应该是天元界在矿山业时常用的点对点通讯器。

    通过这种矿山通讯器,可以在上百公里范围内,和另一台通讯器的持有者,进行视频对话。

    光幕仪的外壳上,还写着三个歪歪扭扭的大字。

    “爸爸,先看我!”

    熟悉的笔记,令金屠异眉心一跳,用一缕妖气将光幕仪完全包裹起来,妖气渗透其中,对每一个构件都进行了周密的检查。

    没有发现任何异状,确定这并不是一个光幕仪改装而成的晶石炸弹之后,这才轻轻启动。

    “唰!”

    一道幽蓝玄光,从光幕仪上方****而出,在半空中形成了李耀和金心月的立体图像。

    当然是洗去了所有伪装,恢复本来面目的金心月。

    这个酷似他女儿,只是少了一对翅膀的女子,令金屠异的眼角剧烈抽搐起来。

    不过他没有说话,说话也没用,这种光幕仪没有通讯功能,只能用来播放预先录制好的视频。

    “父亲!”

    立体图像中的金心月脆生生地叫了一声,“我知道您心底有无数一万个疑问,相信我,给我们半个小时,我们绝对可以解释一切!”

    “首先,为了让您相信图像中真的是我,您的女儿金心月,我们在赤珠中放了一根我的头发,还有一滴我的血液,相信您一定有办法检测这些东西的真假!”

    “其次,请让我为您介绍来自天元界的修真者,秃鹫李耀,李前辈,现在,他也是我的师父,此生唯一的师父!”

    “无论您有多怀疑这段视频的真实性,至少给我们半个钟头,这对天元、血妖和飞星三界,对所有人都十分重要!”

    金屠异深深,深深吸了一口气,将解贝刀轻轻攥着,冷静地听下去。

    李耀干咳一声,道:“金前辈,我是秃鹫李耀,十年前从骸骨龙星离开天元界的修真者,相信您一定听过我的名字,没错,我也是最近在血妖界掀起大乱的人。”

    “下面,我会用半个钟头,将这十年间发生的一切,包括真人类帝国的存在,以及血妖界正在发生的阴谋,简明扼要地向您介绍一遍。”

    “相信以您的智慧,听完之后,一定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如果您听完之后,对这件事生出了那么一丁点的兴趣,至少是怀疑,欢迎您用这台点对点通讯器和我们联系。”

    “没错,此刻我们正在方圆上百公里范围内的某一点上,或许您现在就可以发动整个通天城的力量来抓捕我们,不过我劝你先不要这么做。”

    “我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出现在通天城,不会就这样逃走的,就算要抓,至少也等我们把所有的话都说完再抓!”

    “不过,我们不能直接通话,因为矿山用点对点通讯器一旦启动,会释放出微弱的灵能波动,很容易就被捕捉,再顺藤摸瓜,锁定双方的方位。”

    “我们不确定您身边的人是否可以信任,若是被这一切阴谋背后的主使者知道,我们已经接上了头,更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反应。”

    “所以,这件事,我们准备这么办。”

    “最近几天,我们已经在通天城的下城区走街串巷,寻找到了上百处合适的地点,埋设下了大量的晶石炸弹。”

    “等到午夜十二点时,这些晶石炸弹就会陆续爆炸,将烟花般的灵能炸上天空,化一个个巨大的字符。”

    “表面上,我们是实在无法潜入万妖殿,被逼无奈之下,只能通过这种粗暴的方式,向您传达一些简单的信息。”

    “但我们真正的目的,是用持续时间极长的‘烟花炸弹’,在通天城的天空中,形成强烈的灵能波动区域,把天空彻底搅浑!”

    “等到午夜十二点,烟花炸弹开始释放时,您就可以通过点对点通讯器联系我们,到时候,点对点通讯器释放出的微弱灵能波动,将会淹没在烟花炸弹的强烈灵能波动之中,就像是一束小火苗隐藏在漫山遍野的大火中,这样才不会被人发现!”

    “下面,请您听我说,并且确保在午夜十二点之后,您能在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不受干扰地和我们通话。”

    “这很重要,天元、血妖和飞星三界的未来,或许就维系在您一念之间了!”

    金屠异将双手架在弯刀般的鼻梁上,极度冷静地听李耀说了半个钟头,即便在李耀说到最惊心动魄的转折点时,他的表情也没有丝毫变化,就算是幽泉老祖的“孢子计划”,也没能让他的眼底,显露出一丝一毫的涟漪。

    半个钟头之后,金屠异将一切都收入乾坤戒中,将乾坤戒贴着心口藏好,又释放出一道浓烈的妖气,将光幕仪运转时释放出的微弱灵能波动彻底搅散,吞噬,湮灭。

    金屠异打开休息室的大门,走了出去,对迎上来的侍从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我要去深度睡眠三个钟头,这段时间,无论发生什么事,无论什么人,都不许来打扰我。”(未完待续。)